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52. 传信却遇灭口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尼欧一下子愣住了,旁边的艾米也愣住了。想了好一会,尼欧才说到:“老师,是不是华夏武术讲究以弱胜强,梁老师说过,咏春拳能以弱胜强。”

    柳致知摇摇头,说:“不论哪国武术,都是从搏击中发展起来,练习者总能比非练习者强大,毕竟掌握了一种技巧,在这一点上,华夏武术与其它国家搏击技术没有本质区别。”

    “那么是不是华夏武术能练出内劲?我看过一些功夫片,上面大侠能飞檐走壁。”艾米在一旁开口了,看来,她是一个影视作品的受害者。

    “也不是,华夏武术之所以区别其它国家搏击术,有两个本质上区别,一是华夏任何一种武术都是一种哲学道理的再现,拳中能领悟人生哲理,华夏先贤将拳与人生融为一体,通过拳来体现人生之理,领悟人生的哲理;另一个就是,华夏武术注重养生,华夏一名武术高手,长寿是很正常,就是到了老年,身体也是非常好,而其它国家的武术,这点就弱了,他们注重的是击败对手,透支自己身体潜力,甚至不能活到正常年龄,比如凶狠异常的泰拳,真正泰拳选手,能活到四五十岁就算不简单了。”柳致知说到。

    尼欧眨着眼睛,有些不太理解,柳致知知道他从小受到是西方的教育,对这些有些不理解,武术应该是搏击之术,怎么与哲学和养生扯上关系了。

    柳致知又笑到:“你记住我说的话,随着你功夫上升,你以后会渐渐理解到。”

    柳致知说完后,开始指点尼欧平时练习中错误之处,这也是他所走偏的地方,好在并未完全偏离。这是梁老师去世后,他在无人指点下,自己依据自己想法练习造成的,其主要原因就是尼欧以西方人的观点来理解华夏的拳法,文明的差异,连带思维方式都不相同。

    柳致知一指点,尼欧恍然大悟,但完全改正,还需一些时间来磨。练拳不断重复,就是形成一种类似本能的反应,如果一旦走偏,更正过来是很费劲的,毕竟形成了习惯了。所以。练习拳术最好有明师指导,不然,很难成为高手。

    柳致知不可能整天尼欧的家中,指导一会尼欧,尼欧也要去上学,吃过早饭,他们起得都很早。柳致知是五点多就出来,就是指导了一会尼欧的晨练,时间也不过七点多,柳致知决定在费城转转。和尼欧约好,晚上再来,他继续在街上转悠。

    并没有人留意柳致知这个人,在现代都市中。满眼都是陌生人。费城是一个真正的购物天堂,费城的衣服鞋子均为免税商品。从费城logo的平价t恤,到gucci的最新鞋款;从街边廉价小店,到设计师品牌工厂直销店,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一座城市在这个方面比得上费城,可惜的是,现在在这里转悠的柳致知不过是一个分身,根本不需要购物,不过柳致知还是兴味盎然地逛着,他现在不买,不过将这些信息传递给了本尊,本尊离开之前,抽个时间,买些东西带回去送人,这也是一个华夏的习惯。

    柳致知也发现费城也是美食之都,拥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美味,像印度菜、华夏菜、埃塞俄比亚菜、泰国菜、越南菜…等,在费城都能找到不少物美价廉的好餐厅。对于那些想足不出城便可品尝世间美味的人来说,费城实在是个不错的地方。但对现在这个分身来说,吸引力并不大,他根本不用吃东西,有时吃东西,不过是掩人耳目。

    柳致知信步而走,一个人慌张飞奔而来,柳致知并未看到有人追赶他,有点奇怪,此人一路狂奔,虽有点气喘,但并不厉害,柳致知能一眼看出他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就在此时,柳致知陡然发现一点亮光在眼前一闪,眼睛一眯,这是反光镜反射的阳光,当时一激灵,柳致知对此可谓经验丰富,这不用说是狙击镜的反光,有人想狙击杀人,不过并不是针对柳致知。

    眼前显然有一个目标,就是狂奔那一个人,虽不知他们之间的关系,柳致知还是发出警报:“当心!”

