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57. 耳通只是心念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的秋鸿剑在前一阶段已出现随机虚化的现象,那是一种状态转换,好像所有微粒刹那间波动化,我们感受实物,实际上是组成自身微粒的电磁力与其他微粒相互作用,使两者不能同时存在空间某一点,但波就不同,数束波可以同存一点。

    在之前,柳致知控制不了秋鸿剑的虚化,但他已隐隐知道,通过自己意志可以改变这一点,本来估计百日左右,大概能做到,今日这一悟,直指根本,以前想做,打个比方,开一个盒子,可以用蛮力,那费劲,当力量达到,当然也能打开,还一种,是用巧劲,很轻松地打开,他现在所做,就是掌握巧劲,所以意志一到,秋鸿剑自然虚化,成为一种特殊状态,没有想到的是,剑化为剑丸,当然,外表可见,实质也是一种虚幻。

    柳致知略一思考,立刻明白,剑一虚化,不控制,自然转化球形,如露珠自然是球形一样,柳致知一张口,剑丸自然从口中入体,这是一种受传说影响的习惯,实质上根本没有必要从口而入,剑丸本是虚幻,从任何地方都能归入体内,一入体内,自然停于肺金之中,自然与体内气息打成一遍,慢慢地温养。

    柳致知口一张,一道光华如飞鸿一闪,在空中一个盘旋,又归入体内,终于做到飞剑入体。一入体内,五脏之气自然流转,肺金生肾水,肾水生肝木,肝木化心火,心火化脾土,脾土又生肺金,五脏之气周流不息,极其缓慢改变着秋鸿剑。

    柳致知长舒一口气,想不到这次顿悟倒省了自己百日之功,实际对自己好处远不止这么多,最重要的是奠定自己格物之道的基础。

    柳致知看了下手机,时间不过过去半个小时,自己是上山,还是在此歇一下,他的眼光落到那头野猪身上,干脆吃过饭再上山。

    柳致知将野猪拖到溪边,取出尖苗刀,洗剥干净,在一棵大树下,架了起来,那两颗獠牙不错,可以当象牙,事实上,野猪的獠牙在市场的确是当象牙卖。又在附近林中收集一些柴木和一些带有特殊香味和辛辣气味的植物,当然都是可以食用,柳致知能感应到这些植物是否能食用,这也是他格物之道特殊之处,对外物的物性与自己是否相合,很是敏感。

    升起火,开始慢慢烤,将那些调味植物撒在肉上,肉滋滋地冒着油,香味散开,柳致知正在烤着,听着悉悉的声音从那边山洞中传出,那条油亮的黑蟒从洞中出来,一出洞,柳致知发现其并不完全是纯黑,鳞片之上,有深浅不同的花纹,看起来很漂亮。

    它歪头看向柳致知,似乎迟疑了一下,接着向柳致知游了过来。

    “你想吃肉?”柳致知见它过来,很慢,便问到。

    黑蟒点点头,柳致知说:“等一下,还没有烤好,给你吃烟火之物,不知是好是坏,烟火之物对修行不深的生灵来说,有一些影响。”

    说完之后,继续烤肉,这条黑蟒也不动,就盘在树荫之下,蛇性喜阴凉,此处离洞口不远,但已是很燥热。

    又过了一刻钟,肉终于烤好了,柳致知撕下半边,抛给了黑蟒:“肉有点烫,不要一口吞,慢点吃。”柳致知也撕下一条肉,吃了起来。

    黑蟒用口衔起这半边熟肉,向柳致知一点头,向洞中游去,对它来说,外面这种燥热不太舒服,还是洞中舒服。

    柳致知吃饱之后,找了一根藤蔓,将多余的肉拎着,灭了火,便向山上而去,他并不着急,如同常人一样,一步一步向山上而去,到山顶时,太阳已偏西,山顶之上,只有几株树孤零零立着,叶子低垂着。

    柳致知在一棵树下的石头上坐了下来,视野很是开阔,对面山落在眼中,山脚下的两条路也是清晰可见,国家考察队还没有来,柳致知决定今天就住在这里,虽在山顶,根本不用担心有雷雨之类,如果下雨,旱魃就不可能存在了。

    吃过晚饭,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那种燥热感觉并未退去,柳致知就盘坐在那块石头上,石头让他处理了一下,将上面削平,使坐起来更舒服,他并没有主动过去除掉旱魃,既然国家介入,他也想看看国家是如何处理这样的东西。

