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56. 一以贯之道基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多谢毕摩的邀请,不过,我来此是答应那位朋友暗中保护一个人,他们很快就会到了,我一时脱不开身,等此事了,当去拜访。”柳致知说到。

    阿杜俄里也没有强求,便告诉了柳致知的地址,也问了柳致知的姓名,便告辞而去。柳致知看着阿杜俄里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此事结束后,当去拜访一番,彝族巫师的术法倒有可以借鉴的地方,借祖先之灵,又布下阵势,在自己比旱魃弱了不少情况下,能支持那么长的时间,任何一种流传下来的术法中,总有其存在的理由,不然,早就被淘汰。

    见阿杜俄里消失在视线中,柳致知却向相反的方向去,他去的一个地方是帽延山旁边的一座山峰,比帽延山高了不少,正好俯视此山,而且将帽延山入山的路口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严冰他们来,逃不过柳致知的眼睛,他一路向山上走去,不到半山腰,却感到一丝湿意,柳致知有些讶然,那边山上有旱魃,此处居然能感觉到湿意,倒是奇怪,是此山独特,还是旱魃功行不到,影响力下降,便凭着感应,向那一丝湿意处寻去,走不多远,湿意加重,走到近前,绿树丛中,却有一个烂泥塘,水已成泥浆,塘边有一条细细的溪流,从数步外的一个山洞中流出。

    柳致知听到一声咆哮,一只野猪从烂泥塘中冲出,浑身是泥浆,獠牙外露,直向柳致知冲了过来,不过是一头普通的野猪,柳致知是无意间闯入它的领地。野猪可不管你是谁,这片泥水塘是它的领地,居然有一个二脚生物闯了进来,当然毫不客气。

    柳致知正在奇怪此处居然有小水塘,真是一个奇迹,却见一只野猪冲了过来,不由一笑,身体微微向下一蹲,大拇指正按在野猪的脑门上。

    野猪前冲之势一下子停住,柳致知收回了手指,野猪倒在地上,这一指,一股阴劲已将野猪的大脑破坏掉。

    柳致知越过了池塘,不到小溪边,手伸入水中,感觉到水传来一阵清凉,水很清澈,流速也很缓。小池塘有一个出水口,可惜水位根本不到那个地方,在烈日下,大多数蒸发掉了。

    柳致知手轻轻在水中拂动,抬头看向那水流出的洞口,洞口不高,一个人能进入其中,柳致知眼中却露出几分慎重。

    他缓缓站起身,向洞口走去,并没有使用任何术法,与普通人一样,进入洞中,一股阴凉之气扑面而来,洞并不深,不过二三十米,洞壁之上,有水缓慢地渗出,有一些地衣一类东西,居然富含灵气,可以算上一种不错灵药,不过,柳致知注意力并不在地衣之中,而是投向洞壁最深处,在那里,有一条黑亮的大蟒,有碗口粗细,盘成一团,蛇头之上,隐约有些突起,目光看向柳致知,居然人性化露出一丝恐惧之色,身体紧紧盘着,好像有一丝发抖。

    这是一条已开了灵智的蟒蛇,从头上情况来看,将来甚至能成蛟,柳致知击杀野猪时,感觉自己被窥视,在溪边洗手时,就感应到洞中有东西,而且已成妖,当时就明白了此处为什么有水,妖物存在,无形之中,守护周围的环境,一物修行到一定程度,不自觉中会对周围产生影响,《庄子》中说:“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神人所居,周围庄稼都获得丰收,就是此意。

    此处本有水源,有妖在此,对抗了旱魃的影响,才在如荒漠一样大旱中保持此处一点水源,不过也是旱魃功候还浅,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最终此处也不能保住。

    柳致知的出现,让此蛇感到莫大威胁,刚才一指击杀野猪,此蛇已开灵智,真正产生了恐惧,动物与人不同,只要吃饱,就是有猎物在眼前,往往也无动于衷,蛇一次饱食,往往可以数月不食,那头野猪大概占了这个便宜。

    柳致知看了蛇一眼,又细细打量着这处山洞,他没有进一步深入,蛇也没有攻击他。此处山洞,在他的感应中,无形的灵光构成一个稳定的气场,让此处成为一个不错的福地,不怪此蛇能开启灵智。

    见此蛇对自己如此恐惧,也难怪,它有了灵智,明白了生死概念,有了自我意识,当然随之就有了感情,加上那个旱魃的存在,让它生活了恐惧之中。

    “你既然有了灵智,也算智慧生命,应该能听懂我的话。”柳致知开口了,此蛇开了灵智,又未攻击自己,自己此来,也未听说过有关它的事,估计还未出世过,更不用说为恶,既然遇到自己,也是一种缘分,此物心性善恶应该没有成形,借此导之向善,免得它将来为恶被铲除。

