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82. 祸起铜镜事纷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净明派原来道场是洪都西山,后来因世事变迁,净明派传承几乎断绝,唐胡慧超重新继传承,宋室南渡,周真公再继薪火,柳致知此次去的净明派,就是这一支,净明派虽几度传承差点断绝,但作为许逊天师留下道统,其底蕴依然让人不敢小觑。

    净明派严格来说,是以儒家思想指导道家修行,是儒道双参,柳致知之所以拜访净明派,是因为他已有感觉,大药温养,火候一日日成熟,明年上半年,说不定就能大药服食,此时,以前一些事情不了结,到时心意受到干扰,很可能鼎倾药飞,这也是丹道修行中所谓走丹,一旦走丹,又得重新蕴育药物,成丹日子就得很后推迟,所以柳致知来此拜访,了结之前的事。

    上次与净明派几人发生冲突,净明派的孔德子在之后已告诉柳致知净明派这一脉的位置,柳致知并没有御使法器行空而至,而是从地面而去,与常人一样,乘坐现代交通工具而去。

    到了离净明派附近的一个县城,柳致知出了车站,买了一张本地的地图,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净明派的位置,净明派在县城西北的一座山中,而且是当地一个旅游景点,不过世人眼中道观并不是他们所能全部了解,他们看到是一个表相,在道观后院中有一扇门,游人就从没有看到这道门打开过。

    净明派离县城并不远,此柳致知所在也不过十来里。对柳致知来说,就是如普通人一样步行,半个多小时也能感到,柳致知就没有乘车,一路走去,他行路而去,虽是行走,却在调整自己,到净明派时,他的身心自然会调整到一种目前所能达到的完美状态。

    然而。世间上并不会如柳致知的意,走不到半里,路边围着几个人,他望了一眼,开始并没有当回事,然后不由一惊,这是三个农民工打扮的人,在路边上卖东西,是三件东西。东西上带着泥土,说是从工地上挖到的。想卖一些钱。

    这种事柳致知以前也听说过去,绝大多数是假的,那些所谓挖出的古董皆是伪造,不过是在骗人,柳致知开始也未当回事,当靠近到一定距离时,眼中开始露出诧异之色,三件东西中有一件古铜镜,上面满是铜绿。不过一眼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这古镜让柳致知惊讶的地方不是它的真假,而是它上面笼罩一层厚厚的阴煞之气,常人怎么会有这东西,这东西三人怎么能受得了?

    再一细看,三人脸色有些淡淡青灰,显然已受阴煞之气侵浸。不过时间尚短,还未有明显体现,就这样,这三人昨晚可以睡得很不好。噩梦不断,柳致知看到三人眼泡有些虚肿,眼睛之中有血丝,眼袋发青,明显昨晚睡得很不好。

    虽然有不少人停步观看,却没有一个人买,不少人还是懂得其中道理,社会上真正玩古董的人并不多,毕竟古董得有足够财富,一般人玩不起。

    柳致知停下了脚步,这东西不能留在他们手中,对他们来说是不祥之物,同样,如果落到其他人手中,也会弄出乱子。

    “老板,这面镜子如何卖?”柳致知问到。

    三人一见,有人上当,当时说到:“老板,看你就知道,你是一个识货之人,这东西可是在地下挖出来,绝对是个好东西,一口价,二千元。”

    柳致知笑了,说:“我不管你们从哪里得到这镜子,给,钱数好,以后不要再碰这些东西。”

    柳致知随手一挥袖子,一股淡淡阳和之气扫过,三人精神不由一振,身上阴煞之气不觉中已被清除掉。同时将那面镜子收在手上,别人没有根本看不出来,肉眼不可见灵光一闪,镜子被封了起来。

    “老板,这里还有两件一起挖出来的东西,要不要好好看一下?”三人中一人说到,三人眼中充满了期待之色,他们真的将柳致知当成冤大头。

    柳致知将三人看看,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讥笑:“人不能贪心不足,好自为之。”说完之后,不再理睬三人,扬长而去。

    三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对方好像知道这是假的,难道那个镜子真是古董?旁边看热闹的人也是一头雾水,正在这时,一个教授模样的匆匆赶来。

    “咦,那面镜子呢?”教授模样的人问到。

    “你刚才不是说假的?”

    “我刚才在路上好好想了一下,还是有些价值,怎么不见了?”

    “让人买走了。”

    “谁买的?”

