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61. 秋鸿剑过雨花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冰等人被旱魃猛然暴发而逼退,旱魃的目标居然不是他们这几个对手,而是吴院士,在吴院士面前有两名战士,一见旱魃迎面扑来,手中枪端起,口中狂吼:“杀!”一步不让,子弹如暴雨般泻向旱魃。

    这一刻,这两名战士真正显示出一名战士,一名真正的特种兵的尊严,强敌当前,生死关头,也寸步不让。

    柳致知在另一山头,看到这一幕,不好,口一张,一道白光喷出,秋鸿剑化为鸿影一闪,直shè而至,秋鸿剑已经虚化,剑光更是突破声速,但从柳致知所在到旱魃所在山腰,之间并不是几百米,而是数里之遥,秋鸿剑虽快速,毕竟不是光,离光速何止相差十万八千里。

    旱魃根本无畏子弹,眼一眨,一秒未到,快到两名战士身边,尖利的指甲已插入一名战士身上,手一甩,这名战士甩飞了过去,身上鲜血飙出,旱魃身边温度又高,转眼浑身血液蒸干,摔落在地时,已是一具干尸。

    另一名战士被他手一挥,直接飞了出去,口中鲜血喷出,飞出很远,摔落在地,生死不知。

    两名战士以自己生命为尊严,却不能阻挡旱魃达到一秒钟,旱魃已到吴院士面前,吴院士在这一瞬间,完全呆住了,脑中一片空白,连恐惧都没有时间考虑,旱魃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十指如刀,一把抓下,当时就来了一个开膛,血都没有机会流血,当时就烤干,身体立刻萎缩,成为一具焦尸。

    “no!”琼斯大叫了起来,一种无形波动从身上勃然而出,这是他在危险时本能暴发,旱魃本来准备对其他人下手,却被这种无形波动一冲,虽不能伤到它,却也让它暂时一愣,一个踉跄。

    就这一耽搁,严冰的飞剑已到,仓促间,旱魃手一挥,尖尖五指一挡,一声刺耳而又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五支指甲被斩断三根,剑气与jīng神合于一体的中兴剑到底是飞剑,比之前严冰在手上用内劲摧发强上不少。

    旱魃没想到吃了一个大亏,它虽有灵智,以负面情感为主,当时暴怒,不再管其他人,一声怒吼,身上火焰暴shè,琼斯脸sè一变,一口血吐了出来,他不擅长使用自己异能,刚才已是猛然爆发,还未收回力量,旱魃又一次暴发,当时将他发出无形波动轰回,反而使琼斯受伤。

    旱魃另一只用五指如剑,长长指甲带着火焰击在中兴剑上,中兴剑立刻打横飞了出去,严冰身体一晃,嘴角也沁出血丝。

    旱魃又一声怒吼,目光盯向严冰,纵身跃起,身外火焰喷出五六尺,直接抓向严冰,严冰飞剑一时无法回头,旁边有人大喝,钢针shè来,却一触火焰顿时软化跌落。

    严冰张口吐出一口血,脸sè白了一白,一条冰带陡然凭空而生,直shè旱魃,她吐出一口血,胸口气闷略减,便毫不犹豫用过控制温度的异能,想以寒冷克制住旱魃的火焰。

    旱魃身外火焰一遇冰流,虽是一暗,转眼又转盛,冰流却迅速消散,严冰手上出现弧形刀刃,心中苦笑,飞剑都未能克制住旱魃,御使合金刀刃用途更不大,说不定自己今天就交待在这里,脑中不再多想,集中jīng神,准备御使刀刃,感到热浪已迎面扑来。

    就在这生死关头,旱魃陡然停住,抬头看向另一处,同时又怒吼一声,身上火焰居然火龙一样,轰然冲出,却是指向另一座山峰峰头。

    严冰也抬头一看,一道光影如飞鸿掠空,霍然而至,直看到一抹流光,如九天一道电光,却没有丝毫破空之声,騞然而过,视火焰为无物,旱魃伸手抓出,指甲尖利如剑,想挡着这道剑光,剑光翩然而过,从头顶一掠而下,如同虚影。

    旱魃顿时僵住,接着从身体中缝喷出火焰,不是喷出火焰,而是真正燃烧起来,身体向两边分开,已成为两半,倒于地上,却如同浇上汽油一样,转眼成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旱魃就这样完了,自己这么多人,还伤亡几人,形势万分危险之下,一道剑光如鸿,从天而降,就一剑,将旱魃分为两半,什么都结束了。

