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58.历经艰险归途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本国的领事馆住不习惯?欢迎你来这里住。”詹妮说到。

    “剩下两天我就在这里渡过,转眼就结束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柳致知笑到,詹妮也笑了,她是笑华夏政府在这个方面并不太注意。

    “噢,对了,晚上寂寞不?”詹妮问到。

    柳致知微微一笑,说:“我一个人睡惯了,其他暂时不考虑,对了,此处不会有恐怖袭击吗?”

    “上次袭击不是针对里面的袭击,谁知里面竟然是科学家,好在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事后我们国家强化的打击力度,应该没有事的。”詹妮说到。

    “噢,时间不早了,我该睡觉了,不留女士了。”柳致知笑着说,推开了门,把詹妮请出去,詹妮翻着眼睛让柳致知请了出去。

    柳致知关上了门,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在外表上倒是一点没有露出来,让里面的窃听器感觉到很正常,不过,窃听官倒有点例外。

    柳致知按睡功心法开始入定,他入定只上较浅,在此处不能深入定中,虽然此处比较安静,但他不能放下心。

    一夜无话,天刚亮,他听到隔壁的有声响,打开门,却见夏教授在调解一处的争吵,原来,是701室的一个室友在与702室地在争执,柳致知听了一下,没有什么大事,便劝了几句,便和夏教授下楼吃饭。

    今天是一些的总结,中间几天带有一些参观以及大学交流活动,整个活动安排得很紧湊,今天作一个总结,明天活动很简单,顺便扫尾。安排飞机各个自行回国,主办方将各个方面作个了结,当然,有些方面可能要停留二日,那不再安排之中,各个人的自由活动,当然听尊便。

    柳致知今天没有什么事,他只要带着耳朵,没有什么事。夏教授倒是有一场报告会,柳致知在上面讲,他在下面听,夏教授总结出几点,主要是人跟自然学。机器人的思路在与仿生。

    柳致知听了之后,总的思路尚可,他也与别人进行讨论,细心听取国处同行的意见,他们在其中个别方面研究了比较精深。

    时间又到晚上,美国警方还没有将机器人送过来,柳致知知道他们不可能送过来。但表面上的事情还要做,就去了一趟警察局,在警察局中,借故问了机器人的事。听说他们还没有线索,便借势吵了一通,之后,便说。如果找到,让他们寄回申城。

    回到宾馆。时间已不早,便洗澡睡觉,柳致知睡下以后,便悄无声息放也分身,他自己便呼呼大睡,分身出的宾馆,想了想,便换了一付面貌,来到了大街之上,首先,先去了一趟他便宜的学生附近,决定到那个空手道武馆看看。

    空手道武馆是一间大房子,空间已打通,此时空手道馆中,已没有两个人,山原站在武道馆中,伸手做了两个动作,猛然一发劲,空气上传来暴鸣。

    “山原,你上次输给那个华人,对我们的武道馆还是有影响,你虽然压制,但还是有影响,有些会员转会了。”上次那个白种男子说到。

    “我就没有忘记,过二日我去会会那个小男人,他不要以不要以为有人给他撑腰,杰克,你先回去吧。”山原借机支走了杰克,杰克一走,他的脸立即狰狞。

    “杰克,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是看是我的位置,我得想个办法,让你死了这条心,这两天那个华人不在他身边,明天在看一下,如果不在,则不要坚我不客气。”山原恶狠狠的说到。

    柳致知摇摇头,现出身来:“山原,想不到你居然死心不改,你没有机会了。”

    山原刚发过火,猛然给柳致知吓了一跳,一见是柳致知,脸色大变,张口就要喊,刚张开口,还未发出声音,柳致知手一指,一道火光现,声音还未也口,已化为一支火炬,转眼间,就化为灰烬,而木地板丝毫没有半点火印。

    柳致知随袖一阵清风,将地上残灰吹散,身形一闪,又遁入空气中不见,再看偌大的一个空手道馆,没有一个在里面。

    柳致知也不去尼欧家中,只是顺风而走,不一会,到了市中心,他不沾地,看了一个形势,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但偶尔有一二个在要通行,汽车倒是不少,大多数匆匆前行,没有一个人停留下来。

    柳致知观看了一圈,见表面以下,却有三三两两的人不经意间在游荡,柳致知并未现出身形,只是观察了一下形势,便顺风而走,他根本没有意思与他们打交道,只是看看下面何许人也,与前日相比,他发现几个印地安巫师。

