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50. 旧事已消假为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不得不感谢电信部门,在这无人山中,信号居然也覆盖到,果然,只要有钱赚,在不可能的事也能变成可能。

    柳家人还没有睡觉,电话一响,柳传义一把接过:“喂,我是柳传义,是致知吗?”

    “爸,我找到致德了,他没事,一行人遇到地质灾难,有四人死亡,六人生还,我朋友也在,明天我带致德回去。”柳致知说完,将手机交给柳致德,让他与父母通一下电话。

    柳传义和蓝悯竹在电话中听到柳致德的声音,这才放下心”丁咛柳致德要听柳致知的话。通话结束,柳家三人才感到困意,终于可以去睡觉了。

    柳致知掐了电话,回过头来,看到这六人,这六人半夜折腾,惊魂,

    未定,现在放松下来,一时全都瘫了下来,指望他们连夜走出秦岭,根本不可能,而且六人又饿又累,又是受了惊吓。

    “肖兄、戴兄,你们先回去,我来安排这些人,明天将他们带出秦岭。”柳致知说到。

    “柳兄弟,你一个人照顾不了,我们还是留下,我给师妹打一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明天赶回去,正好也向本地森林管理部门和旅游部门求救,说我们这里有几个驴友遇险,请他们帮忙。”肖寒说到。

    “也好,肖兄,我去找些食物和柴禾,安排一下这几个人。”柳致知说到。

    “柳兄弟,我去弄柴禾。”*秉诚说到。

    三人分头行动,不一会,柳致知回来,带许多野果还有两只野鸡一只獾样动物,戴秉诚也回来,升起火,也用柔软树枝铺好几张床样,先让众人吃些野果,六人东西已全部丢了,柳致知也不想返回谷中去取,火堆上已将猎物烤了起来。

    肖寒也打通了求救电话,柳致知让众人将鞋子脱下,在火边烤干,脚也烤干,脚舒服,人睡觉自然安稳,猎物烤好之后,让众人吃些填一下肚子,到此时,众人才神魂初定。

    柳致知安顿好众人,让众人先睡一会,夏〖日〗本有蚊虫,不过柳致知身上有信美香,取出一丸,捏碎撤在周围,气味散出,蚊虫不敢靠近。

    李锋见柳致知让自己的六人睡下,想起今日遭遇,自己两个兄弟杨广军和余旭光都死在〖日〗本人手中,都怪自己没有本事,往柳致知三人面前一跪:“三位高人,我两个兄弟都死在〖日〗本人手中,我要学武功法术,为他们报仇!”

    三人没有想到这一幕,李锋往下一跪,这一出,立刻引来几人跟他学样,柳致知有些不高兴,同样,肖寒和戴秉诚也不太高兴,李锋此举虽是报仇心切,也有一种挟机胁迫的意味在其中,修行人收徒往往是讲究机缘,对方心中满是仇恨,这种心态之下,很容易出偏,而且,真正收徒,都会经过考验,有时候,修行人指点一个人容易,但收为弟子却是很难,就是柳致知,如果想拜入一个门派,别人都不一定收。

    三人无奈相互望了一眼,点点头,柳致知淡淡地说:“你们想拜师,先抬起头。”

    地上众人一抬头,柳致知坐姿微微调整了一下,全身上下,满是暗示,意志出,刹那间,众人眼中一遍迷茫,柳致知的话音已变,好一会之后,众人站了起来,他们印象中今晚之事完全变了,众人只记得自己出来探险,遇到地质灾难,同时又遇到猛兽,仓惶而逃,幸亏遇到同样入山旅游的柳致知三人,三人救了大家,同时向国家有关部门求救。

    众人清醒了过来,柳致知淡淡地说到:“你们先去睡一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会好了。”众人感到心神俱累,便倒头而睡。

    柳致知三人并没有睡,而是坐在火堆旁聊天,说说近来自己的一些经历。柳致知向戴秉诚祝贺,恭喜他收了一个好徒弟。

    戴秉诚手中拿着斋藤津的仿制村正刀,说:“也算不得弟子,是本家子弟,见这个小子灵性足,有些天份,人也比较刻苦,加上他父母求上门,便教他一教,武术这东西,在低层次方法得当,很容易,但到高层次,那就看他自己。柳兄弟,有时间指点指点。”

    “没问题,不过我的国术可没有戴兄来得纯粹,一定程度上是取巧。”柳致知说到。

    “不错,修行人习武,一般很容易突破明劲,甚至是暗劲,但要达到柳老弟这个程度,恐怕取巧也不容易了。”肖寒在一旁说到:“就像我,也练一些拳术,就远远比不上二位。”“说得不错,这把刀的主人,那个斋藤津却是厉害,想不到〖日〗本人中有将剑道练到这个层次的,再进一步,可以入道了。,…戴秉诚扬起手中的刀说。

