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36. 祝由符箓镇妖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一个本县的老板洪祥和,不知他怎么得到消息,派手下来,出价一千,我儿嫌其价低,认为是一件值钱的古董,就拒绝了他。”赵学书说到,停了一下,又接着说:“是不是这东西有什么来头,第二天,本村的村长赵春林又上门,想讨去玩,兴子没有同意。这里面有什么说法?”

    “我也说不清,毕竟我不太懂这些东西,这东西究竟怎么来的,看来等一会当赵兴醒过来在问。”柳致知说到,他倒不关心这东西是否是古董,而是关心上面的阴煞之气,这东西阴煞之气是如何来的,其中有一种可能,是从古墓中所得,这种情况说得过去,但消息传得这么快,其中是否有什么内幕?柳致知并不知道,心中生起一念,自己是不是好好研究一下算卜之道,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推算一下。

    “这东西可能和赵兴身上脏东西有关!”那齐家说到。

    “那医生,你是说,脏东西附在这东西上,兴儿拾回家,结果将鬼邪带回家?”赵学书紧张地问到。

    “刚才我觉得这东西不对劲,我看着它不舒服,可以是从什么墓中流出,长时间埋在地下,对人体有不好影响也正常。”那齐家语气也不敢肯定,柳致知知道他对了一部分,这东西上面有阴煞之气,可能与陪葬的冥器有关,但赵兴是受人暗算,与这东西有没有关系,柳致知也说不准。

    “那是不是将它扔掉!”赵学书一下子紧张起来。

    “那倒不必。不过不要放在赵兴的卧室中。”柳致知接口说到,那齐家也点头。

    那齐家与柳致知刚接触,发现柳致知好像对这个方面有些在行,便问到:“柳先生。难道你懂这方面的东西。”

    柳致知没有正面答复他,而是说:“我是一个驴友,走南闯北,听说过不少。”这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落在那齐家的耳中,以为柳致知是见多识广而已。

    赵学书的母亲来请他们吃晚饭,众人便到了客厅,赵学书说:“准备仓促。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吃个便饭。五爷,小兰,你们也一块吃。”赵学书见五爷和小兰要走。他们两个是本村人,准备告辞,被赵学书喊住。

    菜并不丰盛,一个蒜泥凉拌黄瓜,一个韭菜炒鸡蛋。一碗红烧肉,还有几个蔬菜,赵学书给几人倒酒,几人边吃边谈。

    柳致知在谈话中弄清楚了那齐家的医术来源。那家是祖传医术,已有数代。但在现代人眼中,却不登大雅之堂。主要是其医术之中,多杂有一些特殊的东西,主要是祝由术,但现在,许多祝由术方面和针灸方面都已失传,听他们说,是那齐家的爷爷那一辈,因为战争,爷爷失踪再也没有回来,现在那齐家的侄子却是上的医学院,那齐家自己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对医术也不感兴趣,那齐家决定将自己所学全部传给侄子那望成。

    柳致知听到这里,心中感叹,命运就是这么巧,便问到:“那医生,你爷爷叫什么名字?”

    “那修国,有人说他参加抗日游击队,也有人说他参加当时**,失败后去了海外,我们并不清楚。”那齐家说到。

    柳致知想到储物袋中那个金丝楠木的盒子,自己在那修国遗骸前曾答应将他的传承给传授下去,本来柳致知准备找一个爱好医术的年青人,考察一阶段,然后将那个盒子付于他,想不到见到那修国的后人。

    柳致知并没有将盒子立刻拿出来,盒子之中除了针灸之术,还有是阴山宗修行的传承术法,柳致知确定那齐家的德行,不然所传非人,一旦坏人得到这些术法,所做之事危害更大,特别是那齐家祝由术已有些底子,虽然很浅薄,但如果得到传承,不出几年,肯定能掌握,柳致知也翻过阴山宗的那本秘籍,其中不少术法,如用于为害,标准的无形无迹。

    柳致知决定明天在村上好好转转,听听其他人对那齐家的评价,说不定还要到附近一些地方,打听一下,如果符合条件,自己就将盒子中东西付于他,不然的话,还是按之前的想法而为。

    当然,那齐家并不知道柳致知已开始从他的一言一行中考察他,倒是那望成对柳致知很感兴趣,他刚才听说柳致知是习武之人,不觉拉着柳致知讨论,柳致知也知道了那家家传武术,是一种道家拳法的无极拳,一种近身缠锁为主,顺势借劲的拳术,也是一种养生拳法,柳致知也很感兴趣,两人讨论着。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来的是村长赵春林,一进门,见众人在吃饭,开口说到:“学书老弟,赵兴还好吗?”

