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63. 夜色街头遇剑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差不多,不过也有区别,九转八琼丹是针对老人,使之在炉鼎上返还到壮年,而大易鼎丹却是针对自己受到伤害,损伤到根本,甚至炉鼎就要崩溃的情况下。”宋琦说到。

    “我明白了,这外丹一道,看来也有大用。”柳致知说到。

    “你说得不错,修行在唐代以前,外丹很多,当时不少修士,都用外丹,来点化身体内阴性,助自己的修行。不少外丹对常人来说,有毒,特别是一帮一知半解的和尚道士,为迎合帝王长生之梦,炼制外丹,结果不少帝王中毒而亡,到宋时外丹之术在世人眼中彻底衰弱,不过对于真正修行者来说,这些东西一直在流传。”宋琦提到了世人眼中的外丹形像,不少已成为历史上愚昧的象征。

    “历史有没有外丹有效,帝王服后没有中毒的例子?”严冰问到:“事实上,就是今天,权贵们对能延寿还是趋之若鹜,都有自己的保健医生,平时调养也是极为讲究。”

    “有了钱财权势之后,当然对命很看重,历史上南北朝时梁武帝时有一人,上清茅山传人陶宏景炼过外丹,《南史》有记,梁武帝给黄金、朱砂、曾青、雄黄等,陶宏景合炼飞丹,色如飞雪,服之体轻,梁武帝也服用过,效果明显,这是一例没有因为丹药而送命的例子,大概也因为如此,梁武帝认为神佛可求,后来信佛,想成佛,结果被手下大将围在宫中而饿死,道术干政,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宋琦举了一例。

    “那为什么道术不能干预世间之事,特别是政治之类?”严冰又问到,她遇到过不少修行人士,一般不愿介入国家事务之中,特殊部门虽有一帮异人。大多数是异能者,也有一些国术高手,真正修行人也有几人,层次并不高。

    “这个我也不清楚,事实上远古时代。以神通干预世事。却是很正常的事,华夏历史上三皇五帝多多少少都有超越常人的能力,但后来随着文明的发展,反而修行者淡出了世人的视线。可能因为修行者个体能力太强,或者所求与世人不同。”宋琦也有些不解地说。

    “这不对,能力强不是更好为世人服务?”严冰更是不解。

    柳致知对这个问题也是不理解为什么,但听到严冰这一句话,脑中却灵光一闪。说:“凭什么要为世人服务?世上没有救世主,人唯有自救别人才能救你,道术不干预世事,并不全是这样,华夏历史上基本如此,不要忘记了欧洲那边,自基督教出现了救世主,宗教就凌驾世俗政权之上,耶稣本意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整个欧洲的中世纪可以算是死气沉沉,希腊罗马那些文明的辉煌完全陷入沉寂之中,要不是文艺复兴,那可是对神权很大程度上否定。才出现现代的文明。老子说绝圣弃智,并不愚民,而是否定那高高在上如传说中圣王帝王,你看看现代社会。还有几个国家有皇帝存在,确确是人类的进步。”

    柳致知这一番话。让几人都陷入沉思,虽然没有回答严冰问题,却点出现代社会统治的本质,也是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趋势,人类实际上并不要求一个英明领导者,更多时候需要的是一个以普通人心态存在的暂时的领导者,只要他们按照约定的规则来做就行了,真正的智者却是退隐其后,就是西方的现代政治,也是如此,那些真正权贵财阀的精英在政治上很少走向前台,台上领导人更多是他们的傀儡,他们也许不是有意识如此,恰好符合了老子的绝圣弃智的理念。

    “老弟的话有道理,修行者不以道法干预世间,不知何时形成这个规矩,但事物发展总有其规律,绝大多数人类还是不知道我们这类人存在为好。”宋琦说到。

    他的意思大家明白,世人如叶公好龙,如何修行是一个神话,大家以之为娱乐,甚至幻想自己如何都没有问题,但如果明白显现在世人面前,那是一种新的不平等,修行就是知道修行的人之中,绝大多数都是终身无望,不少人只能有些养生之效,修行不仅是方法,更难的是心性,绝大多数人过不了自己心中这道坎,而方法实际上世间流传诸多经书中已讲得明明白白。

    在华夏**十年代,曾掀起一股气功热,这些气功的许多就是修行的入门功法,但结果呢?出现一大批精神病,过不了自己心中的关,也出现了一批所谓大师,不少人却被自己**所蒙蔽,功行不足,甚至以魔术冒充神通,更是借此敛财渔色,做出种种丑行,最后,世俗反扑,当局直接以伪科学否定种种存在。

