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75. 揭秘手中青铜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过葛前辈和两位道友。”柳致知上前施礼。

    “小兄弟,这位是雷动地,是我们盟主的侄子,这位是傅连仲。”葛淼向柳致知介绍他身边那两人,两人也和柳致知见礼,客套了一番,葛淼又问到:“小兄弟,你怎么也来此,难道也是为了八公洞?”

    “前辈,叫我名字就行了,我来此是碰巧,我受一位前辈嘱托,来此地处理一件事,与八公洞没有关系,事情处理结束,到八公山游玩一番,结果遇到不少修行人,甚至碰到了东密僧人,听说八公洞一些事,晚上想来探一番,碰上此事。那对峙两方是什么人?”柳致知说到。

    “那五个人的,领头那个道士叫秋林,与他对峙的是随遇散人一派,随遇散人说秋林他们偷了他们另一件青铜匜。”葛淼说到。

    柳致知又一次打量了双方,顺口说了一句:“他们有没有说谎我不清楚,但青铜匜之间的事情我倒清楚一些。”

    “你知道他们之间的事?”葛淼有些怀疑问到。

    “我是亲身经历其中一部分。”柳致知并没有瞒着众人,将自己在太行赵家庄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张启威也凑了过来,说到。

    “张道友,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柳致知笑到。

    “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来,我们以前合作过一次,不如这次再合作一次。”张启威建议到。

    “怎么合作?”柳致知很有兴趣问到。

    “这次八公洞。我也很有兴趣,想进去看看,毕竟八公可算修行老前辈之一,在我张家未建龙虎山时,传说他们已得道。我们相互帮助,一致对外,如果得到东西,平分如何?”张启威说到。

    “姓张的小子,柳道友与我们铁血盟关系很好,你跑到我们这里来拉人。”雷动地眼睛一翻。

    张启威也眼一翻:“你们认识柳道友。我以前就认识,也合作过,他又不是你们铁血盟的人,主动权在他,不服,我们打一架。”

    “你说的,那边光说不练,我们来练练,听说你们张家法门是名门大派。让我来见识见识。”雷动地立刻跳了出来。

    柳致知一听,雷动地是想和张启威较量一番。没有理由,正好遇到一个理由,柳致知刚要说话,葛淼说话了:“动地,出来时盟主是如何说的?”

    又转头向张启威道歉:“张道友,请多包含,如果相合作,不如你和柳小兄弟与我们在一起,铁血盟不会让你吃亏。”

    “这样的话。好,我就勉为其难。”张启威有些不太正经回答到。他们这里一结盟,其他还有数人,不自觉凑到一起,也相互之间达成协议,柳致知没有说什么,现在大雁还在天上飞。一个个就在这里讨论是清蒸还是红烧,据法空老和尚说法,能不能入洞,完全看机缘。

    他们在这里商量。那边对峙的双方也听到柳致知刚才所说太行山赵家庄的有关青铜匜的事,随遇散人冷声说到:“秋林,你听到那边柳道友的话,你的青铜匜是我的人付钱所买,你却杀人劫物,交出青铜匜,我可以不追究你所做的事。”

    “随遇,你太将你看成一个人物,当时青铜匜不过落在世间一个纨绔之手,对方可是当地一个毒瘤,我除暴安良,顺手拿点报酬,算得了什么,再说,这玩意也不是你的,听说是你让人盗墓,一个修行人却去盗墓,你不丢人,我却替你感到害臊。”秋林也是针锋相对,摆明了东西到了我的手上,就是我的。

    “你!”随意手一动,就要结印,葛淼却出声了。

    “两方道友,暂停动手,青铜匜不过是一件死物,我们想集齐四个青铜匜,来找到洞府,不如先放下仇怨,大家合作打开八公洞再说。”葛淼说到,两方哼了一下,其实双方也是不愿动手,并不是无仇,如果现场只有两方,没有其他人,他们早就动手,然而,现场除了他们,还有铁血盟,还有其他修士数人,他们一动手,当然怕其他人是黄雀,葛淼这一说,正好给他们一个台阶下,不然也不会僵持到现在,早就开打了。

    “道友说得不错,不过仅限于合作打开洞府,洞中宝物,就各凭本事。”随遇散人撂下一句话。

    “你以为我怕你,就按你说的办,我们间恩怨以后好好算!”秋林也是冷哼一声,说出一句话。

    “既然这样,我们商量一下如何打开洞府,我们铁血盟手上有一个青铜匜,秋林道友和随遇道友手中更有一个,还有一个却落在日本的东密僧手中,听说他们也来了,是不是明天将他们找来商量一下。”葛淼说到。

