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85. 群鬼夜行魂惊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良凌此时才想到跑,可是腿都软,根本迈不动脚步,干脆眼睛一翻,昏了过去。他是昏了过去,可是那些阴魂却不会放过他,不等他身体倒下,已有两股阴风钻入体内,宁良凌身体一个寒战,口中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老子终于得到身体,好温暖!”

    话未说完,另一个尖细声音响了起来:“滚出去,你敢跟老娘抢身体。”话音一落,右手顺手一巴掌扇在左脸上,当时泛起五条指印。

    “臭婆娘,你敢跟老子抢身体,不想活了!”沙哑声音又想了起来,接着左手和右手对掐起来,两只眼睛如同对鸡眼一样相互瞪起来,口齿也不清,一会是沙哑男声,一会是尖利女声,根本听不清口中是什么话,两只脚几乎同时起脚,扑的一声,摔倒在地。

    柳致知见此一幕,差点放声大笑,宁良凌房子周围,阴风大作,标准是鬼哭狼嚎,柳致知感受到这一幕,不由皱眉,宁良凌那是自作自受,柳致知没有丝毫同情,但周围人都是无辜的,不能将此镜再放在那里,不然那地方都变成鬼域。

    想到此,灵引一催,当时他留下灵引,不仅是看什么人想得到镜子,更是在必要时刻能收回镜子,虽是一面有些破损的法器,凭柳致知现在功行,在灵引催动下,几十里范围内还是能将之收回。

    灵引一动,走阴镜顿时发出如水如月华一样清光,形成一个漩涡。周围阴煞之气旋转着投入走阴镜中,在这股阴煞之力支持下,走阴镜卷起一阵阴风,腾空而起,而周围的阴煞之气随之淡薄下去,除了宁良凌的院子中,其它地方几乎可以忽略。在院子中,宁良凌如同一条虫子一样,在地上自己与自己扭打。

    半空之中,隐隐鬼声悲吟。一阵风向派出所而去,距此十多里外的净明派的青云观中,一个老道盘坐床上,正在调息养气,有点疑惑抬头,微闭双目一睁,如天空明亮的星辰,在黑暗的房间内十分醒目,好在没有其他人。

    老道望向外面。虽有窗户阻隔,却好像透过层层障碍。似乎观察一些什么,然后低头手指迅速点了一阵,好像在掐算什么,好像明白发生了什么,舒了一口气,又垂帘内视,不再理会。

    柳致知以灵引催动阴煞之气,卷起走阴镜,向派出所方向而来。就在此时,心中一动,好像有什么人在窥视,这是心灵之上一种奇怪的感觉,方向是净明派方向,心中也隐隐有悟,看来千年传承。绝对不可小觑,对方没有干涉,柳致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镜子一落到手上,派出所一带阴煞之气大作。那些阴灵游魂好像吃了补药一样,顿时龙精虎猛,越发欢跃折腾。

    柳致知顺手封了走阴镜,镜子立刻又恢复一面锈迹斑斑的古铜镜的样子,顺手扔进了储物袋中,然后跳到桌子上,曲肱而眠,一躺下,随手一挥,监控上那张纸飘落到下面角落中,正是死角,一落地,如粉末一样散开。

    柳致知闭目而眠,室内偶尔出现两个阴灵,虽已失去大部分灵智,本能地远远避开柳致知。

    在派出所外,徐所长终于来了,那些值班的警察一个个面色苍白,有几个人到现在都有点神经质,看来吓得不清。

    问了一下情况,徐所长将众警察训了一通:“看看你们,还有点警察样子,居然迷信到这个程度,小邱,小叶,跟我一起进去,看看有什么鬼怪,我们人民警察什么时候会怕鬼。”

    那两个被点名的脸色刹白,不过领导点名,又不敢不去,给领导留下一个坏印象,那对今后的发展不利,只好硬着头皮上。

    “里面还有人了吗?”徐所长又问到。

    “里面没有人了,不对,还有一个人,就是昨天抓过来的那人,将他一个人关在了审讯室,不好,他会不会被吓死或者吓出问题来。”另一个警察陡然想到柳致知还在派出所里,派出所闹鬼,他们仓惶逃出,却忘了柳致知。

