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2. 阴灵反噬化朽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支阴灵箭对柳致知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不过是阴煞之气所化,但禁不住量大,如果柳致知不防御,就是修行到他这个层次,也吃不消,最终被阴煞之气侵入内腑,好的情况得大病一场,坏的情况,小命都得玩完。

    柳致知掐动火诀,口中咒音起,身外数丈顿时光线微微一扭曲,紧接着漫天的阴灵箭碧光如雨射入,一入柳致知身外数丈,如中一滴冷水落入沸油之中,轰的一声,柳致知身外数丈顿时如太阳一样,成为火球。

    柳致知刚才意念散出一催,周围分子刹那间高速运动,温度早已远不是常人所想像,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干扰,看起来一切如常,但阴灵箭一入内,柳致知身外数丈之内微弱的热力学平衡立刻被破坏,刹那间成为一片火海,阴煞之气一入其内,立刻受到破坏。

    柳致知手一指,意念推动下,一个巨大的火球翻滚着,咆哮碾压向面前阴兵,在这种情况下,阴兵如何能挡,在啾啾的阴魂悲哭声中,火球以不可阻挡之势,滚压向阴兵阵中任凌华。

    任凌华没有想到柳致知弄出这一着,大惊之下,手印一起,在他身后北方阴兵泛起无数丝状的黑气冲入火球之中,这丝丝缕缕,寒意彻骨,火球也在迅速缩小,到了任凌华面前,不过拳头大小,任凌华口一张,喷出一道白气,将火球打灭。

    火球一灭,任凌华刚要发动阴兵攻击。柳致知已祭起一幡,正是柳致知唯一在其中留下神识烙印的乌眚幡,一条条乌黑油亮的黑气如触手一样,卷向那些阴兵,一卷中就往乌眚幡中拉,转眼间,数百阴兵被拉入乌眚幡中。

    任凌华没有想到会出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惊之下,手中印诀一变,喝到:“诸魂合体!”如同百川归流。五方阴兵立刻化为黑气,源源不断流入任凌华的体内,任凌华的气势一路暴涨。转眼间几乎到了金丹边缘,数千阴魂的灵力汇集一体,其威能极其惊人,不过却未能达到金丹,这不是灵力问题,而是不修行到金丹,**根本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力量,层层黑气散在其外,如同魔神的盔甲。

    柳致知大药初生,离金丹距离应该来说也不远。但此时,任凌华从体内灵力上来说,已超过柳致知一大截,虽不是他自己的,也许运用上不会那么如意。但绝对比柳致知强大。

    那些不能吸入体内的阴魂之灵力,也组成一道厚厚的防护层,柳致知脸上不由露出慎重之色,想不到五鬼阴兵术能做到这个程度,自己小看先辈传承下来的术法。

    任凌华感到自己无比强大,手一抬。身畔黑气纷纷向手上聚拢,出现一柄乌黑的长枪,见到飘浮在空中的乌眚幡,纵身而起,如同飞人一样,一枪扎向乌眚幡,此时任凌华已超越人类体能的极限。

    柳致知也动了,乌眚幡化一道光影,落到柳致知手中,柳致知顺手送入储物袋,一振手中秋水剑,身如云龙行空,手中秋水剑迸出丈许剑光,一剑横斩跃在空中的任凌华。

    任凌华也一抖手中枪,枪剑相交,柳致知一拖一圈,任凌华手中枪的枪头顿时化为黑气崩散开来,他手中枪到底是阴煞鬼魂灵力所凝,而不是实体,柳致知手中秋水剑却是货真价实利剑,而且强于普通的刀剑,再加上柳致知的剑气,优劣立现。

    任凌华脚下卷起一阵阴风,向后退去,本来凭任凌华,根本做不到御虚滞空,但大量阴魂入体,庞大的阴性灵力生成的阴风硬将他托在空中,达到滞空的效果,但这种类似飞空的能力远不如真正御空飞行灵活。

    任凌华向后退开,散开的阴煞之力重新凝聚,枪头又重新出现,柳致知身体地空中一扭,手中秋水剑一声剑啸,光华大作,顿时将柳致知裹入其中,化作一道匹练,好像柳致知凭空消失,直斩向任凌华。

    任凌华在剑光还未侵体时,就已感到森森寒气,就是在体外如实质的阴煞之气防护下,还是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对方显然是修行剑术的高手,该死燕归,居然惹上这样人物。

    不过,燕归不是该死,而是已经死了。任凌华手一松,手中枪立刻化为阴煞之气,手凌空一握,阴煞之手幻成一只巨大手掌,一把抓向如匹练一样的剑光,五指如牢笼,想将剑光困住,丝丝阴煞之力往中间渗透而入。

