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86. 初晓大派根底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话一出口,众警察顿时哑口无言,昨晚出了那些事,早就忘了柳致知这个人,想不到他饿了一夜。

    正好副所长也过来了,一进门,听到柳致知这句话,立刻吩咐一位警察去买早餐,含笑说:“是我们工作疏忽,昨天发生一些事,你的问题查清楚了,虽够不上刑事犯罪,但也不应该买卖文物,记住这个教训,吃过早饭,你可以走了。”

    “那你们抓错了?”柳致知反问到。

    “我们执法没有错,不过有些误会。昨晚在这边没什么事?”副所长问到。

    “当然有事,饿了一夜,又没有地方睡觉,还有,就是你们警察素质特差,不知道这晚上不应该安安静静,大半夜鬼喊,是不是精力过剩?”柳致知调侃到。

    “你在夜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打搅你?”一位警察小心地问到。

    “没有啊。”柳致知显得莫名其妙。

    “你昨天威胁我们,说晚上闹鬼,是怎么回事?”昨天审问柳致知那名警察口气不太好地问到。

    “吓你的,噢,我明白了,你昨晚见鬼了?”柳致知一脸神秘地反问,接着又说:“真的有鬼?是不是你亏心事做多了,出现了幻觉?”

    “你~”这名警察被噎得说不出话。

    “柳先生,这次事就到此为止,你先吃饭,吃过你就可以走了。”副所长说到,早餐已买来。柳致知一边吃,一边称赞,口中含糊不清。

    “饿了一夜,吃什么东西就是香。”柳致知一边吃,一边说,不知道他的嘴怎么忙得过来:“警察同志,我那面镜子呢,既然是误会,那面镜子可以还给我了。”

    “那是证据,不能给你。”副所长脸一摆说到。想还都不可能,不知镜子在什么地方。

    “不给就不给,不过二三千元,想贪污就明说。”柳致知一边往口里塞东西,一边口齿不清地说到,气得副所长眉毛上竖,想想又将气咽了下去,早点将这尊瘟神送走。

    柳致知终于吃完了,一抹嘴。打了个哈哈:“警察同志,感谢你们的招待。让我昨晚省了一笔住宿费,祝各位今晚能做个好梦。”说完之后,出了派出所,扬长而去。

    各位警察恨得牙痒,但柳致知表现显然不正常,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好像在戏弄他们,让他们不得不疑虑昨晚是柳致知搞得鬼,打柳致知古镜主意的两人。一个死,一个据说是疯了,他们虽恨,却不敢冒这个险,大家都是有家室之人。

    柳致知出了门,直接向净明派赶去,本来昨天去的。结果惹了一声牢狱之灾,柳致知并未用什么神通脱了这一劫,心中也不由警惕,对修行人来说。各种劫难层出不穷,今天上净明派的门,对柳致知来说,何尝不是一场劫难,不知对方如何对待他,那件事,柳致知自认并未做错,但却是打了净明派的脸,一个大阵,让人给破了,对任何宗派来说,面子上都不好看,肯定要找回一些面子。

    净明派的青云观在半山腰,此处山并不算高,香火也是十分兴旺,又是此处旅游景点,虽说此处在全国没有什么名声,但游人也不算少。

    柳致知顺着山路石阶,不紧不慢向山上而去,时间虽早,但山路上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其中以烧香的信众为主,有不少人手中拎着篮子,里面放着香。

    柳致知到了青云观门口,青云观是一座极具江南特色的园林。柳致知刚到门口,已有一名小道士在门口相候,一见柳致知,上前施礼:“青云观小道省修奉祖师之命在此等候柳先生,请随小道来。”

    柳致知没有多说话,便随小道士省修进入青云观,他没有发问对方怎么知道他的,昨晚他收回走阴镜时,感觉有人窥探,如果不出意外,对方已知道他来,至于他的相貌,作为净明派的真正修士,有多种方法可以显现出自己相貌。

    柳致知随省修入了园内,好地方,数百年的古樟树、苦楮树、罗汉松青叶苍干,繁荫广被,覆护着青砖灰瓦白墙红柱的殿宇,显得格外静谧。密叶筛过的天光洒在小径上,明暗闪烁,野趣横生。一弯荷池清澈明净,倒映着笼笼修竹,鱼儿嬉戏,花影摇曳。

    道院屋宇布局以关帝殿、吕祖殿、许祖殿为主体,殿宇中部为方丈堂,三殿逐次递进,曲廊相通,甚是幽静。

    省修并没有将柳致知带到方丈室,而是将柳致知带到后殿的一个偏门处,推开了门:“柳先生请。”

