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81. 念起净明思远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仅是她,就是在一旁的钟铭也是目瞪口呆,他知道两人谈的是谁,柳致颜曾有一次带他却见过柳致知一面,他感觉中对方很普通,却不料是如此高手。

    “我与他切磋过,他周身罡气已好像有了意识,自然会根据情况反应,根本不需要他有意控制,据他说,也许有一日,罡气离体后会如生灵一样,对周围做出反应。”戴秉诚说到。

    旋淡如陷入沉思,而钟铭在一旁如听神话一样,过了一会,旋淡如才说到:“我也认识柳先生,数日前,我曾在一天晚上偶遇到他,与他谈论一会剑术,却未想到他的国术达到这个程度。”

    “旋小姐,明天见,我也要去见一下你们老板。”戴秉诚笑到,他没有提出送旋淡如回去,旋淡如不是普通人,走些夜路,根本不用担心。

    “明天见。”旋淡如也挥手告别。

    见旋淡如走远,戴秉诚这才回头,对一旁的钟铭说:“感情一时不顺,没有必要借酒浇愁,你一身功夫还是有些底子,快到明劲了,练武最难就是诚心,你自己回去吧。”

    戴秉诚并没有经历过感情,他一心扑在练武之上,家中人都很着急,他却乐在其中,当然也不好对钟铭说什么。钟铭谢过戴秉诚,自己回去了,戴秉诚经这一闹,也不想打电话给柳致知,反正他这几天都在申城。

    第二天,他见过王浩强。将事办完,说到柳致知,戴秉诚决定请一下柳致知几人,王浩强一听,当然不让戴秉诚请客,说自己是主人,这些事由他来安排,戴秉诚也就由他,便打电话通知三人,当听到柳致知的妹妹在身边。心中不由一动,想起昨晚钟铭之事,便顺便也让柳致知将柳致颜一起带来。又让王浩强将旋淡如一块喊上。

    听完了旋淡如和戴秉诚的讲述,柳致知笑到:“想不到戴兄一到申城,却与何恽交了一次手,此人我知道,一身修为很奇特,似佛非佛,我见过他一面。他经常在晚上一个在申城转悠,脚下很快。是一种类似传说中缩地术的术法,全身意志自然笼罩,浑身都是暗示,普通人自动将他忽略,想不到遇到你们两位。”

    “戴大哥,钟铭他没事吧?”柳致颜也听到何恽的名字,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或见过,不过转眼间就忽略了。而将一颗心落到钟铭身上,事实上柳致颜还真见过何恽,那是何恽主动出击,装着无意间遇到柳致颜,向她打听梅疏影的事。

    “钟铭没事,不过昨天喝了不少酒。”戴秉诚说到。

    “致颜,有些事还是让他冷静思考一下。不要太过于着相。”柳致知见柳致颜一脸焦急,心早已不在这里,心中叹了一口气,提醒到。

    柳致颜本想打电话。听到柳致知的话,有些黯然,就在此时,柳致颜的手机响了,有短信,她打开一看,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柳致知虽不知道是谁发过来的,但十有是钟铭,也没有过问,两个人之间闹些矛盾,两个人会解决,如果这点都做不到,那不如早些分手。

    门开了,宋琦到了,大家打过招呼后,便按座位坐下,王浩强吩咐服务员走菜,席间,柳致知问戴秉诚准备在申城呆几天。

    “没有准确的时间,一个星期左右,一方面是与王老板合作,听说王老板开了一家药店,想从他这边买些真正的好药,我们戴家也有一些这方面的生意,主要是在北方,想互通有无,习武之人,许多时候用到药物,练习一些功夫,如铁砂掌之类,往往需要用到一些药物配制洗液,所以想和王老板合样,这样南方和北方的一些稀有药物可以互通有无。”戴秉诚说到。

    “提到药物,倒让我想起来,前些日子,我去了一趟八公山,倒得到几个药方,其中一个方子,需要一百零八种药物,这个药方很奇怪,并不治病,却是让人尸身不腐。”柳致知说到。

    “难道是浸泡尸体的?”宋琦好奇地问到。

    “不是,是给人喝的。你们听说过元际禅师吗?”柳致知反问到。

    “你说是那个尸身千年不腐的元际禅师?”宋琦来了兴趣。

    “正是他。”柳致知将自己这次八公山之行简要说了一下,并说自己得到了三个方子,其中一个就是这个方子,另外两个却是丹方。

    “难道仙丹真的存在?”王浩强问到。

    “可以说存在,也可以说不存在。”柳致知说到:“没有那种人一吃就成仙的丹药,却存在改善身体素质,补充元气的丹药,不过丹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服,对有一定功底的人能服的丹药,对普通人来说,甚至是毒药。”

