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51. 行事鸿爪留雪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一见山原接着下重手,他一个明劲级高手,欺负一个少年,柳致知看不下去,山原手刀虽不是真刀,借身体之势,一掌劈向尼欧肩颈部位,如果让他劈实,重则肩骨骨折,内脏受到震动,人会立刻昏迷,轻则五脏翻腾,倒地不起。

    柳致知不能任山原下手,喝了一声:“住手!”

    一步迈出,已到了尼欧身边,将尼欧一拉,尼欧脱离了攻击范围,而柳致知另一手击出,击向山原的腋下,山原只见眼前一花,一股冷风直贯腋下,知道不妙,急忙扭让,同时后退,柳致知倒未趁势追击,而是立于原地,他目的救人,既然目的达到,也就不为己甚。

    尼欧见山原一掌劈下,再也招架不及,准备硬顶一击,陡然被人一拉,眼前出现一人,随手一拳,山原被迫后退,知道这个人救了自己,刚要感谢,山原已经喝问到:“阁下什么人,为什么偷袭?”

    “不要抬举你自己,我不过看不惯你以强凌弱,一个空手道高手,对一个孩子下手。”柳致知不屑地说到。

    “好!好!我倒要见识一下你有什么能耐,敢轻视我空手道。”山原怒叫到。

    “倒会给我加罪名,我说过我看不起空手道?只不过是看不起你这个东西,任何一种流传下来的武术,我都不会看不起,能流传到今天,就证明其不凡,比不过别人,不在武术本身,只不过是习练者功夫不到。”柳致知很平静地说到,他不夸耀华夏的国术,也不会贬低别国流传下来的武术。这些都是在经过不知多少代人千锤百炼,武术只有适合自己的,并没有高下之分。

    柳致知的话让尼欧陷入沉思,但山原却听不进去,丢了的面子必须挽回,不然以后空手道馆很难开下去。

    “废话少说,我倒要见识一下,你是不是只会口头上的功夫。”山原摆开了架势。

    柳致知摇头一笑,似乎根本看不起山原:“如你所愿。一点浅薄身手,就会叫嚣,也好,让你清醒一下。”

    柳致知随便一站,他现在这具分身。保留了罡气分身特点,却又能凭借珠子施展术法,如论国术身手,他绝对算是化劲层次,对方不过是一个明劲层次,如何能入柳致知的眼,柳致知现在感兴趣是那个尼欧。这个少年根基不错,不知是什么人教出来的。

    回头对尼欧说到:“我不知道你的咏春拳是与谁学的,你的小念头练习的不错,还需下功夫。你注意我的出手。”

    小念头对拆法是一种咏春拳的技巧,主练直出直入之正面长桥手“抢攻”和微小一出一入的控制,以桥代掌,微动于一出一入的千变万化之中。通过小念头黏桥对拆练出来的内劲,往往以细密微小变化制住对方猛烈的攻势。

    柳致知虽不是尼欧的老师。却借机指点尼欧,让山原脸都涨得通红,这完全是不将他放在眼中,是一种当面打脸的行为。

    山原感觉自己都快要气炸了,柳致知见他这样,更是不将他放在手上,遇敌不冷静,如何在瞬息万变的对抗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尼欧一听柳致知这么一说,立刻注意柳致知和山原的一举一动,柳致知本是从形意拳成长起来,但到他这种境界,任何拳法一入他的眼,就能抓住精髓,何况柳致知的朋友之中,赖继学练的是咏春拳,他妹妹的拳术老师旋淡如也练的是咏春,柳致知对咏春非常熟悉,虽然他自己并未练过。

    山原怒吼一声,进步出拳,空气中传来暴鸣声,来势很凶,柳致知原地未动,圈手一拍,本来按咏春技法,另一手日字拳出,但柳致知为了展示小念头进一步发展的技巧,手已拍压在山原的拳背上,顺势微微一拖压,化为摄拿,动作虽微,劲力也不大,却将山原那刚爆的一拳轻轻化解。

    尼欧眼睛一亮,原来可以这样做,他的小念头技法虽熟,但却未有人深入指导,不自觉背离了咏春以小力胜大力的原则,咏春最初是女子拳术,女子在力量上先天就弱于男子,当然不会比力,而尼欧却忽略这一点,致使精妙技法走偏。

    山原一拳如击入棉花,欲把右手向后缩,左手快速击向柳致知的手桥中节,不料柳致知摄手变闸手,微转身以闸手斜向后下方一压,左手顺势轻拍山原的左肩。山原只觉重心忽失,身体前冲,柳致知又乍变摄手,将山原拉回原地,如耍猴一样,其动作之快,山原只感到柳致知的摄掌如磁石一样控制着他的身体,用劲没有用,不用劲也没有用,完全被柳致知柳致知控制住了,想反击根本不可能。

    柳致知对尼欧说:“小念头技法再延伸一步,就是伏虎手技法,完全在于意劲,粘着对手的手如控制着对手的心,使对手不战自寒。完全是他自己撞击过来的力,我只顺势微发力,他就跌了。若我真发力,他一定跌得更惨!”

