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94. 金瓶谁明苌弘碧(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远远跟着他们,何恽也没有发现,因为人多,他们也没有注意后面,倒是柳致知却注意周围的人,他有次发现了明显有异于常人的人,虽装着和常人一样,但却未能掩盖了自身的生命律动,不出意外,应该是特殊部门的人。他行动虽快,却未引起人注意,就是那些特殊部门的人也未发现柳致知。

    不一会儿,前面的人已入兰笋山,兰笋山并不是一峰,他们进入的是一个根本没有什么游人的小山,看来也是想避开众人注意。

    柳致知已悄悄跟入,天空之中微微影子一闪,柳致知抬头一看,却是那只凶灵蝙蝠,不过现在比正常蝙蝠还要小,看来,何恽已将这个化身修炼得大小由心,何恽派这只化身去找金瓶,当然是失望而归,瓶子在柳致知手上。

    见到没有人注意的小蝙蝠,柳致知想起手中这只金瓶,停了下来,这瓶子里是什么,当时那老头不知用什么法子打开了瓶子,里面飞射出血珠一样的东西,老头吞下那玩意,明显厉害了许多,倒有点像一些玄幻小说中描写的狂化。

    柳致知打量着这只金瓶,瓶子并没有塞子,而是被一种封印所封住,普通人看来,瓶口好像根本没有开口,这个瓶子就像实心浇铸一样,而且瓶子也较沉,给人第一印象就是实心,瓶子表面画满了符箓,普通人可能以为这是装饰花纹,却无法瞒过柳致知,这是一种云篆,柳致知感受中间能量运行奇特方式,里面空间是什么,值得这样封印。

    柳致知神识向手中金瓶延伸过去,想探寻这里面空间是什么,神识一到,立刻被吞引而入,倒吓了柳致知一跳。却发现这个瓶子并没有造成神识的损伤,而是引导神识入内,虽然这样,柳致知还是反省自己,自己这种做法有些鲁莽。

    瓶子中东西让柳致知一愣。好像碧玉一样。但神识到,却立刻活了起来,转化为液体,凭柳致知能观察入微观层次的能力。立刻发现这应该是一种血液,其中蕴含一种强大而狂暴的力量,这是什么血液?

    柳致知不解,收回了神识,就在收回时。意外发生了,一颗血珠飞跃而出,好像神识将之带出,柳致知一愣之下,神识立刻顿住,血液就停在面前,大小不过莲子的一半,没有一丝血腥味,反而有一种馨香。如红宝石一样,其中蕴藏庞大的能量好像随时会爆发出来。

    柳致知将神识慢慢抽离,血珠随着神识消失,渐渐转化为碧玉一样的珠子,从空中跌落。柳致知一伸手,手掌之上,已覆盖一层淡淡地灵光,伸手接着这颗化为碧玉珠的血珠。这次他很小心,不知这东西会出现什么变故。所以用法力裹住了珠子。

    珠子并没有任何变化,柳致知又将精神投入其中,珠子又转化为血珠,试了几次,柳致知脑中闪现出那个老头所说的一句话:“苌弘化碧”,果然如此,但这种血液来自何处,是谁将之封印在瓶中,显然内蕴很大的威能,柳致知有一种直觉,如果服食这种血液,甚至能引起身体变化,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能力,不过其中的一种暴戾,可能对身体或精神不利,这东西叫什么,苌弘血,不好,还是叫苌弘碧来得好,柳致知就这样给瓶中东西起了一个名称。

    将东西收了起来,那颗碧玉珠想了想,也用一个盒子收了起来,顺手扔进了储物袋,柳致知在这里试验,耽搁了一些时间,不过还是有迹可寻。

    柳致知感应了一下,认准一个方向追了下去,刚走了没有多远,陡然停下了脚步,目光盯住前方二株普通松树之间,中间一根细细的透明的丝线,如同蛛丝一样,不过已经断了,而且蛛丝却不是无色,而微微闪现一种淡淡的诡异的蓝色,这两根分别在两树上的随微风飘荡的蛛丝,给柳致知一种本能的恐惧感,这上面有剧毒,是谁留下的,不知有没有人中招,这是谁干的,如果普通人不小心碰到它,特别是露在外面皮肤,那是极其危险的。

    柳致知盯着这两根断开的蛛丝一样丝线,心中有些怒意,不论是谁干的,这也是超过柳致知心中底限,又向四边看了一眼,附近并没有,看看周围的痕迹,虽不会有什么脚印什么,但还是有些微弱的痕迹,一些枝叶落叶之类被踩过,柳致知顺着痕迹向前走去,他人经过两树中间时,那两根蛛丝一样丝线,陡然窜起细细的蓝火,沿线而上,转眼间,两线化为飞灰,这是柳致知引发温度变化,仅控制在丝线之上,将线化为灰烬,他不想留下一个祸害,免得普通人受灾。