    话音未落,那奔跑的人陡然跑成“之”字形,柳致知感觉中一道白线从对面一幢楼上直射过来,知道狙击手开枪了,并未听到枪声,狙击枪上应该有消声器。不过子弹并不会对柳致知有任何影响,柳致知就没有动,抬头看向正面那幢楼,见楼顶之上人影一闪。

    那奔跑的人肩头陡然绽出一朵血花,并未中要害,这应该是他跑的时候忽左忽右,狙击手不有命中他的要害,但这一枪并不轻,奔跑中那人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正好撞向柳致知,柳致知伸手一扶。

    此人借柳致知一搭手,稳住了身体,从柳致知身边一擦而过,却塞了一个信封给柳致知,快速说了一句话:“先生,将此信送到德拉瓦第三街区二十一号,自有重谢!”

    说完之后,也不停留,继续飞奔而跑。柳致知手中捏着那个折叠好的信封,将手插入口袋之中,向四下望了望,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他心中也是很好奇,并没有着急,而是不慌不忙向前走去。

    费城是个徒步就可以走完的城市,一般游人在历史区逛一天、艺术区两天,则是最理想的行程。

    柳致知看上去与一般人无异,转入到另一条道路上,又拐了两条路,注意了一下,发现没有人跟踪自己,便拐到一条安静的小道上,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四下无人,柳致知取出那个信封,他没有答应对方送信,对方是强将此信塞到他手中,他就不客气,信封并没有封口,对方好像并不怕有人偷看。

    柳致知不会客气,直接的抽出了信纸,瞄了一眼,露出苦笑,对方不怪放心的让他去送信,这张纸上是有文字,但上面单词柳致知大多数看不懂,这显然是经过加密处理,这是一封密文,没有密码是很难将内容破译出来。

    柳致知又将信纸塞入其中,思考了一会,决定还是去一趟,不管龙潭虎穴,自己都得去闯一下。

    柳致知来到那人说的地址,这是一家普通杂货店,并没有什么人,柳致知进入店中,货架中摆满了货物,都是一些小东西,只有一个人在看店,对柳致知进来,并没有多关心,只是看了柳致知一眼,好像让柳致知自选,他目光又盯着电视机,上面正放着脱口秀节目。

    柳致知也未挑什么东西,直接来到此人面前:“老板,有人托我带一封信到此处,说有重谢。”

    此人听到此话,眼中精芒一闪,手一伸,说到:“拿来。”

    柳致知将信取出,交给了他,他抽出了信纸工,看了几眼,然后脸色一凝,又细细地验证了一下,好像在信纸找一些特殊的标记,很快就好像确定了,对柳致知说:“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便匆匆开了里门,柳致知知道里面还有房子,没有说话,便在一张凳子上坐下,慢慢地等了起来。

    过了一会,里面的小门又开了,此人出现,对柳致知说:“先生,里面请。”

    柳致知心中不由提高警惕,自己送信来,按理来说,对方最多给一些报酬给柳致知,而不是将柳致知请到里面,这里面有问题。

    柳致知好像什么也不知道,进入里面一看,才知道别有洞天,装饰看似简仆,却是真正的奢华,那看似不起眼木地板,却是真正名贵木材。其他装饰品粗一看,显得很普通,但哪样不是世间少有的物品。

    “先生贵姓?”接待柳致知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白人,挺着一个啤酒肚,看起来很友善。

    “鸿雪泥。”柳致知依然报出化名。

    “多谢鸿先生前来送信,请问是什么人托你带信?”

    柳致知就将当时的情况简述了一遍。

    “鸿先生,你稍等一会,我们将你的报酬取来给你,这次多亏了你,柳先生,来点香槟?”这里的主人说着,招手让佣人取出香滨,打开了瓶塞,倒了两杯香滨,递给柳致知一杯,说:“让我们庆贺一下。”

    对方这话中有问题,可能他自己都未注意,柳致知却注意到,柳致知也端起酒杯,准备喝下去,还未到到嘴边。眉头不由一皱,酒中居然加了东西,想瞒过柳致知,却是可能性很少,柳致知对毒药之类了解很深。

    柳致知放下杯子,说:“带信的事我完成了所托,总算不负所托,酒就不喝了,至于其他,就不是我所关心的。”

    柳致知看看自己不喝酒,他们会有些什么手段。

    “鸿先生,稍等一下,酒既不喝,来点咖啡?”

    柳致知见对方一直想让自己喝酒,自己不喝,又弄出咖啡之事,心中恼火,既然这样,就不要怪自己手下无情了。

    不一会,咖啡端了上来,柳致知接过咖啡,果然不出所料,其中又加料了,柳致知感应出其中应该是一种剧毒药之物。

    柳致知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陡然脸色一变,指着他们说到:“你们居然下毒!”说着,身体软了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