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72. 形神双灭斗志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不是主动感受周围一切,而是通过灵觉被动感应着周围,范围比主动用神识小得多,正因为如此,他感应到异常时,发现自己已陷入一个包围之中,周围有数人,藏在丛林中,隐隐地形成一个合围,柳致知的发现不是这些波动很强,而是相反,他们太安静了,一般修士身上波动,或是生命的律动比一般人强得多,而这些人却很弱,甚至掩盖不了周围自然界动植物的生命律动,造成一个奇怪的感觉,这些所藏身之处,反而显得异常安静,正因为这样,柳致知才发现了异常。

    这种发现反而给柳致知一种启发,如果将自身波动有意调节到与周围环境一样,不是可以消失在修行人的灵觉中。当然,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而是要对付周围这些人,这些人显然是同一门派,所收敛气息的表现给人是一样的感觉。

    “你们是什么人?”柳致知淡淡地问到,这一刻他心中如明镜一样,周围一定范围内任何动静都反映到心灵之中。

    柳致知的问话,对方并没有回答,柳致知也清楚感应到对方一共是九人,都带着斗笠,手中握着行脚杖,这是一种行脚僧用的类似禅杖的用具,给柳致知一种感觉,对方是行脚僧,但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是在这里伏击什么人,自己是无意中踏入,还是对方目标就是自己?

    妙华山并不高,此处离白塔寺已经很近。不远处就是白塔寺。

    九股阴凉的心念力指向柳致知,这种力量兼有压制精神意志和束缚*的双重作用。一般修行者到此,法术施展都会受影响,因为法术本身就是通过精神所施展。

    对方没有回答,却也没有靠近,而是通过心念力压制自己,既然这样,对方已将自己作为敌人,而就不用多费口舌。

    手往腰间一拍。秋水剑出现在手中,一声剑啸,柳致知人剑一体,化为一道匹练,斩向最靠近自己的一人,九人动作一致,手中杖往面前一顿。场景立变,林中现诸鬼神,各现异态,林间好似变成诸鬼神游猎血食的场所。

    这是对方心念力所幻化,与其修行法门有关。柳致知理都不理,剑光森森如练。不管何物拦在面前,唯一剑斩之。

    面前鬼神想拦住剑光,柳致知剑光之中的精神意志是是如何精纯,鬼神幻像虽挟着对方心念力,却根本拦不断剑光。如果要拦住剑光,一是精神意志方面压过柳致知。对方显然做不到;另一种就是法器之类,以其妙用形成类似实质的力场。

    剑光一到,速度虽受了一点迟滞,却拦不住,耳中听到类似裂帛之声,一剑已到最近一人面前,此人往后急退,双手一扭手中的杖,往外一分,杖中藏着一柄细细的长刃,架向剑光,呛的一声脆响,手中长刃断,身体踉跄退后,同时,柳致知听到一人口中喝出一声:“兵”,一股波动从侧面轰击而起,同时背上一麻,汗毛竖起,一股尖锐的力量从一颗树顶突然如针一样射向柳致知。

    柳致知感应到九人,却未发现树顶上还藏着一人,危急之中,柳致知身体如蝉脱壳,向侧面一扭一旋,几乎与地面平行,硬是平移了数尺,这股攻击立刻落空。

    而那个受柳致知攻击的人也向后飘出了数尺,总算逃过一剑之厄,刚喘了一口气,头顶上的斗笠却变成两半落下,头皮之上都出现一丝血痕,却是一个光头,他虽然躲过一剑,但柳致知秋水剑的剑意他还是没有完全避开。

    柳致知眼睛一扫周围,周围九人,其中一人光头,其他人都带着斗笠,一身灰色宽大衣袍,手中持杖,将柳致知围在中间,慢慢向柳致知逼了过来,头顶大树枝桠上,立着另一个同样打扮的人,此人实力显然在其他人之上,他的身上波动与树浑然一体,柳致知的灵觉不经意间将他给忽略,要不是他出手杀机外露,柳致知根本发现不了他。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柳致知声音冰冷,身体似乎在微微发抖,这不是他害怕,他根本没有动,身体表面抖动是一种假像,他国术自突破抱丹之后,罡气已凝,同时,罡气自生灵性,不需柳致知有意控制,对外界自会作出相应的反应,此时,他被九人心念力锁定,罡气自动震荡扭转,那九人心中震惊之极,心念力根本锁不定柳致知,好像柳致知是一条大泥鳅。树上那人却没有使用心念力,从他刚才表现来看,绝对不是弱手,柳致知都看不透他。

