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78. 因情口角寻常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没有回苗疆,他已给阿梨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转告黎青山,他嘱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便直接回申城。

    柳致知离开了八公山,带走了数块紫金石,他没有想到,他们这群修行人所为,却留下一个传说,并没有人直接发现他们,他们在夜里对着石壁喊“仙人开门”,这声音却让八公山风景区中一些附近的工作人员听到了,当时并没有留意。第二天夜里,又人修行人到白鹗山石壁前,想再次进入其中,有些人还是没有死心,对着石壁又喊了一通,当然,石壁再没有开门,第三天,还有人心存侥幸,又跑来鬼喊了一阵,以后数天,偶尔有人来喊,结果,八公山留下一个传说,仙人开门的传说。

    柳致知回到申城,柳致德已去外地上学,柳致颜上班,他倒是闲了下来,生活变得极有规律,基本上以修行为主,下午闲暇之时,也在申城一些地方逛逛,有时下午雕一下紫金石,倒让他制出几方砚台,借石本身形态,倒是天然之趣横生,不过这些都不能算风水法器,本身材质有所限制,但就是如此,也非普通之物,比一起寺庙中所谓开光之物强。

    柳致知制好几方砚台后,并没有立刻拿出来,这东西送给那些有文化修养的人,却是非常适合,不过总不能直接送上门,得找个理由,柳致知现在都没有想到送给哪些人,这不着急。到时候再说。柳致知就将这些砚台放在书房的桌子上,何嫂也进来收拾过书房,却对这些东西没有留意过。

    傍晚时分,有人来敲门,何嫂打开一看,不由喊到:“二小姐,你怎么喝酒了,还喝得这么多?”

    “没事,我来找我哥。”柳致颜一挥手,脚下不太稳。说到。

    柳致知听到了响动,立刻从书房中出来,见到柳致颜这个模样,不由皱眉,何嫂正扶着她。

    “致颜,你下午没有上班?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柳致知问到,何嫂将她扶到客厅,在椅子上坐下,倒了一杯茶。

    “少爷。今天是星期天。”何嫂在一旁提醒了一句,柳致知一拍脑袋。自己不上学不上班,修行以来,电视也看得不多,还真的将今天是星期几给忘了。

    “哥,我和钟铭吵了一架。”柳致颜眼睛红红地说到。

    “什么原因?”

    “我们部门一个男同事追求我,我没有答应,那个男同事听说我学武,也找到武魂俱乐部,参加了咏春拳班。我又不好不允许他参加,他是交了钱来上课,今天下午刚下课,我们才一出来,钟铭来了,几句话一说,吵了起来。两人推推搡搡,结果动起手来,我那个同事虽学了几天拳,如何是钟铭的对手。吃了亏,结果旋老师正好下来,见自己学员被打,将钟铭教训了一顿,我去追他,他骂了我一顿,我气与他大吵了一顿,便到酒吧中喝了一点酒。”柳致颜声音中带着呜咽。

    柳致知劝到:“恋爱中男女吵架也是正常,不用放在心上,何嫂,有没有稀粥,弄点清淡的东西吃一点,今天就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睡一觉,明天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何嫂熬了稀粥,安置好柳致颜,柳致知给蓝悯竹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柳致颜在自己这里,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让他们不要担心。

    蓝悯竹先问了一下柳致颜的情况,柳致知告诉她没有什么事,当听出是与钟铭吵架,立刻说到:“我早就说过,那个穷小子不可靠,现在露出了原形了吧!”

    “蓝姨,此事你就不要介入其中,你一介入,说不定适得其反,让致颜冷静一下。”柳致知有些后悔告诉她,不过这种事是瞒不了,不如将话说开了,柳致颜今天不回家,父母肯定要过问,与其明天追问生出事端,不如今天就说开了,顺便通一下气,免得到时柳致颜又与父母产生矛盾,同时,柳致知也不想父母过多介入其中,蓝悯竹听到这个消息,恐怕更多是高兴。

    “致知,我知道了,你多劝劝致颜,天下好男人多的事,说不定反而是好事。”蓝悯竹在电话中说到。

    “蓝姨,你放心好了,致颜这边我会好好劝劝,你就不用操心了。明天致颜请一天假,你与父亲说一声,今天她酒喝得不少。”柳致知说到。他倒不是想劝柳致颜与钟铭分手,而是决定让柳致颜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情侣间吵架并不奇怪,双方冷静下来,处得来就相处,处不来就好聚好散。