    说完之后,随手发力,山原顿时被抛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痛叫了一声,想鲤鱼打挺站起来,手一推,腿腰用力,身体蹦了起来,却未站起来,而是一个趔赽,一屁股坐在地上。

    交手一招,气势汹汹的山原被柳致知如耍猴一样抛了出去,这一来,山原一方的几人再也没有脸留下,其中另一人与山原在一起的年青人,看了柳致知一眼,一躬身:“请问先生大名?”

    他从刚才柳致知出手中看出,自己不是这个东方男子的对手,与其受辱,不如问清对方身份,再作打算。

    “一个行走天下的闲人,鸿雪泥。”柳致知并未用真名,而是用了一个化名,意为鸿爪留雪泥,当然,对方是美国人,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一点。

    “鸿先生,以后请多关照。”这人又鞠了一躬,其他几人早就扶起山原,几人匆匆离去。

    尼欧此时也上前,见柳致知是一个东方人,能指导咏春拳,应该是一个华人,便按华夏古礼一拱手,并不标准:“尼欧?卡登多谢前辈相助,这是我女友艾米?普罗斯。”

    艾米了过来感谢柳致知,柳致知摆摆手,问到:“你的拳是跟谁学的?”

    “是跟一个老人,他姓梁,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从小喜欢功夫,也看了不少电影,这位老人听说是与子女来此,并不与子女在一起,在我隔壁,平时乐呵呵的,经常看我从电影电视中学来的拳法,有一次有人欺负他,我气不过和对方打了起来,结果打不过对方,梁老师出手了,我才知道他是一个功夫高手,我便拜他为师,才知道老师练的是咏春拳,老师教了我许多,我问他为什么不开馆授拳,老师说他功夫不高,不想误人子弟,我练拳之后,有几次罗瑞他们欺负艾米,我教训他们一顿,他们是附近一家空手道馆的学员,结果馆长山原来找我,当时我不在,后来听人说,他被梁老师教训一顿。两种个月前,梁老师去世,他们便开始找我麻烦,今天早晨我刚练习,便遇到了他们,要不是鸿先生出手,我可能就被他们打了。”尼欧说到。

    他这一说,柳致知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他提到的梁老师柳致知并不认识,在美华人众多,其中不乏国术高手,这位梁老师能战胜山原,层次绝对是明劲之上,年老力衰,还能保持明劲之上,那么,他在鼎盛时期,绝对不会弱于暗劲,应该能算一方高手。

    “果然草莽之中卧虎藏龙。”柳致知叹到。

    “鸿先生,我能不能拜你为师?”尼欧小心地问到。

    柳致知并不想收徒,何况是一个外国弟子,但看到尼欧热切期望的眼神,心中一动,自己弟弟柳致德今年暑期后将来美留学,虽不知道他会在哪一所学校,不过倒可以留下一个朋友,让他在美不是举目无人。

    想到这里,便开口说到:“我行走全球,不会在一处定居,在费城,我不过停留数日,你既然对武术有兴趣,我可以指点你几日,拜师就免了。”

    尼欧大喜:“多谢鸿老师,鸿老师在费城可有住处,不如这几日就住我家。”

    “也好,你家中父母可在?”柳致知问到。

    “我父亲不在,他去欧洲办事去了,大概三个月之后才回来,我母亲在家,我还有一个妹妹贝蒂。”尼欧说到。

    “家中住宿方便吗?”柳致知问到。

    “很方便,我家在离此不远,家里很大,有空房间。”尼欧说到。

    柳致知随两人到了尼欧家,果然如尼欧所说,这是一幢独幢别墅,不同国内,美国人口密度远小于华夏,住宅用地并不如华夏紧张。

    尼欧向家人介绍了柳致知,说请柳致知指导他数日,尼欧的家人显然对此已感觉很正常,热情欢迎柳致知来到家中作客。

    尼欧接着将柳致知带到他的练功房,房间并不算大,最显眼的是一个木人桩。

    柳致知看看房中陈设,点点头,对尼欧说:“尼欧,知道华夏的武术与其它国家武术有何区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