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53. 奇香作酬旧日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龙涎香,对你们人类来说,这是一种极品香料,对我来说,却没有什么用。”龙谓伊不以为意,在海洋上,这玩意儿有不少。

    龙涎香是抹香鲸吞食大型软体动物后,特别是大乌贼和章鱼这些口中有坚韧的角质颚和舌齿,很不容易消化,颚和舌齿在胃肠内积聚,刺激了肠道,肠道就分泌出一种特殊的蜡状物,将食物的残核包起来,慢慢地就形成了龙涎香。有的抹香鲸会将凝结物呕吐出来,有的会从肠道排出体外,仅有少部分抹香鲸将龙涎香留在体内。

    排入海中的龙涎香起初为浅黑色,在海水的作用下,渐渐地变为灰色、浅灰色,最后成为白色。白色的龙涎香品质最好,它要经过百年以上海水的浸泡,将杂质全漂出来,才能成为龙涎香中的上品。身价最高的是白色的龙涎香;价值最低的是褐色的,它在海水中只浸泡了十来年。

    而龙谓伊取出龙涎香全部如白色蜡玉,标准是极品,柳致知拿起一块,感应了一下,脸色一动:“这些龙涎香恐怕不是普通龙涎香,被抹香鲸吞食的乌贼和章鱼,已有灵性。”

    “应该是这样,我感觉其中有灵性,比一般龙涎香好,不然,送给道友不是有**份,我专门用心念洗炼了一下,制成砖块状。”龙谓伊说到。

    “这太贵重了。”柳致知说到。

    “对于你们人类也许是吧,但对我来说,没有用,如果你对金银之类感兴趣,洋底有的是沉船。”龙谓伊说到。

    “不管如何,还是好好谢谢龙道友,如果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说一声。”柳致知说完,将这二三十块龙涎香收入储物袋中,每块不下一公斤,这还是龙涎香比水轻的情况下,可见一块的大小。

    两人又谈了一会,东方隐隐发白,龙谓伊说:“道友,就此别过,天亮之后,易引起人注意。”说完退到海上,转眼没入海中。

    柳致知也回到自己别墅之中,柳致知数了一下,一共二十八块,称了一称,每块有1.2公斤左右,柳致知上网查了一下龙涎香的价值,每公斤的收购价在1~4.5万法郎之间,香料公司加工后的售价为每公斤6~10万法郎。

    柳致知这批龙涎香价值绝对是在10万法郎一公斤之上,经过龙谓伊心念洗炼,加上本身的灵性,比市场上极品还要强上不少,柳致知拿起一块,用心念洗炼了一下,非常纯净,人间香料根本达不到这个程度,神识收回,柳致知自己都没有留意到,一股淡淡地幽香随神识收回,萦绕全身。

    柳致知将龙涎香分为三份,自己取了一份,共十块,其余两份各九块,打了一个电话,约宋琦和赖继学,赖继学已回到申城,约两人在宋琦的茶楼相见,并没有说什么原因。

    又取出一个盒子,这是他在太行山以大木树心所炼,正好能放两块龙涎香,柳致知封好盒子,又施了一个小法术,将盒子封锁,普通人根本没办法打开,强自打开不仅其中东西会损毁,而且,自身也会中咒,这一份他准备寄给肖寒,送给南慕烟,上次在秦岭,多亏肖寒帮忙,救了柳致德,至于戴秉诚,年龄虽三十小几,还未结婚,这家伙一心扑在国术上,这香料送给他却没有什么用,以后再说。

    出了门,柳致知先到邮政部门将木盒寄出,又发一条短信给肖寒,说寄一样东西给他,是给嫂子的,盒子施了法。

    柳致知带着另外两份龙涎香,直接到了宋琦那边,一进门,宋琦和赖继学已在那里等待,却不是他们两人,还有苏婉青和严冰。

    宋琦见柳致知来到,笑着说:“柳老弟,你打电话约我们,本来我们准备约你,谁知你先打电话了。你用了香水,怎么身上有一股香味?”听宋琦一说,其他三人一嗅,柳致知身上是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没有啊,我一个大男人,没用过什么化妆品,噢,我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等一会告诉你们原因,你们想约我有什么事?”柳致知好奇地问到。

