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35. 又见世人中邪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开口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便说到:“大叔,我是一个驴友,刚从山上下来,经过这里,想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驴友?”这个人好像一头雾水。

    柳致知见到这种情况,知道这里偏僻,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个词,便解释说:“就是喜欢在山中转的旅游者。”

    “你说你过来玩山游水不就得了吗?”此人恍然大悟,不屑地说了一句,又接着说:“这个庄子叫赵家庄,庄上大部分人姓赵。”

    “这里附近有什么车站?”柳致知又问到。

    “从我们庄上出发,向东南方向,大概十五里左右,有一个十五墩车站,那里也有一个小镇,有火车。”此人又说到。

    柳致知得到了自己所需的消息,便又问到:“大叔,这户人家是怎么回事?”

    “家中一个小孩,十五六岁,前几日突然发病,去城里医院检查,没什么结果,回来之后,暴发起来,见谁都打,好像中邪了!”此人说到。

    “应该是中邪,我看出,发作时好可怕,眼睛直愣愣,口角流着口水,见谁就咬。”另一个十几岁的学生样孩子说到。

    “他是怎么犯病的?”柳致知来了点兴趣。

    “是在那边的大官坟中邪的。”这个学生模样的一指庄外约里许的一座凸起小丘一样东西。

    柳致知还要问下去,院内出乱子了,那个据说是中邪的病人猛然从房中冲出,本来是被锁在房中,一冲出来。直向那位大仙冲出,一把抓住大仙。当口就咬,那个大仙猛一挣,衣服上纽扣立刻崩了两颗,但总算挣脱,不过这一身行头算是毁了。

    大仙到底是大仙,口中喊道:“恶鬼法力高强!”狼狈不堪往外逃,那个病人转身向其他人扑咬而去,院中人一阵慌乱,纷纷向门口跑来。

    “兴子疯了!快摁住他!”有人喊到,有几个人身强力壮的男人冲上去。拉扯着要将兴子按倒。不料兴子似乎力气很大,用力一挣一甩,有两个人踉踉跄跄被甩开,差点跌倒,另外的人也被他挣脱。向院门口冲来。

    柳致知见他印堂青黑,两眼直愣,咧着嘴,口角流涎,手指如爪,隐隐有黑气缠绕,果然是中邪,不对,不是普通的中邪。附体的是一种动物煞魂,好像受人控制。

    门口的众人立刻一轰而散,柳致知却没有动,见他扑过来,身体微微一侧,一掌切在他的后颈之上。将他打昏了过去,众人这才上来,家中人七手八脚将兴子抬入房中。

    “你很面生,是谁家的?”主人问到。

    “我是一个游客,刚从山中出来,见此处有村庄,便过来问一下路。主家贵姓?”柳致知说到。

    “我姓赵,叫赵学书,我的孩子赵兴怎么了?”赵学书问到。

    “没有事,我将他打昏了,过一会就会醒来。”柳致知说到。

    赵学书还有家中其他人听柳致知如此一说,才松了一口气:“客人贵姓?你也会驱邪?”

    “柳致知,我学过武。”柳致知说到,避开了驱邪话题,这个赵兴从柳致知经验来看,应该是有人对他下手,柳致知有过贵城毕家经历,现在也比当时成熟许多,不知道对方有什么恩怨,在事情没有清楚之前,柳致知不会无由出手,说不定是赵家咎由自取,所以柳致知并没有承认自己能驱邪,只说自己练过武。

    “那还得感谢你,天色已晚,请屋里坐。”赵学书请到。

    柳致知心中一动,便说到:“我到此处,天已黑,能否借宿一晚?”此处中是一个村庄,又没有什么宾馆,柳致知对发生在赵兴身上的事也赵了兴趣。

    “家中虽不富有,空床倒有,如不嫌弃,就在我家住一晚。”赵学书没有拒绝。

    柳致知谢过赵学书,进入院子。

    刚进屋,门口有脚步匆匆,进来四人,一个女子,长相清秀,二十左右,另一个是老者,大概有六十多,还有两个人,一个背着药箱,二十来岁的年青人,乍一看比较瘦弱,但柳致知一眼就看出,此人肌肉筋骨是经过长时间锻炼,虽不算高手,但也不是一二人所能对付,另一个三十大几,给人一种稳重精干的感觉,身体看起来并不强壮,在柳致知眼中,却知道与那个年青人一样,身体很好,而且体内力量比普通人强上不少。

    一进门,那个老者就喊到:“学书,兴子怎么样了?”

