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66. 桥头夜语诸劫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何恽一下子明白过来,浑身气机一炸,在柳致知眼中,身外灵光猛然亮起,整个人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

    “你就是何恽?我叫柳致知,在此等了你一会,不要紧张,我不是打你来打架,同为修行人,无意中碰过几次,今天又看到你,不由想见一面。”柳致知见何恽一身紧张,言语之中有一种让人放松的魔力,何恽不由放松下来。

    “见过柳前辈。”何恽也拱手为礼。

    “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当不得前辈,你叫我道友,或者依世俗称我为先生也可以。”柳致知见何恽放松下来,微笑着说,对方身上气息很奇怪,有一种佛门意味,但也有一种邪意,有点像当日华守义神魂所化的邪灵。

    柳致知心中一转念,不以为意,对方将华守义的邪灵炼制成自己的化身,有这种感觉并不奇怪,他所修行好像近佛,却又不太像,修行门路很多,柳致知也不可能尽知,柳致知不知道,这种气息实际上是圣门法诀所造成,所谓圣门,世人称之为魔门,但世间没有一个门派自称为魔门,不过是别人对之贬低而已。

    “柳先生以前见过我,我怎么没有什么印象,但看起来很熟悉。”何恽说到,他称柳致知为柳先生,显然还抱有戒心。

    柳致知也不说破:“我见过何先生四次,第一次就在这里附近,当日辰州言家的言列辰与混迹人间的妖文轩在前面巷子中对峙,我和两位朋友无意经过,见到他们之间争斗,你就应该隐藏在一边,不过几方都没有说破,当时,你应该刚修行不久。”

    “原来是你,我想起来了,我还以为当日别人没有发现,还沾沾自喜。”何恽一下子想了起来。心头不由一阵后怕。

    “修行人士不会无缘无故出手,你当时太弱小,说句难听话,别人没有把你放在眼中,事后。文轩留下的东西大概归你了。”柳致知说到。

    “当时才修行。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能隐住别人,谁知自己在别人眼中如小丑一样。那么第二次在什么地方?”何恽不由苦笑,又很好奇地问到。

    “第二次。就是你得到那个邪灵蝙蝠那天,我站在楼顶,见你施展一种类似缩地术的神通,劫走了邪灵,当时我正在追查邪灵。碰到了这一幕。”柳致知说到。

    “那天楼顶上的人是你!你早就发现了我,为什么还让我劫走邪灵?”何恽不解地问到。

    “我为什么要拦,特殊部门在抓捕邪灵,我又不是特殊部门的人,落在谁手上与我没有关系,我只是追查幕后那个人,何况华守义是死在你的手上。”柳致知说到。

    何恽再次苦笑,不自觉摸了一下鼻子:“你是没有追查我,第二天特殊部门就上门了。”

    “这不奇怪。你在特殊部门口中夺食,现代社会,组织的力量永远不要轻视,大概特殊部门要挟你加入他们。”柳致知淡淡地说到,他对特殊部门还是有一些了解。

    “第三次是在什么地方?”何恽又问到。

    “第三次就在这附近的街上。我和梅小姐等几个人在路边,你在树后看了我们几眼。”柳致知说到,他提到梅疏影,说的是梅小姐。何恽不自觉露出了关注之色,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他是一个聪明的人,特别是不自觉让天魔精神占据了灵台,听到柳致知对梅疏影的称呼,并不是一种呢称,而是很正式的称呼,证明两个人之间关系是一种很正常的朋友关系。

    柳致知也看到何恽脸色的变化,现在的他自然对周围事物有一种很直接的敏感,这种变化逃不过他的眼睛,这也是修行到一定层次自然出现的情况。

    对方好像很关心这件事,那天他偷看梅疏影,难道是不自觉间产生的爱慕之情,柳致知并没有说破,现在他把握事情越来越能抓住根本。

    “第四次就不用说了,就是今天晚上,你发现了旋淡如老师发现了你,却未停下,过后不久,那个能净就来了,你也许奇怪,我为什么来找你?”柳致知又说到。

    “为什么?”何恽真的很奇怪。

    “说起来也是很简单,世间修行人很少,能真正入门的更少,人都有好奇心,我自修行之前,一个修行人也未遇到过,也许遇到过,却根本不在意,修行后,身边好像有磁石一样,不断有修行人出现,你也一样,以后会遇到更多的修行人,说白了,你既然在我周围出现,干脆认识一下。”柳致知说到。

    “就这么简单?”何恽想不到理由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你难道以为是来收小弟,还是组织帮会,不过是修行中遇到了事情,有点好奇心,便来了。”柳致知反问到。

    何恽明显松了一口气,说:“柳先生,我对修行界并不太了解,那些高人会不会和你一样?”

