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54. 重拾观察补弱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连对面这个人姓名都不知道,但对方既然想要自己的命,柳致知当然不会慈悲,化出奥丁之矛,却与代尔那使用不同,代尔那是当作标枪来用,柳致知却直接当作大枪来使,只一枪,破除了所罗门牢笼,一枪送入对手的胸中,奥丁之矛一扎入对方接胸中,柳致知脸微微一变,陡然弃矛,身体化为一道光影,硬从房顶上方的一个透光的窗口处冲了出去。

    他一矛扎入对方胸口,陡然发现手中奥丁之矛变得不稳定,好像一颗炸弹,就要爆炸,他这才明白,代尔那为什么将奥丁之矛当作标枪来使,原来奥丁之矛一扎入**,那股毁灭性能量就不稳而爆发,自己得到那颗珠子,祭炼后成为分身,却未深入了解里面所蕴的几种术法,现在不是反思的时候,得赶紧走,不然,奥丁之矛一旦暴发,柳致知的分身就是不毁掉,恐怕也是元气大伤,昨夜那种奥丁之矛爆发后的威能,简直就是一颗航空炸弹。

    柳致知化作一道光影窜了出去,刚到外面,下面房子陡然动了起来,往外一涨,接着好像又往内一缩,整座房子顿时塌了下去,柳致知也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人,柳致知管不了这么多,他毕竟是一个分身,感应范围比本尊弱得多。

    柳致知落在一个无人之处,显出身影,他不想卷入其中,也未再回头去看,便又悠闲地去逛街了。他不知道的是,房子中还真有人,几人一动手,常人虽没有感觉,但超常者是能清晰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法力波动,那股能量强大让他不敢入内。只是伏在一旁偷窥,由于三人是在客厅中动手,此人又不敢靠近,只是远远透过半掩的门,并未看到几人之间战斗,不过却听到几人之间的对话,最后还听到柳致知说他执奥丁之枪,然后他心中感到毛骨悚然,知道大事不妙。他这种感觉已多次救了他的命,拼命逃出房间,跑了没有多远,那处建筑轰然倒塌。

    他可不敢留在此处,到了大街之上。拦了一辆车,直到共济会另一处会所,将此事上报,他并未看到柳致知的样子,但却知道柳致知应该是一个东方人,最关键的是柳致知居然掌握奥丁之矛,这种魔法是北欧一系和三眼族的秘传。这个情报一经上报,立刻引起了共济会的注意,当时就派人到现场,果然是奥丁之矛留下的痕迹。北美共济会整个动了起来,并联系了三眼族和北欧一系的魔法师,特别是三眼族,这些日子来损失了三人。却不知道是什么人下手,而且。神眼之珠也被人取走,他们一直在追查,听到这个消息,也派出族中高手参与调查。

    为了尽快找到那个神秘的东方人,共济会也发,三眼族也好,都向北美修行界发出了悬赏,这一悬赏一发,一些佣兵集团,个人游侠,甚至印第安这些当地土著人的巫师都有不少人出动,北美修行界暗潮涌动。

    当然那幢倒塌的房屋,以共济会的影响,警察给出一个解释,是可燃性气体爆炸,室内通风不畅,积累一些可燃性气体,电火花引起了爆炸。

    柳致知不知道他这一次引发北美修行界的震动,不知有多少人想找到他,他在费城转了一天,晚间回到尼欧的家,用过晚饭,开始指点尼欧,陪尼欧对练,尼欧的底子很好,柳致知的眼光是如何的高明,一针见血指出他存在的问题,然后有针对性给出练习方案,但短时间内让尼欧突飞猛进,柳致知还是很难办到。

    除非柳致知利用特殊的丹药,如上次给柳致颜的易经锻骨散之类,但柳致知对尼欧还未到那个程度。

    柳致知只是指点对方咏春拳,并未传授他什么拳法,经过二个小时练习后,尼欧和柳致知一边休息一边看新闻,两人喝着咖啡,虽看顾着电视新闻,并未太在意。

    “老师,你现在的国籍是哪里个国家?”尼欧问到。

    “我是华夏人。”柳致知说到。

    “老师,华夏我听梁老师说过,那是一个神秘的国度,我想将来到华夏去学习武术,听说华夏的少林寺很著名,华夏是不是大多数人都会功夫?”尼欧问到。

    “不是,在华夏,像你现在这样身手并不太多,华夏和美国并没有本质区别,练武也是需要各方面条件下,首先得有兴趣,还要吃得了苦,另外能得到明师指点。”柳致知说到。

    “老师,你练的也是咏春拳,在华夏练咏春拳的多不多?”尼欧又问到。

    “我并非练的咏春拳,而是形意拳,在华夏,南方一带有不少人习练咏春,北方就比较少,华夏武术流派很多,少林武当峨嵋等等,以拳法分,太极形意八卦等,流派不下百种,都各有特色,咏春不过是其中一种。”柳致知说到。

