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64. 闲饮咖啡异人多(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旋淡如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满街来往的人中,能发现何恽异常的,只有她和柳致知,何恽看到是一个漂亮的女子,露齿一笑,微微点头,向她打了一个招呼,便一步迈出,人已出现数十米之外,转眼便消失在旋淡如的视野之中。78

    “世上有这样的高人,这么年轻,他是谁?”旋淡如望着窗外,人已不见,说出了一句。

    “旋老师,你也不是同样的人?”柳致知放下杯子,说到。

    “我?我不是,他那种身法是什么功夫,街上这么多人,他不怕引起人注意?”旋淡如有些不解。

    “他那不是功夫,他引起了街上的人的注意了吗?”柳致知反问到。

    “对啊,好像行人表现很正常,难道申城人对此习以为常?”旋淡如也怔住了,才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不觉间忽略了柳致知前面一句话。

    “不是行人习以为常,而是这满大街的人,包括此间所有喝咖啡的人,除了我们两人,其他人都将他忽略,这已不是武功,而是一种术法。”柳致知很平常地说到。

    “这~”旋淡如一下子脑筋转不过弯来,停了一下才说到:“我怎么能看到他?”

    “因为你和他是同类人,他行走之时身体自然有一种暗示,别人目光一看到他,自然受到他意志影响,不自觉地将他的异常给忽略,你却不受他的意志影响,说白一点,你也不是一般人,算是一个异人。”柳致知说到。

    “我不过是一个练武的人,说实话,柳先生,我听不懂你的话。”旋淡如说到。

    柳致知从她脸上表情看得出她没有说谎,是真的困惑,便问到:“旋老师,你的剑术比你拳术高明得多了。不知你胸中一口剑气温养到什么程度?”

    “你怎么知道我炼成胸中一口剑气?”旋淡如再次吃惊,这一点除了她师傅,没有一个人知道,今天被人请来喝咖啡,却不料让别人一眼看破自己最大的秘密。

    “我也练有剑术。”柳致知并没有隐瞒:“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发现你修习剑术。本来王浩强说你精通越女剑法,我还以为是世间普通剑法,但一见到你,我就明白了。你和我一样,都修习了世人传说中剑仙之道的剑术。”

    “你修习的是什么剑术?”旋淡如问到。

    “两仪青萍剑,我无意间所得,不清楚出处。”柳致知说的是实话。

    旋淡如皱起眉头,说:“看来我孤陋寡闻。两仪剑听说过,那是武当剑术,两仪青萍剑却没有听说过,但听其名称,应该是道家剑术,不知柳先生炼到什么层次?”

    “胸中一口剑气与剑相合,已成飞剑。”柳致知没有细说,剑术后面的境界他并不太清楚,虽然炼成剑丸。但他的方法与传统的飞剑炼法是否一致,他也不清楚,所以,他隐瞒了一些。

    “原来飞剑真的存在。”旋淡如低声感慨到。

    “难道旋老师的剑术中没有飞剑?”柳致知不解地问到,对方明明已是温养胸中一口剑气。下一步就是合剑。

    “我这一门剑术,后面有两种修法,我师傅说飞剑太过玄幻,我们这一脉一直走的是内炼剑气。胸中剑气成后,不断温养。可以从口鼻喷出,十丈之内,斩敌级,至于传说中飞剑,仅限于传说。”旋淡如说到。

    “难道你们剑术仅到此为止?”柳致知又问到。

    “不是,剑气在胸中温养,渐至如意控制,喷出之时,甚至能分成多道,进而剑气甚至能破体而出,整个人裹在剑气之中,达到身剑一体,甚至能破空飞行,不过,只存在传说之中,我师傅也不过喷出剑光,做到剑光分化。你说剑气与剑相合,门中剑术有这种说法,数代以来,却未有人试过。”旋淡如说到。

    “原来如此,你们剑术完全不借外物,完全凭一口精纯剑气,倒免了寻找或铸造与己相合的宝剑过程。”柳致知恍然说到,这种方法也有其优点,不借助外物,而且剑术最初仅为护身手段,柳致知飞剑在目光所及,斩人级,对于修行者来说,意义并不大,神通更多是护身手段,修行从根本上来说,并不是为追求神通,后来修士往往本末倒置,以追求神通为主。

