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92. 论拳术又见何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个赵哥一见钟铭挡在前面:“你小子想找揍,那就给我趴下!”口中说着,左手一晃,是个虚招,右手却是一个摆拳,摆击钟铭的左太阳穴,柳致知一皱眉,一出手就想让人伤残,显得很歹毒。

    钟铭脚下四六虚步,手上一搓一刁,柳致知以前并未留意过钟铭习练的拳种,见他一出手,却是夫子三拱手的架势,立刻看出来,钟铭居然练习是三皇炮捶,这是一种源于少林的拳法,后来毒莉而出,虽是外家,实已类于内家,直接而刚猛,自神拳宋迈伦之后,名闻天下。

    赵哥一见自己一个摆拳被钟铭轻松御开,退后一步,抬脚一个旋踢,一般人腿的力量是手臂的五倍以上,如是旋踢,力量更大。

    钟铭直出直入,进步插裆,挤进赵哥两腿之间,这一进步,赵哥刚一起腿,招势已破,急忙落脚,身体不由一侧,一手抱肘,一手成爪,如泼妇一样抓向钟铭的双眼,这虽是一种无赖的打法,但还是极有效果。

    钟铭一时有些不适应,身体拧出,以腰代身,拧转出来便于换式变招,钟铭表现得可圈可点,但有点气势上弱了下来,虽然身法上直出直入,挤进拧出体现出三皇炮捶技击特点,却没有炮捶那种刚猛之势,气聚则刚发。

    柳致知见此,明白钟铭为什么到目前还未突破明劲的原因,赵哥一见钟铭拧了出去,怪叫一声,一个大迈步,冲拳直击钟铭心窝,却是窝心炮。

    钟铭斜马裆小弓步,提肚填小腹,搓格而出,挡开这一拳。柳致知开口了:“劲从足下起,拳出生死忘,唯斗志不忘!”

    钟铭格开赵哥的一拳。再要侧步寻找战机,听到柳致知的话,如醍醐灌顶,劲由足跟发,自然由小弓化为弓步。心中如一团火一样。随步法变化,一拳冲出,这一拳出,空气中传出一声炸响。刹那间,钟铭感觉自己似乎可以冲着一切阻挡,脑中不由一闪:“这就是明劲!”

    一拳已落实,赵哥陡然觉得对方似乎从一头绵羊化为猛虎,急忙扭身格挡。一碰到钟铭的拳头,手臂上传来一股如火药爆炸的力量,顿时足下飘浮,不由自主抛飞出去,摔出了数尺,掼倒在地,手臂上如来巨痛,好像要折断一样浑身酸痛,一时爬不起身来。

    钟铭望了一眼赵哥那一伙的四人。那二男二女此时也是鸦雀无声,他们没有想到赵哥就如此败了。

    “还不给我滚!”钟铭现在可谓踌躇满志,作为胜利者,他自然有这个资格。

    “你给我等着!”那四人扶起了赵哥,丢下一句狠话。灰溜溜地走了,周围围观的人暴发出一阵掌声,让钟铭反而觉得不好意思。

    “想不到你男朋友这么厉害,他练的是什么功夫?”安晓云好奇地问柳致颜。

    “我也不太清楚。钟铭说过是什么捶。”

    “三皇炮捶。”柳致知接口说到。

    “哥,你知道钟铭练的是什么拳?!”柳致颜问到。

    “当然知道。钟铭,恭喜你,你终于突破了明劲层次,步入高手层次。”柳致知向钟铭道喜。

    “大哥,多谢你提醒,不然我无法突破明劲层次。”钟铭在柳致知面前不敢狂,他知道柳致知的底细。

    “哥,你怎么知道钟铭突破了明劲?”柳致颜有些不解地问到。

    “千金难买一声响,钟铭最后一拳发出炸响,就是标志。”柳致知解释到。

    “你们说什么,什么明劲的,我们怎么听不懂?”蒋文蓉迷惑地问到,与她一样,陆虹和安晓云也是一脸疑惑。

    “这是国术一种境界的一种分类方法,你们只要知道钟铭是一个高手就行了。”柳致知不想多作解释,她们本是外行,也不练国术,说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你是说,你们懂功夫,就像电影中叶问一样?”蒋文蓉问到。

    “你可以这样理解。”柳致知说到。

    “那么,柳先生,你武功也很高了?”陆虹有些不好意思问到。

    “我哥当然是高手。”柳致颜自豪地说。

    几人坐在草地上,正说着,柳致知提起头,望向一个方向,那个方向,何恽和几个人正在走了过来,那几个人正是刚才和柳致知他们发生冲突的五人,还有一人,柳致知不认识。看来,这几个人搬来了救兵,想不到居然是何恽。

    何恽也看到了柳致知,那个赵哥正指着他们点点戳戳,顿时脸黑了下来,没有前进,反而盘问起赵哥,旁边几人莫名其妙。

    问清楚,何恽脸上露出苦笑,柳致知并没有出手,而是另一个人出手,真是无知无畏,居然惹上了他,便低声说:“师兄,还有你们几个,居然惹了他,还好,他没有与你们计较,不然,你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赵哥惊讶问到:“何哥,你认识他,难道你也怕他?”