    柳致知陡然觉得身外一重一滞,阻力大增,一只大手抓了下来,不由怒哼了一声,全身罡气迸发,与剑气合在一起,裂帛之声又起,身外一轻,已将大手两指斩断,脱出了牢笼。

    一出五指牢笼,剑光大盛,银虹如电,直斩向任凌华的头颅,任凌华亡魂俱冒,口一张,一道黑光如瀑布一样,狂喷而出,身体中阴魂灵力狂涌而出,宛如实质。

    顿时抵住飞剑,同时身体向下一沉,落向地面,柳致知一剑居然没有彻底破开黑光,散开的黑气如墨一样缠了上来,而任凌华的气势明显弱了下去。

    柳致知一声冷哼,一圈细碎电光漫延而出,柳致知并未修习过雷法,但他的阴神渡第二次雷劫时,吸收天雷的信息,曾在阴神之外形成一圈雷光,后来自然收入阴神之中,得雷电精神,柳致知并没有使用过,现在任凌华利用阴兵灌体,强自提升自己实力,宛如实质的阴魂之力缠住柳致知,柳致知才动用这种能力。

    雷电本是阴魂之类的克星,这也是阴神渡劫较难的原因,电光一出,隐隐传来鬼嚎之声,在电光作用下,柳致知附近的阴煞之气一扫而清。

    任凌华抬头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他现在气势已落,刚才在巅峰之时,没能杀了柳致知,现在希望更不大,他的实力提升到底不是自己苦修所得,就是现在气势下降,实际上也不比柳致知弱多少,如果能充分发挥,不见得没有机会取胜,可惜到底是外力。

    柳致知见任凌华落于地面,也落了下来,一股杀气立刻锁定了任凌华,任凌华觉得心神一寒,知道自己已被对方锁定,从袖中又飞出一张符,却与之前不同,此符一出,不是攻向柳致知,而是刹那间化为灰烬,柳致知感到一阵波动破空而去,难道是求救?

    柳致知脑中不由冒出这个想法,而任凌华却已经平静下来,他这一道符,的确是飞符求救,但与一般意义上搬救兵不同,是向山中师傅求救,山中师傅也不是亲身而来,而是隔空施法,或是派遣阴兵一类来救,如果山中师傅足够高明,甚至能出神来此相助,此符兼求救和定位作用。

    此符一出,柳致知陡然感觉到远方一种波动似乎要破开空间而来,立刻明白对方此符的实质,再也不迟疑,秋鸿剑出,鸿影一闪,翩然已到任凌华身边,柳致知一直未动用秋鸿剑,因为秋鸿剑现在状态时而虚化,时而实体,状态处于一种奇特之中,柳致知一有时间就温养,想将之早日虚化,能收入体内,这也导致秋鸿剑使用时不太好控制,如果出剑时虚化,其速极快,甚至能破开许多术法防护,柳致知甚至收剑不住,如果未虚化,却又被许多术法防住,达不到自己的目的,柳致知本来准备好好用心念洗炼,尽快使之虚化,然后能适应此剑,控制不住的力量柳致知是不敢多用,一旦出现失误,在斗法之中,甚至能危害自身。

    现在感受到远处那种强大波动,心灵中警钟响起,再也顾不得,准备一击不同,就此远遁。

    也是任凌华该死在柳致知手中,秋鸿剑一出,刹那间虚化,如同一抹流光,层层黑色阴煞之气形成防护如同被热刀切过的黄油,霍然而分,秋鸿剑已从任凌华的咽喉一掠而过,又划过山谷边几株大树,柳致知意念驱使下才如幽影一样收回。

    秋鸿剑一回,柳致知根本不再看任凌华的死活,结界瞬间崩溃,已发动遁术,瞬间已消失在山谷之中。

    柳致知刚消失,一股奇特力量已到刚才那个地方,这股力量很是奇特,根本不是一个人所发,而是混合不同波动气息,形成一个整体,比单独一个人强大太多。

    谷中已是一自狼籍,任凌华尸身已完全变样,根本不像才死,已成一堆朽骨,刚才秋鸿剑一过,任凌华头颅被一腔热血冲起,血一出,周围那些黑气陡然化成一个个人影,蜂拥而至,扑入任凌华的尸身,转眼间血肉迅速干瘪下去,不一会就以耗尽,甚至连骨髓都枯竭。

    任凌华修行五鬼阴兵之法,甚至已是立阴坛,招鬼兵,这些阴魂受他驱使,为了能如臂使然,任凌华在阴日往往刺指放血,来培养自己与阴灵上的联系,这样是增大术法的威力,却也埋下祸根,今日一死,鲜血洒出,那些阴魂立刻疯狂。

    那股波动在山谷中逡巡了一阵,好像知道来迟,却也找不到敌人,他们不是亲身来,如果亲身来,说不定还有方法查寻一些气息,现在却是无可奈何,逡巡了一阵,只得退去。

    在十数里外的田埂上,陡然一闪,柳致知出现,周围却是青青的稻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