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44. 瞒天计出劝移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抬头一看,结界上方,无数灵光成城,如同大潮一下,轰然压下,对普通人来说,不是一点也看不到,不过大多数是在视力范围外,如果细看,可见结界上方的空气,微微闪现淡蓝的辉光,不过,天空是蔚蓝色,除非特别细心,视力特别好,才能看出端倪。

    而对正在战斗的一众修行者来说,哪里能不明白,有可怕高手暗中出手,甚至想将自己这一帮人一网打尽。这是什么人在背后干的,不过现在已没有时间来细想,当下再也管不得别人,更不用说是进攻,一个个身上灵光蓬勃而起,纷纷向天空轰出,还是保命要紧。

    纪元渊也感应到天空中异样,血雾迅速向身边收缩,转眼身边几尺宛如血浆,头顶之上,血浆成伞,来抵挡这一波要命的冲击。

    能量大潮倒泻而下,如同一堵墙倒下,又如天空星辰化为流量轰然而下,结界立刻崩溃,接着众人似乎被海啸般大潮淹没,众人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如同一个个皮球一样,被抛飞出去,好在这股能量大潮看似庞大,却不集中,而是很分散,轰在每个人身上,还不至于送命,一个个被抛飞在不同地方,整个地面一片狼籍,好像被炮弹翻了一遍,树折石崩,烟尘冲天而起。

    柳致知的罡气分身,早就避出了攻击范围之外,看到这一幅壮观的场景,不由也咂舌,本尊太凶残了,居然不动声色间搞出这样一出大片。

    那些人被抛飞在地上,一时呻吟声不绝,暂时爬起来都费劲。更不用说动手,一个淡淡地人影一闪,挟起了倒在地上纪元渊,趁乱消失在大学校园之中,而那些人都没有留意到。

    一时间,宾洲大学中谣言四起,大学受到了恐怖袭击,警方军方纷纷来到,好在并未有人死亡。甚至官方新闻中,连受伤的都没有,那些修行人根本不会露面,虽受了一些伤,但很快生龙活虎。

    柳致知在心中评价这次攻击的威力。范围不小,看起来威力很大,却很分散,对付普通人还不错,对付修行人就有些鸡肋。

    因为大学校园中出了这一趟事,参加会议的专家被重重保护下,回到了宾馆。晚间电视台的新闻之中,记者们是无孔不入,各种说法都有,官方新闻发布会却给出了天灾之说。说是气候异常,宾洲大学中出现特殊的龙卷气流,是一种特殊天气异变,不少电视台出现大量的专家来解释。有的说是气流急速膨胀达到临界点,类似空气爆炸;有点说是沼气之类积累无意间爆炸;甚至有人扯到外星人身上;当然也有人认为是恐怖袭击。

    柳致知看着电视上这些新闻。心中感叹,不仅是华夏的专家信口开河,美国专家也不赖,世界各个国家的人都是相似,并不存在那里素质高得多,柳致知现在考虑问题是从根本上入手,人不过是高等动物,受自己**和本能驱使,当然,有些注意修养个人德行的人,可以通过自我修养来抑制**,符合社会道德标准,大多数人是受社会法律等制约而有所收敛,当不违背这些,于是这种**引起无意识行为就自然显现,一句话,天下的月亮一样圆。

    分身也已经回来,在混乱中,分身将纪元渊救走,纪元渊并不知道什么人救了他,柳致知也未报名,他的分身不过是一个影子,根本不能分辨出是谁,而纪元渊也未昏迷,到了无人之处,挣扎着起身,谢过柳致知。

    柳致知问了几句,好像随意而问,引导对方将自己所需的一些信息透露出来,柳致知说自己也是华人,所以顺手救人纪元渊,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自己是在国内修行,也是来美求学,问纪元渊是哪里个流派。

    纪元渊当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个流派,不过提到了自己师傅,他是在日本拜师,师傅姓邓,以前是在华夏,后来到了东瀛。

    柳致知得到自己所想得到的信息,又谈了几句,见纪元渊恢复得差不多,便与对方告别,纪元渊也是急于离开,出了这件事,看来美国是不能呆了,他准备去加拿大呆一段时间,再次谢过柳致知,问了柳致知的姓名,柳致知随口报了一个假名。

    对于纪元渊来到美国,纪元渊并没有多说,柳致知发现他可能有专门目的,不可对方不说,柳致知也未多问,他到美国的目的,肯定与柳致知没有什么关系,柳致知也就不操这份心了。

