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83. 入警局鬼影翩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到警车,不由皱眉,看来今天的事不能善了,有人居然出动了警察,也罢,看看他们怎么做,柳致知并没有继续走,反而等在那个地方,警察抄小路过来,一见地上躺着数人,吓了一跳,还未开始说话,柳致知却先开了口:“警察同志,你们来是太好了,有几个劫匪想抢劫,你们是不是得到消息,来抓他们。”

    警察愣住了,想不到柳致知说出这样的话,其中一人回味过来:“不要恶人先告状,这几个不是被你打倒在地,怎么可能抢劫你?”

    “这位警察同志,你眼睛不好?没有看到他们手上有凶器,幸亏我练过二年,不然他们早就得手了,我是正当防卫,你们来了,将人带走,电视上演得不错,事情结束了,警察才到。”柳致知夸张地说到。

    “你~”这名警察有点冒火,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火,然后说到:“有人举报你非法买卖文物!”

    “警察同志,不能诬陷一个守法公民,我什么时候买卖文物了?”柳致知脸上露出讥讽之色,终于露出了尾巴。

    “你手上拿的那面古镜不是吗?”警察指着柳致知手上的古铜镜。

    “你说这个镜子,啧啧,到底是外行,这是文物?明明是近代一件仿制品,甚至都不是高仿,是谁举报,那人是不是耍你们,路边上那三个农民工打扮的显然是骗人,卖的是仿制品。我买这玩意儿犯了什么法?倒是你们是应该去抓那三个人,定他们一个欺诈罪,还有那个举报人,也好好治罪,诬陷他人。”柳致知脸上露出调侃之色,赤?裸?裸当面调戏警察,一个举报电话就来了,说他们与举报人没有勾结,鬼才相信。

    柳致知猜出所谓的举报人是谁,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宁良凌,本来柳致知不想与他们计较,既然这样,就显些报应给他们看看。

    听到柳致知如此调侃他们,警察也冒火了:“有人举报,我们依法办事,将赃物交出来,跟我们到派出所一趟,将自己问题交待清清楚楚。不要存在幻想。”

    柳致知目光一厉,陡然又放松下来。冷冷地说到:“你们想要的不过是这面镜子,好好拿着,既然活得不耐烦,一切后果自己承受!”

    说完之后,柳致知将镜子抛了过去,将那一刹那间,镜子上的封锁层自然消散,一点灵引投入镜子中,柳致知并不是不能利用镜子。他以前所得的巫蛊降头之类的传承,让他利用阴煞方面甚至比正派中人更擅长,不过是不想用而已,现在他也没有用,只不过留下一个灵引,能时刻感应到镜子周围发生的一切。

    那个警察一见镜子抛了过来,立刻伸手接着。一接在手上,不由打了个寒颤,觉得有些奇怪,手中镜子并不凉。怎么打了个寒颤,不仅是他,周围几个警察也都哆嗦了一下,包括地上几个小流氓。

    “跟我们走!”那名警察恶狠狠说到。

    柳致知并没有反抗,而是顺从跟着他们,上了车,向当地派出所而去。

    柳致知本来准备对他们下手,但转念间就放弃了,不是他做不到,也不是惧怕国家暴力机构,而是他现在的修行一步步真正迈入一个真正的修行人的层次,世间修行人不少,有不少是身体在修,而心却不是,真正的修行是身心一体,知行合一。

    柳致知开始明白修行人之间为什么有一种默认的规矩,不以神通干涉世间,这不仅是规矩,更是一个修行人得奉行的的准则。有人说,我不遵循世间规矩,世间人能奈我何?不错,神通到一定程度,世间是不能奈何你,但修行最终是为了得大道,而且每一步都得按规矩来,每一步都有实际验证,你说你第一步验证未显,却要修行第二步,第三步,那就是修行一辈子,也不过镜花水月。

    修行人在世间,世间规矩都不遵循,能指望他遵循修行的规矩?有人说,世间是一回事,修行是另一回事,但你一定养成破坏规矩的习惯,你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在修行中按规矩来,何况修行中的心魔妄境,你一入其内,如无平时养成的习惯,到那时,你根本分不出真假,你如何把持自己,结果是不言而喻,你根本不可能得道。