    “不要激我,那人我认识,叫柳致知,一身功夫神秘莫测,已经到国术的巅峰,我不过才入明劲,与他差得远,不要废话,跟我去认个错,以后眼睛放亮一些。”何恽实际上并没有赵哥大,但他的实力高,其他人称他为何哥,他也默认了。

    几人来到柳致知面前,除柳致知,其他人都紧张起来,何恽直接向柳致知走来,到了近前,一拱手,在现代都市中,依古礼,还是很引人注目:“柳先生,我的几个朋友与你发生一些冲突,我问了一下情况,错在我们,特来向你道歉。”他也不想面对柳致知,柳致知上次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这次依然感觉到自己在柳致知面前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有点奇怪,但脸上却没有露出分毫。

    柳致知见此,也站了起来,还了一礼:“想不到在这个地方遇到何先生,何先生,几个月不见,想不到你的功夫达到这个程度,果然是奇才。”

    两人都依古礼,其他人虽有点奇怪,却也感觉两个这样做很自然,并没有做作之处,反而有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来,赵昆,向柳先生等人道歉,柳先生,赵昆出自我现在习武的倡武俱乐部,练习的是zìyóu搏击,与我师兄赵阳是堂兄弟。”何恽介绍身边一个人,刚才并无此人,柳致知猜得出,赵昆吃了亏,找赵阳替他找回面子,何恽在场,便一起过来。

    赵昆到此时,也无话可说,只好道歉,柳致知也不为己甚,说:“事情并无大事,习武之人有冲动也是正常,但要捺住自己的性子,不然迟早有一日会吃亏。”

    “柳先生说得是正理,堂弟,你好好记住。”赵阳也在一旁说赵昆,那两对男女有些不好意思,当时他们可是推波助澜。

    就在这时,何恽的电话响了,他告了一个罪,到一边去接电话,柳致知无意间听到他的通话,柳致知耳力远胜于常人,此时也不是有意听,倒听到一个消息,这是特殊部门的电话,问何恽的位置,当听到何恽在兰笋山附近,便安排一个任务,在附近拦截一个窃贼,此人不是普通人,有特殊能力,在申城博物馆中偷了东西,逃窜到兰笋山附近。

    柳致知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动声色。何恽走了过来:“柳先生,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走一步,师兄,今天的事是我们不太对,既然和柳先生说清楚,我们就走吧。”

    赵阳点点头,向柳致知几人告辞,几人走后,蒋文蓉嘀咕了两句:“没劲,以为他们来讨回场子,谁知虎头蛇尾,柳先生,他们是什么人?”

    柳致知说:“那带头叫何恽,以前有过一面之缘。”

    “我想起来了,我认识他,几个月前,我和梅姐去扬州前,无意间遇过他一次,他还向我打听过梅姐。”柳致颜终于想起何恽了。

    “怎么回事?”柳致知问到。

    柳致颜就将当日之事说了一遍,何恽能骗得了柳致颜,却骗不了柳致知,柳致知脸上没有动声色,心中却将事情大概有了一个了解,看来,何恽对梅疏影有倾慕之情。

    “何恽厉害吗?”柳致颜又问到。

    “你不用问我,问一下钟铭就知道了。”柳致知并未直接回答,让她去问钟铭。

    “钟铭能看出来?”柳致颜问到。

    钟铭苦笑到:“致颜,不是能看出来,而是在他手下吃过苦,就是上次我酒喝多了的晚上。”

    柳致颜恍然大悟,说:“我知道了,就是戴大哥出手的那个晚上,能在戴大哥手下从容而退。”

    其他三女并不知道怎么回事,惊讶问原因,柳致颜说:“戴大哥是我哥的好朋友,武功非常高,是绝顶高手,在一天晚上遇到了何恽,当时旋姐姐也在场。”她一说,结果扯到人更多,安晓云直接催她讲,有些事她也不清楚,不过不觉中她有一种优越感,半是真实,半是想象讲了起来。

    柳致知见柳致颜讲当日之事,没有兴趣听下去,却对那个偷盗博物馆的事产生了兴趣,不如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想到此,便对大家说:“你们玩,我有点事,先走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