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70. 夜深魅影谁为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八公山中一处小山峰,并不大,却位于群山之中,很不显眼,山上有一处旧屋,应该是以前人所留下,已破败不堪,但现在却有人居住,此处也没有通电,屋子也没有点灯,但屋内却已经整理过,东面一间,墙上用黄布幔遮住,有供桌,桌上有烛台香炉,还有果品,地上有拜垫,桌上放着一把尺许长的剑,这是一把骨剑,如同象牙一样,却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骨骼,剑上缠住头发,剑放在一个盘子中,用红布衬底,再细看,不像红布,有点发黑,好像血迹染成,上面画满了符箓。盘坐在一块石头之上,正在捻着手中的黑檀木念珠。口中默诵着经文,陡然一抬头,双目陡然明亮,望向天空,叹了一口气:“嗔痴之毒,何苦来哉!”又低下头,继续诵经。

    另外一处,柳致知在山中遇到的五人居然也在山中,不过并没有宿营之类,而是相互谈论,纸人一出,一个个也抬起头:“看来有人施法行事,不知是哪一拨人?”

    柳致知如果在八公山上空,就会发现,八公山好像很热闹,来了不少修行人。其中不少人都感觉到有人施法,不过一个个只是望了一眼,并没有丝毫插手的意味,一个个接着该做什么事,还做什么事。

    童家堂屋内,灯依然亮着,柳致知并没有去睡觉,童祥久和童增利并没有睡,而其他人已去休息。

    柳致知说今夜有事发生,让其他人去睡觉,不要理睬,童祥久和童增利父子两个说什么也不肯去睡,柳致知也随他们,三人便在堂屋内喝茶聊天,柳致知顺便问起童祥久的父亲当年与黎青山的事,结果童祥久也不清楚,不过他有点印象,当年他父亲去过苗疆,结识过一个异人,也在生活上帮助过对方,但有些什么事,他并不知道,当时他还小,直到父亲去世前,给了一件银饰给他,说以后遇到什么特殊的事,如果没有办法,可去苗疆拿着此物去见黎青山。

    一直以来,他并没有当回事,直到这次孙子之事,实在没有办法,才去一试,黎青山没有拒绝他,说他孙子是先天亏损,需要炼制丹药,让他将地址留下,过两天等药炼好,自然派人来。

    之后的事,童祥久不说,柳致知也知道,但柳致知没有想到,童文化居然会被修炼邪术的人相中,想祭炼其神魂为己用,既然这样,柳致知当然出手破掉对方之术,当时对方没有反应,柳致知估计对方暂时还未发现,但一旦发现,对方肯定会有所动作,毕竟自己是破坏对方炼法,对方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柳致知顺便又向对方打听八公山一些情况,包括山川形势和当地一些传说,谈着谈着,时间不觉已到子时,柳致知感觉到外面阴风起,有法力波动向这边来,知道对方施法了,当下停下的话题,神识感应而出。

    童家父子见柳致知停止了一说,好像在听外面的声音,心中一拎,他们是普通人,对这些涉及到鬼神的事,向来敬而远之,也认真听了起来,外面传来风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到院子中。

    柳致知站起身,拉开了门,童家父子两人顿时发现院子中出现一个白衣白甲,身高丈八的大汉,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钢刀,顿时吓得小腿肚子抽筋,话都说不周全了:“大师,这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柳致知手中出现一柄三尺青锋,正是秋水剑,童家父子根本没有看出柳致知从什么地方取出的宝剑,柳致知脚下一动,人已出现在院子之中,那个白衣巨人手中如门板一样的刀劈了下来,柳致知身影一摇,身体已出现在另一侧,巨人一刀落空,不等巨人发出第二刀,柳致知手中秋水剑一声剑鸣,森森的剑光暴闪而出,从巨人的腰间掠过,巨人顿时化作两截纸人飘落。

    八公山中来可伟身体一晃,他借纸人感觉到了柳致知,却不料让柳致知一剑斩杀纸人,剑气森森,中间有一种意志无法抵御,剑修,来可伟脑中想到这个词,就在这里,一股意志探了过来,来可伟哼了一声,知道对方感应到自己,当下两股精神一缠。

    “破我炼法,该死!”来可伟精神之中信息传出,手往随身黄布包中一摸,摸出一把和供桌上一样的骨剑,不同之处,此剑微闪磷光,随即将剑抛出,剑一出手,化成一道惨绿光华一闪而没。

    柳致知顿时感到一道阴寒顺精神攻来,知道对方又出手,意志一剑,天空之中空间一动,一道惨绿光华现,他知道两人之间空间因意志干涉,结构趋于同化,空间类似科幻中所说的折叠一样,两处空间根本没有距离限制,对方的骨剑一出手,自然现在柳致知所在。

    惨绿光华一到,柳致知立刻感应一股怨念,怨念之强,柳致知立刻明白了,骨剑之中不用说应该炼入人的神魂,对方以前居然做过同样的事,柳致知心中隐隐有怒气。

    柳致知的猜测并没有错,来可伟炼制的是阴阳双魂剑,阴剑已成,阳剑的神魂却是童文化,却被柳致知插了一脚。

    惨绿光华直向柳致知头上落下,柳致知手中的秋水剑光华一闪,两道光华一交,手中剑光立刻有些黯淡,居然有污损的效果,柳致知手一放,一股阳气勃然而发,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却出现数道白亮的电光,这是柳致知由五行宗雷法演化出来,却控制得极好,根本没有任何声音发出,细如树枝一样闪电立刻将骨剑罩在其中,柳致知听到两声惨叫,一声是来可伟,一个却是女声,他知道应该是此剑中被炼入神魂已受损。

    骨剑惨绿光华暗淡下去,柳致知却是一声怒哼,手一点,无数电丝没入空间之中,接着淡青色风刃现,又没入空间之中,柳致知精神自然裹着闪电丝和风刃轰然降临到来可伟的静室之中,刹那间一声惨叫,来可伟身边光影一涨,撞开窗户,倒飞而出,浑身焦黑,衣服破烂,左胳膊垂了下来,肌腱已被风刃切断,一落地,口中吐出一口血,立刻很远处落荒而逃。

    两人隔空斗法,形成两处空间的类同,以前柳致知尚不善于利用这个空间,现在对此操纵更加熟练,不过这种方法必须在这种情况下才能使用,平时要用,必须有对方生辰之类信息或对方身体毛发等物品才行,这样又归于暗算别人。

    来可伟一逃,这枚骨剑立刻失去控制,光华立淡,柳致知手中剑一圈,将之收到手中,略一感应,此剑灵性很足,其中拘入人的神魂,已不是灵性问题,而事实上是一个另类生灵,柳致知微微叹了一口气,凌空画符,暂时将此剑封了起来,找个时间将其中神魂放出,可惜这个神魂与剑化为一体,柳致知现在也不知道如何将之超度,看来得去找一下黎青山,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一切都归于平静,柳致知回头看了一下童家父子:“没有事了,从此之后,你家孩子注意锻炼,不出意外,寿命不会低于普通人。”

    “大师,那个妖人会不会来找我们。”

    “你们放心好了,他不会来了,他的法已被我破了,就是想来找你家文化,也没有意义,再说,我在那个房间印入一道符,一年之内都会起作用,过了今年,文化大了一岁,不会有用了。”柳致知安慰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