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52. 龙别三日当刮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浩强带着三人,下了楼,到了一间大的练功房,里面布置有点像舞蹈房,前后两面墙是整幅的玻璃镜,水曲柳木质地板,左右两侧墙边是两排木人桩,有十几名学员正在练习。

    一名身着练功服的二十来岁女子正在纠正着学员的动作,四人一进来,柳致知打量着这名女子,他现在的眼光是如何毒辣,一眼就看出此女的底细,此女已不下于暗劲,浑身隐隐有一种锐气,是剑意,此女剑术已不能算世俗间剑术,应该算是一名剑修,她的剑术比她的拳术高明得多。

    柳致知打量着此女,此女猛然抬头,目光如冷电一样,也望向柳致知,她感觉到柳致知的不凡,柳致知并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微笑向她点点头。

    “小旋,我给你带一个学员,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柳致知柳先生,这是他的妹妹柳致颜,以后就是你的学员,这位是柳致德,柳先生,这位是娄们这里新来的教练旋淡如。”王浩强给双方介绍。

    “旋老师,你好,我妹妹以后还得你多关心,致颜,将你的礼物送给老师。”柳致知说到。

    “旋老师,你好!”柳致颜送上礼物。

    “这……”旋淡如有些迟疑。

    “小旋,你就收下,柳先生不是外人,也是一个国术高手。”王浩强说到,看来,武魂俱乐部有些规定,教练不能随便收礼。

    “谢谢,你哥哥很厉害,你怎么不向他学?”旋淡如不解地问到。

    “我哥他不愿教。”柳致颜赌气地说。

    “旋老师,我是她的哥哥,不太好教,严了她报怨,松了她又学不到什么东西。”柳致知解释到。

    旋淡如点头,柳致颜却说了另一件事:“旋老师,你的姓很稀少,好像百家姓上没有。”柳致知没有想到妹妹思维如此跳跃,不由抱歉地说:“我妹妹平时午直口快,旋老师,不要在意。”

    “没事,百家姓上是没有我的姓,不少人很感兴趣。”旋淡如不在意地说到。

    柳致知回头对柳致颜说:“妹妹,旋老师是名门之后,好好学习。”“哥,你知道旋老师的事?”

    “旋老师应该是明代方孝儒的后人,当年明永乐帝攻下南京,建文帝失踪,方孝儒不降,被灭十族,有一支后人逃脱,改方姓为旋,才有了这一姓。

    ”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柳先生知识面很广,旋家人不少人都忘了这一件事。”旋淡如这一说,承认了柳致知说得不错。

    “没什么,不过是有一次偶尔在一本书上看到。”柳致知不以为意。

    “柳先生太鼻虚了,你是第一个说出旋姓来历的人,初次见面,以后多请指点。”说着旋淡如伸出了手,柳致知明白她想探探自己的底,也伸出了手。

    “以后我妹妹请多关照。”两个人手握在了一起,别的人没有看出来,但王浩强却已看出两人暗中较劲。

    两人手一握,柳致知脸上带着淡淡地微笑,没有任何异常,而旋淡如右臂衣袖陡然如灌满了风一样鼓了起来。一瞬间又瘪了下去,同时,脚下传来轻轻的咔嚓一声,脚下的水曲柳木地板出现一条断裂纹。

    两人手一握即松,那些学员并未看出异常,而旋淡如却是心惊不已,两人手一握,柳致知的手非软非硬,自己一用力,居然没有一丝着力点,接着一股劲反冲过来,自己用剑术中击抖劲,却未能完全化解,只得以脊柱为大龙,如弓一样微微张缩,借微转将力卸到脚下,才踩坏了一条木地板。

    接下来,旋淡如征求了柳致颜的意见,星期六和星期天下午过来学习,平时就晚上过来练习一个小时。

    安排好了柳致颜,又带柳致德去拜见他的老师,这位教练柳致知见过数次面,对方也知柳致知的底细,倒没有暗中试手,很快也安排好了。

    王浩强将柳致知送出了门,问柳致知这两个教练是否满意,柳致知点头表示满意,又加了一会:“王师傅,你从什么地方请来这个旋淡如,应该是你们这里最强的一个。”

    “她来申城读研究生,顺便在我这里打工,我的一位武林同行介绍来的。”

    “她的剑术已超过一般世传剑法范围,比她拳术强上不少。”柳致知回到自己别墅,却收到龙女龙谓伊的传讯,自上次柳致知三人护持她入海,龙谓伊一片龙鳞依然在柳致知手中,龙谓伊也未收回,这是她入海后第一次联系柳致知,让柳致知夜里去一趟海边,有东西交给他。

