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68. 又闻当日青铜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难道此镯还有什么特殊之处?”作为一个国家上层领导的夫人,黎老夫人的眼光当然比普通强上不少,普通人也许好一点玉镯都未曾见过,她不仅见过,自己也有,加上与其他高层人士夫人太太交往,见到的更多好看的小说。

    黎青山却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柳致知:“小柳,你这玉料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前辈眼光不凡,此料是经过精选,虽远比不上玉髓,也是有一定灵性好看的小说。”柳致知老实地回答,在黎青山面前,这些东西瞒不过对方的眼睛。

    “这镯子两种相反力量相互缠绕,构成一种平衡,不仅能防止阴邪之物近身,更能锁住生机,虽不能延年,但却会让人减慢衰老,对女人来说,比什么护颜之物都强,让人长时间在外貌上保持当前的状态,你说这种功用什么上品玉器能拥有?”黎青山这段话让黎老夫人眼中一亮,接着又笑了,她已是老年,如果她年轻,说不定真的动心。

    “这样一说,果然是天下至宝,我以前所见玉器的确不能与之相比,小柳果然是大手笔。”黎老夫人有些感慨。

    吃过饭后,柳致知和众人告别,赶往八公山。他直接是御器而行,落在了八公山上,八公山位于皖省中部、淮河中游,由大小四十余座山峰叠嶂而成,方圆达二百余平方公里,主峰海拔二百多米。八公山历史悠久,古称北山、淝陵、紫金山。传说淮南王刘安好仙道。得遇八公于此山,《太平环宇记》中记载:“昔淮南王与八公登山埋金于此。白日升天。余药在器,鸡犬舔之,皆仙。其处后皆现人马之迹,犹在,故山以八公为名。”这也是典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出处。

    柳致知落脚之处,是八公山的老君山,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名字。落脚之时,他选了一个没有人的山峰,免得引起人注意。

    下山之后不久,便遇到一人,柳致知问了一下路,那人指给他,柳致知谢过此人。他落脚之处离目的地有些远,柳致知也不急着赶路,送药今天或是明天没有多大区别,对方是身体虚弱,目前并没有生命危险,柳致知以前也没有来过此处。但此处大名鼎鼎,稍通历史都知道这个地方,毕竟一个成语:“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太过于出名,想后秦大军。来时气焰冲天,投鞭断流。淝水一战,便如丧家之犬,八公山上,草木皆兵。

    此处比较偏僻,柳致知一人在山中走着,太阳已偏西,如果不使用术法,弄不好就得在山中过夜,柳致知刚准备运起缩地术,陡然停了下来,因为前面一座小峰之上下来几人,速度远比普通人快,显然不是常人,柳致知一抬头,其中有一个是道士打扮,另外四人却是普通人,一身休闲服,现在虽已立过秋,但此处还是比较闷热,立秋之后,还有十八天底火,但这些人却没有一个流汗,柳致知一眼看出,这五人不是普通人。

    柳致知迎面向五人走出,他收敛了气息,如同普通人一样,对面五人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移开。

    “那八公洞在什么地方,真的是在炼丹谷?那地方现在可是风景区,虽然八公山游人并不多,但总是有些碍事。”其中一人说到。

    “不清楚,听说四件青铜F合到一处,自然就会指出八公洞所在。”那个道士说到。

    “这不好办,我们手中只有一件,而且研究了好一阵,根本没有发现其中异常,还有一件在随遇散人手中,一件在英国,不过已被铁血盟所得,据说是铁三下的手,现在英国方面也在追查铁三,还有一件在日本的高野僧手中。”另一人说到。

    柳致知耳尖,听到他们的话,心中一动,想起当日出了太行山的事,这伙人是任凌华一伙,还是当日偷盗那件青铜F的人,世事真是奇妙,柳致知并不想与那件青铜F再产生联系,偏偏有关它的信息又一次出现在柳致知的面前,而且,让柳致知明白这东西与八公洞有联系,柳致知虽说不知道到八公洞,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想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故,据说当年八公在此山合成丹药,丹成后白日飞升,此处后人才称之为八公山。

    八公洞,看来应该是传说中八公留下的洞府。如果真是八公当年的洞府,其中应该有不少遗迹,对修行者来说,其中东西肯定有借鉴作用,甚至会有不少东西直接能用。从传说中来看,八公应该擅长外丹药饵,甚至会存在真正失传的丹药。

