第二卷 上下求索 234. 黑杀咒除出太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吕振彪上次中柳致知死兆降,差点送命,幸亏盟主出手,才驱逐了死兆降形成的死气,痛定思痛,并没有吸取教训,而是决定祭炼一种咒杀之术,以前一直未祭炼的黑杀咒终于开始祭炼,只是一种借用黑杀神威能的咒术,此咒一出,周围数丈范围生命都将凋谢,甚至自己都会受到影响,使寿元缩短,这也是他一直不愿祭炼的原因。

    但此咒却是防不胜防,得隙即入,一旦中的,极难驱离,一般护体术根本防不住。

    今天他一见柳致知,敢毫不犹豫地报复,黑杀咒是他的底气,谁知还未等他施法,柳致知一拳,便差点要他的命。

    恼怒之下,借着口中喷出鲜血,骤然施展黑杀咒,这种施展方法,黑杀咒威力最起码上升一倍,不过这施术者来说,造成的后果也不是正常施法所能比,这一施法,施法者最起码回去要躺上数月,就是身为修行者也没有用。

    红黑血丝一出,周围植物刹那间全部枯萎,如被火烤过一样,柳致知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这是什么术法,柳致知吃了一惊,眼见血丝如线,只噬而来,柳致知一声低喝,不退反进,浑身罡气迸发,拳随身动,撞开血丝,出现在吕振彪面前。

    血丝一遇柳致知身上迸发出的罡气,并没有被振荡开,反而爆成红黑sè血雾,缠在柳致知身体周围,柳致知只觉身体微微一寒,心中知道已中招。却一时管不了这么多,人已在吕振彪的面前,一拳轰在吕振彪的胸前,罡气刹那间冲入吕振彪〖体〗内,内脏骨骼,刹那粉碎。

    吕振彪也是一个武术高手,却没有想到柳致知国术到了这个程度。带着震惊和不甘心,眼睛失去的光华,本来只要一催黑杀咒。对方就生不如死,想不到自己却先送了命,这一拳并未将吕振彪轰飞出去。力量完全进入〖体〗内,没有一丝外溢,吕振彪站在那里,先是一呆,然后就瘫了下去。

    两人交手,说起来时间长,实际上就是一瞬间,柳致知一拳击飞吕振彪,吕振彪空中吐血,喷出化为黑红血丝。柳致知没有停留,身到拳到,一拳追上,吕振彪一滞之后倒地。整个过程,甚至连一次完整的呼吸都呼吸完。战斗已结束。

    柳致知身体一动,白光一闪,身外血雾震散,在旁观眼中,他分毫没有任何事,但柳致知知道。自己中招了,身体一阵发寒,似乎自己正在枯萎,好厉害的术法,柳致知望了那边三人一眼,三人也目瞪口呆望着这边转瞬即逝的战斗,柳致知只望了一眼,转身离去。

    三人根本没有想去阻拦,言列辰和同伴看了一眼况锦岭,掉头离去,而况锦岭也没有阻拦,看着两人离去,等两人走后,御器飞起,落在柳致知刚才战斗之处,看着躺在地上的吕振彪,蹲下身来,手一摸,浑身骨骼尽碎,这一检查,脸上露出了惊容。

    柳致知直接施展缩地术,转眼间已越过二三座山峰,见一峰山腰有石洞,身形一闪,进入洞中,洞并不深,也不大,没有什么东西,找了一块平整之地,手中出现五方旗,旗影一闪,柳致知已经消失。

    柳致知用五方旗阵掩盖了自己的身形,盘坐在地,沉入定静之中,返观内视,开始查看自己的身体。

    身体之中,有一种奇特的波动,似乎想控制自己**,改变**的结构,使身体细胞发生特殊的改变,从而失去生命的活力。

    柳致知调整jīng神,意志迸发,将这种波动驱逐出去,转眼波动消失,柳致知刚舒了一口气,陡然身体又是一寒,波动又重新出现,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波动怎么会凭空产生?柳致知又一次将波动驱逐平息,这次慢得多,他认真观察,波动是消失了,但又一次产生,好像是自己身体自动产生。

    对于诅咒之术,柳致知并不陌生,他自己无意中得到巫蛊降头传承之中,就有不少这方面的术法,但这种诡异的诅咒,柳致知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这种诅咒被驱逐了又自动产生,总有其产生的源头,好像这个源头就在自己身〖体〗内,柳致知一遍遍细心查找,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体异常,自己总不能不住驱逐平息这种诅咒,如不从根本上解除,自己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从正常内视层次发现不了问题,那么就深入更微小的层次,看看会不会有所发现。对于其他修行者来说,可能没有办法,但柳致知的格物之道甚至能比原子更小的层次。