    柳致知一掠而来,在高空之中,带起一阵清风,有几个印地安巫师一皱眉,抬起头,并没有看到什么,只当自己是错觉。

    柳致知回到宾馆,化为一股风,只撞入了宾馆的大门,宾馆之中,门前吧台中值夜班的小姐望了一眼,如一股风,没有当回事,却让风在宾馆中陡然上升,消失在楼层间。

    柳致知回到本尊体类,本尊微微睁开眼睛,周围一切都很平静,费城的夜晚是宁静的,如果没有那些夜行人出没,将更加安宁。

    吃过早饭,柳致知他们却主办方告辞,在大巴上,柳致知在与碧薇开玩笑,说:“碧薇,你以后考申城的大学,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

    “申城大学,还有什么好大学?”碧薇问到。

    “震旦大学。”柳致知推荐到。

    “我以后就考震旦大学,你住在申城么?”碧薇问到,她想报考后,有个熟人。

    “我就在申城,我们今天来的也是震旦大学毕业,你放心,如果你想报申城,我们夏教授就当你的导师。”柳致知向夏教授说到。

    夏教授也点头到:“只要碧薇姑娘想报震旦大学,如果成绩合格,震旦一定录取。”

    他们在这里谈论着,陡然车子一滑,柳致知一惊,瞬息发动,见驾驶员已昏倒,忙上前将他扶起,一手扶住方向盘,车子一扭曲,转眼恢复了正常,柳致知稳稳将车子停下,众人鼓起掌来。柳致知心中有点疑惑,但他没有说什么,他有点怀疑。

    柳致知将司机送入医院,此时何恽也驾车来到,他倒好,充当临时驾驶员,将众人送往机场,机子开的一瞬间,柳致知看到一个人,是他所认识的人,对方却不认识他,是他深入那座不起眼的不齐眼的楼中所认识,对方却不认识他,因为柳致知当时以分身出游,而且柳致知是隐身。

    柳致知明白了,他遭遇了一场阴谋,却被其以身手化解,微微一笑,做上了何晖的大巴,向机场而去。

    柳致知上了飞机,飞机滑行起飞,对方都没有阻挡,是不是他们已放弃了?飞机掉头向西飞去,不一会已置身云海之中,开始跨洲际飞行。

    柳致知看着天际,开始想象天空的那一头是什么样的风景时,陡然之间,睁大的眼晴,其他人也嗡嗡声起,眼前出现了一副奇景,十二的圆形的碟子静静浮在空中,似乎在那里集队静穆,外表似乎是金属,又是半透明,陡然之间,无声无息的两对分开,速度惊人,如闪电般消失在远方。

    最后一瞬间的速度,柳致知估计有三四十马赫,最奇特的是,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真有点有去无踪,茫茫太空,不知是真还是幻。

    “那种速度是不像地球上生命所能具备,不知是真还是幻。”柳致知感叹到,夏教授叹到:“这真是高级文明,来无影去无踪,不知道何时地球上才能达到。”

    “是啊,这一种先进的技术是目前地球是文明无法达到的,可是有点奇怪,却刚刚被我们看到,而且,如果我们的技术出现跨一等级,却是能够达到,不知道到时的飞碟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柳致知好像想的更多。

    “你是说,飞碟出现是人类文明地领导者?”夏教授有些不解地问到,何恽也眼睛睁得好大望着柳致知。

    “我是一种猜想,人类过去由人类探索,到了一定的程度,人类文明或由未来人由指导,他们或许了解时空的秘密。”柳致知说到。

    “天方异谭,他们能回来找他们的祖先,为什么不现身呢?”夏教授反驳到。

    柳致知想的一会,说:“我们不了解时空穿梭的关键,谁能说出那种结果,我只说了其中一种可能,极有可能。”

    “我们不要争了,飞碟只是好玩了飞了一圈,我们却为他们是什么而争个不休。”何恽作为和事佬说到。

    “这是一个科学问题,谁也无视它。”夏教授给何晖吃了个闷,何恽看看柳致知,双手一摆,无可奈何。

    “真理虽说越辨越明,然而,这种虚拟的东西,除非去问一下,不然,谁也说不了谁。”柳致知淡淡地说。

    柳致知这一说,夏教授本想说些什么,但想想还是没有开口,机舱中一时陷了沉默之中,唯有飞机向西飞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