    “老师,你在费城还留几日,你一走,又找到到师傅指导了。”尼欧并不想柳致知离开此处。

    “我是四海为家,不会在一处留多久,如果你将来到华夏,可以去申城找一个叫柳致知的人,他是我的好友,一身功夫出神入化,噢,对了,他有一个弟弟叫柳致德,今年下半年将来美国求学,练习的是八极拳,更炼就一身横练功夫,可以算是刀枪不入,到时候,你们也可以交流一下。”柳致知却将自己夸了一番,他现在的身份是鸿雪泥。

    尼欧又问了一下柳致知提到的两人具体情况,柳致知简单告诉他一下,此时,新闻上播报到一条新闻,是一起凶杀案,一名男子受枪击而亡,地点却是柳致知遇到猎狗不远的地方,柳致知不由眉头微微一锁,这名男子如果不出例外,应该是那个让自己送信的人,看来,他始终没能逃脱对方的追杀。

    接着新闻又报道了另一起事,却是一幢房屋发生了燃气爆炸,并未发现人员伤亡,柳致知一见画面,就知道就是自己用奥丁之矛毁掉那处,看来,已有人插手其中,新闻播出的显然已经掩盖了真像。

    尼欧却没有留意这两条新闻,对他来说,他关心的是自己拳术能否有长进。

    夜里,分身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从心灵的直接传送给了本尊,让本尊有个底。柳致知得到分身传来的信息,略一回顾,心中苦笑,分身出去一日,却惹事非不小,不仅临时做起了老师,还挑了共济会的一处据点,共济会肯定不肯善罢干休,好在自己在美国没有几天了,一旦自己离开了美国,才不管美国国内是否天翻地覆。

    不提柳致知的本尊,再回头来看分身情况,分身将情况传送出去,自己也偷偷溜出卧室,白天人多,有些事情不太方便。在夜幕之下,各路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柳致知又出现在街头,这次他却学了乖,也不是沿着大路,而是行走在比较幽静的一些小路上,深夜一个人在街头上转,如果让人看见了,特别是让一些情报人员或超常人士发现,立刻会引起关注,柳致知也不愿一直处于隐身状态,那么最好的是找一条人很少,入夜之后,更是见不到人影的道路。

    他今晚出来,是想看看一些反应,共济会作为一个庞大的组织,其中高手如云,对方一个地方被柳致知毁掉了,不会不调查,甚至会使出雷霆手段,柳致知想看看夜幕下的费城,这些妖魔鬼怪是如何在夜幕下穿行在费城之中。

    要不要去白天那处被毁的房子看看?柳致知有些迟疑不决,还未决定好,感觉有人围了过来,柳致知一皱眉,对方似乎不怀好意,自己现在感应能力比本尊差得远,对方靠近自己几十米,自己才发觉,既然感应能力下降,应该从其它方法补充,当日自己在墨脱引导达瓦措姆时,首先是指导她修行观察法,看来自己也要加强这方面的训练,本尊只要敌人对己有敌意,立刻就能感应到,分身却失去了这种能力,分身在本质上到底不是人体,这方面天生就是一个弱点,不过观察法应该能弥补这一点。

    想到这里,柳致知开始留意身遭微弱的变化,气流一丝变化的,土地的一点震动,甚至周围动物微小声音,还有环境灯光变化的,气味的浓淡,诸多参数变化的,在心灵中开始以这些东西重新构建身边的世界,然后与现实对比,不断修正。

    柳致知到底是柳致知,观察法修行不是一刻时间能见效,柳致知偏偏以现代科学理念,结合自己格物之道,用一种趋近法,在心灵之中构建现实周围的模型,如果内心模型与现实出现差异,那外界肯定发生了变化,根据差异,柳致知可以轻松在现实中抓到遁形的那一点,如果两者一致,潜伏的存在物已在心灵中反应出来,对方也不能遁形。

    柳致知由此很快发现围过来的四人,明面上是三人,还有一人在暗处,柳致知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来人却有过一面之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