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88. 事始有终风波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走阴镜是当初为一个学道未成的弟子所炼,让他能在一定程度上与亡者的灵魂能交流,好像能走阴入地府一样,对于真正的修士来说,并没有多大用途,其能聚集阴煞之气,或借鬼物使些手段。但对于修行者,聚集阴煞之气方法很多,而且阴煞之气在质和量上不到足够的程度,对一般修行者产生不了什么不良作用,所以这面镜子对真正修行人士来说,用途并不大。

    柳致知听守明这么说,也没有推辞,直接收了过来,开玩笑地说:“这可是我花二千元买的东西,如果谁想要,不仅是缘分,还得花二千来买。”

    “你自己看着办,花钱也对,毕竟法不可轻传,千金买法,已是极便宜。不过你得到这面镜子,弄出那些事,还得由你收尾。”守明也笑了。两人一是开玩笑,一个说的却是实话。

    “不能这么说,那些人咎由自取,是他们自作孽,与我有什么关系。”柳致知知道守明的意思,在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在当地有一些影响,虽然官方会以无神论之类科学观点解释,亦或,就是不闻不问,但受到阴煞侵袭的那些人,最后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就会求到民间那些巫师,如果解决不了,说不定会求到青云观。

    “你倒自在,柳道友,不如留在青云观中几日,事由你引起,不问对错,责任还是要担的。”守明点出这一点,事情是由柳致知牵引而出,当然得善后。

    “青云观管住宿吗?”柳致知问到。

    守明知道柳致知同意了,说:“放心,柳道友,净明派的青云观多一张嘴吃饭还是没有影响的。”

    “那正好在此处玩几日。”柳致知说着起身。

    守明一见,向远处招呼了一声:“省修,你带柳道友出去,你陪柳道友在青云观住几天。如果有什么人求助,施些符水。”

    省修从山道上转了过来。先向守明施了一礼:“遵师祖的吩咐。”又回过身,对柳致知一礼:“柳前辈,请跟我来。”

    “道友,不要叫我前辈,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叫我道友吧。如不愿,还按之前称呼。”柳致知还了一礼,说到,守明称他道友。本是泛叫,而省修因师祖如此叫,他不想乱了辈分,才称柳致知前辈,柳致知听着有些别扭。

    “柳先生。那就请跟我来。”省修说到。

    柳致知向守明施了一礼告退,刚一转身,守明说到:“柳道友,青云观中经楼之中,有些藏书,虽不是什么秘本,不少世间也难得,其中术字丙部有一些走阴镜的介绍。”他这一说,实际上是允许柳致知入青云观中经楼。

    在省修带领下。柳致知出了青云洞天,省修将他带到一个房间,这是柳致知住处,问了一下柳致知有什么需要,柳致知摇摇头。问清楚经楼所在,然后先在青云观中转了一圈,接着入经楼翻书,藏经楼的管理人是一个老道士。显然得到通知,问了一下柳致知的姓名。便让他进去。

    柳致知进入楼中,直接按标签找到术字丙部,这是一本与道教法事有关的手书卷,柳致知翻看了一遍,不怪守明要柳致知看这本书,其中将走阴镜完全使用方法,相应法诀都一一说明。

    柳致知翻看了一遍,在脑中回想了一会,他现在发现自己渐渐达到一种过目不忘的程度,知道是自己头脑得到了开发,同时,自己眼功也有所上升。

    反正没有什么事,柳致知就泡在经楼之中,楼中所藏书籍不少柳致知都看过,除了道藏,还有一些是志异之类,和世间之人对道、法、术等方面的想法,以及民间一些传说,倒让柳致知增加了不少见识。

    到时间吃,到晚上睡觉,剩下时间,柳致知就泡在经楼之中,这样过了二日,第三天,柳致知依然泡在经楼中,省修派人来请,柳致知明白,看来那些受阴煞之气警察之流终于忍受不了,来找青云观道士,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

    柳致知随着一名小道士来到厢房的会客厅,省修正在接待众人,来的人柳致知都认识,虽不全知道众人姓名,基本上都看过,来的是一群警察,不过并没有穿警服,而是身着便装,一个个眼光虚肿,萎靡不振,不用说,这几日来,都没有睡好觉。众人中为是那位副所长,不知道有没有升为所长。

