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7. 徒见残痕空谷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传义因为隔得太远,只能托人帮忙,将柳致知找过来,不过是为了安心,也未指望柳致知有什么办法。

    听柳传义一说,柳致知心中冒出一个主意,取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很快就接通。

    “柳兄弟,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什么事?”那头传来肖寒的声音。

    “你现在是在秦岭,还是在云南,或者是其它地方?”柳致知问到,他知道肖寒在秦岭的一处别墅。

    “我现在是在秦岭,和你嫂子在一起,还遇到一个人,戴秉诚也在我这里做客,有什么事要帮忙。”肖寒说到。

    “肖兄,你知道秦岭中什么龙谷**这个地方?”柳致知问到。

    “你说的是坠龙谷**,那个地方以前有一个村庄,几十年前早就没人了,据说有些诡异,你问那个地方干什么?”肖寒问到。

    “肖兄,你能不能赶到那里,我弟弟柳致德和一帮朋友去那里探险,出事了,一个求救电话未打完,说什么山崩鬼魂之类,便没有了音讯,我在申城,等会我了要赶过去。”

    “那地方距离我这里有五六十里,我这就出发,戴兄也会和我一齐去,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就会赶到那里,柳兄弟,你放心好了,有我们两人在,不会有问题。”

    肖寒挂了电话,柳致知心中稍安,肖寒和戴秉诚都是高手,应该能对付,不过就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柳致德现在怎么样。

    “致知,你这两个朋友是什么人?”柳传义问到。

    “是我以前认识两个朋友,有功夫,是异人,爸,你放心好了,我得看看赶去秦岭一趟。”柳致知说着,准备出门。

    “哥。你怎么来的?”柳致颜终于发现不对,柳传义电话不过五分钟,柳致知就到了。也太快了一点,刚才几人都没有留意到这一点,现在稍稍放心,立刻发现问题。

    “我坐出租来的。加了钱,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柳致知没有说实话,找了个借口掩盖过去。

    “致知,你现在赶去秦岭,时间也不早了。快十点半了,夜里怎么走,不如明早去。”柳传义关心说。

    柳致知本来就没有想从正常交通过去,便说:“我打的直接去机场,看有没有到秦岭周边的飞机,能快就快。如有消息,我就打电话给你们。”

    柳致知出门,转眼便消失在街尾。御起天珠莲。向秦岭而去。而柳家看来这一夜不得安生。

    秦岭横亘于中国中部,东西绵延一千五百公里,南北有一百多公里,海拔多为1500至2500米。秦岭为黄河水系与长江水系的重要分水岭,是华夏气势南北的分界线,北侧是肥沃的关中平原。南侧是狭窄的汉水谷地。

    柳致知不知道坠龙谷在什么地方,再说这个山谷他以前也未听说过。秦岭太长,一个山谷。地图上都不会标出,除非是当地人,柳致知很幸运,肖寒知道那个地方,他又知道肖寒的别墅,便直接赶往肖寒在秦岭的别墅。

    柳致知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赶到秦岭,辨别了一下山川,记忆中地方还有些印象,降下速度,又花了近半个小时,才找到肖寒的别墅,落了下来。

    柳致知没有隐瞒自己的行踪,刚一落下,门就开了,肖寒的妻子南慕烟出来了,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她感觉到有人来了。

    “嫂子,肖兄有没有消息?”

    “我也在焦急,以为他们两人回来,是柳兄弟来了,不要着急,先进来坐,应该快了。”南慕烟说到。

    柳致知略表歉意:“嫂子,不好意思,事情急,打搅了你们,这位是?”

    “这是戴大哥收的弟子,也是戴家人,叫戴剑离。戴大哥和肖寒去坠龙谷,让他在这里等。”南慕烟介绍到,戴剑离也上来见礼。

    “戴兄收了一个好弟子,快到明劲了,现在上大学了吗?”柳致知目光落在戴剑离身上,立刻看出他的国术修为,问到。

    “没有,现在是高一,暑假过后,上高二。”戴剑离回答到。

    “后生可畏,我在你这个年纪,明劲的影子都未能摸到。”柳致知夸奖说。

    “不要站在门口说,还是先进室在说。”南慕烟催促了一下。

    “嫂子,我就不进门了,告诉我坠龙谷在什么方位,我先到那边,如果遇到肖兄两人,那就和他们一起回来。”柳致知抱歉地说。

    “坠龙谷在西北方位,大概五六十里路。”南慕烟手指了一下方位。

    柳致知向两人告了一声罪,光影一闪,人已消失,南慕烟倒没有什么意外,而戴剑离眼中却露出吃惊之色,他根本没有看到柳致知是如何走的。

    柳致知低空御器而行,时时注意下方的动静,速度并不算快,但也是极其惊人,几十里不过十分钟不到就掠过,一路上也未发现肖寒两人。

    前方气息很紊乱,一座山峰已露出大片泥土,好像滑波一样,谷中有一小半已被泥土所埋,有些折断残毁的树木光秃秃地立着,谷中还能见一些残垣断壁,还有数个帐篷已破烂不堪,地上居然有数个散架的手机。

