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74. 非是神通世间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里面有什么故事?”柳致知感兴趣地问到。

    “如果你问别人,别人还不一定知道,你遇到了老和尚,老和尚细细说给你听,来,柳施主,坐下来听罢,时间比较长。”法空指指另一块石头,说到。

    柳致知坐了下来,法空问到:“你知道元际禅师肉身为什么不腐?”

    “高僧修行到一定程度,自然得到金刚不坏之身,六祖慧能不是典型的例子,九华山的海玉和尚,明代憨山法师,还有不少高僧不是这样吗?”柳致知反问到。

    “你说的不错,不过元际禅师与他们有点不同,其他人是自己功行,元际禅师却得到道家外丹药饵之类,他肉身不腐有药饵的作用。”法空说到。

    “愿闻其详。”

    “唐贞元六年,91岁高龄的元际禅师知道自己来日不多,叶落归根,悄然返回自己的故乡,来到南岳衡山的南台寺。从此嘱咐门徒把他平日搜集来的百余种草药熬汤,每天豪饮10多碗。一个月后,他更加清瘦,脸色红赤,两目如炬。一天,他端坐不动,口念佛经,安详地圆寂了。这样又过了几个月,禅师的肉身不但不腐,反而还散发出芬芳。弟子们感到非常惊讶,认为这是禅师功德无量,特地建寺庙敬奉。他所用草药便是得自当年八公流传下来的药方,他带回寺中还有一样东西,就是这件青铜匜。”法空说到。

    “这么说来,元际禅师进过传说中八公洞?”柳致知问到。

    “你也知道八公洞。也难怪,到了八公山,作为一个修行人,知道八公洞也属正常。青铜匜一共四件,系八公所铸,并不是什么法器之类,而是普通青铜器,不过是指明八公洞的位置,表面的蝌蚪文字是一篇颂文,没有什么奥秘。不要望着老和尚,我也不识,说它是颂文,不过是当年元际禅师传下来的话,关键在里面。”法空说到。

    “在里面,我以前看过青铜匜,甚至细细查过,没发现什么不同?”柳致知不解地问到。

    “你见过同样的青铜匜?”法空立刻问到。

    “是啊。”柳致知将自己在太行山外赵家庄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你真见过,这种青铜匜秘密说白了。也很简单,我问你。青铜匜过去作什么用?”法空又问到。

    “这个我知道,是一种礼器,实际上是用来舀水给客人洗手用的,如同葫芦瓢一样。”柳致知说到。

    “不错,玄机就在这里面,如果青铜匜盛满清水,正午时分,放在太阳下面,阳光透水而入。水中就会出现一幅图,这幅图就是指示八公洞的位置所在的地图。”法空说到。

    柳致知恍然大悟:“你是说,铸造时在内部不同合金成份不完全相同,形成一幅隐藏的画,通过水的放大和阳光的反射作用,显示出这样一幅画。”

    这种工艺华夏古代的确存在,柳致知以前听说过铜镜光亮看不到任何东西。但反射到墙上就出现了一幅画,这种道理是一样的。

    “老和尚可不知道什么科学道理,应该是这样,所以你用感应法器的方法。根本得不出其中奥秘,不少人也为其表面的蝌蚪文字所迷,就是得到青铜匜,也不知道其是奥秘。”法空说到。

    “那么,得一青铜匜,还是四者相聚才能进八公洞?”柳致知又问到。

    “都不能,图中有字,四者相遇,可增大机会,一青铜匜,如果你的机缘到,也可入内,关键在机缘,不然,就是机关算尽,也无用。”法空说到。

    柳致知不由乐了,说到:“当日八公不是玩人?”

    法空也乐了:“柳施主说得不错,八公那八个老家伙,没干过正事,就是玩人。淮南王刘安,民间传说,服食丹药,白日飞升,正史记载,造反未成而自杀,你信哪一个?”