    柳致知往下追踪,渐渐细胞已不可见,就在这时,柳致知发现了问题,每一个细胞在柳致知的心灵之中,此时已经如一颗颗星星,自然闪现着微弱的灵光,也是细胞发现一种能量的体现,但有不少细胞灵光之中,发出一种黑中带红的辉光,甚至在感染着邻近的细胞,这种特殊的辉光,引起物质场态波动状态的改变。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柳致知继续查看,那黑红的辉光中,似乎有一种结构,是黑红如丝组成的图案,不是图案,应该是符纹一样的东西,柳致知jīng神集中,立刻感应清楚了,是一种符,脑中刚想清楚这种符,身体不由一寒,不好,大意了,自己居然主动引发这种符纹,没有比自己蠢的,还嫌自己中的诅咒不够深。

    柳致知立刻在脑中不想这个符纹,改为脑中存想金光符,因为他发现这种诅咒符纹与金光符似乎相反,金光符线条基本上左旋,而它却是右旋,金光符一出现在心灵之中,柳致知意识驱动,转眼存想中化为若干,迅速细化,投入黑红辉光之中,双方一遇,如雪遇火,转眼双方消失,黑红辉光迅速变淡,柳致知又存想一个金光符,闪着金光,如灯丝一样,投入其中,一些星星中黑红辉光消失。

    柳致知一批批存想,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重新睁开眼的时候,身上诅咒已经消失,收了五方旗阵,出了山洞,看看天上的太阳,方位不对,好像是早晨七八点钟,取出手机,看了一下rì期时间,苦笑一声,自己驱逐诅咒,居然过去了一天。

    不过自己中的这种诅咒,如果将其中符纹改进一下,混入自己所掌握诅咒术中,却能将自己的诅咒威能增加不少,不过这种符纹对自己也有影响,不知那个死鬼吕振彪是如何解决自己受影响的问题。

    柳致知不知道他已想岔了,吕振彪根本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黑杀咒术不仅伤人,也伤己。

    柳致知出了山洞,这次采药也算圆满,准备回去,却又不想走原来的路,看了一下方位,决定直接向东南方向,穿过山脉,直接出去,到外面再看看到了什么地方。

    柳致知这次倒是没有遇到什么事,柳致知的脚程也快,山川幽谷也拦不住他,到傍晚时分,已出了大山,太阳已落山,西边天空晚霞也淡去,前方数里之外,有一个村庄,柳致知看到炊烟袅袅,其他地方也没有看到什么村庄城镇。

    柳致知决定到村庄上打听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往哪边走到附近城镇,最好附近有什么铁路车站之类,自己可以乘车回申城。

    几里路对柳致知来说很短,不过此处有了人烟,柳致知也不想显露自己特异之处,就是这样,柳致知速度也是够快,不一会,就到村子之中,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子,村子之中有上百户人家,村头一株大榆树,很粗,应该有不少年份,树的一个枝桠已秃,上面挂着一个钟形大铁铃,铃铎下面的绳子已朽,只有短短的一截,还挂在上面,在地面再想敲铃,已做不到,估计不知哪一年敲的了。

    树下有些香灰,树皮上也有些地方被熏黑,估计此树在村民心中类似于社树,作为神灵来拜,这种事情在古代很正常,但在现在,却显得不平常,有这种现象存在,只能说明此处还是相对偏远落后。

    柳致知刚一进村,村头第三户人家传来摇铃之声,同时院门围着不少人,院中人声鼎沸。

    柳致知也向这户人家走去,不问此家有什么事,门口这么多人,正好问一下此处是什么地方。柳致知来到门口,就听到人声嚷嚷:“真的有鬼,那盆中水冒烟,水中发红,大仙说是水鬼缠上了身。”

    柳致知一听,立刻明白了,此家大概什么人出事了,请当地大仙,也就是巫汉神婆之类来做法驱邪。

    柳致知也见过这类人,在贵城毕家,当时就有法师定鸡驱邪,不过那是一个有些真材实学的法师,不知这个大仙有无真材实料。

    “你家儿子身上这鬼,比较凶悍,我请天上天篷元帅捉拿,在水中缠斗,你看,水都杀红了,鬼已躲掉,让我来再细细作法寻找。”院中传出一个略带嘶哑的男声。

    柳致知一听,感到好笑,天篷元帅,难道猪八戒都出现了,院门开着,柳致知能看到院子中情景,一个脸盆中水呈红sè,柳致知一眼就看出其中huā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