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38. 稍露身手事已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清水取来,那齐家让赵兴脱掉上衣,将朱砂符清洗掉,这次燕归作法很顺利,柳致知看到一股黑气投入那雕像之中。

    赵学书准备将那件青铜匜交给司马向,柳致知却伸手接过,赵学书一愣,柳致知微微一笑,示意他不用担心。

    “给我!”司马向向柳致知伸手。

    “你先告诉我,这青铜匜有什么秘密,你们一个个将眼光放在它身上?”柳致知淡淡一笑,扬起了手中青铜匜。

    “你是谁,是这家什么人?”司马向脸沉了下来,他的一点耐心都被磨尽。

    “我与这家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是一个自助游爱好者,无意间卷入此中,很好奇。”柳致知依然不温不火地说到。

    “关你什么屁事!这本来是我们的东西,是我们挖出…”司马向爆了粗口,陡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原来如此,看你人模人样,也算上层人士,却是一个盗墓贼!”柳致知笑了,而司马向恨不得一拳将柳致知的笑脸捣烂。

    “抢过来!”司马向怒了。话一出口,身后那五个马仔冲了出来,冲在最前面伸手抓向柳致知手中的青铜匜。

    “也没说不给你,你要,就给你!”柳致知口中调笑着,手上却不慢,手中青铜匜一晃,让过对方的手,往前一送,正碰在对方耳门上,柳致知根本没用劲,耳门那可是人身体的要害,只是轻轻的一碰。

    这个马仔只觉耳中嗡的一声。眼冒金星,面前柳致知顿时看不清,人不由蹲下去,双手捂耳,柳致知却不放过他,膝盖一抬,又是轻轻一撞。天地良心,就是轻轻的一撞,柳致知现在身手。稍微重一点,就要出人命。

    这个马仔正往下蹲,主动迎上了柳致知膝盖。将胃腹部迎向柳致知的膝盖,顿时觉得腹中翻江倒海,口一张,早晨吃的东西全部出来,人哼都没哼一声,扑倒在地,昏了过去。

    柳致知横移一步,免得秽物吐到自己身上,第二个马仔也到了,见此一愣。他愣柳致知没有愣,还是用手中青铜匜轻轻一砸,正砸在侧颈上,当时也眼一翻,昏倒在地。

    剩下的三人不由止住了脚步。他们停步,柳致知不停,用手中的青铜匜就这么一戳,转眼间,三个壮汉也缩成一团,倒在地上。

    这一系列变化发生很快。赵家庄的不少年青人看得热血沸腾,而司马向却遍体生寒,燕归手上出现那个雕像,口中念咒,就要驱使的妖鬼来上柳致知的身,柳致知笑了:“现在是大白天,玩什么鬼!”

    柳致知就是站在这里,让妖鬼扑上来,妖鬼恐怕也不敢,上柳致知的身,不用柳致知有意识防范,身体的本能就会将妖鬼化为轻烟消失。

    柳致知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一步跨出,已出现在燕归的面前,右手青铜匜一敲,正敲在燕归拿雕像的手上,在燕归的感觉中,如一要钢钉钉入,疼得咒也念不下去,手一松,雕像掉了下去,柳致知左手一伸,顺手接住,后退了一步,回到原来位置。

    而燕归此时,却抱着手只跳,那一击虽不会要命,却是疼得要命。

    “何别动手,大家和和气气的不好。”柳致知调侃地说到。

    “你居然敢打伤我的人,好,好,你这是犯法,我让派出所来抓你。”司马向叫到,他也被柳致知的行为吓昏了,语言无措,不觉抬出派出所。

    “你们盗墓不是犯法?洪老板也在这里,大不了我们将这件事弄得天下皆知,说不定那样更好。”柳致知嗤笑了一声说。

    “你想怎么样?”司马向清醒过来,知道派出所远水解不了近火。

    “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对这件青铜匜如此看重,就是文物,也不过值些钱。”柳致知说到。

    “我也不清楚,不过是燕归的师傅想要,说有四件,此是其中一件,具体我也不知道。”司马向好汉不吃眼前亏,说出实情。

    “洪老板,你是不是这个原因?”柳致知转头问到。

    “是这个原因,秋林道长得到消息,托我购买。”洪祥和说到。

    “你们早点花个高价,不就得了嘛。”柳致知不屑地撇了一下嘴。

    洪祥和心中苦笑,能省钱不省钱,那是傻子,而司马向更是心中不服,这本来就是自己一帮人盗墓所得,凭什么花钱来买。

    柳致知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人与人的思维不同,有时就像不同的生物。

    “本来嘛,你老实说出原因,什么事也不会发生,按照约定,我将这玩意给你,现在么,如果要也行,不过我费了这么大,将这几个人打翻在地,很危险的,不仅费力,精神也受到惊吓,你要这玩意的话,得赔偿我的损失,不多,就三十万!”柳致知话音一转,毫不留情。