    “原来如此,怪不得有人说丹药有毒,还是真的。”王浩强说到。

    “不错,外丹之事,传说很多,能得精髓,世间不多,葛洪的《抱朴子》多论及外丹,但内养功行不到,不能服用,草木之类,还好一些;后来净明派的《铜符铁券》也是外丹著作。”宋琦说到。

    宋琦提到净明派,柳致知心中猛然想起一事,不觉入神,柳致颜见到柳致知出神,拉了一把柳致知,低声说到:“哥,你怎么了?”

    柳致知一下子从沉思中醒来,微笑着说:“没什么,想起一些往事。”

    柳致颜问到:“哥,你想起什么事?”

    “你不清楚,与净明派有关的事,我以前做了一件事,曾许下一诺,想起那件事。”柳致知还是没有明说,不过宋琦和赖继学听到此话,相互看了一眼,有些明白,当日他们三人破了净明派的阵法,是有关林碧微与姚缘生生世世同心锁,当时答应到净明派拜访,给他们一个交代。

    “柳老弟是不是想去净明派走一遭?”宋琦问到。

    柳致知点点头:“不错,我是想到净明派去一趟,当日之事,是该给净明派一个说法。”

    “哥,是什么事?”柳致颜问到。

    “这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柳致知说到。

    “什么事,这么神秘?”柳致颜不高兴嘀咕到。

    戴秉诚笑了,说:“柳老弟,是什么事?”

    他一开口,柳致知有些为难,刚要开口,赖继学说:“这件事本不应该说,你们就当故事听,不要追究其真伪。”赖继学就将当日之事一说。

    “那个净明派怎么这样做,让别人世世心碎,哥,那个林小姐好可怜,要是钟铭能这样对我,我也…”柳致颜话没有说完,柳致知立刻厉声打断她:“够了,不要乱说话!”

    柳致颜一下子愣住了,这是柳致知第一次如此严厉对她说话。

    “柳小妹,不要怪你哥,有些话不能说,你在你哥哥身边,你哥不是普通人,跟你说明了,是一个修行人,到了他这个层次,身边的人所为就是无意的,在其身边一定范围内,会产生影响。”宋琦解释到。

    如果是普通人,也许不会有这种事,但对修行者,特别是柳致知已领悟到劫难实质,他现在修行当听到什么,心灵深处甚至不自觉产生一种推演,这种推演不受柳致知控制,他现在功行做不到对心灵控制自如,坏就坏在这一点,心灵力量很神秘,对现世都产生影响,有人有这种感觉,自己心态不同,自己所为成就就不同,这不仅是改变自己,更无形中影响他人,柳致知渐渐感受到这一点,所以才制止柳致颜说出不好的话,如果柳致颜说话,不让他听到,那就没有影响。

    听到宋琦这么一说,王浩强觉得不可思议,而柳致颜虽不太相信,但心中也生出一种恐惧,而戴秉诚和旋淡如却陷入沉思,戴秉诚已入抱丹,知道精神对自己拳法的意义,这种说法虽第一次听说,但对他来说,却不知不觉间好像开了一个新的视角,拳法到他这个层度,在上已到巅峰,要进步,唯从精神入手。

    而旋淡如因为剑术修行,内炼一口剑气,当然对精神早已有一种认识,现在听宋琦一说,不觉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不觉抬起头,他一抬头,戴秉诚也抬头,两人坐在对面,不觉望了一个正着,都是一怔,然后相对一笑,两人都有所得,笑过之后,旋淡如脸扭向一边,脸上露出一丝红晕。

    柳致知瞥见这一幕,不由一个想法冒上心头,眼珠一转,向戴秉诚说到:“戴兄,你已到抱丹层次,也该考虑自己终生大事,不然家中人恐怕着急了。”

    宋琦和赖继学一听,立刻明白了柳致知的意思,附和到:“就是,戴兄也不小了。”

    “你们三个人,跟我父母一样,我到申城来,也是在家中让他们说得烦,我一心扑在国术上,哪有心思考虑其他。”戴秉诚说到。

    “戴兄,就是练武,也要一张一弛,不然绷得太紧,容易出问题,旋小姐,你说是吗?”柳致知顺口问了旋淡如一句。

    “嗯,对!”旋淡如没有防备,看了一眼戴秉诚,脸上不觉红了。除了柳致颜,宋琦、赖继学和王浩强不觉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了笑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