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49. 百鬼夜行断魂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众人眼中,柳致知的刀刹那间璀璨夺目,化为银虹,柳致知也随之消失,斋藤津狂吼一声,一刀狂斩而出,银虹一过,柳致知在他身后现出身来,斋藤津却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然后陡然头掉了下去,鲜血飙出,栽倒在地。

    怀智大喝一声,一只大手印陡然出现,拍向柳致知,柳致知感到灵力的波动,金刚掌,一个名词冒上心头,不对,只能称为金刚魔掌,没有一丝正大阳刚的佛法气相249.百鬼夜行断魂处,完全是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怀智一动,戴秉诚动了,脚下如缩地一样,越过数丈空间,一拳已轰到。

    柳致知一抬头,手中刀陡然炸起一声雷,是柳致知以刀发出雷霆的之多,正大阳烈之气轰然而上,炸响声中,那金刚魔掌顿时烟消。

    戴秉诚一拳,自带一种精神,戴秉诚心中除拳无他物,这一拳的纯粹,比柳致知的拳法更可怕,怀智身边一股黑气狂涌而出,顿时聚成罗刹之形,手执钢叉扎向戴秉诚。

    戴秉诚只是一拳,钢叉未到,已然轰在罗刹身上,顿时罗刹轰然而散。怀智借此已退出十几米,手中结印,身影开始模糊,就在此时,一道银光一闪而过,柳致知一刀已扎入他的腹中”怀智身影立刻清晰,眼中露出不敢相信之色:“你居然偷袭!”

    “是你先偷袭我,我不过以直报怨而已。”柳致知抽刀后退,淡淡说了一句,怀智被柳致知一刀扎入腹中,刀中罡气已让内脏全部破碎,刀一抽,怀智一头倒在地上。

    戴囊诚在一旁听到怀智最后的惊讶,有些感叹:“249.百鬼夜行断魂处华夏历来以德服众,想不到在外人眼中,居然是这样。、”

    在场的人都心有戚戚,只有安倍纪山除外,他见怀智损命,剩下他一人,知道大势已去”不等众人围上,便已发动。

    山林之中,薄雾生起,光影变幻,有不知火蔓延而开:有双翼闪着幽光的飞鸟影现:有风雨之中的火车轰鸣而来:有樱huā之瓣漫天而来”

    和服女子姗姗而现:有巨大阴影怪物出现,天狗咆哮,巨大的蛤蟆长长舌头卷出各种怪音也纷纷响起,风雨声、嘎吱声、轻吟声、悲哭声、犬吠声、咀嚼声、儿啼声……

    所有景象,构成一幅真真实实的百鬼夜行的画面,周边的山林已消失,陷身于百鬼夜行之中,柳致知立刻将目光投入肖寒那边,肖寒身后可是一群普通人,陷在此中”十分危险。

    肖寒身外一层金光,将他与身后众人护住,这是金光护体术,柳致知一见放下心来,与肖寒对峙的另一个人,是一个消瘦的中老年人,一身灰衣,非常普通,此时身上一层淡淡黑烟笼罩整个身体,向前却出现一个骷髅白骨头”磷火环绕,骷髅头正嘻着一张大嘴,正在吞食周围的雾气。

    戴集诚却是很简单,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柳致知却知道他周身罡气迸发,任何东西都近不了他身。

    柳致知也与戴秉诚一样,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防护,上方却飘起一只小幡,正是乌眚幡”油亮黑丝如无数细长的发丝,向周围延伸而出。

    不同的鬼物现形,分别蜂拥扑向几人,各人各施手段”肖寒好像幻出数条手臂,而且每条手臂伸缩自如”如通臂猿猴一样,那些怪物一到金光之外,就有一只手伸出,随手一捉,鬼怪立刻僵住,被肖寒顺手拖入金光之中惨嚎声一起,黑烟冒起,肖寒不等全部化尽,顺手塞入身边一个画满符咒的瓷罐之中,转眼间捉了数个,倒让他身后那六个人看得目瞪口呆。

    戴秉诚最是简单,立在那里,鬼怪一到,只是一拳,当时就打散:而柳致知上方的乌眚幡不仅是将扑来鬼怪乌丝一卷,拉入幡中,更是如触手一样,向外狂长,碰到就拉。

    安倍纪山见此一幕,连哭的心情都有了,他本想以百鬼夜行缠断众人,以便自己从容脱身,其中鬼怪,都是他多年祭炼的式神,是他的心血。现在对方四人之中,却有三人将之作为补品一样,大肆捕捉,

    怎么遇到这一帮怪物,心疼归心疼,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一念及此,手中印起,自身与式神之中的夜行游女,也就是姑获鬼,两者合为一体,化为夜行游女,磷火一闪,双翼一展,已然飞起。

    “想走,走得了吗?”柳致知感应到对方想走,乌眚幡乌丝暴长,如无数触手一样狂卷过去,安倍纪山刚刚飞起,无数乌丝已然伸到,如同游泳中猛然被大片水草缠断。

    安倍纪山一声嘶吼,不类人的声音,他现在化身夜行游女,本来就非人身,一声嘶叫,无数磷火如大潮一样向外涌出,空中亮起一波蓝幽幽的碎光,如同大群萤火虫聚会,将乌眚丝迫开。

