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8. 寻仇只问刀光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波动一被柳致知感受到,他一顿足,泥土好像活了一样,向波浪一样往上一涌,将杨广军尸体给掩埋起来,他与杨广军有过一面之缘,同样不想杨广军曝尸在外,然后御器飞起,从空中直向那边而去。

    还未到,柳致知听到一声暴喝,正是戴秉诚的声音,空气中传来呜的一声,柳致知在空中看到他一臂如棍,振响空气,空气中层层黑烟如索,却被这一臂震开,接着一臂如枪,罡气迸发,一步跨出,已出现在丈许外的一条奇形猿猴面前,此猿猴四臂三目。戴秉诚臂如大枪,已扎入此猿的的身上,一声哀啼声起,此猿顿时腾起绿焰,化为一张剪纸,转眼成灰。

    而地上却躺着一具尸体,从装束上看,应是一个忍者,一把武士刀断成两截,落在地上,不远处肖寒护住六人,柳致知眼尖,其中就有柳致德,至此,柳致知心总算放下。

    在肖寒对面,却有两人对峙,三人好像互相牵制,其中一人,柳致知却认识,那是柳致知刚与赖继学认识,因法器与此人发生冲突,是阴阳师安倍纪山,怎么日本人又卷入其事之中?

    光影一闪,柳致知出现在场中,场中几人一滞,没有敢动作,肖寒眼光一瞥,喜道:“柳老弟,你来了!”

    戴秉诚也看到柳致知,微微点头,在他对面还有两个人,一个手中擎刀,一个却是一个和尚。周身之外,没有一丝佛法那种宏大之气,却显得阴森诡异。

    “你就是柳致知?”那个手中握着武士刀的日本人用刀指着柳致知:“斋藤晴子和藤原仲备是不是你杀的?”

    柳致知一愣,原来是针对自己来的,不过自己没有杀过斋藤晴子,冷冷地说:“你是谁?我杀过一个偷取华夏传承的安倍晴子,还有一个老鬼子藤原仲备。”

    “我叫斋藤津。就是你说的安倍晴子的丈夫,那个支那人杨广军说的不错,是你杀的!”斋藤津脸上露出了疯狂之色。

    柳致知听他一说。心中恍然,自己忘记了,在日本女子出嫁。改为夫家之姓,在华夏古代也是如此,不过现代由于妇女地们提高,移风易俗,国人不经意忘了此事。也大体知道了怎么回事,这件事根源还在自己,自己在太行忠魂陉杀了那两个觊觎五行宗传承的两个人,对方大概见两人迟迟不归,失去联系,便来华夏追查。而两人当日聘请杨广军三人为向导,这件事并不难查,甚至对方早就知道,本来准备找杨广军三人,不料三人却又被柳致德一帮朋友请为向导。入此处探险,便跟了过来,柳致德等人是受池鱼之灾。

    “戴兄、肖兄,谢谢你们。”柳致知先向肖寒两人致谢,如果不是两人出现,肖寒身后这些人说不定已经完了。

    “不用谢。朋友之间帮忙是应该的。”戴秉诚说到,肖寒也附和道。

    “柳致知,你出来,我要与你决斗!让我们以武士的形式来决斗。”斋藤津汉语并不太流利,但也不错,红着眼叫到,就要向冲了上来。

    那个和尚拦住了他,目光盯着柳致知:“华夏近代来已衰弱,想不到还是出现一些俊杰,柳致知,你杀了人,怎么也要给一个交待?”

    “和尚,你又是什么人,别人觊觎你东西,当强盗进入你家中,被杀,那是活该。”柳致知也盯着这个和尚。

    “我是一个日本僧人,法号怀智,佛主说众生平等,施主已种因,当还果。”怀智说到。

    “好一个黑白颠倒的秃驴,如果说因,他们来华想偷东西,就已经种因,也得到报应,这才是因果报应不爽,你颠倒是非,不怕下拔舌地狱。”柳致知当然不客气。

    “大师,不要与此人斗嘴,柳致知,你敢不敢和我一决生死。”斋藤津叫到。

    柳致知冷笑一声:“你们怀着恶意而来,不要你说,今天都不要想活着离开,既然想死,如你所愿。”

    “柳致知,你杀了藤原仲备,他的名剑长曾弥虎彻是不是在你手上?”斋藤津又问到。

    柳致知点点头:“是在我手上,你不提,我还想不起来,正好以此刀斩你。”柳致知说着,手上出现了那把长曾弥虎彻,几人都未能看清柳致知是从什么地方取出,柳致知抽刀出鞘,虽在夜晚,天空之中月色朦胧,并看不清楚,但依然感到寒光逼人。能看清的不过是数人,那几个被肖寒护住的探险者,虽听到两人的对话,但却看不清。