    “我不知道,过去之心不可得!”柳致知说到。

    “你倒会曲解佛祖的话,不过《金刚经》上全废话,是不是佛祖所说,有谁知道?”法空也说到。

    “你这个老和尚,居然满口胡言,居然疑经,你为何而来?”柳致知脸上露出笑容。这是柳致知第一次没有用法师称呼他,而用老和尚,不是看不起,恰恰是对他的尊重,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该如何做事,法空已不迷信经书,从经书中跳出,也是一种大智慧。

    “疑经不疑经,佛法是靠经传的么,我来此,是因为知道这个地方有因果要了,就来了,你又为什么来?”法空反问到,他话中意思,柳致知知道这个和尚已接触到佛家所谓宿命通,知道一些事情与己有关,用道家的话说,已触摸到天机。

    “我是受人嘱托来救人的。”柳致知说到。

    “我事已了,因果已了结,老和尚走了。”法空说完,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好像想起一件事,将手中的青铜匜抛给了柳致知:“这东西送给你,本是道家的东西,看你的修行也是道家一路。”

    “这东西不是你寺中传下来的?”柳致知好奇地问到。

    “是又怎么样,当年元际从道门得到,传了一千多年,临走前回到家乡,结果一千多年后却飘落海外,今天你杀了渡边,自然归你,你想进八公洞,自己去碰碰运气。”法空说到。

    “你不想进八公洞去看看?”柳致知又问到。

    “有什么好看,当年元际从中得到不腐的药方,临死前跑回家乡,想落叶归根,死后一千多年,却被搬去日本,你说他现在如果能动,会不会跑回来?我可不想以后被人盗来盗去。”法空哈哈一笑,飘然而去。

    柳致知目送法空离去,这个和尚倒也洒脱,柳致知心中也升起一走了之的想法,随即又升起另一个想法,自己来此无意中卷入此事,既来之,则安之,没有必要逃避,自己不是法空,法空来此是感觉到有因果要了,因果了结,自然抽身而去,而自己是闯入此事中,事没有了结,没有必要学别人,如果那样做,就是一种逃避。

    想到此,柳致知便顺山道而下,此时已入夜,白塔寺的灯光也已经熄灭,在月光下,柳致知和之前一样,灵觉感应着身边的一切,不紧不慢向山下走去,刚到山下,在白塔寺门口,居然又发现两人如他一样在闲逛,不用想,对方也应该是修行人,两人方向正好相反,是上山,两人身穿西装,衣冠楚楚,如果在白天看到,谁都认为这是两个白领人士,是社会上成功人士,年龄都不算大,三十左右,但这样的人在夜里观赏风景,让人怎么看也不对劲。

    两人也看到柳致知,微微一怔,也明了柳致知的来意,便向柳致知点头,算打一个招呼,柳致知也点头示意,两方并没有说话,擦肩而过,各自而去。

    柳致知顺着路,现在他已进入炼丹谷,不过现在的炼丹谷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观之处,加上现代旅游业开发,根本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也没有遇到什么人。

    他便一路向南,从东南拐入正南向,不知不觉中到了孙家花园附近,以此为中心的南北两山坡均有大量石林地貌景观及“古生树”奇观,使人有地种峰回路转、神秘莫测之感。

    柳致知正在考虑是否入内一观,南方略偏西传来法力波动,那边有修行人,柳致知当下不再犹豫,直接向那边赶去,却到了一条东北―-西南走向,九曲回环,盘旋而上,有谷涧的山谷,柳致知估计是到了忘情谷。

    虽在夜晚,柳致知还是看得很清楚,谷中有曲径小溪,水声淙淙,如歌如吟。峡谷两侧,古木参天,树生石中,石立谷边,石柱群生,奇形怪状。应该是忘情谷,柳致知无暇细观风景,直接向法力波动处而去,在一片林中,树木并不密,地面芳草凄凄,中间有石径盘曲,不少人聚在那里,在夜里聚在此处的,当然不是游人。

    这些人散得很开,除了中央两方之人对峙,其他人散得很开,这些见柳致知来到,也未露出惊讶之色,而是看了他一眼,目光又投向中央对峙的两方,中央对峙两方,一方柳致知认识,虽不知其名姓,是柳致知刚来八公山时下山遇到的五人,一个道士和四个打扮上是普通人的一方,另一方是四人,柳致知并不认识,两方好像交过手,有两人身上衣衫凌乱。

    柳致知又打亮了一下其他人,隔得比较远,有七八人,但其中有三人却是一伙,其他人都散开,可能是临时而来,出乎柳致知的意料之外的是,却发现两个熟人,一个是那三人中一个,其中一人正是虞山的葛淼,柳致知估计是铁血盟的诸人,另一个却是单独一人,柳致知见过几次面,是龙虎山的张启威。

    两人也看到了柳致知,张启威点头示意,柳致知也点头招呼,而葛淼直接叫了出来:“柳小兄弟,你也来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