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0. 一诺传承今日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次rì早晨,柳致知出了镇子,向那家集而去,那家集是一个山谷中小镇,两边有山,中间一条河流,在入山谷不远,山谷有一个缺口,那一段无山,却形成一个小湖。

    柳致知直接到了那家集,问了一下镇上的居民,那齐家住在那里,别人一听,立刻指给柳致知:“你直接向前走,顺着这条路,在镇子那头,有一个那家诊所,那就到了。”

    柳致知按照指点,找到了那家诊所,诊所里面今天不算忙,有两三个病人,整个诊所,除了那家叔侄,还有两个护士,一个医生。

    柳致知一进去,那望成正在那齐家指导下,给一位病人检查,感到又有人进来,一抬头,那望成露出惊喜之sè。

    “柳先生,欢迎你来到,里面坐,小仪,倒茶。”那齐家站起身,说到。

    “不用客气,你们忙!”柳致知说着,随那齐家进入里面的办公室,那位叫小仪的护士,用一次杯子倒了一杯茶放在柳致知面前。

    “柳先生,这些天小成念叨着你,想不到你真的来了。”那齐家说到。

    柳致知从桌子上端起纸杯,喝了一口茶。说:“我这几天在附近一些村庄集镇转了一圈,感觉很不错,今天来到这里,顺便看望一下那医生,然后想去一趟奇石市场,看能不能找到好东西。”

    此时,那望成也进来了:“柳先生。你那天表现得好厉害,让司马向吃了一个哑巴亏。”

    “对司马向那种人,就不能客气。”柳致知笑到。

    转过头来。对那齐家说:“我今天来,实际上还有另一件事。”

    “什么事?”那齐家好奇地问到。

    “那医生,上次在赵家。你说过你爷爷是那修国,对吗?”柳致知又一次确认到。

    “对,是叫那修国,难道你有我爷爷的消息?”那齐家突然有些激动。

    柳致知点点头,说:“你爷爷医术高明,jīng通针灸和祝由医术,还是yīn山宗传人?”

    “不错,我父亲说过,我那家医术,还有祝由术。我爷爷在失踪前并未能全部传给我父亲,特别是祝由术,只传了一点皮毛,不然,几天前。我就能治好赵兴。”那齐家说到。

    柳致知表示赞同,因为他认真看过那修国留下的东西,包括yīn山宗那本秘术,许多东西已化为柳致知的东西,如果那齐家会秘籍上的术法,灭掉附在赵兴身上的妖鬼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你说的不错。如果那老先生的传承全部由你继承,燕归的确不在话下。”柳致知说到。

    “柳先生,你知道我爷爷在哪里?”那齐家目不转睛盯着柳致知,好像能从柳致知的脸sè看到〖答〗案。

    “你爷爷当年加入一个抗rì游击队,在一次对鬼子伏击中,遇到鬼子中随军法师yīn阳师,在最后,你爷爷以身为祭,布置了一座五方锁魂炼魄阵,〖镇〗压鬼子的yīn魂。我前些rì子在山中旅游,无意中进入一座陉峪之中,得知真相,你爷爷留下一个盒子,里面有你们那家的传承。”柳致知说着,取出了那个金丝楠木的盒子,柳致知取盒子时,手在桌面之下,那家两人没有留意,而是震惊于柳致知所说。

    柳致知将盒子放在办公桌上,推给了那齐家,那齐家掩盖不住心中激动,手都有点颤抖,颤抖着摸着盒子,好像醒悟过来,立刻站起身来,长揖表示感谢,柳致知立刻将那齐家扶住。

    “那医生,你的爷爷那老先生是为国而牺牲,我将他的遗物送回是应该的。”柳致知不让那齐家拜下去。

    那齐家将盒子打开,翻开一看,果然是那修国的遗物,其中笔记中记载他是如何参加游击队,又是如何与rì寇战斗,那齐家终于了解到爷爷当年失踪的真相。

    那齐家又一次感谢柳致知,并问到那修国现在葬在什么地方,柳致知将忠魂陉的情况告诉了那家的两人,距离这个地方已算非常远,忠魂陉在深山之中,柳致知的脚程huā了一天时间,才出了山。

