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6. 惊闻千里险情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葛淼看出此印的与众不同,转眼他就释然了,柳致知不管如何,他是一个修行者,混迹世间,所用之物有自己修行在内,也是正常。

    三人写了三幅字,葛淼小心将之收好,三人也落座品茶,葛淼在虞山之中,对茶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几人谈了一会茶道,柳致知见时间不早,快到众人集合的时间,便起身与葛淼告辞,葛淼将三人送了出去。

    往回走的时候,钱文之叹到:“世间异人,常人不识,真是埋没了。”

    “钱老,也不能这样说,人各有志,他们求的就是一种山野间的逍遥。”柳致知淡淡地说。

    “老了,还不如小柳看得透,在红尘中打滚,乱了心了。”钱文之更是有一种自己是红尘中俗人之感。

    “钱老,葛老有葛老活法,钱老是钱老,你老是书界一代大家,有自己的责任和担当,这是山野之人所不能比拟的大勇气,山野异人更多是逃避,世人当如钱老,却不能学山野之人。”

    “小柳,你太夸老头子了,人各有活法,的确,让我如他们,我做不到,偶尔享享那种清福,倒是一种休息。”

    三人说着话,几转之后,大家已在等他们,见钱文之一来,便向下一站出发,柳致知到虞山的事已结束,接下来两日,也随众人游玩一系列景点,东到阳澄湖,可惜现在大闸蟹还未上市,西游尚湖,又买了一些特产,回到了申城。

    回到申城,柳致知将特产分为三份,一份送给何嫂,一份给父母,还有一份,他决定去苗疆一趟,虽然他不时和阿梨通电话。但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了,他先将这次书协活动中互相赠馈的书法作品送去裱,然后又去了一趟父母那边。常熟特产不过是一些鸭血糯、桂花糕之类,这些东西并不值钱,不过是自己一份心意。

    做完这些事,柳致知都没有等到第二天。便在僻静之处,御起天珠莲,赶往苗疆,见过阿梨,柳致知说了自己一些事。从身上取出几个玉瓶,这里面装的是柳致知凝练好的天露,交给了阿梨,让阿梨以后沏茶时用一些,天露有养颜却老的作用,柳致知说了这东西的来历,阿梨问柳致知天露如何凝练,她很有兴趣。作为苗缰群山。也应该有产生天露的地方,柳致知详细说给她听。

    柳致知见过阿梨和她娘,将一份常熟特产交给她们,又和黎重山夫妇打了一下招呼,便直接去了自己的道庐,道庐之中。一切都井井有条,这是秋月珀的功劳。

    柳致知看了一下秋月珀的功行。当日留下的亏虚已逐渐被补回,柳致知嘉奖了一番。给她讲了一段《庄子》,自己便进入静室之中,开始修行。

    这一阶段,柳致知修行上并没有落下,甚至有所精进,毕竟迈过了大药孕育阶段,体内真正开始产生大药,现在所做就是不断温养,使火候充足,最终能达到大药服食层次。

    几天之中,柳致知除了温养之外,对法术却又进了一步,他手上难得有一本五行宗的秘籍,与他以前所得不同,这算是名门正派,他将其中许多术法化为自己所能用,特别是五行雷法,同时,也没有放松对秋鸿剑的洗练,渐渐开始摸到一些门径,不再像之前,动用时控制极差,秋鸿剑虚化的路应该来说,柳致知走对了,按目前进度,他已大体能控制剑的虚化,要让剑彻底虚化,还要百日左右,在理论上已不存在障碍,但让心神与之一体,虚实由心,功候还不足。

    转眼十天过去了,这十天,柳致知有一种乐不思蜀的感觉,阿梨也天天来,有时两人说说话,有时两人就是这样静静坐着,脉脉相视,感受着一种心灵的交融,却没有一丝厌倦。柳致知有时想,自己是不是彻底抛开世事,就此归隐山中,但隐隐感到,大道唯在世间觉,离世觅菩提,犹如寻兔角。

    这十日幸福生活,又要告一个段落,柳致知有一种感觉,自己回申城会有事要发生,至于什么事,他不知道。

    但他清楚,这应该是自己灵觉的一点提示,自己虽看过《易经》,但距离真正推算还有一大截距离,自己对易理更多是建立一种对世界理解上,而不是奇门遁甲的那种象数的推算上。

    柳致知轻轻吻了一下阿梨,告诉她自己要回申城了,阿梨虽然不舍,却没有阻拦,只是呆呆看着柳致知破空而去,久久立在道庐的门口。

    柳致知回到了申城,那批书法已经裱好,选了三幅水平高的作品,盖上自己的明道印,在别人作品上盖章,那代表自己的收藏和鉴赏,当然是空白之处,不会喧宾夺主。

    柳致知加印还有另一个用意,这些书法作品字是很好,也写出一些感情,算是上乘之作,但却没有镇邪之效,柳致知的明道印一落,整个作品立刻发生了变化,好似加了一道符,道家术法中本由法印之术,柳致知印就是一道法印。