    “还好,那医生将情况控制住了,村长,坐下来喝口酒!”赵学书起身谦让,让老婆加了一付碗筷。

    赵春林坐了下来,喝了一口酒,说:“学书,那天我向你讨那件青铜器,你不肯给,今天给你说实话,也不是我想要,是县长的外甥司马向想要,今天又托我给你带一个话,要想赵兴好,将那个东西交出来,马上就好!”

    此话一出,众人眼光立刻落在他身上,五爷开口了:“春林,我是从小看你长大的,你怎么能帮助外人来对付乡里乡亲的!”

    “五爷,你误会我了,上次他来找我,我是想拍县长马屁,结果让兴儿侄儿拒绝了,我如实告诉司马向,他也没有说什么,后来听说兴侄儿中邪,也未向这个方面想,刚才又接到司马向电话,他说出交出青铜器,兴侄儿就会好,我就来了,学书,那东西不管怎样,如何与兴侄儿相比,民不和官斗!”赵春林苦笑着说。

    那齐家一下子抬起头:“你是说司马向他们做的,用邪术下咒害人?”

    “我不清楚,司马向的话没有明说,好像意思就是这个。”赵春林说到。

    “怎么可能,真的存在法术?”赵晓兰觉得不可思议。

    那齐家叹了一口气:“应该有吧,这些年来,我也用一些特殊方法治愈过一些奇特的病例。”

    “那我就把那件东西给你,带给那个什么县长的外甥,求他们放过兴子。”赵学书已乱了方寸。

    “好的,我这就打电话给司马向。”赵春林掏出了手机,就要拨号。

    柳致知却开口了:“慢着!”

    众人一愣,柳致知接着说:“东西暂时不能给,你打电话告诉对方,必须等赵兴的病好,让他亲自来拿!”

    柳致知这一说,众人点头,赵五爷说:“对,就这样,如果东西交了出去,结果赵兴没好,那找谁!”

    赵春林拨号将情况一说,手机中传来声音:“什么?居然不相信我,一帮土鳖,好好!好!今天晚上你们就好好享受一下折腾,明天我亲自去!”

    柳致知呼到电话中恶狠狠的声音,脸上不由带起一丝厌恶,问:“这个司马向是什么人,与你们有仇吗?”

    “司马向我听说过,县长的外甥,年纪并不大,不到三十,是一个企业的老板,原来这家企业是集体企业,后来通过重组,成为了他的企业,对谁也不买账,黑白两道都有关系,手下也养了一帮马仔,曾有一个江浙老板来此投资,结果吃了一个大亏,被他吞了大部分资产,现在他的企业可是县里明星企业。”那齐家说到。

    柳致知点点头,如果真如此的话,对方是冲着那件青铜匜来的,他怎么关心一个偏远村子中一个孩子拾到一件古董。

    那齐家话一说完,其他人点头,看来是有同感,赵学书说:“我们赵家庄在山边上,怎么会和他结怨,我家不过是一个农民,与他们这些大人物根本没有接触过。”

    “明天如果赵兴好了,就把东西给他们,也算破财消灾!”五爷说到。

    “五爷爷,把什么东西给谁?”一个声音传来,原来是赵兴醒了,走了出来。

    “你肚子饿了吧,先吃饭,我有话问你!”赵学书说到。

    赵兴他娘立刻盛饭,众人问了一些事,主要是在什么地方得到那件青铜匜,赵兴也一一说了,原来是在大官坟不远处一处小丘边得到,那里好像有一个洞,近期挖的,赵兴是在洞不远处捡到的。

    听到这里,柳致知知道是应该是盗墓后不知怎么掉落的,这又有一个疑问,对方怎么知道在赵兴手上,那个司马向与盗墓者之间肯定有关系。

    柳致知又问了一下赵兴,赵兴现在很正常,那齐家的符还是很有效,暂时将他体内那只妖鬼压制下去,柳致知知道赵兴体内是什么,那应该是一只狗的阴灵,不知是被谁炼成自己妖鬼,放出来害人。

    饭后,那医生叔侄告辞,说明天早晨就过来,赵学书将他们送了出去,五爷、赵晓兰和赵春林还没有走,又聊了一会,柳致知顺便问了一下那齐家在众人口中的口碑,三人都说那齐家为人很好。

    他们走后,赵学书收拾一个房间,让柳致知休息,柳致知简单洗漱了一下,进入房中,关好门,布好五方旗阵,静静坐在床上。

    柳致知陡然感应到空气中一种波动出现,柳致知头一抬,对方终于忍不住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