    柳致知这句话,对方依然没有回答,柳致知眼光一冷,准备喷出秋鸿剑,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施主,你是替老和尚受灾,渡边,与这位小施主无关。”

    话音一落,一个老和尚从容迈步而来,看似平常,却一步迈入包围圈中。树桠上那个人,也就是老和尚口中的渡边,陡然喊出一声:“喜蘖!”这显然是日语,柳致知听不懂,不过肯定是发动攻击或者去死之类的话。

    外围九个和尚立刻动了起来,手中结印,口中咒音暴喝,心念力陡然增强,直向柳致知两人缠了过来,柳致知手中剑嗡的一声,刚要出手,身边老和尚出手了,就是一声暴喝,柳致知倒没有多少感觉,而周围的九人陡然倒飞出去,柳致知感受到的心念力刹那间崩散,脑中不由浮现出一个词:“狮子吼”,老和尚怒目圆睁,好似怒目金刚,倒真像狮子吼。

    树上渡边身体一晃,却没有掉下来,手上结出一印,口中急速诵出:“唵蜜止蜜止,舍婆隶多罗羯帝娑婆诃。”一具护法神顿时由心念具现而出,其身现黑色,火炎发上竖,三面六臂。右第一手执偃月刀,二执骨念珠,三执小鼓。左第一手执天灵盖,二执三叉戟,三执金刚绳,左右方之上双手握住一张展开的象皮。三面作忿怒形,六臂齐动,诸法物向柳致知和老和尚劈头盖脸打下来。

    老和尚又是一声喝:“哞!”顿时那护法神一滞,渡边也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立刻坐在树桠上,口中密诵,柳致知发现几缕灰白色烟气投入护法神之中,护法神凶威立盛。

    柳致知一见,知道对方将部分神魂投入其中,心中一动,手往腰间一摸,乌眚幡已出现在手上。老和尚口诵经文,在柳致知眼中,一团金光抵住护法神,而护法神也发出黑光与老和尚相抗。

    柳致知意念一动,乌眚幡升在空中,无数乌黑油亮的黑丝顿时狂卷而下,立刻将护法神缠住,柳致知惊奇发现,护法神居然不能克制乌眚丝,乌眚幡甚至有一种兴奋感,好像见到大肥肉一样,乌眚幡反而对老和尚的金光有些畏惧。

    柳致知见渡边将神魂一部分与护法神相合,想起自己的乌眚幡能收魂魄之类灵体,便想一试,谁知一下子将护法神给层层缠住,他意念一催,在护法神怒吼中,居然将护法神往幡中拉去。

    老和尚一愣,眼中出现一丝迟疑,想出手,叹了一口气,终于没有出手,护法神一声悲嚎,被拉进了乌眚幡,而渡边身体却一头从树上栽下,柳致知感到幡内一股强大精神似乎要脱离幡而出,幡面不停鼓起,一急之下,意念一催,幡体内法阵顿时狂运起来,地面上身体一躬,如同活鱼掉入锅中一样,身上数缕烟气冒出,投入幡中。

    转眼间,幡面平静,而地面上渡边身体如同沙土一样,崩散开来,只留下一身衣服。那另外九个和尚看到这一幕,眼中充满了恐惧。

    “施主,你手段太过于歹毒,将渡边完全炼化,让他神魂俱灭。”老和尚口气复杂地说到,那九个和尚本来就充满恐惧,听到老和尚这么一说,互相看了一眼,陡然向四面逃去。

    柳致知顿时愣住了,问到:“法师,他们为什么逃?”

    “给你吓得,你一出手,让人形神俱灭,修行人知道自己灵魂不灭,就是死了,将来还有转生机会,而死在你手中,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你说他们逃不逃?”老和尚反问到。

    “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这个幡这么利害,当初我得到时,里面有不少阴灵,我给超度了,难道这次不能超度?”柳致知问到。

    “你将他完全炼化,已成为此幡的一部分,怎么可能超度?”老和尚说到,柳致知不由皱眉,当初海力布用它收取阴灵,为什么没有炼化?他不知道的是,海力布当日收取阴灵,阴灵很弱小,在其中安安分分,海力布暂时也未想到炼化,今日柳致知收取的东西却想破幡而出,柳致知一急之下,不由意念催动,其中所有法阵狂运起来,立刻将它炼化,甚至将地上渡边体内的神魂都拉了进来,才造成那种情景。

    “法师,这些是什么人?好像是日本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柳致知今天受到伏击,可是一头雾水。

    “他们这是对付我,我与他们之间有一个数十年因果。”老和尚说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