    何恽来柳致知房中坐了一会,告诉柳致知,詹妮无意间透露出,可能会有人动手抢柳致知手中那只装有机器人格三的手提箱。

    “你怎么知道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柳致知问到,詹妮是一个间谍,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说漏嘴。

    “她当然是无意识间说出来的,当时她可是处于欲仙欲死之中。”何恽有点忸怩的说,柳致知明白了,何恽是在床上得到的消息。

    柳致知别有意味地说:“看来,你是一名好乌鸦,如果你不做乌鸦太可惜了。”乌鸦是前苏联克格勃组织中**间谍中男间谍的称号。

    何恽没有理会柳致知的调笑,而是问到:“你准备如何应付?”

    “很简单,先下手为强,他们既然想抢,我们就在他们前面动手,如果手提箱被别人抢走,他们应该没有办法再从我手上抢一回了。”柳致知说到。

    何恽眼睛一亮,说:“好主意,不过你将格三放在哪里?”

    “我自有办法,当然别人看不出,如果告诉你,万一你在兴头上,顺口说给身下那位美女间谍听,不是败露了吗?”柳致知开玩笑的说。

    何恽也是一笑,说:“不说也好,免得你疑心,我怎么会让那个美女间谍给征服,只有我征服她,明天我让领事馆的人员安排一个职业偷抢人士,将你的手提箱给偷走,不能没有声息,最好是抢,弄得大家都知道才行。”

    “就这么说定了,说也奇怪,这两天居然没有用激光偷听,是不是有更好的手段,不过,我并没有发现其他手段。”柳致知说到。

    “不用管他们,不监听不是更好吗,省得说个话,还得用传声,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何恽说到。

    “今晚詹妮没有来吗?”柳致知问到。

    “她来不来影响不了我,说不定又在想什么花招。”何恽说到。

    “你带个信给国内,特别是给特殊部门,我从纪元渊那边得到消息,邓昆他藏在东瀛,将这个消息传递给蜀山,也让国家在东瀛的人查一下,邓昆究竟落脚何处,我得到消息是在西海岸,而且成为一个寺庙的住持。”柳致知托何恽将这个消息带回国内,何恽是特殊部门的人,对邓昆下落一直很关注。

    这个消息陡然出乎何恽的意料之外,柳致知的行踪他一直很清楚,他不知道柳致知是如何探听到消息,甚至怀疑,柳致知手下是否掌握着一个情报组织。

    “好的,我会将这个消息传送出去,我也该回房了,不知我那个小宝贝儿会不会食髓知味,今晚来不来。”何恽说着出了房门,顺手将门带了起来。

    何恽走了不过五分钟,又有人来到,是三个人,其中一人的脚步声柳致知听了出来,是詹妮,脚步声停在柳致知的门前,传来了敲门声。

    柳致知打开了门,是詹妮带着两个人,这两人一身正规的西服,一进门,詹妮介绍到:“柳先生,这两位是移民局的布伦?怀特和约翰?威尔特,他们来此想征询一下你的意见。”

    “怀特先生和威尔特先生,晚上好,咖啡还是纯水,不知两位晚上来此,有何贵干?”柳致知问到。

    “谢谢,咖啡,叫我布伦,我们来此,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愿意不愿意成为合众国公民?”布伦说到。

    柳致知正在给两人倒咖啡,听到此话,知道来了,放下杯子,说:“我并未申请移民,贵国倒是非常热情。”

    布伦一脸诚恳地说:“柳先生,你作为一名杰出的人才,在华夏并不能发挥你的特长,但如果在美利坚,则更能发挥你的特长,我国对人才可是极端重视。”

    “华夏有句古话: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目前,我没有移居国外的打算。”柳致知拒绝说到。

    “柳先生的爱国热情值得赞扬,移民我国,并不是叛国,而是更好的发展自己,就像许多华人,也给贵国发展做出极大贡献,甚至远大于一般华夏人,如果柳致知成为我国公民,可以肯定,柳先生在几年时间内就会声名鹊起,再到华夏,就不是今日待遇,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爱国热情做到实处。”布伦耐心劝到。

    “故土难离,我的亲人,我的所爱都在华夏。美国是一个很好的国度,但我的心中还是那个国土,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目前不想移民。”柳致知婉言拒绝。

    “柳先生不要先忙着拒绝,还有数日,好好的感受一下,留在美国,对你个人发展助益极大。”布伦依然不死心地劝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