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1. 自作孽,山谷之中阴兵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到了十五里墩火车站,他在那家住了几天,虽然那齐家一再挽留,柳致知还是决定早些返回申城,在太行山的事已经结束。

    柳致知准备去买票,有两人匆匆而来,目标正是柳致知,柳致知也感觉到了,回首一看,叹了一口气,看来又有事了。

    “柳致知,我们到外面说话!”来的人是燕归,还有一个人,柳致知并不认识,但其身上的气息,比起燕归,完全是天地之别,燕归层次极低,在修行界,甚至算是没有入门,最多到了门口,而此人完全登堂入室。

    “什么事?”柳致知停下了脚步。

    “在这里说不方便。”燕归说完,看了一下四周,低声说到“司马向死了。”

    柳致知心中一愣,司马向是他下的暗手不错,但不应该是现在,柳致知自信控制得很好,应该是十日之后,现在时间还未到。

    “那又与我有什么关系?”柳致知不动声色地问到。

    “借一步说话,此处人多。”燕归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狠戾,随即消失,口气倒是很平稳。

    柳致知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便随两人出了车站。另外一人陡然加速,燕归也加速,柳致知没有想到燕归速度能如此快,他的功行根本做不到,目光落到他腿上,立刻明白过来,原来使用了甲马符,应该不是他所画,又将目光投向另一个人的腿上,却没有甲马符。此人却是自己真实本事。

    柳致知微微一笑,脚下也加快了速度,他使用的并不术法,而是国术中陆地飞腾术,就是传说中轻功的一种,并没有传说中玄乎,只不过速度较快。跟了上去。

    两人在前,柳致知在后面跟着,不超过他们。也不被他们落下,不一会,三人进到山中。在一处山谷之中,前面两人停下了脚步。

    “果然是高手,不怪我这位师弟会在你手上吃亏。”那人说到。

    “过奖,燕归是你师弟,那你是谁?”柳致知眼光一扫两人,同时将四周情况收入眼中。

    “任凌华。”

    “司马向是如何死的?”柳致知外松内紧,他相信司马向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中,虽然自己下了阴手,时间没有到,司马向平时作威作福。被其他人下手干掉,也在情理之中。

    “不是你下的手?”燕归怀疑到。

    “我?”柳致知摇摇头:“我这几日在那家集,而且,你们不是通过各种关系,甚至串通当地派出所和小地痞。了解我的情况,甚至想对我下手,你们应该对我行踪很清楚。”

    “卜众群家中之事是不是你下手?”燕归陡然想起了什么事,责问到。

    柳致知冷眼描了他一眼:“你有证据吗?”

    “得罪司马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燕归叫到。

    “司马向不是死了,再说,好像他也动不了洪祥和。大概除了像你这样狗才乱叫!”柳致知眼中露出杀意,司马向多次暗算别人,燕归为虎作伥,柳致知也听到一些传闻。

    燕归脸一变,就要翻脸,他师兄任凌华拦住了他,说:“我不管你杀没杀司马向,那件青铜匜在什么地方?还是你知道什么消息,说出来,你可以走。”

    “那东西不在司马向手上?”柳致知奇道。

    “司马向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背上挨了一掌,他相好也昏了过去,青铜匜被人取走。”任凌华边说边盯着柳致知的眼睛,想看看柳致知听到这个消息有什么反应,陡然他失望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总有人想取他性命,说实话,我也想取他小命,可惜有人先动手了。”柳致知有些惋惜地说。

    “找死!师兄,我来控制他,让他说出实话!”燕归手上出现那个雕像,口中诵咒,想放出妖鬼上柳致知的身,他上次吃过柳致知的苦,却没有清醒认识,以为柳致知只是功夫利害,他上次还未施展,便被柳致知将手中雕像抢去,今天在师兄身后,如果柳致知出手,自有师兄挡住。

    柳致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动,而任由他施展,只是有点可怜他,说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咒刚诵完,手诀一催,手中雕像嘭的一声,四分五裂,一股黑烟从他的鼻顶钻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体先是膨胀起来,又迅速瘪了下去。

    这个变故完全出乎任凌华的意料之外,转眼间知道,燕归的术法被人做了手脚,引起妖鬼的反噬,口中急诵:“天灵地宁,铁光罩体,斩妖灭魂,还我清净,吾奉茅山祖师律令!”手中掐出斩鬼诀,无形波动起,向燕归身上罩去。