    柳致知有些好奇,是什么东西。便依约在夜里来到相约地点,相约之处很荒凉,离岸一里左右,有一块岛礁冒出水面,柳致知踏浪而行,直接上了岛礁,虽是在夜里,柳致知迹是很小心,上了岛礁,顺便掀权了雾围,在二三百米内,

    形成一个结界,掩盖这。小片海域。

    不到半个小时,水波微微一兴,柳致知知道龙谓伊来了,果然,水huā一翻,一身白衣的龙谓伊从海水中冒出。

    此时龙谓伊给柳致知的感觉已是深不可测,如大海一般的渊深,举手投足间似乎有翻江倒海的威能。

    “恭喜道友,几月不见,功行精进如斯!”柳致知长揖为贺。

    “还是托道友几人当日照拂,龙归于海,才真正明白大道可畏。”龙谓伊上了岛礁,说到。

    “何解”

    “我经长江入海,渐明长江权柄,长江有形,是阴阳一面,还有无形的一面,物质间相互作用,众水成一体,到一定程度,自然有一种精神,华夏古说灵气,不过是其精神主导下的能量信息的体现,与你们人类不同,此种精神与我已一体,我一念间,甚至能掀起千寻巨浪,这已不是我自身能量高低,更不是灵气多寡,实是一种法则体现。”

    柳致知思索一下龙谓伊的话,然后说到:“想不到道友到了这种程度,令我眼界大开,道友可得道?”

    “没有,仅是道分化出来法则,一种道所演化的规则的体现,也不要小看这种法则,许多传说中的神,也不过能把握其中一种法则,代天行宪。我如愿意,刹那间,长江澄清。、,龙谓伊这些话,等于是一个先行者告诉柳致知的在前面的路上有什么风景。

    “道友所说,实是指点,道友所说,让长江刹那澄清,天道平衡,不会没有代价吧?”柳致知问到,如果没有限制,地球上历史早不是这样,达到龙谓伊这个程度,柳致知可以肯定,虽然稀少,但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恐怕也不是一二位。

    “道友果然明白,没有一种力量不受限制,这是一个平衡的世界,大道生阴阳,两者相互平衡,我如果一念间使长江澄清,那些污染物所带的能量信息恐怕一瞬间都会聚于我身,就算我目前的境界,等待我的下场也只能是身殒。实际上,我虽掌握长江权柄,只能在小范围内进行调节,而不是改变,你们人类《西游记》中泾河龙王私改下雨点数,结果魏征梦中斩龙,虽是神话传说,却也说出宇宙中这种自然机制的可畏之处,就如一粒砂土如果落个正在运行钢铁机器的齿轮间,只能粉身碎骨。”

    “听道友这番话,才明白大道至公,也知道常人所说无知者无畏,我也有这种感觉,修行越是深入,越是对天地存在一种敬畏,常人力弱,后果也许几十年或几代人才看出,修行者不同,力量超过一定程度,这种机制也来得快,天地不仁,一视同仁。”柳致知不由心中对天地敬畏又增了一分。

    “对大道不得不保持一颗敬畏之心,以正己行,却又要有一颗精猛之心,以自强不息。”龙谓伊也深有感慨。

    “修猝路上,能得道友为友,致知幸事。”柳致知真诚地说到。

    “道友谦虚了,我今日来此,是自己有所得,憋在心中不舒服,也是刚接触这个层次,以后可能就没有这种感想了,另外,我无意中得到一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用,对人类却是稀罕物,正好送给道友,也算对上次之事的感谢,替我谢谢宋道友和赖道友。”龙谓伊说完,从袖中取出数块东西,却是白色蜡状固体,如砖块一样,足有二三十块。

    柳致知并没有留意放在礁石上的这些东西,而是盯着龙谓伊的袖口,不确定地问了一声:“袖里乾坤?”

    “可以算是吧,这是我近来所得神通,由精神引起空间振荡,形成一个私有空间,空间要形成,内分阴阳,才能稳定,道友感兴趣,那请放松,我以心音妙语传给你。”龙谓伊见柳致知感兴趣,这种神通除了储物,并没有多少用处。

    柳致知依言放松,心灵之中传来一种玄妙,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空间对一般人来说,显然易见,却又是极其深奥,事实上,你想一下,如果没有任何东西,连能量信息都不存在,那空间存在吗?正如夏虫不可语冰,人类根本没有体验过空间不存在,未出现过宇宙之外,很难明白,但人类却与夏虫不同,可能通过思辨朦胧感受那一种特殊状态。

    柳致知自破除净明派大阵后,就激发出空间异能,这种信息一传入,那是一种全方位感受,立刻明白过来,又向龙谓伊一揖,表示谢意。

    接着目光又落到那白色蜡状砖块上,这是什么?猛然想起一物,抬头问到:“这是龙涎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