    做好这些之后,柳致知开车将这三幅书法送到父母家中,去之前打了一个电话,是近晚才去,正好柳传义和柳致颜也下班了。

    柳致知将三幅画挂好,柳传义对书法理解不深,但也看得出字的好坏,柳致颜和蓝悯竹也一样,但两人更看重下面落款,居然都是申城有名的书法家。

    “哥,这是真的,还是别人伪造的?”柳致颜不相信地问到。

    柳致知还没有说话,蓝悯竹说话了:“致颜,你太不相信你哥的能力,上次不是和书协去了一趟虞山。”

    “蓝姨说得不错,这是在虞山时,大家写的,我那边还有数幅,我选了其中比较好的三幅,如果还想要,过两天到我那边去拿。”

    听柳致知这么一说,柳致颜说:“哥,过几日,我去拿一幅。”

    蓝悯竹一听,立刻说到:“致颜,你现在拿挂在什么地方?等你以后结婚时,让你哥送你几幅,现在是不是想送给你那个男朋友,这是名家书法,每一幅都成千上万,甚至更高。”

    柳致颜立刻不高兴:“妈,你怎么老是防着我,钟铭不是那样的人,人家有志气,不会要的,我不过想挂在房间里。”

    又对柳致知说:“哥,我不要其他人的,你写一幅给我,妈,这总成了吧。”

    “好了,致颜,不许这样与你妈说话。”柳传义训斥到。

    柳致知见柳致颜脸有些侉下来,很不高兴,便说到:“爸,不要说致颜了,致颜,你过两天到我那里,我写一幅给你,如果是要裱好的时间长一点,大概十几天,如果你自己去裱,明天就行。”

    “那过几天再说,这几日工作上了正轨,等忙过这几日再说。”

    “致德回来了吗?”柳致知转移了话题。

    “前几天回来,又出去了,说上次探险不够刺激,这次找到另外一个向导,真正探险去了,妈就是偏心。”柳致颜刚才不快活,现在有些赌气地说。

    柳致知没有深问,他认为柳致德的探险不过是类似一般驴友的野游,如果组织恰当,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所谓探险不过是一个噱头。

    吃过晚饭,柳致知回到别墅,正在小说网,刚喝了两口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柳传义的电话。

    话音很急:“致知,你快过来一趟,致德出事了!”

    柳致知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要急,什么事,慢慢说。”柳致知使自己平静下来,说到。

    “刚才致德打电话来,没有说完,就断了,说是山峰崩了,还有什么鬼魂之类的,再也联系不上。”

    “我马上就过来!”柳致知说到,告诉何嫂一声,也未开车,开车还没有他缩地术来得快,一出门,周身意志振荡而出,普通人自然将柳致知忽略,一步迈出,已出现在街的那一头。

    不到五分钟,柳致知已到父母家中,一进门,蓝悯竹已是手足无措的哭着,柳致颜在安慰蓝悯竹,柳传义在焦燥地来回走着,一边不停拨电话。

    一见柳致知进来,忙说:“致知,你来了。”

    “怎么回事,致德到什么地方探险,在什么地方出事,同行又有哪些人?”柳致知迫切需要弄清楚这些问题。

    “他走之时,说是到秦岭的什么龙谷的**之类的,向导一个好像姓杨,叫什么扬广什么的,一个好像姓李,还有一个记不清了。”蓝悯竹眼睛红红地说。

    “杨广军、李锋、余旭光。”柳致知一听,不由说出三个人名。

    “对,对,好像就是这三个名字,你怎么知道的?”蓝悯竹先是一喜,然后怀疑地问到。

    “该死,致德怎么跟这三个家伙搞到一起。”柳致知不由爆出一句话。

    “哥,你认识这三个人?”柳致颜问到。

    “认识,前一阶段我出差去了一趟太行山去收药材,遇到过这三个人,这三个人差点让人给宰了,这三个人是探险、风水,甚至盗墓都干,是一个介于神棍和寻宝人之类的人物。”柳致知说到。

    “我打了电话给秦岭周围城市的生意上伙伴,他们答应向公安旅游部门查一下。”柳传义说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