    柳致知将那修国的传承还给了那家,他在那修国坟前的承诺也算完成。柳致知起身告辞。

    那家叔侄两人却不同意了,拼命挽留柳致知,让柳致知在那家住两天,让他们略表谢意,柳致知经不住缠,只好同意。

    一见柳致知同意,那齐家便打电话给家中,然后吩咐了一下诊所中的其他人之后,便拉着柳致知到自己家中。

    那齐家的家并不在那家集,而是由此入山,在一个山坡上,那望成家中房子却在山腰下,环境很是不错,到那家时,已是午饭时分,柳致知受到那家人的热情招待。

    饭后,那望成陪着柳致知到集上的奇石市场去玩一下,本来柳致知想一个人去的,但那齐家硬让那望成陪着,柳致知也没有办法,便让那望成带路。

    那望成介绍着那家集的一些情况,柳致知一边听,偶乐也问两句。

    那望成介绍完了那家集的一些情况,离奇石市场琮有一段距离,由于那望成基本上算是一个普通人,虽然比普通人强一些,远不能达到能施展一些行路的术法程度,柳致知也不想在世人面前显现出与众不同之处。

    “柳哥,你懂术法吗?”那望成问到,他与柳致知已混熟,他现在还在医学院读书,现在是暑假,正好回家在家中诊所中帮忙,也算增加经验。

    “了解一些,我在国术方面更擅长。”柳致知说到,那望成倒没有怀疑柳致知的话,毕竟几rì前,柳致知对付司马向的几个身强力壮的马仔,几乎是随手而为,很轻松地将五人放翻在地,这份功力,那望成是根本达不到。

    两人进入奇石市场,市场中的人中有不少人是认识那望成,纷纷和那望成打招呼,那望成也一一和众人打招呼。

    大家都对那望成很尊重,称他叫小那医生,那家医术在此间还是受人尊敬。柳致知却不太注意这些,他的目光早就在两边的奇石上,这些石头,说是奇石,更多是在形状上,而非材质,更不用说内蕴灵xìng。

    那望成陪着柳致知一路看来,那些石头各具特sè,如从艺术角度,的确使人大开眼界,摆在家中,不让做盘景还是直接观赏,都是很好的选择,不过对于柳致知来说,根本不入眼。

    甚至其中还出现一二块伪造在奇石,柳致知本是琢玉高手,人工雕刻和天然形成瞒不过他的眼睛,他看到一块顶部略有一块红sè的有点像公鸡的石头,那块红sè好似鸡冠,如无它,这块石头的观赏xìng就大幅度下降。

    柳致知一眼看出,那块红是人为加上去的,应该是一种树脂混合石粉所补,虽做得很巧妙,看起来和天然一样,却逃不过柳致知的眼睛,柳致知不由摇头,却不会揭穿,商人逐利,很正常的现象。

    一连走过二三个摊位,在每个摊位柳致知都感应了一下,均不入柳致知的眼,这很正常,如果能入柳致知的眼,已能算非常好的炼材,那这个地方就不是世俗的奇石市场,而是修行界的市场。

    又看了几个摊位,柳致知目光陡然落到一块石头上,说是石头也对,准确地说,应该是玉料,这是太行山所产一种玉料,主产于唐河,称为唐河玉,这块料子并不出众,卖相也不好,如同一个大冬瓜,份量不轻。

    “老板,这块唐河玉如何卖?”柳致知问到。唐河玉并不是一种名贵的玉料,甚至在玉石中很不出名,许多人都不知道,不过柳致知因为专门学过琢玉,对国内外的玉料都深入了解过,才能认识。

    “老板好眼光,这是一块唐河玉,这么大一块,一口价五万,怎么样?”摊主说到,这个价应该算高了,如果仅仅是唐河玉料的话,毕竟唐河玉在玉料中比石头强一些,但柳致知却一眼看出,此石内蕴一种物xìng,虽不强,但雕成后,能成为一种很好的风水法器,柳致知准备给父母那边别墅增加几件类似的风水法器,改善一下环境,也算他的一种孝心,倒用得上。

    “价格略显高一些,不过我就不还价了,此处能否托运到申城?”柳致知又问到,摊主一听大喜,居然遇到这样的好事,对方是行家,居然没有还价,连忙说:“有,老板,我找一个小车,将此玉料推到那边,那边有一家邮政系统的托运公司。”

    柳致知点头,摊主很是热心,让旁边人看一下摊位,摊子上还有一些石头,柳致知却很不上眼。

    柳致知跟着摊主,到了托运公司,办好手续,将东西搬运回申城别墅,柳致知本来可以将之收入储物袋中,但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引起轰动太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