    第二天早晨,柳致颜醒了,头还有点疼,柳致知已经早课结束,见她起来,便招呼她吃早饭。

    “昨天喝了不少酒,酒劲有没有过去,何嫂专门为你准备了一些清淡的小菜,来喝点粥。”柳致知说到。

    “哥,昨天多谢你了,我好多了。”

    “这就对了,情侣之间有些矛盾,也是正常,冷静一下,就过去了。”

    “哥,我忘不钟铭。”

    “傻丫头,不要着急,如果钟铭在乎你,他会找你道歉,女孩子有些学矜持一些,更显修养。”柳致知笑到,这些坎由他们自己去渡过,柳致知也不想介入太深,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外人谁说得清。

    “好的,我就听哥哥的话,我去上班。”柳致颜吃过早饭,推开碗,准备起身。

    “不着急,昨晚我与父亲替你请了假,你酒喝得不少,就休息一天,以后不要这样。”柳致知说到。

    “也好,我就在哥这边歇一天,哥,你这边古典气太重,一点没有现代大都市家庭的感觉。”柳致颜说到。

    “我觉得挺好,你要看电视,或者上网,自己去,我去书房看一会书,然后临一下帖。”柳致知说到。

    “那我也到哥哥书房,看看哥哥写字。”柳致颜说到。

    柳致知的书房中,桌子上放着几个砚台引起了柳致颜的注意,她好奇端起一只看着:“哥,这砚台上次我没有看到,你新买的?看上去质地很好,色泽紫色,还有金色纹理,很大气,是什么砚台?”

    “这是我近些日子所雕,用的是寿春紫金石,是紫金砚,也是名砚之一。”柳致知说到。

    “这么多,这个最小送给我,好不好?”柳致颜拿起一个巴掌大小的砚台,这是柳致知利用一块料的边角所雕,略显椭圆形,借助纹理,在砚池边雕了一条盘龙,正好将砚池包在其中,很传神。

    “你如果将这个砚台拿去,就好好练字,如果做得到,就送给你。”柳致知笑了笑说到。

    “那好,我回去好好练字,哥,你找一本字帖给好。”柳致颜说到。

    柳致知挑了一本柳体字帖,虽然她以前也练过几天字,但开始练字,还是从楷体出发为好。

    “致颜,你好好练字,如果练得好,将来我送一方上好印章给你。”柳致知说到。

    “什么印章?”

    “我手边还有几方鸡血石的章胚,是真正上好鸡血石,是梅小姐当日所送,每一枚都价值万金,是一个书法家梦寐以求的好东西。”柳致知直接诱惑她。

    “真的?”

    “我不骗你,我的明道印就是其中一方,不过,你水平不到一定层次,我是不会给你的。以免得埋没了好印。”柳致知说到。

    “就冲哥这一方印,我也要好好练字。”柳致颜说到。

    接下来,柳致颜就在一旁看柳致知的练字,看柳致知如何运笔,看得很仔细,毕竟有了一种动力。

    柳致知临了半个多小时帖,对他来说,更多是体会古人写字的神韵,现在的柳致知,临帖却是一种享受,自然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古人称之为得气,实是古人好字中有一种信息,临别人字时,自然能感受到那种意境和信息,所以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写过书法的人,可能有一种感受,临帖很养人,但创作却是相反,全心写一件作品时,作品完成,人有时好像抽空了一样,好像自己全精气神进入入字中一样。

    柳致知临好之后,柳致颜有些意动,也开始临帖,柳致知并没有多说,坐一边椅子上看书,柳致颜临了一会,有些丧气地说:“比起哥来,差得太多。”

    柳致知站起来看了一下,说:“不错,还有些功底,练字不是一天,你的字比一般人强,坚持练下去,功到自然成。”

    柳致颜停下手,在笔洗中将笔洗了一下,说:“哥,你看得什么书?”

    “《易经》。”柳致知合上书,将书皮给她看了一下。

    “这书好难,哥这边书好像都是一些经典,其他没有,有没有小说之类?”柳致颜问到。

    “有啊,那一栏都是,有四大名著,还有一些古典小说之类。”柳致知手一指。

    “哥看这么些书,有用吗?”柳致颜看到。

    “不能用有用与无用来说明,就像练书法,到了一定程度,没有足够的文化底蕴,那是很难进一步发展。”柳致知说到。

    刚说完,柳致知的手机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