    听柳致知这么一说,那蟒蛇居然将头点了两点,柳致知见此,也笑了:“既开灵智,已与同类不同,这个世界,人类是主宰,虽绝大多数个体很弱,但都是智慧生命,你也算智慧生命,记住,不得以智慧生命为食,不得以原形现于人前,将来如果化形,混迹人世间,勿以神通术法对付普通人,有了灵智,当寻找大道,以超脱自身为念。此处算是一个福地,你好自为之,至于对面那山上的旱魃,你不用担心,会有人铲除。”

    柳致知说完,便转身出了山洞,一出山洞,一股热浪扑来,柳致知又回头看了一眼山洞,不由摇头,自己又碰到一个开了灵智的生灵,真是不错的运气,自己未修行以前,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些传说中存在,绝大多数世人终其一生,不会遇到一个,自己却遇到不少。

    他内心感慨,陡然一个激灵,不对,这不符合概率!柳致知一直以来,自省其身,不知不觉间,成为一种近乎本能的习性,这种习性却是一个求道者的基本素质。

    柳致知走的格物之物,科学中的概率已被世俗证明了正确性,柳致知不认为自己可以违背这一点,其中有什么玄妙?

    柳致知回想了自己修行后几年所遇的情况,其他人恐怕几世也遇不到这么多的隐藏在常人之后秘密,世间修行者如凤毛麟角,自己却不经意间就遇到一人,国术高手也一样,自己的几率也太高了吧。

    柳致知静静地想着,几率在科学上成为决定力量的是量子力学,对微观粒子行为波尔以几率来表达,彻底推翻了宏观世界的决定论,将微观世界与宏观世界完全分割开来,爱因斯坦对此一直很不舒服,他始终有一个信念,宏观的决定论,或说因果律对微观世界同样起作用,为此,后半生不停与波尔辩论,但他失败了,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他错了,他败给了在微观世界放弃了宏观世界因果律的波尔,波尔采用几率来解释微观世界,最著名的一句话:上帝就是掷骰子。

    柳致知陷入恍惚之中,他不相信这个宇宙在宏观和微观两个不同层面会有不同规则,道应该是一以贯之,心灵之中,世界壁垒轰然倒塌,宏观和微观搅成一团,他已失去了思辨能力,好像自己参与其中,这一切已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知道就是知道,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刹那,还是几年,亦或更久,眼中射出两道精芒,不是虚幻,而是〖真〗实。

    转眼精芒消散。“原来如此,今日才真正做到奠定格物之基!”柳致知低语说到,他领悟的一切已不能用语言来说,勉强来说,已是差之十万八千里。

    他领悟到什么?强行解释一下:爱因斯坦也好,波尔也好,都如盲人摸象,最大悲剧,这些科学巨匠已触及一点真像,偏偏自身的生命层次不够,以普通人的思维来看待宇宙的玄奥,就如同以猴子的思维来看待人类的行为,微观世界因为其时间空间层次不同,人类观察它,已彻底搅乱了原来的秩序,好像一个想观察一群小麻雀在那边干什么,结果冒失闯入其中,刹那间,麻雀乱飞而起,根本不知本来麻雀应该做些什么,就以电子来说,电子以接近光速绕原子核〖运〗动,在那么小的空间内,人类观察时间单位对于电子在核外〖运〗动一周来说太过于漫长,就如电影快镜头那样,你一个小时拍一张桥上车辆,放的时候,一秒二十四张,你如何知道一辆具体车子的位置和速度?这也是测不准原理最后无奈出现,勉强解释这一切。

    宏观世界在人的眼中正常多了,不论时间和空间间隔,但是不是世界真的是这样?你看得清苍蝇是如何掀动翅膀?人体和各种生物体外的生物场,事实上,每时每刻一个东西都在变化,你不过认为不变,你真的测得准吗?我们所见的世界不过是我们想见到的,正如你看不到电磁波,看不到无形的场一样,我的所见,就是我想见到,这就是每个人的意志所决定,有时出了问题,对常人来说,那就是精神病,病人所见也是他想见到。

    当然,如此说,只不过是方便理解一种说法,一说出来,已是错误,柳致知却从根本上悟通了这一点,手一动,秋鸿剑出现在手上,令人惊讶的是,转眼剑已虚化,接着又出现,却是一个剑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