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1. 园中双辉交映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并没有把自己事情告诉她,只是说自己与一个友人在这里相见,约在圆明园相见,现在时间还没有到,自己闲来没事,在大学校园里走走,不想碰到达瓦错拇,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所以和达瓦错拇来此喝咖啡,想不到达瓦错拇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喝过了咖啡,达瓦错拇要将柳致知送到校门口,柳致知笑到:“你既然有这个机会,不要浪费了这个时机,好好学习,修行不止是在打坐,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是修行,这个机会别人没有,你要懂得珍惜。”

    柳致知告别了达瓦错拇后,出了校园,一路上向圆明园走去,他发现很奇怪,他的目标已经够明显了,居然还是没人跟踪他,对方到底弄什么花招,难道目标不是他。

    柳致知在傍晚时分靠近了圆明园,在附近住下,天黑之后,他出发了,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不停地看看周围,很奇怪,没有人跟踪,这让他越发奇怪,还是凭他都无法识别跟踪者,他有些好奇。

    他坐了几次茶馆,时间已经不早,明早上大多数人还要上班,路边的摊点已经在收摊,街上的行人已经稀疏,他才趁着夜色来到圆明园,纵身跃入其中,他无心欣赏一些残垣断壁,直入传说是闹鬼的地方,虽然传说中闹鬼,然而,大多数人的态度是当作一种消遣,并不当真,只是作为一种调剂,或者是吹牛的资本,一句话,谁也没有当真,现在社会有时连鬼也不得不避让。

    柳致知到那个地方时。有点傻眼的,那里居然有帐蓬,几对男女把此地当作宿营地,柳致知有些哭笑不得,想了想,见一旁有棵树,纵身一跃,上了树,他干脆在树上过一夜。反正这里的树也没有人管。

    他坐在树上,先看了一下那块地方的形势,地势很好,这块地方可谓风水宝地,背后靠山。虽然这里的山是人工的山,但物有形,聚成气,自然形成一股气场,面前是一处弯弯地曲塘,正好面山背水,是一个风水极佳嘉之地。这么一个风水宝地,却被做作恶鬼出没之地,是有些煞风景,不过。又不是真闹鬼,现场的地势倒可以给一些动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帮男女也累了,纷纷进帐蓬休息。一片云头遮住了月亮,万赖倶静。柳致知却依然睁大了眼睛,他坐在树上,目前是那一片地方,有几个帐蓬在其间,传来呼吸声。

    柳致知分析着形势,如果有玉符之类,该埋在哪里,月华到什么地方,将玉符激发,在头脑中想了半天,终于确定三个地点,根据传说,这处先是一阵雾气,仅接着,雾气越发浓郁,紧接着,一道电光,一个年轻的男子出现,长发飘飘,然而,又是一道闪电,这名男子化为厉鬼,扑向一个刚刚出现了女子,那个女子忽然回头,却是前后一样,都是脑后。

    随后,景象消失,一切恢复了平静,这是肖寒告诉柳致知的,当然,他没有亲眼见到,一切都是听其他人所说。

    这帮修行者真无聊,布置这么大一个阵势为了什么,柳致知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这能从他们的行为来猜测,目前,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了,柳致知决定不费心去想什么,反正一会儿后事情面揭晓。

    柳致知正在等着,月亮又从云中透出,陡然,前面池塘中波涛涌起,一浪比一浪高,这是怎么回事,与传说中不同?

    渐渐地水中出现了一个明珠,向月吐辉,明显是一个精灵对月吐纳,柳致知再细看,那水面之下,一个车**小的河蚌在浮沉不定,随着月华如柱,岸上的又有一处亮起其来,为才是那处玉符的影子,由于月华如柱,别的地方显然黯淡得多。

    恐怕当初玉符制作也没有想到,此处会藏着一个精灵,他们也没有料到此处月华会被分薄,此时的玉符看起来光色黯淡,从地下投射出来,让柳致知明明白白看得清清楚楚,果然不出所料,是玉符所为。

    柳致知并没有动,而帐蓬之中,一个女生迷迷糊糊说:“那外面怎么这么亮?”

    “天亮了么?”另一个女声问到。便伸出了头,迷迷糊糊之间先看到河是一道光柱,照得大地一遍雪亮,她没有看清楚这道光柱是从月球上降下来,只觉得灿烂无比,她一下子清楚过来,紧接着,她发出了惊天动地叫声:“啊!”