    “柳先生如此一说,倒让我看到剑术另一条路,不知难不难,有无弊端?”旋淡如问到。

    “没有什么弊端也没有的方法,如果外炼飞剑,以你现在根基,难倒不难,不过先寻找一口宝剑,以意念与之沟通,每人剑气自有自己特性,并衍生出一种独特的精神,剑中必须蕴含与之相合精神,不然合剑较难,一旦胸中剑气与之剑相合,此剑就已成飞剑,只要目光所及,飞剑所能到。不过剑如受损,人也受到影响。”柳致知说到。

    “我倒想一试,以后请柳先生多指点。”旋淡如诚恳地说。

    “指点想不上,可以多交流。”柳致知说着,目光又落到窗外,不由笑到:“想不到今天晚上倒热闹,什么人都出来。”

    旋淡如听柳致知如此一说,也向窗外看去,看到了两个人比较独特,一个是和尚,另一个却是一个看起来一表人才的年轻俊杰,这两个人也不相识,却都发现对方的不寻常。

    旋淡如不认识这两个人,却看出这两个人的不寻常,特别是那个年青人,她心中不自觉地有些提防,这是一个武者的直感。

    柳致知却认识这两个人,那个和尚却是能净,曾偷盗柳致知家中五鬼阴兵术,后来投靠了特殊部门,那个年青人是文轩,当日追求过梅疏影的那个混迹人间的妖。

    这两人来的方向不同,迎面相遇,相隔数丈,明显带有戒备,不知对方是什么来历。

    “柳先生,这两人是什么人,好像都不平凡,难道申城真是传说中的魔都,什么人都有,我们喝了一会咖啡,就看到三个异人?”旋淡如问到。

    “旋老师,这回你问对人了,刚才那人我不知道名字,这两个我都知道他们的姓名,那个和尚是玉佛寺的能净和尚,习有五鬼阴兵术;那个年青人也不是一个简单货色,是申城服装界的知名人士,严格来说,他不是人。”柳致知答到。

    “这两人懂法术?我以为我修习的剑术已很神奇,虽听说过世间有一种人,懂得法术,却没有见过,想不到一晚遇到几个,柳先生,你说那个年青人不是人,那他是什么?”

    “是有些奇怪,大概冥冥中有一种主宰,你一旦踏入修行者这个圈子,你陡然发现,你从前无法想象家伙一个个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你的面前,不同层次的人好像有不同的圈子,也许你的心念已不知不觉引起一种玄妙的变化,让这些人出现在你的面前。你问那个年青人,他叫文轩,我以前见过他一面,他是一个妖。”柳致知感到这种违反几率的事又一次出现,不过这次他却没有困惑,而是觉得很正常的情况,这是自己修行之后,无意中已改变自己的命运。

    “你说他是妖?”旋淡如差点没有叫出来,细细打量着文轩。

    文轩显然也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不由向这边看来,先看到旋淡如,并未太留意,又看到柳致知,眼光不由一缩,他是认识柳致知,也是知道柳致知是修行人,怎么在此相遇此人,他有些发怵。

    柳致知淡淡望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文轩反而松了一口气,在这种地方,对方不会有什么动作。见文轩望向路边的咖啡馆的窗户,能净不由也望向那个窗户,这一望,不由苦笑,他怎么在这里?

    又抬头看了文轩一眼,转身向咖啡馆走去,文轩见能净这样做,也不理睬,便径自离去,两人擦肩而过,好像与一般行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柳致知知道两人暗中都在注意对方,生怕对方施暗算。

    两人很普通地各走各的路,能净却向咖啡馆而来,柳致知看了窗外一眼,知道这个和尚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知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一进门,能净便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毕竟一个和尚进入咖啡厅还是很惹人注意的,有服务员上前问能净喝些什么,能净摆摆手,直接向柳致知的位置走来。

    “柳施主,想不到在此遇到你。”能净合什说到。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不要说碰巧?”柳致知单刀直入地问到。

    “还是碰巧,我来此并不知道柳施主在此,而是因为这位姑娘。”能净说着,望了一眼旋淡如。

    “我并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旋淡如也是莫名其妙。

    “刚才何恽从这里经过,看到了这位姑娘,见这位姑娘看破了他的行藏,有些兴趣,正好在前面遇到我,便告诉了我,说这里出现了一位修行人,我想来见识一下,想不到何恽没有看破柳先生的行藏。”能净说到。

    “刚才由此经过应该就是何恽,他倒机敏。”柳致知淡淡地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何恽的名字,虽然见过对方几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