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0. 无意相逢校园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触眼处,却是一个两条路,不对,是一条路,在宾馆背后呈一个大拐角。宾馆却是稀奇,在后身处,却雁翅展开,以三进形势,最外面一层,是一个庙的形式,门却错开了,根本没有人到来,却借庙宇形式,将此处一路煞化得干净。

    柳致知暗惊这种布局,这是绝处逢生,不过,此处的布局倒是高手所为,看年代已过过去的不知多少年,后人谁也没有留意此处的风水格局。

    柳致知无意间发现这一格局,但时至今日,这条路倒不重要了,路两边早就成了绿树成荫,路的两边被绿意布满,幸好现在是阳历四月初,绿意刚开始染绿枝头,路在过去应该比较长,现在却比较短,而且,路开端已是比较来说,正如它的历史,已是被房屋侵占。

    现在就是有路,等于威能也减弱,就是它冲着大门,已起不了多少作用,不过,在这条路上,有两棵树却上经过术法高手的处理,用的却是现代的科技,两只同样的小喇叭却对着这里,两只小喇叭按道理在树下能听见,但在其间的方向上,柳致知发现,在这一幢大楼是,只有在六楼五楼几个相邻地才会听到。

    柳致知出了房门,先到五楼的房间听听,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便出了门,几绕之后,便到了树下。在树下,根本看不到任何异样,但却瞒不了柳致知,他似无意间走近此树,一接此树,他便以神识对对此树作一个彻底的检查。

    它的能源来自感应,经过法阵放大,像定向能一样发送到五楼和六楼的那几个临近的窗口,在他的交互作用下。如果稍微敏感一些的人群,还会出现幻视的感觉,这是一种在修行界成本较低,但却有其效的法阵。

    柳致知明白了这一点,更加迷惑的。但不管如何,他到此是管这个闲事的,想到此处,他不动声色,却使用御物之术,将此是关键给搞混,从此。这幢楼上的光影声响,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致知回到房间,见周围没有人注意,便回到了房间。盘坐床上,进始调息,渐渐进入状态之中,周围的一切都清晰可见。却又不加分析,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有一人在周围鬼祟的窥探,立即由入静状态清醒过来。

    清楚过来的他,从床上下来,将衣物整理好,练功之时,一切以宽松为主,为的是,人整体的气脉不受阻碍,所以炼功之时,全身上下,虽不至于赤祼,但也是衣带宽松,便于行气。

    一下床,衣带一紧,打开房门,对方已下去很远,与赶来的肖寒一照面,却是蒙着面,肖寒刚要上前,他甩出一物,落地爆出一团烟雾,顿时周围混沌,连神识都受到影响,柳致知连忙施法,将烟雾驱散,已经只见街道上人来人住处,分不清是哪个。

    柳致知苦笑道:“贼人好狡猾,倒是不好拿,看来以后再要使他上当,并不是那么容易,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肖寒懊恼地说:“早知道我就等他到了跟前再抓他,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免得被他觉察,现在可好,想抓他却被他知道的他根本。”

    柳致知安慰他说:“不要紧,他的出现至少说明我们已引起他们的注意,后面几处的排查中,他们除非不露面,一是旦露面,便逃不了,你还是继续当你的影子,让他们有所顾忌,他们会来之前,注意排查我的随从中的各人,你离的远些,必要时保持嚣张一些,他们会注意你,而把我一定程度上给忽略,我倒趁机做出一些动作。”

    “也好,我就当回主角,让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肖寒笑到,柳致知也笑了,他并不是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个人蒙着脸,但他的身形无法掩藏,可以看也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除非他有柳致知化身一样的神通,柳致知相信这不太可能,有这样的神通,没有必要用这种手段,可以堂而皇之找柳致知进行报复。

    事情总的来说,是向好的方向发展,没有向更坏的方向发展,再说这件事,柳致知不理睬他,对方会做出什么事呢?

