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3. 突闻长辈邀请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出现在田埂上,幸亏脚下功底扎实,立在田埂上,如是一般人,说不定一脚已踩入稻田之中,现在已是正午,天很热,也亏如此,田里没有人劳作,不然凭空出现一个大活人,肯定引起轰动。

    柳致知顺着田埂,上了一条土路,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庄子,柳致知决定去问一下路。

    柳致知回想起刚才一场争斗,司马向死了,却不是他种下阴手发作,是谁暗中下手,那件青铜匜也丢失,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柳致知对这方面了解得太少,其中肯定有一个大秘密。

    司马向背后隐隐有修行者,那下手的人,柳致知脑中浮现出另一个人,就是那个当日在赵家想买青铜匜的洪祥和洪老板,洪祥和是一个普通人,柳致知这一点很肯定,但他背后也应该有修行者,当日在赵家庄提到的秋林道长,说秋林道长能够解决当日赵兴身上的妖鬼。

    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错综复杂的关系,柳致知并不清楚,但柳致知肯定没有去盗取青铜匜,能对青铜匜有兴趣的,柳致知知道好像就他们两方。

    柳致知将今日之事理了一遍,自己斩杀任凌华,那一股波动很是强大,柳致知内心不觉对之有极强戒心,任凌华的师门又是什么人,那股波动很奇怪,又不像金丹气息,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修为,能让自己感到威胁。柳致知摇摇头,不再去想,说不定自己以后也不想和他们相见。

    柳致知到了庄上,问清楚了十五里墩火车站的方位,便径直赶向火车站,也算赶得巧,买了票。很快就有一列开往申城的车。

    柳致知回到申城,将东西清点了一下,分类之后。将大部分药草送到武魂药业,让他们处理寄卖,其中有几个坐堂的老中医药剂师。一见这批药材,眼都直了,忙问从那里所采摘,柳致知简单说了一下,是从太行山所采。

    然后又到宋琦那边一趟,赖继学还未回到申城,柳致知便对宋琦将此行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宋琦听完之后,忍不住感慨了一番,对那件青铜匜来历也不清楚。柳致知甚至将那些蝌蚪文写了出来,宋琦也不认识,只好摇头,直说也不清楚其中之事。

    柳致知回到家中,那块托运的唐河玉已送到。柳致知便静下心来,构思雕成一件什么作品,花了数日,依其纹理,将之雕成一件作品,却是一件山景图。一眼看上去,一股自然清新的感觉立刻充斥全身,柳致知知道,这件玉器已能镇住一宅,使之不受阴邪侵犯。

    柳致知开车将此玉雕送到父亲家中,并打电话让家具店送来一个黑紫檀木玉雕专用的架子,实际上是一种盘景架,在客厅角落中放好,然后将玉雕安上,在柳致知的感觉中,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自然笼罩在整个建筑。

    柳传义并不在家,只有蓝悯竹在家,见柳致知送来一件玉雕,也是高兴:“致知,这件玉雕值不少钱吧,有这样一件放在这里,家中品味提升不少,你有心了。”

    “不值多少钱,是我自己雕的,蓝姨你也知道,我跟随罗大师学琢玉,我别墅中有几件玉雕,见这里没有大件玉雕,正好前一阶段在外看中一块玉料,便买了回来,做了这一件作品,有人说,玉可以护家辟邪,我们这种家庭,也该提升一下文化品味。”柳致知说到,感受了一下整体感觉,考虑一下在什么地方以后再补充一些东西。

    “致知,你说得不错,我们家今非昔比,也要有这些讲究,你父亲就不太注重这些,以后看来得买些名人字画之类,显示我们不是暴发户。”蓝悯竹也有同感。

    提到名人字画,柳致知心中一动,说:“我认识一位书法大家,倒可以求一幅字。”

    “你认识书法大家?”蓝悯竹眼前一亮,名人字画并不是那么好买的,真正的大家,根本买不到,就是得到,也要看运气。

    “前些日子认识了钱文之老先生。”柳致知并没有当回事,自己还有一幅钱老的字在得一斋,不过现在还没有到取的时候。

    “钱老先生我也听说过,他的字根本求不到,你能求到他的字?”蓝悯竹有些不相信,柳致知淡淡的一笑也未深说。

    “致德不在家?”柳致知问到,柳致德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并不在申城上大家,是在北方一个城市上学,现在是暑假,按理说应该在家,却未见他的身影。