    “我不是高人,其他修行者如何,我不清楚,你可以从他们为什么修行来推测他们的行为,不过世间不显道法,应该是修行界的公识。”柳致知说到。

    “妖物在世间,没有人管吗?我见你们对文轩都不问。”何恽又问到。

    “生灵开了灵智而成妖,混迹人间,已算智慧生命,只要不为恶,没有人管他们,但如果为恶,一般修行者看到,都会出手。”柳致知这是以自己的认知说给何恽听,何恽一听,心中明白了自己该如何做,在自己没达到较高境界前,还是老实点。

    “柳先生,到我那处喝一杯茶。”何恽客气道。

    “我是临时起意,来见你一面,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打搅你了,再见。”柳致知说完,并没有使用任何神通法术,如常人一样走下了桥,不一会消失在巷子中。

    何恽站在桥上,默默看着柳致知消失在巷子之中,他没有感觉到柳致知用一丝法术,却不由自主没有半点反抗之念。现在柳致知一走,他才发现这种特殊情况,不由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何恽却被自己吓住了,如果他不是因为自己都不清楚灵台已被天魔同化,换一个修行与他相当的人在柳致知面前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一切都是天魔精神在捣鬼,天魔虽同化何恽的灵台,却远远不到与何恽合为一体,不知不觉成为何恽的程度,这主要是何恽自身功行太差,真正的天魔,修士不突破到化神,天魔都不会出现,而修士一般所经历的魔劫,实是自己的心魔,天魔一现,往往取代主人,在世间掀起灾难,而这种灾难并不是直接拿刀杀人,天魔一旦成为真正生命,那是智慧高绝,那些低智商的事,太丢天魔的脸。

    而何恽身上天魔精神却是自己招来,远没有成长到真正天魔程度,智能生命保命是一种本能,灵台之中的天魔精神发现了柳致知,实力在其上,立刻主动收敛了所有气息,不能让柳致知发现,实际上要在以前,柳致知发现它,可能会出手,现在即使发现,不一定出手除魔,何况柳致知自己还在求道路上探索,不一定能认出它。

    但天魔不会冒险,它这样做却不自觉间没有半点反抗之念,何恽许多意识已不知觉与天魔混为一体,柳致知一走,天魔终于松了一口气,何恽自然恢复原样,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的异常,他没有想到真正原因,反而对柳致知忌惮之极,这太可怕了,天魔也未提醒,很简单,目前它也不愿再与柳致知这类说不定能灭掉它的修士照面。

    何恽回到家中,暗下决心,提高自己修为,今天柳致知虽然没有做任何对他不利的事,但事后的感觉让他感觉太可怕了,自己在这样一个人面前,居然反抗的心都没有,如果他对自己不利,自己不是任人宰割,平时自己在一般人面前,普通人也一样,不过普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想到这里,他当然不放松自己的修行。

    柳致知却没有想到这些,他来此,仅是自己今天晚上又遇到何恽,临时起意,见他一面,既然自己有这个念头,那就顺心意而为。

    柳致知回到别墅,洗漱之后,开始修炼,他现在修行已形成一种仪式,先反省自身,这步并不是没有用,他发现很好,静坐之时,如果心灵不纯,杂念往往不断,反省自身,实际上是洗涤心灵的过程。

    想不到自己今天一晚又见到多位修行中人,其中旋淡如自己并不太了解自己已算修行中人,还以为自己仅仅是习武者,自己修行以来,世间少见修士自己却不断遇到,其中不少却因一点小事而结仇,这太不正常,现代社会,又不是那种一言不合拔刀相见传说中江湖,这难道是修行的代价,这是自己磨难。

    一念即此,柳致知顿时惊觉起来,修行者求长生,自然天地不容,那有劫难是正常的,自己以前以为劫难是天劫之类,天打雷劈,现在看来,每行一步,都有劫难,不仅来自天地,更多可能是人之间。

    原来,这就是劫难,自己进步越快,恐怕来的越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