    柳致知陡然发现自己走了一个死胡同,自己根本不需要理它,这就变成了对方自娱,自己这么一来,反上了对方的当,既然自己来了,也就陷身里面,不是屎也是屎,这样的话自己倒要破除不一系列的事情,自己接下可上却圆明园,那是一处地方,对方摆阵也是一件挺累的事,让自己来破除。

    第二天,柳致知并没有赶去圆明园,而是在附近大学转溜起来,他并不着急,他的对手可着急了,派人远远地跟上肖寒,柳致知表面上在闲逛,谁知道另一个人想干什么?这倒形成一幅奇景,柳致知没有人盯着,肖寒倒有人跟着,不过,跟踪的人技巧很高,肖寒虽有觉察,但不能确定是哪些人。

    柳致知在华夏民族大学的校园里闲逛,头一抬,不由一怔,再细一瞧,当下确定了,对方也未想到在此碰到柳致知,正是他在墨脱带过的弟子达瓦错拇,他没有想到达瓦错拇居然上了大学。

    达瓦错拇先是一怔,然后大喜,叫到:“上师,你怎么来了?”

    “我也没有想到在此处见到你,你怎么在这里的,我记得你在墨脱,怎么会到这里?”柳致知大惑不解。

    达瓦错拇回头吩咐身边的两个女生,让她们先走,然后和柳致知进入一家咖啡馆,点了两客咖啡,在一处靠窗的窗户旁坐下,说:“上师,你自从离开的墨脱,我依你的吩咐,便一边采药,一边修炼。不久,来了两个人,说是国家安全局的,他们问我愿意为民族做一些事。我便来到这里,进入民族大学,接受了高等教育。”

    “这里生活怎么样?”柳致知问到。

    “很好,这里比墨脱安宁多,人和人之间比墨脱的人和自然之间安宁祥和多了,但另一方法,却感受不到人和神的那种心心相印,这里的山水就是山水,没有墨脱那种灵性存在,好像两个时空。”达瓦错拇说到。

    “墨脱的空灵在于其山水,人与自然相争相融,自然环境恶劣,人自己与天地相互竞争,这种精神与自然山水精神相融,构成了墨脱和藏区的独特环境,离开了那一片山水,谈精神根本没有意义。”柳致知看得很清楚,这是他目前境界所决定。

    “我明白了,所以在内地形成不了那种独特地氛围,只有在我的家乡才能感受到那种独有的气氛,我到这里来是对是错?”达瓦错拇说到。

    “没有对错,修行到了一个高层次,如果限于一个地区,总有自己不到的地方,你放开心思,在低级阶段,需自然的启示,但到了一定境界,你会无中生有,神会在你的心中,用我们汉地话来说,就是道在你心中,不增不减。”柳致知说到。

    达瓦错拇停下了杯子,陷入沉思,柳致知也没有干扰她,只是静静喝着咖啡,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柳致知并不没有干扰她,而是由她自己去想明白,这一点有些出乎柳致知的意料之处,柳致知本来以为,达瓦错拇在三十来岁遇到这个问题,然后开始游历,这要看她的机缘,悟出此缘,从而突破其境,达到世间万物无非神之意识所化,谁知因机缘巧合,让她在她十几岁时,过早接触这个问题,成为她修行途中的一道坎。

    柳致知望到窗外,校园是春天已经到来,今天阳光分外好,天气却显得有些异常,倒不似往年,看来,近些年来气候越来越反常,京城虽是全国政治经济中心,但在自然界看来,却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已是好了有一段时间,弄不好有大雨下。

    达瓦错拇抬起头,说:“我有一种感觉,我们家乡的神有一种表现,神是在物质之上,所有物质在其间,它运行于之中,我们的世界不过是它有玩物,它并未留意,我们墨脱人所敬仰地神山,因其虔诚,它才以女神显现,不然,它也不会理解我们,同样,在此处,它依然存在,自然运行,却没有人呼唤它,我只要呼唤它,依然给我以想应。”

    “你这个说法倒也奇特,人的智慧与神相比,你认为是错的往往却是正确的,在神的世界中,不问对错,只问你是否想到,你记住你的想法,也许以后你又推翻他,不管如何,毕竟是你思考的产物。”柳致知没有肯定,又没有否定,这一切都是意识的作用。

    “噢!”达瓦错拇很惊诧,柳致知居然没有否定,又没有肯定:“上师,我的想法对不对?”

    “你不是说了吧,你的想法很新,记住,在高一层智慧中,世俗的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去看,世界因你而美丽,不要忘今天的话。”柳致知笑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