    “致德前几日出去旅游了,他的同学邀请去冒险,不过是小孩子玩意,我问了一下情况,不过是到一些荒山宿营而已。”蓝悯竹说到。

    柳致知噢了一声,没有发表意见。

    “致知,天也快晚了,就在家中吃晚饭,你父亲和你妹妹也快下班了。”蓝悯竹接着说到。

    “行,我吃过饭回去。”柳致知说到。

    有佣人去做饭,蓝悯竹和柳致知说起柳致颜的近况,一切在她看来还好,柳致颜因为上班不久,一切新鲜,大多数时间也在公司中,和同事相处也很好,与钟铭来往没有以前那么频繁,这实际上是因为工作了,有事可做,不觉间见面就少了一些,蓝悯竹却认为两人之间关系有疏远的迹象,所以心中不觉中有些高兴,自己的苦心终于起作用了。

    柳致知大多数时间在听,偶乐也插两句。

    门外有汽车的声音,柳传义和柳致颜下班了,两人在门外就已经知道柳致知来了,柳致知的车子在门外。

    柳致颜一进门,看到柳致知便高兴地喊到:“哥,你怎么来了,今天房子中空气好像新鲜了,就像在哥的别墅中一样。”

    柳致知也起身和父亲与妹妹打过招呼,才说:“我今天是送一件玉雕,前些日子,得了一块料子,做成作品,见家中装饰物比较少,便送了过来。”

    “致知,你有心了!”柳传义说了一句,他对这个方面并不上心。

    “这也是孩子的一片孝心!你们先洗把脸,然后吃饭。”蓝悯竹说到。

    柳致颜却跑到那件山景玉雕前,欣赏起来:“哥,这是你雕的?真漂亮,哥的别墅有几尊,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哥,听说玉能养颜,是不是真的?”

    “大家都这样说,应该是真的吧。”柳致知顺着柳致颜的话答到。

    大家坐在餐桌旁,吃着晚饭,柳致颜却说个不停,她有些兴奋。正在这时,柳致知的手机响了,柳致知放下碗筷。

    “是钱老吗?”柳致知看了一下号码显示,手机上显示是钱文之的电话,柳致知按下接听键,问到。

    “小柳,是我,书法协会有一个活动,十天后去虞山一趟,与常熟一些书友交流,你有兴趣吗?”钱文之的声音传了过来。

    柳致知略想了一下,自己这阶段没有什么安排,倒可以去一趟,听到虞山,柳致知心中一动,想起一个人,一个前辈,当时柳致知护持龙谓伊入海,最后崛起盟的丁不扬的师兄齐春会来寻畔,多亏住在虞山的铁血盟葛淼前辈将他引走,自己一直欠这个人情,借此机会也可以去拜访一下这位前辈。

    “钱老,这阶段我没有什么事,正好有时间与钱老等大家好好学习一下,具体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集合?”柳致知问到。

    钱文之在电话中将具体时间和集合地点等一系列事项都交代了清楚,柳致知在电话中又一次感谢钱文之,双方挂机。

    柳致知一抬头,见三人都望着他,不由问到:“怎么都这样看到我?”

    “哥,你怎么认识钱文之钱老,那可是在申城书法界的老大?”柳致颜好奇地问到。

    “你也知道钱老?”柳致知有些好奇,说实话,作为年轻人,知道钱老名字并不多。

    “哥,你不要小看人好不好,钱老到我们大学中开过讲座。”柳致颜不满地嚷到。

    “我从小在爷爷压迫下练习书法,前不久与钱老有过一面之缘,钱老喜欢提携新人,我运气好,入了钱老的法眼。”柳致知解释到。

    “哥,你老是认识这样一些人,在不同行业都是出众的人物,我怎么没有遇到?”柳致知有些羡慕地说到。

    “可能是兴趣相投,孔子不是说过:无友不如己。不合意的我便不交。”柳致知说到。

    蓝悯竹一听,立刻插嘴说:“致颜,你哥说得对,交友嘛,要交比自己强的,而像你,交个男友都是不如自己,好好跟你哥学学。”

    “妈,你又来了!”柳致颜有些烦了。

    “致颜,朋友本来就是自己的镜子,能从朋友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人总是向高处走,好的朋友是你的幸运,交友当然谨慎一些好。”柳致知见柳致颜有些不高兴,便劝到。

    “哥,我知道了,下次你朋友聚会时,叫我一声,梅姐前些日子给我寄来一身衣服,哥哥,你要不要看一下?”柳致颜也狡诈地转移了话题。

    “那就看看梅若影小姐的作品。”柳致知也顺着她的话接了一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