    “怎么落到日本手上,他们在哪里,直接将他们杀了,抢过来就是。”一个人说到。

    “是在日本侵华期间,盗往日本的。”雷动地说到。

    有些人在暗暗打主意,是不是将东西抢过来,而有些人不同意这个观点,说日本人来此算客,直接抢有失风度,一时两派争了起来,随遇散人坚持明天去见日本人,四方商量一下,柳致知冷眼旁观,他心中有数,日本人来此,应该是受到随遇散人的邀请。

    “不用争了,那件青铜匜在我这里。”柳致知话音不高,众人一下子鸦雀无声,目光一起投向柳致知:“我今晚过来,日本人伏击我,在一位佛门法师帮助下,我杀了他们领头的渡边,得到了一件青铜匜,那位高僧说,这是三十年代从南岳南台寺被日本人盗走的青铜匜。”

    “痛快!”雷动地拍手称快:“现在四件青铜匜都集齐了,放在一起,看看有什么异样?”

    柳致知笑了,说:你们得到青铜匜,可发现其中奥秘?

    秋林、随遇散人和铁血盟的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葛淼开口说话:“我铁血盟得到青铜匜,用了不少方法研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青铜匜不过是一件普通的青铜器,没有什么玄妙,甚至表面的蝌蚪文都请教不少人,虽没有完全破译,但从破译部分来看,好像是一篇颂文,丝毫没有什么特殊之处,难道四件合在一起才有作用。”

    随遇散人说:“我得到青铜匜已有数年,一直对它进行研究,但结果与葛道友一样,也只能寄希望四件碰到一起,问题说不定迎刃而解。”

    秋林见众人目光又望向他,便说到:“我也一样。”

    其他人见此很失望,目光又望向柳致知,柳致知说:“我今晚刚得到~”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众人直接不指望他能知道青铜匜的奥秘。

    “将四件合在一起看看。”有性急的人直接打断了柳致知的话,叫了起来,柳致知摇摇头,他刚要说出青铜匜的奥秘,却被人打断。

    其他三人取出青铜匜,他们是随身携带,随遇散人和秋林就带在身边,而铁血盟是在雷动地身上,柳致知也顺势取出了青铜匜,倒没有人注意他是从什么地方取出。

    “这其实没有用。”柳致知说着,见三人已将青铜匜凑到一起,也手持青铜匜,凑到一起。

    青铜匜也不是什么好组合的东西,四件碰到一齐,众人睁大了眼睛,什么也没有发生,有人说到:“是不是方法不对?”

    “没有用的。”柳致知说到。

    “柳道友,你难道知道什么?”张启威问到。

    “我当然知道,我刚才话没有说完,就被你们打断。”柳致知说到。

    “你怎么不早说,不是耍我们。”张启威翻着白眼说到。

    “是你们太性急,我虽然今晚才得到青铜匜,不过这东西可是南台寺从唐代一直传到民国期间,那名佛门高僧却知道其中秘密。”柳致知这么一说,众人没有想到又是柳暗花明。

    “有什么秘密?”葛淼问到。

    “青铜匜是做什么用的?”柳致知反问众人。

    “盛水的东西。”张启威脱口而出,陡然想起什么:“难道要将它放在水中才行?”

    “虽不中,也不远了。”柳致知有些诧异看了张启威一眼:“这青铜匜当年铸造时,工艺高超,里面将八公洞附近的山川形势图铸入其中,平时不可见,如果盛满清水,放在正午的阳光下,水中就会浮现出图,从中可知八公洞府的位置。”柳致知揭开了谜底。

    众人将信将疑,柳致知见众人表情,知道大家所想,便说到:“这是我所知道的情况,对与不对,明天中午一试,自然可知。”

    柳致知不知道,当初八公造这四件青铜匜,不过是一时好玩,也是为了迷惑一下淮南王刘安,他们要炼外丹,需要大量药物钱财,要使刘安相信,便做了这四件青铜器,让刘安觉得他们手段高妙,后来人如何能想到这一点,除了当初元际机缘巧合,知道如何使用青铜匜,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柳致知不是遇到法空,也想不到这一点,其他人得到,也许真的靠运气,说不定哪天无意中就能发现,或者,终其一生,根本想不到。

    “那盛满水在月光下试一下,说不定也可以。”秋林眼珠一转,说了一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