    “就是他。”有人一指柳致知的背影,柳致知走出不到五十米,那教授模样的人一听,急忙向前追去。

    柳致知并没有将镜子收起,依然拿在手上,一边走,一边用灵觉感应这面镜子,这面镜子应该算是一件法器,但材质很差,甚至不如柳致知的尖苗刀,而且此镜也破损,但如此重的阴煞之气,镜子居然能聚阴煞之气,不知是谁炼制,看样子有些年头。

    柳致知边走,手也在把玩这面镜子,此时镜子已被封,根本没有一丝阴煞之气外泄,听到后面有人小跑着向他追来,他也没有留意。

    “前面先生,你请等一下。”后面有人喊着,柳致知回头一看,一个教授模样的人小跑着追了上来,向他挥手示意。

    柳致知停了下来,那教授模样的人跑到柳致知面前,气喘吁吁,好一会,气息才平稳下来,柳致知这才开口:“先生,你是谁?有什么事?”

    “我叫宁良凌,到这县城来调查,无意间发现你手中古镜,一时不辨真伪,没有买,刚才想起清代一种与之相似的镜子,想买下来研究,不料却被你买下,能否转卖与我?”宁良凌说到。

    柳致知打量了宁良凌一会,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也许真的发现这件镜子是真古董,或有其他价值,但这镜子不是他身体所能承受。

    “我买了这面镜子,也想好好研究一番,对不起宁先生,此镜我不打算卖。”柳致知摇头拒绝。

    “这面镜子年代并不久远,并不值钱,我是搞学术研究,而且在一本比较偏门的书上好像看过它的纹样,我的研究真的很需要。”宁良凌说到。

    “宁先生,你是搞什么研究?”

    “我是研究民俗这一类,此镜据说有一些民间巫术有关。”

    听宁良凌这么一说,柳致知倒有些意外,此镜算是低级法器,听宁良凌的意思,他好像也知道一些,不由来了兴趣。

    “宁先生,你对此镜知道什么?”柳致知问到。

    “如果先生将它转卖给我,我就告诉你有关它的情况。”宁良凌说到。

    听到此话,柳致知淡淡地说:“宁先生,你可以走了。”柳致知对此镜实质的了解比对方深得多,宁良凌居然以这一点来谈条件,想夺别人已到手的东西,柳致知觉得没有什么好谈的,再说,此镜给他,他一个普通人,根本是找死。

    “这位先生,这镜子落在你手上,根本没有用,玩古董的人,如果不了解手上东西,那是对东西的埋没。”宁良凌急了。

    “这镜子也不是你所能控制,不要自我取祸。”柳致知话中有些意思不言自明,说完,不再理睬他,转身继续前行。

    宁良凌眼中露出一丝凶光,看着柳致知走远,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恨恨又望了柳致知背影一眼,才悻悻地离开。

    柳致知又走了不到二里路,已出了县城,本来车站就在城市的边缘,柳致知并没有走大路,而是直接由小路向几里外山而去。

    此时,从大路上下来几个人,向柳致知而来,柳致知看了看手中的古镜,叹了一口气:“想不到因为你,给我惹出了不少麻烦。”

    柳致知已抄小路走,有人从大道上下来,追了过来,而且那副打扮,柳致知一眼就看出,是一些小流氓,看来是冲着镜子来的。

    果然,几个人手中执着钢管,围了上来。领头一人,右手钢管轻轻敲着左掌心:“小子,将你手上镜子交出来,不然,我们手中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谁派你们过来的?”柳致知问到。

    “没有人,哥几个看到你买了一个镜子,随后宁教授想从你手上买这玩意儿,不用说,是件宝贝,我们本地的宝贝哪能让你一个外地人得去。”那人说到。

    “原来你们是冲着这面镜子来的,不知死活,这东西是你们能摸的吗?”柳致知冷笑到。

    “找死!上!好好教训一顿,不要打坏了镜子。”那领头人一挥手,第一个扑了上来,其他几个也挥着钢管冲了上来。

    柳致知脸一寒,身体微微一侧,钢管落空,随手一巴掌,扇在领头流氓脸上,人应声飞了出去,同时嘴一张,数颗牙齿飞了出来,然后重重掼在地上,一股阴劲冲入全身,肌肉筋骨顿时扭曲,全部剧烈,根本动不了,只要一动,全身如刀绞,他刚想从地上爬起来,一阵剧痛,立刻昏了过去。

    他没有看到,手下几个小流氓也和他一样,被柳致知一巴掌一个,扇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就在此时,一阵警车声响起,一辆警车停在公路边,车门打开,几个警察跳了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