    “五爷,还有小兰也来了,这两位是?”赵学书问到。

    “这是那医生,那家集的那齐家,这一位是他的侄子那望成,小兰以前高中同学,小兰听说兴子出了点问题,便去请他们来看一下,我听说你们找那个周大仙,不是骗人嘛。”五爷说到。

    “那不是病急乱投医,医院又治不好,只好想其他办法,五爷你们来得正好,先吃晚饭,然后再给兴子看一下。”赵学书说到。

    四人入内,看到了柳致知,见是生面孔,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赵学小说网给双方介绍,柳致知听说两人都姓那,心中一动,这两人与自己在忠魂陉中所见到那具遗骨的主人那修国有什么联系。

    “先不忙吃饭,看一下病人再说。”那齐家挥手拦住赵学书请他吃饭的动作,赵学书一听,便领着几人进入赵兴的房间,孩子的娘正在床边,赵兴还没有醒。

    那齐家先看了看赵兴的气色,翻了翻他的眼皮,接着搭脉:“是被人打昏的?”

    “是,刚才兴子发作,乱咬人,是这位客人将他打昏的,有伤害吗?”孩子的娘说到。

    “没有什么大问题,病人肝邪很旺,心火虚烧,影响神智,应该有脏东西在身上,不知在什么地方遇到的?”那齐家说到。

    “那医生,能不能治好,刚才周大仙说恶鬼法力高强。”孩子的娘说到。赵晓兰眼中露出奇怪的神情,看了一眼那望成,那望成说:“不要以为迷信,应该是一种信息体。”

    “你也是一个大学生,不要换一个名词,真的有鬼吗?”赵晓兰不解地问到。

    “应该有吧!”那望成语气中有些不确定,柳致知一进房中,目光落在靠墙小说网柜上,眼光落在一件青铜器上,这是一件青铜匜,一种浇水用的勺子,上面有铭文,柳致知却不认识,好像小蝌蚪,柳致知不由想起一个传说,传说中天书都是蝌蚪文,禹王碑就是蝌蚪文,到现在都未能破解,这东西隐隐有一股微弱的煞气,这件匜是从什么地方得到?

    赵学书将发病情况一说,就是和村中几个半大的孩子去了大官坟玩了半天,当天晚上就发病了。

    那齐家听赵学书将情况详细的一说,又问了几个问题,说:“我暂时先将这个孩子身上邪气压下去,具体情况必须搞清楚是怎样将脏东西惹上身的再说。”

    说完之后,让家中人将赵兴的上衣脱去,从药箱中取出毛笔,让赵学书取了一个碗,少放些水,又取出一包朱砂,用笔醮着,口中念念有词,在赵兴胸前和后背画了一些符,柳致知发现此符应该有镇邪安神之功效。

    柳致知不觉暗自点头,看来那齐家应该懂一些巫医祝由术的手段。

    “我暂时将脏东西镇住,可保三天无事,明天我再去看看那处坟有什么线索,想方法将这个脏东西请走,就没有了事。”那齐家说到,赵学书将信将疑。

    “这东西是从那里来的?”柳致知指着那件青铜匜问到。

    柳致知这一问,众人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这件青铜匜上,那齐家看见这件东西,不觉皱眉,他感到这件东西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什么,作为一名懂得祝由术的医生,虽然没有开天眼,但对一些阴煞之气还是有些敏感,但这件东西上阴煞之气并不浓,很淡,是以那齐家也吃不准。

    “你不提它,我还想不起来,这件东西是兴子拾来,不过是在出事前几天拾来,我们看它是铜的,兴子说应该是青铜,说不定是古董,我们也没留意,是什么东西,我们也不清楚,难道兴子中邪与它有关?”赵学书说到。

    “这是什么?”赵晓兰也不认识,见其形状有些奇怪,不由问到。

    “这是一件青铜匜,一种礼器,先秦时代,给客人洗手用的,相当于现代的瓢或舀水器具。”柳致知说到。

    “青铜仪?字怎么写,仪表的仪?”赵晓兰又问到。

    “不是,字很冷,一个半框,里面一个也。”柳致知说着,用手在空中比画着,众人才明白这个字该如何写,柳致知接着说:“这件匜很奇怪,并没有足,也不大,一般匜上有纹路,并没有铭文,但它上面却有铭文,不过却是蝌蚪文,这种文字很难解读,几乎没有人能解读。”

    “它是不是古董?”赵学书问到。

    “我不清楚,我对古董不在行,也许是,也许是后人伪造。”柳致知说到。

    “怪不得有人要收!”赵学书若有所思地说到。

    “是什么人要收?”柳致知也不觉心中一动,追问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