    严冰看着那道剑光,觉得很熟悉,不由低声迟疑地说到:“难道是老师?”抬头向剑光去处望去,那边山峰之上,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抹轻虹投入那人口中,接着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立刻消失,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这两天来,柳致知一直在那边山峰之上,注意着自己这一行人。

    旱魃一死,天地间起风了,乌云迅速堆积,这种现象立刻引起彝族一个寨子中的毕摩阿杜俄里的注意,他见到这一切,先是一愣,接着狂喜,旱魃被除掉了,不然天不会yīn。

    柳致知望了那边一眼,不再关心,转身向山下而去。

    严冰从身上取出一颗丹药,这是赖继学给她的,由宋琦在终南山请人所炼,是为治伤的上品,又将飞剑中兴剑招回,归入鞘中,看她如传说中剑仙一样,御剑杀敌,那帮专家大脑早已当机,而特种兵虽是一样,但更多人将注意放在牺牲的战友身,严冰走上前去,其中一名战士已彻底死亡,另一名也没有什么呼吸,严冰走到他身边,感觉他身上滚热,知道旱魃火热入内,还好,有一些微弱心跳,如果是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救他。

    严冰从身上取出一只玉瓶,打开瓶塞,一股异香传说,如果柳致知在此,立刻能认出来,这是血蛤膏,想不到赖继学居然将这种救命东西给严冰带上,想想也属正常。

    用一只小勺挑了一点血蛤膏放入这名战士口中,说也奇怪,身上热量迅速退了下去,渐渐心跳增强,呼吸渐渐恢复。

    特种分队队长眼睛火热看着严冰手中小玉瓶,他知道这其中应该是一种奇药,如果自己部队中有,那是能救命的东西,看着严冰细心收了起来,几次想说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将牺牲的同志的遗体带上,我们下山,天快下雨了。”严冰说着,天空滚过一阵惊雷,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柳致知并没有在意天上雨,依然慢悠悠向山下而去,雨渐渐变大,但一靠近他的身边,便自然被罡气排开,在雨中安步当车,也是一种享受,柳致知就这样一步步向山下而去,渐渐到了山腰间。

    柳致知感到那条黑蟒从洞中游了出来,它也感到柳致知的到来,显得比前rì活泼多了,它感受到威胁它的旱魃已消失不见,柳致知惊讶看到它口中噙着一支肉sè如玉的灵芝一样东西,这是肉芝,应该是它洞中所生,一见柳致知,将头点了两点,将此肉芝放在柳致知脚下。

    柳致知见此笑到:“你倒是有心了,我若不收,倒显得我小气;我若收了你的好处,不给你一点好处,倒让我欠你一个人情,也罢,你修行不易,就在此雨中,我与你说说修行之路。”

    柳致知将肉芝拿到手中,一边把玩,一边说到:“异类修行,往往自感而生灵智,修行之术,也不自觉采rì月jīng华,其他方面往往不成体系,我且与你说说如何采rì月之jīng华,如何自行感招天地灵气。”

    柳致知就在雨中与黑蟒说法,说的是一些基本法门,他教导秋月珀,有时也观察教导阿梨收养的那只山猫,对妖的修行法门虽没有练过,但理上还是通的,说起来也是高屋建瓴,从自己所理解道的角度入手。这一说,就是两个小时,雨不觉之间已经停了,天边挂起了彩虹。

    说完之后,柳致知不再停留,而黑蟒将头低下,让在道旁,让柳致知过去,然后才游回自己的洞中,山间干涸的溪流又有水流着,空气中燥热一扫而空,空气很清新,树木的叶子也充满了绿叶,再看对面山中,一丝绿意缓缓地复苏。

    柳致知下了山,那边帐篷还在,柳致知不再过问那边,自己该做已做了,严冰那边也没有什么事了,如果有事,那是zhèngfǔ部门之间官场政治权术之争,却与柳致知没有关系了。

    柳致知拨了一个电话给赖继学,告诉他旱魃已除,严冰没有什么事,让赖继学放心。打过电话后,柳致知想起阿杜俄里,决定在离开之前,到他那边拜访一下,顺便了解一下彝族毕摩一些情况,这也算修行的一种,看对自己修行有无借鉴之处。

    柳致知在来楚雄之前,也打听过当地一些风俗,知道彝家好客,凡家中来客皆先要以酒相待,有“客人到家无酒不成敬意”的传统。

    另外,彝族的礼节比较讲究,外人不留神,可能会失礼,柳致知作为一个修行人,对世俗的礼节方面并不太留意,虽然礼节很多时候对一个种群有一种行为上约束力。柳致知目前更倾向因事而化,而不是受礼节约束。

    柳致知按照前天阿杜俄里留下地址,向阿杜俄里所在寨子赶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