    “你们自己吓自己,行了,去看看。”徐所长说到,便带头向派出所走去,小邱,小叶见此只好硬着头皮跟上,也许徐所长的勇气鼓舞了人,又有两人跟了上去。

    派出所依然灯火通明,但给人感觉总有一些惨白之感,进了院门,好像没有什么,便进入主楼,刚入过道,路灯陡然一暗,除了徐所长外,其他四人尖叫起来,声音刚一起,温度立刻下降,头顶上灯呯的一声炸开,顿时昏暗下来,过道走廊中的灯由近及远,一盏盏依次而灭,在众人尖叫狼狈逃窜声中,徐所长陡然脸色青紫,他的心脏病又犯了,颤抖的手伸到怀中刚掏出药,在黑暗中不知被谁一撞,药瓶脱手飞出,不知落在什么地方。

    徐所长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身体倒了下去,倦屈挣扎,在众人惊恐情况下,黑暗中谁也没有留意,那四名警察如兔子一样,蹿出了派出所,跑了好远,才舒了一口气,有一个发现不对:“不好,徐所还在里面。”

    这话一出,众人的脸色立刻变了,徐所长是有心脏病史的,急忙招呼其他人,打着电筒,再怕也要先要进去救人。

    过道中灯又亮了起来,除了刚才炸裂的那一盏外,其它灯又有气无力发出惨白的光华,徐所长卷曲着身体,已经没有呼吸:“快,快急救,小王,将车开过来,快将徐所送往医院。”

    一路警车响了起来,狂飙着将徐所长送到了医院急救,几个小时后,医生宣布,抢救无效。成为警察中第一个因闹鬼而殉职的警察官员,当然,事后的说法不是这样,而是在鞠躬尽瘁,夜里都加班,结果累死在岗位上,还得到了表彰。

    柳致知没有想到这位所长是这样一个结果,他虽然睡在桌子上,并没有真的睡着,不过是依睡功之法进行调整,当然也感应到这一切,仅是一个旁观者,根本没有想到出手救人或火上浇油,这是他们自己的报应。

    第二天又有人来报案,是宁良凌的房东来报案,宁良凌在此租了一个院子,搞一些学术研究,据说是研究当地的民俗。

    报案人说,宁良凌好像疯了,不住发出怪声,一会男一会女,好像民间传说中邪,他不说中邪还好,这一说,派出所中诸人好似惊弓之鸟,不自觉离他远远地,但有人报案,只得出警,最后还是精神病院的医生将宁良凌绑走,得出的结论是人格分裂。

    昨晚闹鬼,所长心脏病发作而死,现在是副所长暂时代理所长,已报上级部门,当然没有敢说闹鬼之事,私下可以说说,到官面上肯定不行。

    而宁良凌也中邪,对于派出所中知情的人来说,嘴上虽不说,心中却认定他肯定是中邪,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撞到什么东西,众人私下议论,这一议论,那个昨天审问柳致知的男警陡然想起柳致知昨天说的话,甚至昨天他就看到了鬼,晚上可没有敢值班,就是这样,一夜噩梦连连,今天脸色很差,不仅是他,几乎昨天在派出所的人,夜里回家睡觉的,都做了噩梦,这当然与柳致知无关,不过严格来说,也有点关系,要是柳致知不将镜子交给他们,不将镜子上封锁层解除,就不会有这些事,当然,柳致知并没有用术法害一个人,那些人完全是咎由自取,柳致知还没有伟大到以德报怨,没有主动动手,已是他修行后心性使然。

    他一提到柳致知,众人想起来,还有一个人关在审讯室,不知昨晚如何,有人建议看一下监控录相,结果录相一开始完全是空白,不知是怎么回事,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到了后半夜,总算有了东西,却发现柳致知在审讯室的桌子上曲肱而睡,香得很,偶尔有两个淡淡的影子远远避开了柳致知的那张桌子。

    众人一见,嘴张得老大,自己这些人一夜惊吓,人家倒好,呼呼大睡。这个人肯定有古怪,如果处理这个人,说他犯法,又没有证据,非法购买文物,那面镜子又不见了,不知道宁良凌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何况那镜子是不是文物,还是两可,如果以这个理由,根不住脚,总不能说他装神弄鬼,人可是被派出所关在审讯室中。

    “算了吧,安慰他几句,将他放了。”副所长也很怀疑,但说不出口,如果昨晚之事,真与他有关,那么此人惹不得,不知会闹出什么妖蛾子,还是将他放走为好。

    有人将审讯室门打开,柳致知听到声音,从桌子上坐起:“我要投诉,你们非法拘禁守法公民,并虐待我。”

    “我们只问了你一些话,又未打你,怎么虐待你了?”一名警察问到,来的不是一名,他们也怕再出现什么状况,人多可以壮胆。

    “你们不但拘禁我,还不给我吃饭,这不是虐待我吗?”柳致知得理不饶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