    柳致知一脚迈出,再回已不见门,眼前一峰,很令人奇怪,刚才柳致知上山,根本没有看到这座山峰,柳致知向四周望去,却见到青云观在身后一峰之上,再向四周望去,山色青翠,林木之中,隐隐有屋舍,隐约可见有道人在活动,四周隐然似乎有云雾,云雾之外,却是刚才柳致知一路上所见山水,脑中不觉冒出一个词:洞天,他此时正在山脚之下,一座玉桥架在前面小溪之上,桥后一个牌坊,也是玉石所制,上书:青云洞天,正合了柳致知的猜想。

    柳致知这一瞬间是如此震惊,这就是千年古派的真正传承,世人身在青云观山中,怎么也不会想到此处隐藏着一个洞天,柳致知看四下看了一下,这个洞天不算大,也有二三里,以一座山峰为核心,在洞天之中,向外看,外面一切都一幕了然,而在其外,根本觉察不到洞天的存在。

    此处比柳致知当日进入八公洞洞府更让柳致知惊讶,八公洞外府设计之巧,已让柳致知叹为观止,此处更是一个世外桃源,柳致知平息了一下心情,吸了一口气,此处显然掌附近山川的灵枢,空气绝对比外面好得太多,灵气也充足。

    柳致知正准备迈步上桥,这一座玉桥和玉牌坊显然是整块玉石所成,光这一点,世间财富在它面前就黯然失色,就是紫禁城,也不过是用汉白玉,而不真正的玉石做桥。

    柳致知步子还没有迈出,身边人影一闪,省修小道士出现:“柳先生,请跟我来。”便在前面带路。

    “省修道友,想不到净明派有如此福地,让柳致知大开眼界。”柳致知说到。

    “此处虽号洞天,实际上只能算小洞天,是当年的祖师以一件神器借地脉,掩藏了这一座山峰,并非真正洞天,听师祖说,在昆仑蜀山那边,才有真正洞天,那是天然形成的空间,其广上万里,而这里不过是二三里,柳先生见笑了。”省修说到。

    柳致知听到此话,才真正明白那些大派的实力,不由心中感慨,自己修行以来,所遇算奇,现在才知道,真正修行界水有多深,不怪当日那些大派退入洞天,消失在人世间,就是净明派这处福地,世俗间的变化已很难影响到它。

    省修在前面带路,两人顺台阶向上,路上偶尔遇到几个道士,对方都施礼避在一旁,道路两边林中偶尔看到屋舍,还见到一些药田之类,柳致知很是感慨,世俗间的修士与他们之比,差得不知里许。

    到了山腰,迎面走来一人,省修行礼:“见过师叔。”柳致知一看,却是熟人,正是当日有冲突的孔德子。

    孔德子也看到了柳致知,不由一愣,柳致知微微一礼:“见过道友。”

    孔德子也还礼,眼睛却望向省修,充满了疑问。省修见此,说:“是祖师让我接柳先生入内。”

    柳致知见此也说到:“当日与道友有些冲突,曾说过来此拜见,今日特来践约。”

    孔德子明白了,微微一点头,说到:“祖师在明心崖的净尘亭。”

    说完之后,避到道旁,让两人通过,柳致知原以为有什么争斗,结果什么也没有,倒显得柳致知有些小家子气,省修在前面带路,转过几个路口,不到峰顶之处,有一处山崖,翼然飞出,上面有一个八角亭,碧瓦红柱,省修领着柳致知转向那边通向亭子的小路。

    靠近此处,见崖壁上有摩崖石刻:明心。

    亭上有字:净尘。

    亭中有石桌,周围数个石鼓圆凳,却是青玉琢成,再看石桌,也是墨玉琢成,如不留神,看上去很是简朴,看不出丝毫奢华,却瞒不过柳致知的眼睛。

    亭中已有一个老道人坐在其中,一身灰白的道袍,头顶之上的道髻插着一根沉香木的簪子,整个人一股仙风道骨之气,有飘然出尘之姿,使人一见自然生出清静之感。

    “师祖,柳先生已到,徒孙告退!”省修上前施礼后退下。

    “申城柳致知见过前辈真人。”柳致知也是一礼。

    “柳道友,当不得真人,老道守明有礼了,请里面坐。”守明也微微一拱手,作为回礼,然后手一挥,一个青玉石鼓圆凳陡然动了,向柳致知移来。

    柳致知看见玉凳移来,看来平平常常,这个凳子不好坐,看似在眼前,如果去坐,刹那间就如隔千山万水,这是一种咫尺天涯的体现。

    守明微笑看着柳致知,看他如何落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