    四人一听,不再追问柳致知身上香气的事,虽然心中更好奇了。

    “是赖老弟和严冰小姐的事,前一阶段,两人回到赖家老宅,将两人的事敲定下来,明年春天,两人就成婚。”宋琦说到。

    “恭喜两位,终于成了正果。”柳致知给两人贺喜。

    “柳老弟,你约我们,是不是也告诉我们你和阿梨的婚期?”宋琦问到。

    “我和阿梨的事你们都清楚,到时少不了你们,不过我今天来是给你们送礼的。”柳致知笑到。

    “给我们送礼,什么事?”几人不解望着柳致知。

    柳致知也没有说破,取出那两份各九块龙涎香,推到两人面前,四人很好奇,各拿起一块,比一般砖头大多了,却不重。

    “这是什么?是蜡,难得是蜂蜡,也不像。”赖继学拿在手上反复地看,宋琦一时也没有想到是什么,倒是苏婉青放在鼻子边嗅了嗅,陡然醒悟过来:“是香料,你身上的香味就是这种,这是什么香料,很好闻。”

    她这一说,宋琦和赖继学不约而同放在鼻前一闻,两人同时开口:“龙涎香?!”

    柳致知点头:“正是龙涎香,算是极品了。”

    “你从那里搞来这么多龙涎香?要知道,现在全球一年所在市场上贸易的龙涎香不过一百公斤,这十八块龙涎香每块一公斤以上,这就有二十多公斤,是全球一年贸易量的五分之一了。”赖继学惊讶地问到。

    “还不止,我取了十块,是昨晚龙道友龙谓伊送来的,感谢我们的。”柳致知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四人才恍然大悟。

    “认识一位神龙就是好,海洋之中好东西无数,以后是不是找龙道友合伙做生意。”赖继学感慨说。

    “你想得美,龙道友不过是为了感恩,她对世俗财物看不上眼。”柳致知笑到,接着又说:“不过,龙道友这批龙涎香已经过洗炼,而且,此香不比市面上龙涎香,灵性很足,就是修行人使用,也是能起到宁神静心之效,我来之前,用神识洗炼了一块,结果身上不经意间就带上香味。”

    “是好东西。”宋琦感应了一下,说到。

    苏婉青和严冰却不理睬三人感慨,一人取了一块,在一边低声商量是做成熏香,还是配制香水,严冰甚至提出,她以前出任务,曾救过一位香港的香水大师,那可是巴黎香水在香港的分公司的坐镇人物。

    “这些日子你们两个好像都比较忙,赖老弟是带媳妇回家,柳老弟这阶段忙些什么事?”宋琦问到。

    “这阶段事多,可以说是俗事缠身,不得清静。”柳致知将自己这阶段所经历的事主了一遍,连苏婉青和严冰都停止讨论如何处理龙涎香,竖起耳朵听柳致知说。

    “柳老弟,你是说那个安倍纪山被你宰了,我一直想到日本去找这家伙算账,却被你宰了。”赖继学有些遗憾地说。

    “不是我宰的,应该来说,他死在叶程手上,你们知道叶程是什么人?”柳致知问到。

    “叶程?我好像听说过,对了,他应该算是随山派,随山派在历史上曾旺盛一时,后来几乎不闻,叶程幸运得到随山传承,却不完整,偏于旁门。”宋琦一下子想了起来。

    柳致知听宋琦这么一说,点点头,他并不过份在意,叶程与他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虽说以后会来找他,在秦岭时,他看出对方修为,论境界,还不一定如他,术法,各门派总有一些自己的绝技,柳致知学的却是比较杂,但逐渐化为自己东西,慢慢形成自己体系,不过要成形,最起码等自己金丹成就之后,这也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动过心思收弟子的原因,自己所学,都不成体系,还在探索之中,如何能培养别人。

    柳致知回来之后,写了一幅字,这是他答应妹妹柳致颜的,然后送去裱。

    柳致知之后又去了一趟苗疆,将手中八块龙涎香送给了阿梨,在苗疆呆了几日,接到了肖寒的电话,东西已收到,在电话中肖寒谢过了柳致知,说南慕烟十分喜欢。

    柳致知接过电话之后,心中一动,明年春际赖继学结婚,自己答应过他,送他一尊玉器,还是早作准备,玉料在国人心中,一是新疆的和田玉,一是缅甸的翡翠,此处地处西南,不如去腾冲一趟,选一块玉料,做一件作品,不要到时措手不及。

    便与阿梨说了一声,起身赶往腾冲。

    柳致知到此,不是为了赌石,他是以一个玉雕师的眼光来选料,更重要的是,柳致知所选的料子必须有一定的灵性,而不是以外表来看,当然,好玉之中也有灵性很足,但灵性并不代表世人眼中好玉。

    柳致知又一次出现在玉石料市场,这些年玉料价格飞涨,有许多人屯货,柳致知并没看全赌的料,他看是已经擦出来的料子,或者是半赌的料,不仅是色,还注意形,好根据玉料构思,充分利用玉料天生的特征。

    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合意的料子,柳致知有些失望,前方却是乱轰轰的,许多人围在那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