    那河蚌陡然一惊,光柱顿时散掉,一切异相随之消散,大河蚌一下子沉入河底中去了。光柱虽消散,但那玉符的光不受影响,陡然浓郁起来,现声帐蓬之中,传来男女的嘈杂声。

    “什么事,一惊一乍的,发生了什么事?”

    “半夜时分,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有什么事,不带这么吓人,发生了什么事?”

    林林总总,声音倒是很热闹,各人纷纷从帐蓬中伸出头来,可惜入眼一片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他们处于帐蓬的底部,恰恰给白雾遮住了眼睛,根本看不见什么东西,正在惊讶之处:“怎么眼前一片白晃晃的,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此时,一道电光出现,浓雾往里一收,一个长发青年男子出现,显得那么优雅,那么从容,好像人间的美在他身上得到了体现,一下子,众人好像鸦雀无声,被镇住了。一时间从吵吵闹闹变得一片寂静。

    就在此时,这名男子在又一道电光中,猛然化为一个凶神恶煞,其青面獠牙,众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胆小的立刻眼睛一翻,直接昏了过去,胆大的还好,只是发出一声惊叫,场是一片混乱。

    柳致知在树上看着,他已知是由哪儿发出,对场中的混乱象视而不见,这个过程是发现点与众不同的地方,但又与哪些不同,柳致知却有点捉摸到不定,好处漏掉了一点,是什么地方漏掉了,柳致知一时陷入沉思之中。

    那青面獠牙了凶像还未完全结束,在角落处,出现一个女子,白衣胜雪,众人中没有昏迷的一个个心纠了起来,那男子一见女子,大吼一声,当然是无声的,众人仿佛听见了,这见这名男子如猛虎扑食,向那女子扑了过去,众人一时惊叫了起来,不忍看一个弱女子的下场,这名女子一直低着头,众有看不见她的面貌,现在却猛的抬起头,众人一见,妈的一声,几个没有吓晕过去的又倒下二个。

    这女子完全没有脸,她前后一样,全被头发遮盖,整个脸部前后都是一样,并没有分别,就在此时,光华一闪,所有影像消失,好像是刚刚的一切是一场梦,还有三个人头在外面,脸色苍白。

    柳致知此时却动了,如同一只巨大的苍鹰从树上只扑那个埋藏玉符的地方,脚一落地,用力一跺,土层炸裂,猛然,柳致知如同一只苍鹰一样,只一闪退出一丈之外,脸上露出了苦笑之意,不怪之前有些不以劲,原来,却是做了手脚,此玉符在地下承接地气,不会有什么不同,一旦被人发觉,立刻爆炸,成为齑粉,辛苦了一场,却落得一个一场空。

    在看看周围,那帮夜营客已人大半吓得昏了过去,第一批昏迷过去的现在也醒了,柳致知一动,他们不知是人是鬼,柳致知见此,淡淡说到:“我是人,不过是听说园中有人做了手脚,想剩月夜来查探一番,你们真胆大,居然敢在这个地方留宿,现在没事了,玉符已经毁了,不会有什么事发生了。”

    柳致知本想将这些人记忆掩盖起来,他随着修为的精深,对操纵一般地催眠术更加不留痕迹,转念一想,决定将这些的记忆保留住,借他们的口,将自己的来意向埋下玉符者告知,等于向他们挑战,看他们是如何迎战。

    柳致知功行已是金丹,在世间不会惧任何人,不想象从前一样,他有信心对付任何环境,作为一个金丹者,他不惧任何人,这是他今天敢于现身在原因。

    他这一讲,那边的露营者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此人是为闹鬼的事而来的,这地方不会闹鬼了,这是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刚想问一下,好给对方一个好印象,对方却没有功夫理睬自己,一声招呼之后,整个人飞纵而起,转眼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他一走,一个女生想了起来,刚想说点什么,再看看其他人,还是没有说什么,她身边女子好奇说:“小玲,你想问些什么?”

    “我想问那道光柱是怎么一回事?”小玲低声说到。

    “什么光柱?”除了小玲,其他人都被她吵醒,但却没有看见光柱。

    “没什么,我大概眼花了。”

    柳致知却是一路顺风的回到宾馆,服务员见他这时候才回来,望着他笑了笑,眼睛中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柳致知微微皱了一下眉,看来这种情况对服务员她们来说,可能是司空见惯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