    省修一见柳致知到来,立刻起身:“柳先生,你来的正好,这几位客人身心不宁,还望先生看一看。”他倒省事,明明能治,偏偏要柳致知出面,肯定是受了守明那个牛鼻子指使,柳致知有些恶趣味地想到。

    众人一见柳致知,心中那个悔,自己肯定得罪了高人,你看那个小道士,对他多尊重,高人得罪不起,抓了他一晚上,第二天好不容易将他送走,现在又遇到他,不用说,那些东西是他捣的鬼,你看看,得罪他的两个人,一个死了,一个疯了,连带我们都快疯了。

    柳致知见众人看他的眼神中充满畏惧,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可是什么也没有做,是你们自己自作自受,幸亏他目前没有他心通,不能读懂他人心里想法,不然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表情。

    “各位警察同志,想不到又见面了,想不到今天有功夫来烧香,真是幸会。”柳致知带着微笑,但怎么看也显得心口不对。

    “柳先生,您是高人,就铙过我们,那天是我们不对,我们不应该在徐所长指使下,拘留您,现在徐所长已经死了,你就发发善心,放过我们。”副所长开口求到。

    柳致知一脸惊讶:“你们弄错了,我不是什么高人,你说你们那天是知法犯法,诬陷我,这件事已经过去,我也没有投诉你们,如果心中有愧,想自,你们走错门了,应该去法院纪委之类。”

    柳致知这是明知故问,但他的话,也没有错,他并未主动出手找他们麻烦,那一切是他们受了走阴镜所聚阴煞之气的影响,从根本上说,与柳致知没有关系。

    那帮警察一脸羞愧,其中那位审问过柳致知的警察第一天就在审讯室中受了惊吓,情况更是严重,一合眼,好像恶鬼缠身,这两天来,几乎没有合什么眼,感觉自己彻底要疯了,此时再也顾不得尊严,一下子跪在柳致知面前:“柳大师,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你老人家,你就放过我们吧!”

    柳致知将身一偏,让过了他,冷冷地说:“我不是什么大师,也没有对你们做什么,你们不过平时为人不正,如果为人正派,根本不会如此。”

    柳致知话不错,胸有正气,阴邪自不会侵身,何况此事非柳致知所为。

    省修一见,开口劝到:“柳先生,他们陷于阴邪恐怖之中,古人说医者仁心,柳先生,还是帮帮他们。”

    “省修小师傅,此事实与我无关,他们诬陷于我,扣住我一面镜子,到现在还没有还,自己身受恐惧,便想当然地以为我害他们,我之所以将那面镜子带走,就是不想为祸世间。”柳致知不客气地说到。

    “柳先生,我知道,那面镜子本是阴邪之物,柳先生将之封镇带走,本是出于好心,有些人却利令智昏,抢占那面走阴镜,却送了两条命,还望柳先生慈悲为上,救一下这些人。”省修虽是劝柳致知,实际上是说给那些警察听。

    “你们听清楚了,是你们自作自受,那面走阴镜在哪里?”柳致知回过头冷冷地说到。

    那些警察汗一下子就下来,根源居然出现在镜子上,副所长硬着头皮开口:“柳先生,那面镜子被宁良凌拿走,晚上就疯了,不知镜子在什么地方,能不能赔钱?”

    “行啊,我买此镜,花了二千元,现在涨价了,五千元。宁良凌疯了,他根本没有疯,以为镜子是好东西,放在身边,晚上不招来恶鬼才没有天理,他早就死了,现在不过是被两个恶鬼占据身体,还以为真的疯了。”柳致知毫不客气地说到。

    数名警察将身上现金一凑,倒是足足有余,柳致知接过钱,顺手扔给了省修:“省修小师傅,就算我香火钱,你们是塑金身,还是去救济他人,你看着办。”说着,身上阳气一荡,众警察身上阴煞之气大部分都消散,还有一些已深入骨髓,柳致知不是做不到用术法拔出,但他并不想如此做,让人取来纸笔,开了一付药方。

    这是一付定神培阳的药方,从定神汤中化出,主要是:人参、茯神、白术、丹参、远志、生枣仁、丹砂末、柏子仁、巴戟天、黄耆、当归、山药、甘草和白芥子,还有一些其他培阳气驱阴邪的药物,配伍合适,几剂下去,应该将阴煞之气拔得差不多。

    众人千恩万谢地走了,出门时感到身上暖洋洋地。他们一出门,柳致知回头看着省修,说:“道友驱除他们身上阴煞之气,易如反掌,何别拉上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