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49. 我辈岂是世所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冲击波过后,下方树木亩许倒伏,冲空而起的尘埃形成了一朵蘑菇云,对方追来的一共有七人,除了刚才出手一人,其他六人,柳致知未放在眼中,如果是这六人,何恽都足以对付。

    “你是谁?”爆炸过后,七人终于围了过来,刚才出手那人问到,当然他们用的是英语,而何恽与柳致知刚才说话用的却是汉语,他们虽听到耳中,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意思。

    “柳致知。”柳致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反问到:“你们又是什么人?”

    “柳致知”那人重复了一次,似乎对这个一字一音的姓名很不习惯,声音也比较僵硬,接着又说:“你不是美国人,这个人杀了我的手下,交出此人,你自己可以走。”

    “我的确不是美国人,你又是什么人,与美国当局有什么关系?”柳致知并没有完全理睬对方,又问了一句。

    “我是大西洲的后人,杰里?代尔那,长青骷髅会长老之一,与美国政府无关,他杀了一名本会的执事。”代尔那说到。

    “杀就杀了,他技不如人,偏偏晚上出来。”柳致知无所谓地说了一句,虽用英语,何恽这些日子来,英语进步不了,听到柳致知这一句话,倒是很诧异,这不像柳致知平常的表现。

    柳致知平时总是奉行不主动挑事的态度,修行人总不能像世俗间人争权夺利,来到美国,虽未遇到什么大事,但已不是一次有人打自己的主意,此事不管如何,追根溯源。都在自己的机器人,引起别人的贪欲,连修行人都卷入,既然这样,事情没那么复杂,打自己主意的,杀了就行了,何况在以前,自己也与长青骷髅会有过结怨。

    柳致知这番话说得很直接。让对面七人一下子怔住了。

    “很好,你既然说出这样的话,那只好武力相见,我有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见到过我族的两个人?”代尔那说到。

    “你族?你不是长青骷髅会的。我明白了。你是三眼族的人,却加入长青骷髅会,你们都是长青骷髅会的?”柳致知扫视了一下对面的七人,接着又摇摇头:“不对,你们不是同一组织中的。”

    柳致知现在眼光如何锐利,他看出另外四人对代尔那三人有一种提防,不自觉地远离的这三人。

    柳致知这一说。倒让几人一愣,想不到对方知道自己这边是两个组织的人,他怎么知道的,两方都有些怀疑。甚至在考虑一种可能,是不是对方提供了情报,与柳致知合作了。

    柳致知当然可以不会说破,这是面向另一方的四人。淡然一笑,问到:“你们又是哪里个组织的?共济会。还是官方身份?”柳致知一提到共济会,四人之中一人脸色略冒出惊诧之色,柳致知立刻明白,这四人应该是共济会的成员。

    “共济会,我们是看到这位先生杀人,虽非我们组织中人,但出于公义,我们还是劝这位先生自首。”共济会的一人说到。

    柳致知脸一沉:“公义?你们做的恶事少了吗?听说你们共济会用活人做实验,那时可想到公义一词?”

    柳致知对共济会了解并不深,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道听途说,提到的这件事,是当日以罡气分身出游,见到塔尔顿与他人争斗,无意探听到的消息。

    一听到柳致知提到此事,四人的脸沉了下来:“阁下污蔑共济会,不怕共济会报复吗?”

    听到此话,柳致知也笑了:“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公义,果然虚伪!再说我辈走上这条路,岂是世间礼法所能约束。”

    “此人已是狂妄之极,不用再与之费口舌,直接捕杀。”共济会的一人对其他人说到。

    “就这样,既然羔羊走入迷途,那就不能由他走下去。”代尔那说着,手已动,将头上连着衣衫的连背帽往后掀,露出了真容,额头上一只竖眼,并不像其他眼睛,没有那种灵动,柳致知知道这是三眼族的标志,一露出第三只眼睛,对方准备动用第三只眼睛。

    果然不出所料,一股威压顿时出现,一道白光如柱向柳致知射去,白光之外,居然裹了一层细碎的电光,比那天夜里那两个三眼族的人利害得多。

    “雕虫小技,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们。”柳致知正眼都未看他一眼,随手一挥,茫茫雾气顿时将两人之间填充得严严实实,白光射入雾气,白雾一阵翻腾,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何恽,那四个共济会的就交给你了。”柳致知顺口吩咐到,身边雾气翻腾,转眼尽皆消失,化为数枚闪着幽幽蓝光的冰刃,沿着不同轨道,切向代尔那三人。