    柳致知与此五人迎面相遇,这五人也看到柳致知,住了口,有点戒备打量着柳致知,在山中遇到一个不认识的人,而且是一个什么也没有带的人,有点古怪,好在八公山地处人烟稠密之处,在八公山相对偏僻之处,出现一个人,五人虽怀疑,但并不是完全不合常理。

    柳致知也打量对方五人一番,双方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擦肩而过,五人之中,有一个人手上掐诀,似乎要出手试探,那个道士轻轻摇摇头,此人散去了诀印。柳致知也感应到了这一幕,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事实上也准备出手。

    柳致知虽然很想知道具体情况,但又不好跟着几人,偷听他们说话,这五人显然身怀修为,柳致知如果主动用神识查看,能容易让对方发现,还是先完成黎青山交待的事再说。

    两方人渐渐走远,相互之间已经看不见,柳致知为了防止引起他们的注意,暂时只好老老实实如普通人一样赶路,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太阳已西坠,柳致知已经出了山,但此时反而不便用缩地术之类,此处不时有行人车辆经过。

    柳致知又问了一下路,还有几十里,凭柳致知脚程并没有问题,但柳致知不想引人注意,便到了公路边,路上车不少,柳致知拦了一辆出租车,说了目的地,干脆乘车而去。

    一个多小时已后,天已经黑透,车子终于到了,在一个小镇下车,付了钱,柳致知进镇,说是小镇并不确切,不过是附近一个小集市,公路从镇边两里外经过,分出一条水泥路通往此处,整个小镇是一个介于村庄的集镇之间的小镇,只有一条街,很窄,是砖头杂着青石板铺路,不过门上都有门牌号,这倒省了柳致知不少事,顺着小街往里走,偶尔有一两昏黄的路灯,是那种白炽灯泡,很简陋。

    柳致知一直走到镇西,看到门牌号,终于到了,这是一个院子,门已关,一到此处,柳致知不由皱起眉头,此户院子不深,却很宽,从风水上来说,这样院子不好,院子最好深度超过宽度,更令柳致知皱眉的是,这个院子并不是长方形,而是不规则的形状,大概为了多占地方,西边墙上爬满了爬山虎凌霄一类植物,乍一看,有些诗情画意,很是茂盛。

    柳致知对风水虽不如赖继学,但也不能算外行,修行到柳致知这种程度,能凭自身灵觉感受到无形的能场的修行者,就是不懂风水理论,也能凭感觉就能大体判断出一处风水的好坏。

    这所房子在风水上有问题,不是外来的风水,而是房屋的结构,长期住在其中,对身体肯定有影响,不过风水并不是影响那么大,其效果也是长时间才能显现,如果主人身体壮,一时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柳致知伸手敲门,现在天虽然黑了,也不过八点钟左右,现代人不可能这么早睡觉,往往在家中看电视之类,晚上上门,有些不礼貌,柳致知只想早些结束,八公山上的事情引起了他的兴趣,此户风水有些问题,并无大碍,解决起来也容易。

    敲了几声,听到院子中有脚步声,有人打开了门:“谁呀?”开门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看到柳致知,他不认识,脸上露出一丝戒备。

    “请问这是童祥久的家?”柳致知问到。

    “不错,请问你是谁?”

    “我由苗疆过来,受一位姓黎的老前辈嘱托,来此送药的。”柳致知直接说出来意。

    “爸,有人打你,你请进。”此人让开了路,将柳致知请入。

    院子中地面是水泥地为主,只有靠近西墙那边有一个用水泥砌起花坛一样东西,有些花草,爬山虎之类攀沿植物就是栽在里面,东侧是一间厢房,有烟囱,显然是厨房,正面是五间瓦房,正堂亮着灯,门开着,里面传来电视机播放电视剧的声音。

    柳致知随主人进入堂屋,背墙上玻璃框的正堂图,属现代工艺品,画面上是云雾缭绕的八公山,仙鹤凌空飞翔,四周还有一串五颜六色小灯泡闪烁,好像街上的霓虹灯一样,画下面是一张长条供桌,有香炉烛台,两边还摆着茶壶茶杯,靠西侧一台电视机,正播放着古装电视剧,供桌东侧还有一台微波炉。

    “我是童祥久,贵门临门,快请坐。”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客气请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