    心性修养说白了就这么简单,但做到却是很艰难,儒家说的“慎独”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无别人在身边,还能与别人在场一样,这就是慎独。修行人面对普通人,与有别人修行人在身边监督一样,这才是真正的修行。

    身在世间,当遵循世间规矩,除非你已超脱世间,进入另一种存在的层次,不过另一种存在的层次依然有其规矩。有人说,这不是一种束缚,让自己不得逍遥?如果有这种想法,你可以看看孔子晚年说的一句话:“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从中可以悟出逍遥之义。

    柳致知现在所行,就是此义,他没有运用自己神通,虽解开封锁,甚至下了灵引,却未有意对别人做什么,因为此镜本来就是这样,下了灵引,只不过将自己置于旁观者的地位,并未主动针对警察或其他人应用术法,警察或其他人受到伤害,是他们贪这面镜子而得到报应,并非柳致知所为。

    到了派出所,镜子当然被没收,警察将柳致知带入审讯室,开始审问柳致知,柳致知看着坐在前面的一男一女,女警负责记录,问过柳致知的姓名,要柳致知交代问题,柳致知叫冤:“请问,你们将我带到派出所,我犯了什么法?”

    “你非法买卖文物!”警察拍着桌子说到。

    “你说文物就是文物?我早就告诉你们,那是仿制品,只能算工艺品,你们鉴定过了吗?你们现在是非法拘禁我,我保留追究你们行为的法律权利。”柳致知也不着急,根本不认罪,本来就没有罪,他精力充沛得很,直接在审讯室时步步反击。

    两个可怜的警察又是拍桌子,又是训斥,柳致知根本不买账,他心中没有一丝对警察的畏惧,反驳起来潇洒自如,弄得两名警察觉得自己好像是犯人。

    柳致知一边和他们斗嘴,一边在心灵中借助镜子中灵引,跟踪镜子周围的一举一动。果然不出他的预料,镜子先是交到派出所所长手中,所长拿在手上玩了一会,翻来调去看了一番,当然什么奥秘也没有看出,柳致知却感觉到那种阴煞之手侵体而入,似乎比今天遇到的三个农民工打扮的骗子受到侵侵袭更大。

    柳致知有些奇怪,凭着镜中灵引细细一查,顿时明白,镜子不知如何落到那三人手上,这三人不知道做了什么,引起镜子上出现损坏,本来这件法器虽聚集大量阴煞之气,正常情况下却不会泄露出来,而破坏的一处,恰恰好像开了一条缝,而且,好像江堤上出现缺口一样,不断被水冲大,最有趣的是,此镜一边向外泄出阴煞之气,一边又在聚焦周围数里之内的阴煞之气,甚至连一些阴魂之类都受到牵引,好在现在是白天,派出所阴煞之气在聚集,就是将镜子取走,残余阴煞之气也会使派出所今晚成为吸引阴灵一个地点。

    “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审讯室有些阴森?”那个男警对旁边记录女警低声地说到,虽然到现在为止,除了记录了柳致知的姓名外,其他都没有记录,柳致知的反驳条条在理,男警甚至想动粗的,可是考虑到柳致知将那些小流氓放倒一大批,还是不要将他惹急,万一对方急了,吃苦的是自己。倒霉小流氓被扔到那里,不论柳致知还是警察都将他们忽略,这一点让柳致知觉得很有趣,这里警察根本不像警察。

    他对女警说话,以为柳致知听不到,柳致知是什么人,冷笑到:“你们平时在此亏心事做多,当然阴森森的。”

    “你是什么东西,作为一个罪犯,还不交代罪行!”男警差点跳了起来,柳致知多少有点说到他们的痛处。

    “嘴巴放干净点!你们是什么玩意,敢跟我比,不要说我没有犯法,就是犯法,在法院判决之前,我都不是罪犯,连这点专业知识都不懂,还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亏心事做多了,有报应的。”柳致知口气变厉。

    “我们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你这一套,收起你胡话,还是考虑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警察也厉声说到。

    “声音大没用,我和你打个赌怎么样,今晚你们这里会闹鬼,那些冤魂会来找你们。”柳致知平静带笑看两人。

    “胡说!”那个男警喝到,话音一落,墙角似乎传来呜咽之声,他眼光往墙角一看,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墙角隐隐有一个影子,似乎要向他扑过来。

    “鬼呀!”他再也坐不住,跳起来夺门而逃,这一出反而将柳致知弄愣住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