    “当心!”代尔那手中出现法杖,连连挥动,一道道波纹泛起灵光,清晰可见,拦住了这一连串的冰刃。

    何恽那边,何恽却是一声厉啸,空气中突起四道声浪之刺,直接射向四人,四人也是身上灵光闪烁,各施手段,来拦何恽的声浪之刺。

    代尔那挡着了冰刃,手中法杖向柳致知一指,空气隐隐传来一声闷雷一样声音,整个空气好像成为一个整体,周围能量蜂拥而来,转眼间,形成了一种奇观,在夜里,先是淡淡的光华一闪,转眼化聚成一根根能量锥,飞射柳致知。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柳致知身上灵光一闪而没,伸指点出,那一根根能量锥未到面前,纷纷在半途崩散,随后,叹了一口气:“到此为止,早死早投胎!”

    代尔那陡然感觉到周围空气一刹那间浓厚如油,自己好像掉落松脂中的小飞虫,移动手臂都是极其费劲,大惊,这是什么魔法?

    柳致知口一张,一道淡淡地鸿影现,一掠而至,代尔那手中法杖勉强挥了一下,一道电光暴涌而出,可是涌出没有一二尺,好像烈焰被冷水当头泼下,顿时萎缩下去,鸿影已从颈下掠过,身体在空中一僵,接着鲜血喷出,刚一出,陡然如慢镜头一样,然后在空中如沙尘一样崩散,接着整个身体也如沙尘一样崩散,只有法杖和一颗珠子掉落下去,刚往下一落,猛然又飞起,落到柳致知的手中。

    柳致知这一攻击,并不是单纯一种术法,而是先控制周围的存在,空气在那一瞬间,已处于静止状态,平时分子是运动着,他们之间力的作用很乱,大多数想到抵消,而在静止时,这种作用在一瞬间形成一种类似固体的效果,代尔那当然感到自己如同飞虫掉入蜂蜜之中,更要命的是,柳致知的秋鸿剑出,沿着柳致知事先已留好的通道,代尔那的命运已决定,他一死,他周围的意志自然消散,柳致知的意志立刻影响到,意动之下,柳致知极短一瞬间阻隔了微粒间相互作用,其结果,代尔那尸体中分子原子不停无规则运动,自然引起身体的崩解。

    代尔那一死,对于另两个人,柳致知根本没有放在眼中,都不愿浪费心力,秋鸿剑光分为两道,在两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穿心而过,两人刚看到代尔那身体的崩解,陡然眼前鸿影闪过,低下头来,发现胸口已多了一个洞,鲜血已喷出,一句话都未来得及说,便已送命,柳致知手一指,两具尸身腾的一声冒起火苗,由内而外,转眼间化为灰烬。

    柳致知从代尔那以额间第三只攻击开始,到将三人毁尸灭迹,一分钟还未用了,就已解决了战斗,他也没的插手何恽与其他四人之间战斗,却是袖手旁观。

    何恽眼光余角见柳致知转眼间将对方最强一人灭掉,他来不及感慨,对方攻击已到,他手印起处,一派灵光挡着对方攻击,趁势间,头顶之上现出那只凶灵蝙蝠,蝙蝠口一张,一串高频到肉耳听不到的声波激荡而出,刚才攻击之人被告声波一冲,只觉浑身一木,一时连大脑思维都停了,何恽已出现在面前,手印带着一种艳丽的灵光印在身上,顿时身体干瘪下去,然后如腐朽的不知有多少年的尸体一样。

    其他三人一见,知道不好,一转身就想逃走,柳致知望了一眼远方,那边几道法力波动飞速向这边而来,柳致知一见,不能再呆了,手指凌空点了两下,那逃在前面的两人陡然喷了一口血,接着身体陡然冒出火焰,另一个落在后面,柳致知并未出手,因为没有必要,何恽已出现在他身边,手中的印已经印在身上,一声惨叫,口鼻之中,惨绿的鲜血喷出,一喷出,便化为幽幽的绿焰。柳致知看出这是一种歹毒的枯髓冷焰法,阴火自然会在体内和骨髓内燃起。

    柳致知手又一指,这几具尸体腾起火焰。

    “走!”柳致知招呼了一声何恽,身体一晃,人已消失,何恽苦笑一声,他也感应到有人向这边而来。

    何恽身体一摇,人也消失不见。那边几个人影急驰而来,转眼到了现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