    吃过饭之后,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下了楼,众人相互告别,柳致知并没有开车过来,虽然他有车,在申城这样繁华都市中,傍晚时分,是下班高峰,交通拥护,开车速度极慢,还不如柳致知步行,不受限制。

    这里离柳致知别墅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对柳致知来说,并不算远,好长时间没有一个在晚上街头散步,城市之中,灯红酒绿,一股红尘之气弥漫。

    柳致知不紧不慢地走着,也未用缩地术,他表现得如同一个普通的申城人,在路边上偶尔有一些小摊,卖一些小东西,如袜子、小玩具之类,这个时间,城管也下班了,卖东西小贩并不全是以此为生下岗职工,甚至有一些白领人士,眼前就有一位,开着现代车在这里摆摊,身上衣物也是很光鲜,不过是图个新鲜。

    柳致知看了一眼,生意还不错,卖的是一些发夹头花之类的饰物,却发现了一个认识的人。

    柳致知站了下来,打了一个招呼:“旋老师,你好!”

    正蹲在地上挑东西的旋淡如听到了声音,一抬头,也站起了起来:“柳先生,真巧,你也逛街?”

    “有一个饭局,刚吃过饭,不想坐车,便逛着回去,你先买东西。”柳致知说到。

    “我只是看一下,没有我中意的样式,你家在附近?”旋淡如问到。

    柳致知点点头:“对我来说,并不太远。旋老师,晚饭吃过了吗?”

    旋淡如并没有留意柳致知话中语病,点点头说:“吃过了,我刚下课,你妹妹很不错。”

    “让旋老师费心了,时间还早,旋老师没有什么事吧,我请你喝茶。”柳致知也想了解一下对方,上次匆匆一面,虽然知道对方也修有剑术,柳致知修行以后,作为能交流的人中,修行剑术的并不多。

    旋淡如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柳致知一指前面一家咖啡馆,说:“我们就到那家去坐坐。”

    两人进入其中,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坐下,服务员端上两杯咖啡和精致的糕点。旋淡如将方糖放入杯中,用小勺轻轻地搅拌,咖啡馆中人并不多,他们所坐位置附近也没有什么顾客。

    “旋老师,我妹妹现在学得怎么样?”柳致知问到。

    “她很聪明,不过学武迟了一些,如果苦练,也能成为一个小高手,但要达到比较高的层次就比较难了。”旋淡如说到。

    “她习武锻炼身体,有点防身之术就行了,不必真的成为高手。”柳致知淡淡地一笑说到。

    “我理解,你妹妹出身富家,学武是不是受了一些刺激。”

    “你说得不错,我妹妹的现在男友也有些身手,离明劲一步之隔,她以为男友很厉害,但我有一个朋友,是心意**拳高手,出手让她看到,受到刺激,才想练武。”

    “柳先生,你功夫很高,我有点好奇,同是一家人,怎么你习武,他们从小没有?”

    “我从小与爷爷在一起,爷爷专门为我请了一位形意高手,而我的弟弟妹妹从小却在父母身边,没有习武。”柳致知正说着,眼光往窗外一瞥,不觉停下了话,眼光望向窗外。

    旋淡如见柳致知向窗外看,手中端着咖啡,不觉也向窗外看去,一看之下,不由睁大的眼睛,街那头过来一人,一步之下,身体便出现在二三十米之外,走得很悠然,不时向两边看看,此人年纪很轻,不过二十过头,街上行人表现很奇怪,好像对此人视而不见。

    柳致知看了两眼,收回了目光,此人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此人正是何恽,想不到又见到他,柳致知对他这种行为不以为然,几次都看到他在夜晚的申城到处转,柳致知虽不会如此做,但也不会干预别人。

    而旋淡如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一时惊住,此人身法如此诡异,一步数十米,她没有想到一个人能达到这个程度,这是什么功夫,简直是神技。

    旋淡如不由认真观察,想看他是如何做到的。她这一留意,精神集中,何恽立刻有所感应,有人盯住他了,目光立刻投入过来,柳致知轻轻起杯子,喝了一口,自然让何恽忽略,以为他不过是普通人。

    而何恽目光却落到旋淡如的脸上,两人目光正好一个对视,何恽心中不由也是一愣,对方居然能不受他意志影响,发现了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