    怀智退到一边,戴秉诚也退到一边,互相之间戒备着对方,柳致知与斋藤津现在是面对面了,虽然中间距离还比较远。

    斋藤津将手中刀缓缓抬起,并不高,仅到胸前,刀尖指柳致知,一字一音地开口道:“我手中的剑是村正的仿制品,在我手中,只有比正宗村正更强!”语气中带有强大自信。

    柳致知脸上露出慎重之色,对方抬刀之时,不急不徐,随着刀的抬起,人也晋入一种绝对冷静的状态之中,这是柳致知出道以来,遇到多名使刀之人,此人境界最高,比藤原仲备强上许多,绝对是剑道大家。

    柳致知却未举刀,而是手中刀刀尖自然指地,一种气机自然锁定对方,气机一出,斋藤津立刻有所感应,不等柳致知气势蓄满,脚下开始动了,看似小碎步,每步均极其均匀,向柳致知冲来,随着前冲,气势一路飙升。

    柳致知难得露出赞赏之色,此人已得剑道三昧,是他见过剑道之中最高者,自身气势已成,人刀一体,甚至刀中精神已出,剑道到此,如同国术入了化劲,精神一生,已能破除一般术法,有资格与修行者一较长短,不然感应不到柳致知的气势起,如果让柳致知气势蓄满,那将是雷霆一击,斋藤津不会让自己处于劣势之下。

    柳致知与他不同,只是跨出一步,刀在不知不觉间已收到腰间,随迈步转腰送胯,顿时如空中打了一个急闪,一道银芒幻成匹练,就一步,已出现在斋藤津面前。

    斋藤津也顿步扭腰,手中刀也化作银芒,急雨般交击响成一串,身影顿时模糊,柳致知一刀斩出,斋藤津也是一刀相迎,两刀相交,两人几乎同时手中刀一旋,由正击化为如滚动的皮球,想趁隙而入,却又撞在一起,柳致知翻手反撩,而斋藤津左手一推刀背,斜压而而下。

    刀又一次相遇,两把刀都有高频震动,令人牙酸声音刺耳的声音响起,双刀相交之处,火星溅起。

    柳致知顺势改为迎面推,如枪一样扎向对方腹部,斋藤津侧身进步,刀荡摆出一个自然弧度切向柳致知的臂膀。

    两人所有动作根本没有经过思考,完全深入骨髓的一种本能反应,柳致知在武术境界高于斋藤津,不过在刀法上却不如剑术上浸得久,虽然武器不过是臂膀延伸,但高手相争,一丝一毫来不得马虎,如果用剑,柳致知说不定已取胜。

    柳致知手中长曾弥虎彻长度不过二尺多,不如对方刀长,柳致知一刀未扎到对方面前,斋藤津的刀先会切在他的臂膀上,眼看就要切上,柳致知身体陡然变小,这是他收腹坐臀,松臂趟步,就这样一点变化,斋藤津一刀切空,柳致知在别人眼中,身体一小,从对方刀光之中已抢入。

    斋藤津正好相反,大步斜迈,身体一扭,陡然变瘦拔高,两人一错而过,一截衣衫下摆飘落,斋藤津反应迅速,就在柳致知缩身抢入,提身斜走,还是慢了一点,被柳致知一刀掠过衣服下摆。

    两人一错而过,又迅速一回身,在别人眼中,两人这一回身,又恢复正常,一个由小变大,一个由高变矮,刚才一连串交手,不过一个照面,在朦胧的月色下,在肖寒身后的六人看来,两人之间刀光一耀,传出连成一声的铁器撞击声,两人一小一大变化,便错身分开,不过一二个呼吸间的事。

    “你很强,但你今天死定了。”斋藤津还是一字一顿地说到。

    “可惜了,刀能练到你这个程度,世上没有几人,刀意已生,精神已成,一刀在手,诸邪不能近,已做到斩鬼伤神,却偏偏来到华夏送死。”柳致知口气之中露出惋惜。

    柳致知说完,手中刀一起,呜的一声,空气中传来炸裂声,刹那间,天地间一切退去,柳致知晋入一种古井无波的状态,除了对手,一切都从柳致知的心灵之中退去,刀立刻间被赋予灵性,一刀自然而出,似乎划破时空限制。

    斋藤津陡然毛骨悚然,一道银光出现,在他眼中,天地一切也退去,不是他主动晋入这种状态,而是柳致知的意志彻底影响到了他,刚才柳致知气势未满,对刀法也不如剑术熟悉,但一交手后,已经足够了,柳致知自身国术境界终于在刀法上绽放出来。

    不好,斋藤津一咬舌头,狂吼一声,全然不顾防守,纯粹是以命搏命,一刀直斩迎面而来的刀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