    “不要轻视任何人,对方年纪不到四十,不知是自行领悟到这个层次,还是〖日〗本有人超过了这个境界,毕竟〖日〗本许多文化都是华夏传过去,结合本土特点发展出来,在其历史传说中,也有许多武士能与神战斗,甚至能斩神,那一类神,可以认为是修行者或异能者,剑道能斩神,就不低于今天斋藤津所表现出的实力。”柳致知语气之中有一种慎重,他对〖日〗本的修行方法或剑道并不太了解,但不会轻视,能传承下来,就足以说明一切。

    “柳兄弟,那斋藤津说你杀了他老婆,是怎么回事?”肖寒问到。

    柳致知将自己在太行中忠魂陲的经历说了一遍,两人感慨不已:“兄弟,你要小心了,这事恐怕还有麻烦。”

    “无妨,目前他们只会暗中来,也许找机会,我得去一趟〖日〗本。”柳致知说到。

    “柳兄弟,你现在身手,如果去〖日〗本,危险太大,还是三思后行,〖日〗本不同国内,国内修行门派和家娄并没有过深介入政治,〖日〗本不同,就说安倍家,那就是一个政坛大佬。”肖寒说到。

    “你说这次〖日〗本人卷入之中,国家特殊部门知道不知道?”戴秉诚想起了一个问题。

    “〖日〗本人入境,而且不是普通人,他们不会不留意到,政府对这些控制得比较严,永远不要轻视组织的力量。”肖寒深有同感,他是一个大贼,运人方面异常谨慎。

    他刚说完,柳致知已扭头向黑暗中望去,接着肖寒、戴秉诚也感觉到有人来了口气息很熟悉,柳致知判断出来人的身份,不由苦笑:“肖兄说得对,永远不要轻视组织的力量,他们来了。”

    来的是两人,可以说是柳致知的熟人,一人是余忠,一个是唐小

    山,柳致知三人起身,与两人打过招呼。

    “两位深夜入山,不知发生什么事?”柳致知问到。

    “还有什么事,有几个〖日〗本人入山,不知去向,半夜时分有人向旅游和公安部门求救,说发生地质灾难,出现伤亡,山中又没有地震,也未下大雨,哪会有多少地质灾难,我们怕与〖日〗本人有关,便依照求救者报的方位入山一瞧,原来是三位,不用说,不是地质灾难。”余忠直接说到。

    “本来此事与我们无关,不过我弟弟在此遇险,不得不过来瞧一瞧。”柳致知说到。

    “我知道你们的本事,不说暗话,那几个〖日〗本人是不是让你们”

    余忠低声地说,并没有说完,用手做了一个切的动作,目光却落在戴秉诚手中那把村正仿制品上。

    柳致知将他的动作看在眼中,知道他看出端倪,便点点头,没有说话。

    “痛快!那几个睡着的人知道不知道此事,要不要我调些人来,将他们记忆清洗一下。”余忠目光落到那六个熟睡的人身上,他们身心俱疲,此时睡得很死。

    “不再了,他们只知道发生了地质灾难。”柳致知也是一笑说到。

    余忠立刻明白了,也不客气,往下一坐,见火堆旁边架子上还有烤肉,六人并没有吃多少,他们太累了,柳致知将肉依然靠近火,虽没有直接烤,让肉保持温度,夏日肉不这样,一夜之后,很容易**。

    余忠不客气,撕下一块,抛给唐小山:“小山,放松些,大家都是朋友,先吃些肉,赶了这么远,也饿了,可惜没有酒。”

    “要喝酒,明天我请大家。”肖寒说到。

    柳致知和戴秉诚露出笑意,余忠可以算是特殊部门的异类,柳致知一直对他的印象很好。

    “酒就算了,三位,尸体处理干净了?”余忠问到。

    “除了遇难四人尸体在原位,没有其他尸体。”柳致知自顾自地说到。

    “小山,与上面联系一下,这里的确发生地质灾难,让他们借旅游部门名义,明早派几架直升机来,将幸存者接出去,另外,派几人来勘察一下灾难现场,将遇难者遗体接出去,让家属认领,再联系一下记者,让以后驴友入山注意点。其他事交给当地政府部门处理。”余忠直接说到。

    唐小山开始和上级联系,安排善后之事,柳致知三人对望了一眼,也坐了下来,吃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