    柳致知当然不会放过他,手指一弹,套在指上的阴巫环飞出,直追过去,从环中射出数道乌青光华,前数道被磷火湮灭,并不是没有作用,湮灭同时,也将磷火湮灭出一条通道,最后一道乌青光华虽已被削弱,但却成功破开磷尖层,没入安倍纪山和身体。

    一团绿焰陡然从夜行游女身上出现,由内而外烧起,安倍纪三又是一声惨叫,夜行游女影子猛然一涨,带着绿火如气球一样涨出,解了安倍纪山阴火焚身之厄。

    夜行游女却一声惨嚎,虚影散开,磷火顿消,安倍纪山牺牲夜行游女这个式神,躲过一劫,却忘记了自己身体已在空中,他借式神附体,有飞空之能,但式神一去,立刻失去这个能力,立刻从空中一头跌下。

    安倍纪山不比初学者,可谓经验丰富,在下落过程中,手中结印,准备招唤另一式神附体,柳致知心念一动,乌眚丝向下追去。

    乌眚丝还未到,有一个人却看出便宜,就是之前和肖寒对峙那人,柳致知一直不清楚此人是敌是友,此人不仅与肖寒对峙,同时又与安倍对峙。

    一只骷髅叉突然出现在下方,嘻的一声,打开大口,一口咬向安倍纪山,安倍一见,魂飞魄散,也顾不上结印,手一挡,正好咬在手腕之上,安倍一声惨叫,身体迅速瘪了下去,转眼间就成了皮包骨头。

    柳致知一见,也是一怔,在不清楚敌友的情况下,也不愿生是非,乌眚丝立刻止住,安倍一死,枯瘦的干尸落下,那个骷髅头一闪已回到那人身边,却没有收起,而是停在面前,显然,他也是对柳致知几人心存疑虑。

    安倍一死,百鬼夜行立刻消散,朦胧月光又洒下,山林之中恢复了平静。

    “前辈,多谢相助,请问如何称呼?”柳致知一拱手依古礼说到。

    “老夫叶程,你们与这群娃子是什么关系?”叶程也一抱拳。

    肖寒眼中露出一丝讶色,众人都没有留意到,柳致知以前也未听说过此人,见叶程如此问,便答到:“这群人中有一人是我弟弟,天黑后九点钟左右打电话向家中求救,我才托两位朋友过来看看。”

    “这群娃子胆不小,居然敢闯入那个地方,真是无知者无畏,我见其中阴煞之气甚重,设立了一阵想炼一件东西,还未炼,他们闯入,本来准备将他们吓走,谁知他们之中有一人身上居然有辟邪法物,让我阵势中阴煞之气外泄,偏偏又有几个日本人闯入,误撞间使我阵势崩溃,引发山崩。既然有你弟弟,那法物是不是你所炼?”叶程问到。

    柳致知一听就明白了,应该是自己给家人的玉佩,虽算不上法器,但防范一般阴灵却是足够,柳致德身上应该有一枚。

    柳致知回过头,看了一眼柳致德,柳致德听到两人对话,悄悄伸手握住那玉佩,玉佩之中已出现一条深深裂痕,柳致知一见柳致德身边玉、

    佩那种肉眼看不见辉光已然不见,知道玉佩已毁了。

    “不错,是我所炼。”柳致知没有否认。

    “既然这样,我辛苦一场空,可以算是毁在你手,你好好想想如何对我交代,今天没有心思与你们纠缠,以后我再找你。”叶程淡淡地说了一句,转身纵起,一股阴风抬着他,转眼远去,柳致知看出那是一种旁门之术小鬼抬轿,数个阴魂抬着他,他在别人眼中脚不沾地,如同飘浮一样,不一会就消失在众人眼中。

    真是一个怪人,柳致知没有想到叶程说走就走,他回过头,又一次谢过肖寒和戴秉诚,肖寒说:“柳兄弟,大家都是兄弟,不要客气了!”

    柳致知这才细细打量那六人,六人之中,五人应该是学生,还有一人是李锋,他没有看到余旭光,看来他也出了意外。

    一问之下,果然如此,他们一行一共十人,在坠龙谷时,本来十人并没有事,后来出现鬼魂,然后是山崩,一人被恶鬼扑中,接着又被山石所埋,柳致德还有其他人打电话,但接下来,出现几个人,相互争斗,众人身边出现鬼怪,众人慌乱中将东西乱砸,手机便当砖头砸了出去。杨广军受伤,跑到另一侧,其他人则向这边而来,路上余旭光和另一名学生又被鬼怪所杀。

    好在叶程出现,众人退走,在黑暗中躲躲藏藏,再后来危急时刻,肖寒和戴秉诚赶到,双方僵持住。

    柳致知大体明白了经过,取出手机,向家中报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