    一声嘶吼,从燕归身上冒出一条狗形黑影,双眼两颗磷火,咆哮着向任凌华扑去。

    而燕归此时已是皮包骨头,黑影一离体,燕归的眼睛也失去光彩,颓然倒地,失去了生命气息,柳致知在一旁冷眼旁观,当日在赵家,柳致知将雕像还给燕归,就做了手脚,对方不用此物还好,一用就会失去控制,反噬自身。

    黑影狗形妖鬼扑向任凌华,任凌华的斩鬼诀也已罩下,空气中传来炸响,如放了一个小炮,黑影顿散,一阵旋风向四下排出,尘土扬起。

    任凌华的功行远在燕归之上,妖鬼就是反扑,根本动不了他,转眼间,已将妖鬼灭掉。柳致知并没有任何动作,好像是一个无关的人,在一旁冷眼旁观。

    “是你动的手脚?”任凌华盯住柳致知,口气森寒。

    柳致知没有否认,只是淡淡地说:“他以此妖鬼害过不少人,也算是报应。”

    “那你也给我死!”任凌华杀机大动,在自己面前,自己的师弟就这样死了,虽然这个师弟,师傅根本没有承认,也没有传授什么东西,仅给他一个现成的妖鬼,让他在世间做些事,被人当面灭了,这口气是如何也咽不下去。

    话音一落,手中出现一符,已然飞出,符在空中,化为一团磷火,向柳致知冲来。

    柳致知见磷火冲来,如果着身,自然阴火焚体,抬手一点,一缕剑气冲出,将磷火斩灭,与此同时,此处山谷自然淡雾起,对方此符对柳致知来说,威力太低,斩灭它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柳致知顺势起雾,用结界将此处笼罩处,柳致知不想斗法落到普通人眼中。

    “果然有两下子,不怪敢对我师弟下手。”任凌华说着,手指一曲,中指前伸,其他手指以一种奇特扭曲扣在中指之下:“我让你尝尝五雷穿心指的滋味!”

    说完口中发出一种奇特韵律,急速而又含糊不清声音响起来,一指凌空点向柳致知的心中,数道碧蓝的电光随手指点出,凭空而生,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声声音,数道碧蓝电蛇无声无息,直钻柳致知的心脏。

    柳致知感到胸口毛孔炸起,身体一晃,向旁边横出丈许,电光一个扭转,追踪而来,居然锁定了柳致知的心脏,而且是一种类似阴雷一样的术法。

    柳致知哼了一声,面前黄光一闪,一道淡黄光幕出现,电光一滞,接着黄光波动不已,挡住了电光,转眼电光消散,柳致知手轻轻一点,一枚风刃产生,只一闪,淡青色风刃已到任凌华的面前,任凌华身上爆出一团乌光,又是一张符飘起,拦住了风刃。

    柳致知手往腰间一拍,秋水剑出现在手中,剑随身动,一道银色匹练出现,柳致知已消失,银色剑光裹着柳致知,如银虹一样急射任凌华,任凌华大惊,耳中听到裂帛之声,人分为两半,飘飘落下,却是一张符,一张替身符。

    在数丈之外,人影一闪,任凌华脸色苍白地出现,虽用替身符躲过了一劫,但也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一张替身符要四十九日祭炼才行,不可能同时拥有两张替身符,又要花四十九日再祭炼一张,而且替身符被破,自身多少都会受些影响。

    柳致知一剑斩了一个替身,身体一旋,又一次面对任凌华。任凌华见柳致知目光之中没有掩饰的杀机,知道自己也到了危险的时候,就势盘坐在地,手中结印,口中咒起,喝道:“五方鬼帅,速发兵马!”

    顿时阴风卷起,重重叠叠的人影出现,前后左右护住了任凌华,五方鬼帅,各领一部阴兵出现,每部阴兵一千二百,柳致知对此术不能算是陌生,以前他爷爷传承给他的五鬼阴兵术就是此术的基础,不过柳行恕没有得到下一层术法的秘诀,那五鬼不过是孤家寡人。

    任凌华现在所用是在五鬼阴兵术基础上,由五鬼成五方鬼帅,鬼帅招兵,形成一种阴兵,此术在和平年代很难祭炼,因为没有那么多孤魂野鬼,如在大灾或动乱之年,倒是好祭炼,五鬼一成,其余阴兵则是由祭炼者立坛后,五方鬼帅自主招兵。

    五方鬼帅各领阴兵,刹那间,山谷之内,阴风凄凄,鬼雾迷空,柳致知面对是一支如火云的南方鬼卒。

    柳致知一动,阴兵也随之发动,漫天阴灵箭似乎充斥了柳致知的灵眼,向他覆盖而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