    柳致知一夜之间,只是静养调息,并没有入静定,当东方太阳初升,柳致知也睁开了眼睛,望了一眼对面山上,感到那边燥火之气又比昨日略有上升,知道旱魃也有一丝进步,在昨天之前,柳致知说不定已去寻它,趁它未成长起来除去它,今天却不再着急,他自己也有了进步,飞剑入体,已有把握对付它,便等着国家来对付它。

    一直到了下午,终于有人来了,却不是严冰他们,而是一群特种兵,车辆停在山下,众人带着武器,开始搜山,细细搜了一圏,居然没有遇到旱魃,柳致知远远在这边山头看着,旱魃看来已有一定智慧,大概感觉到这是一群普通生物,虽然比一些个体强壮,却对它没有威胁,根本没有理睬他们。

    花了数个小时,这群特种兵一无所获,终于又在山下集合,似乎向他们的队长汇报一些什么,柳致知隔得太远,听不见。

    柳致知看到他们在争论,心中一动,佛家有天耳通之说,好像是耳功的极致,能听天下任何声音,虽然传说能够夸大之词,但历史上佛门高僧的确有过此神通,人说话,不过是将信息以震动方式调制到了声波之中,也是一种能量形式外传,既然是这样,自己就应该有办法能听到,虽做不到那种神乎其神的天耳,但类似的神通自己如果设计巧妙,应该能听到。

    柳致知立刻想到一种间谍所用的激光窃听器,利用微弱激光束射到一个房间窗户玻璃上,房间中人说话时,会引起玻璃微弱的震动,反射回来激光就会出现位移相变之类,记录反射激光变化,逆向转化为电,最终转化为声音,达到窃听的目的。

    柳致知身边没有激光,特种兵身边也没有玻璃,但原理是一样,以神识感应他们身边空气波动,心念耳目为一体,自然能感应到变化的一切,当然如在他们身边一样。

    想到此,柳致知的神识自然延伸而出,现在的他神识搜寻个十来里根本不是问题,各种感觉混为一体,心念注在耳上,顿时,声音如在耳边响起。

    “队长,军分区那帮人是不是不正常了,说什么有非人类怪物,旱灾是什么旱魃引起,不是骗小孩,让我们在大太阳下寻找了这么长时间,什么东西没有发现,明明旱灾是由环境破坏所引发。”一个士兵抱怨到。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我们既然搜过没有,我们已完成任务,不过还有一批专家考察团要来,就地驻扎。”队长下命令。

    “队长,不如移到那边山上,你看这座山,树都黄了,那边山上树还是绿的。”另一位士兵说到。

    “你们平时训练难道是白练了,是不是嫌这边热。”

    “队长,你甭说,真是奇怪,两山相近,这山怎么这样,刚才在山上搜了一圈,连一点潮湿的土都没有,以前有些地方应该有过溪流,却全干了,在这边驻扎,连水都没有。”

    “不要废话,立刻执行命令!”

    士兵散开,很快找一些地方拉起简易的帐篷,虽不是一处军营,却也看得出相互之间互相照应,更是设下了一些暗哨警戒,的确是训练有素。

    太阳已经偏西,柳致知收回神识,不再听他们说话,远处扬起了尘土,一支车队过来,都是越野车,有十多辆,不一会到了山下,停在军方车子不远处,有几个人下车,开始与特种兵交涉,将证件给对方看。

    柳致知在山顶上看着这一切,他所坐之处位于一棵树后,倒隐藏了他的身影,山下人虽然向此山望了一下,并没有太关注此山,而是开始忙碌,从车上将一些东西搬了下来,开始搭建帐篷,柳致知也看到了严冰的身影。

    柳致知陡然目光一凝,居然中间有外国人,再细一看,有一人他认识,是上次在长江上所认识的琼斯博士,天生有异能,还有两位,一位是女士,很年轻,跟在琼斯身边,另一位却是黑人,还有数位专家,柳致知不由苦笑,政府还真以为此处出现什么新的生物,是生物学上大发现,居然连外国专家都来了,看来特殊部门与领导层之间也不是亲密无间。

    凭柳致知的眼力,自然能将普通人与异能者或修士区分开来,来的专家,包括三位老外,除了琼斯一人有些异能,其他两人是普通人,还有一些国内专家,另外有八人显然是特殊部门的人,身上波动隐然,柳致知能一眼看透他们。

    能看透这些人,柳致知放下心来,他准备听他们谈些什么,神识必须到达,柳致知是修士,他格物之术,可以将神识进行掩盖,但却不能消除,如果那些人是修行者,柳致知得小心,不过好像都是异能者,对神识就没有修士敏感,如果太明显,他们还是能感受到。

    柳致知悄然将神识投了过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