    “你这是敲诈!”司马向一肚子火又起来。

    “你如果不愿意,那我就卖给洪老板。”柳致知没有生气,淡淡地回了一句。

    司马向一下子瘪了下去:“你狠!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掏出电话,让人带三十万现金过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有车开进了村子,这次倒没有耍鬼,也没有惊动官方,柳致知估计司马向也不想将事情闹大,万一闹大,事情就难收拾,柳致知接过了皮箱,打开看了一下,简单翻了几张,并没有做假,三十万对司马向九牛一毛,不过这口气难咽,眼中望着柳致知,有一种恶狠狠的凶光,似乎想将柳致知一口吞下。

    柳致知不理睬对方目光,知道对方在寻思如何对付自己,他不以为意,对方想方法对付他,他当然不允许这个威胁存在。

    柳致知收了钱,交给了那望成拎着,然后走上前去,将手中青铜匜轻轻在在司马向肩上拍了一下:“收好了,再丢了不要再找别人。”

    司马向哼了一声,伸手从肩头上接住了青铜匜,不再理睬众人,那些躺在地上马仔现在一个个垂头丧气站在一旁,一个多小时,也让他苏醒过来,柳致知也未打断他们骨头,还是能走。

    司马向不知道,柳致知随手用青铜匜一拍他肩头,一股暗劲已悄然伏在他体内,实际上他内脏已然受伤,如果没有高手帮他推血过宫,消弥伤害,必死无疑,这是柳致知听说他的事情,又见他盯住自己眼光中充满怨毒,不想留下后患,自己不在乎他,但赵家庄的人呢?对方如果对付不了自己,找赵家庄人麻烦,那就头疼了。

    “将我的法器给我!”燕归冲柳致知喊到。

    “你既然要,那就给你。”柳致知淡淡地说到,随手抛给了他,燕归不知道,他如果不要,说不定还能保住一命,他一要,柳致知早已在雕像中留下后手,只要他敢动用,就是他送命之时。

    他们一阵风走了,洪祥和也走了,庄上看热闹的人也散了,柳致知和那家叔侄又被赵学书请到家中,也快到午饭时间。

    柳致知将皮箱往赵学书面前一推:“赵叔,这钱是那件青铜匜的钱,你收好。”

    “这不成,柳先生,今天事还亏了你,这是你应得的。”赵学书连忙推辞。

    “赵兴无意间得到青铜匜,不管如何,这是一件古董,这个价钱实际上低了,也算一个补偿,我并不缺钱,这是你应得的。”柳致知说到。

    在那家叔侄劝说下,赵学书终于收下,今天中午比昨天晚上丰盛了许多,昨天赵家是没有准备,今天却不同,为感谢柳致知和那家叔侄,赵学书频频劝酒。

    酒足饭饱之后,柳致知起身告辞,那望成问柳致知到什么地方去,他见柳致知比他大不了多少,不论身手,还是处事方面,都比他高明,很想和柳致知多交流交流。

    柳致知说自己是一个独行驴友,准备在附近转一些日子,看看此处风景和人文,那望成推荐自己所在那家集附近不错,不仅有一个小湖,还有一个太行山奇石市场,是一个自发形成的市场,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柳致知一听,起了一些兴趣,奇石,大多数世人追求猎奇,而柳致知却抱另一个想法,其中也许有一些有灵性的石头之类,柳致知问清楚地址,便与众人告辞。

    柳致知并没有立刻往那家集的奇石市场赶,而是赶往附近的一个小镇,他想先打听一下那齐家的名声,自己与之相处时间加起来不足一天,自己观察,对方还是符合自己将那修国的东西交给他的标准,但想术法传承,因果甚重,柳致知还是决定小心一些,在附近逗留一段时间,好好了解一下那齐家在这一带的口碑,作为一个医生,特别是这种民间性质的医生,应该在民间有一定的知名度。

    接下来两三天,柳致知在农村中,往往借向农户讨水喝为由,说自己是一个求医者,听说此处一个姓那的医生水平高,不知住在何处,借此话头,了解那齐家在普通人口中印象。

    又在集镇上,与别人闲聊提到那齐家,对那齐家渐渐有所了解,然而,柳致知却发现,这两日,不时有人注意自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