    柳致知落在谷中,地面很狼籍,虽是黑夜,柳致知却看得一清二楚,地面尘土中有凌乱的脚印,柳致知神识感应下,那泥土乱石下,有像有人被埋着,因为泥土缘故,柳致知的神识感应并不清楚,但还是能感应出来,此人已失去生命。

    柳致知心中一紧,手中诀一起,口中咒音出,泥土如漩涡一样向两边分开,一个年轻人以奇怪姿势倒伏在地上,柳致知上前一看,此人与柳致德差不多大,并不是柳致德,柳致知稍稍松了一口气,上前查看。

    看来应该是柳致德的伙伴之一,已死了一段时间,口鼻中血迹已凝,是怎么死的,山体滑波将他埋入地下,还是有其它原因?

    柳致知猛然退了一步,那已死亡的人身上阴煞之气大作,却动了,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甲尖利,带着黑气抓向柳致知,口大张,两侧犬齿突出,咬了过来。

    并不是此人活了,而是发生了尸变,这里环境很邪,其中更有一种不应该存在此处的气息。

    柳致知手一放,轰的一声雷响,这是由五行雷法演化出来的术法,如果对方是活人,根本没有影响,虽有声响,并没有电光,而是一团阳和之气迸发而出,阳和之气一到,顿时将尸体上阴煞之气一扫而空,尸体一阵,前扑之势立止,身上一阵黑烟冒了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柳致知发现此处除了这一具尸体之外,并没有其他尸体,再看地上凌乱的脚印,心中暂时放下心,最起码柳致德没有死在这里,这就有希望。

    目光落到地面上散落几滴血液之上,柳致知发现这是向另一个方向,还有许多脚印方向与之不同,显然,当时这里人有人受伤了,并且跑向一个方向,还有一些人,却逃向另一个方向,柳致德究竟在哪边,柳致知不能确定。

    但事有轻重,柳致知还是分得出来,柳致知细看了一下地面上灰尘中留下脚印,流血的人这一边应该来说但危险,而另一方地面上还多了两种脚印,相隔数丈才又出现,柳致知估计是肖寒两人向那边追查过去,这种脚印显然是有功夫的。

    柳致知决定先顺着血迹是看看,那边有肖寒他们,自己应该放心,而血迹这边却未发现有功夫的人脚印。他一转身,随手一拂,地面轰然而动,又将那具尸体掩埋起来,人已死,也许过些日子有人来收尸,但柳致知不愿他现在就曝尸在外。

    柳致知没有御器,在空中并不一定能发现地面的蛛丝马迹,柳致知就是修行人,在黑夜之中,也不可从空中看清楚地面一些微弱的痕迹。

    柳致知奔得飞快,但并没有放过一丝痕迹,对方也是落荒而逃,留下痕迹很是清晰,根本不会将自己经过的痕迹清理掉。地面上,树干上,还有许多地方都留下了痕迹,让柳致知的追踪极其容易。

    很快柳致知就发现前面一棵树下,倚着一人,柳致知在数十米一见,一步就到了面前,当一看此人面,差点没有认出来,此人已是一具尸体,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恐惧,皮肤苍白而起皱,好像全身精血全部流失,正因为这样,柳致知差点没认出来。

    此人正是当日柳致知在太行山采药所遇到的杨广军,当日见他,还是很壮实,今日一见尸体,却已大变样。

    柳致知神识一感应,顿时锁起眉头,此人身上有伤,但并不致命,咽喉部位有咬痕,全身精血被吸,尸体上还残留很强的阴煞之气,那军刺一样武器已完全扭曲,抛在数米外,他遇到了什么?是野兽还是传说中僵尸,还是其他东西。

    柳致知在周围查了一周,空气中残留一种阴邪之气,有人在此用过术法,难道有人在坠龙谷修炼邪术,被柳致德他们无心撞见,然后追杀灭口?

    就在此时,另一个方位传来法力波动,柳致知立刻抬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