    一路上柳致知顺着痕迹,一路上遇到几外剧毒之处,有些撒在树叶之上,有的下在石头之上等等不一而足,如果不是柳致知对危险有一种本能直觉,也不会留意这些地方,这些会是谁留下,柳致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老头。何恽等人,柳致知还是有一些了解,不论何恽,还是能净大和尚,都不擅长用毒,老头是哪一门派,如此精于下毒,刚才他们争斗中,老头怎么没有用毒,难道不是他?

    柳致知依次将这些毒物化为灰烬,那些地面上痕迹显示这些毒物应该发挥过作用,却未能真正致人于死地,柳致知在一处发现脚印陡然加重,失去控制,过了一会就恢复了正常,然后,脚印就不见,一个正常人很难留下脚印,就是一般人中毒也不会留下脚印,毕竟现在是晴天,地面也很干燥,而留下脚印,说明此人不是普通人,但脚印渐渐变浅,说明此人已渐渐能控制自己的行动。

    他们在山中行进并不是直线,而是好像在捉迷藏,柳致知就这样跟踪,不过施毒的痕迹越来越少,最后干脆没有了,可能是觉得没有多大作用,亦或,身上带的毒药用尽,这对柳致知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对方用的毒药更多是一种混合毒素,应该是从植物中提取,在自然界,随时间推移也会渐渐淡化稀释,失去其效用,但时间可能花上几天。

    前方传来猛烈的法力波动,距离此处只有几百米,柳致知猛然加速,他跟踪那些人,一直未用神识,有时也是用灵觉被动感受,主要是不想引起前面的人注意。

    此时,对方显然是动起手,柳致知却不是直接奔过去,而是兜了一个圈子,出现在左方一个隐蔽之处,来观看他们之间的争斗。

    他还未细观,那边猛然发出一声轰鸣,一股淡黄色烟雾滚滚而出。

    “该死,这老家伙又放毒了,当心一点,不能接触这些烟雾。”听声音是何恽的声音,烟雾之中几处灵光闪现,紧接着听到一声惨呼,一个人影抛飞了出来,一落地,口中喷出一股血箭,然后吞下一颗药,整个人似乎一下子气势不同,掉头向柳致知方向飞闪而来,人影如鬼魅,并未直冲柳致知而来,而是在柳致知藏身之处外几丈处而过。

    柳致知立刻跟上,这次何恽等人似乎没有跟上来,柳致知隐约听到他们向其他人求援,柳致知不再考虑他们,而是跟上这个老头,这次这个老头速度很快,好像没有什么顾忌,仅仅是为了逃命,但柳致知却不紧不慢地跟上,不一会,这老头从这座山冲到另一座山上,甚至还遇到几个游人,根本没有在意,反而是游人很诧异看着这一个老头,根本不像一个老头,难道在这里锻炼,时间也不早了,不是锻炼的时间,速度已太快了,就是年轻运动员也甘拜下风。

    紧接着柳致知出现,见到这几个游人,他本是以国术身法前行,此时也不再顾忌,反正老头已被人看到,他身影也是一闪,却不是云龙变,而是如草上飞一样,是陆地飞腾术一种,速度已超过百米世界纪录,却显得气定神闲,他过去之后,那几个人才回味过来。

    其中一个小伙子叫了起来:“厉害,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武林高手,那个年轻人在追杀那个老头。”他的声音很大,旁边一个人不客气驳到:“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大概这两人是跑步爱好者,在比赛。”

    “你以为这是电影《无极》,没事整天乱跑。”刚才那人不服气,他们这一吵,让前方老头才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一回头,看到柳致知,他并不认识柳致知,以为又是追捕他的人,身上灵光猛腾,一闪就是二三十米,速度何止是刚才两倍。

    柳致知却皱起眉头,这老头速度虽快,气息完全乱了,好像有些回光返照,烈火烹油的感觉,柳致知也不再用国术身法,脚下一动,缩地术出,转眼间就追近,老头也感觉到后面一人陡然追近,一咬牙,又吞下一颗药丸,身上气势又是一旺,柳致知却感到他的生命律动陡然暴长,但整个身体却似乎化为风中残烛,这肯定是一种激发生命潜能的药物。

    两人数步之下,到了山间一处平地,此处没有游人,甚至路都没有,老头倒了下来,回过头:“鹰犬,你想如何,金瓶已不在我手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