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3. 画栋春堂刀光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听见有人来,转过身来,看到一个人,是柳致知的熟悉的人,来的正是达瓦错拇,她怎么也来此处,柳致知有些例外,不由问:“达瓦错拇,你怎么来这里呢?”

    “我是听说此处闹鬼,想来看看,圆明园闹鬼,听说给一个人解开了,我想这里没有解开,正好我们晚上没课,我便来了,上师怎么在这里,难道是圆明园是上师解的?”达瓦错拇一见到柳致知,便立刻联想到那天柳致知见她的事,事情倒猜得一个十不离**。

    刘阳河先是一惊,等听说达瓦错拇一说,倒放下心来,此女与柳致知有关,他不必担心。柳致知听达瓦错拇这么一说,倒笑起来了:“不错,圆明园的事是我所做,我这次来京城就是为此事而来,开始我以为这是针对我的一个的阴谋,现在刘道友说是阴山宗的一种仪式,反而是我多心。”

    达瓦错拇一听,立刻恭敬地喊刘阳河师伯,刘阳河打量着达瓦错拇,点头说:“果然是高手,年轻有为,她修行好像与你不同,走的是藏密一条路,应该是一门**。”

    “她修行的是黑教九第次乘,是我答应一个人,在墨脱收的,那个地方有其独到之处,可以说是一门绝技,看她以后的修行。达瓦错拇,你今天来到这里,也是缘份,这个地方是一个法阵,也就是你所修行的坛城,你来感受下,有什么感觉?”柳致知先对刘阳河介绍达瓦错拇,接着又对达瓦错拇说此处情况给达瓦错拇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达瓦错拇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会,说:“这个坛城很是奇怪。对神识有干扰作用,不这,在我的观察法配合下,倒将大概推了过来,这是一个坛城,里面有幽魂,在一定条件下,里面的幽魂能活动,具体什么活动规律。我就不知道了。”

    这一番话让刘阳河十分惊异,作为后辈的达瓦错拇居然能够将阵势的大概说个清楚,不得不让他佩服,他开口说:“真是后生可畏,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这是一个阵法,利用阵力驱使阴魂,让阴魂在阵中做出一些动作,来吓唬人。阵本身没有什么,大概再过两个月,雨水侵入,阵势瓦解。里面的阴魂就会获得自由,阴魂也是强抓了。”

    柳致知这才明白,这个阵建立起来不过两个月,对阴山宗的这个做法不置可否。阴山宗术法大多数是以驱使阴魂为主,让他们不这样做,他们的大部分术法倒无法应用。

    达瓦错拇有点兴奋,说:“上师。我们在这里,是想如何做?”她对破解了此处闹鬼有些兴奋。很想再表现一番。

    柳致知看看天色已晚,说:“我来引动这个阵法。”说完,稍一沉吟,身边灵光一闪,那处平地上陡然起了一座高楼,中间传出笙歌,灯火通明,燕舞莺歌,好一个场面。

    柳致知微笑对二人说:“请吧,到里面一坐。”

    两人一见其场景,也是苦笑一声,跟着柳致知进入里面,一到里面,立刻有诸多美女上前:“大爷,里面请!”

    “我们其中可有一位女士,你们可要安排一些男士来陪她。”柳致知笑到。

    “上师,我不要人陪。”达瓦错拇一跺脚,娇嗔到。

    柳致知笑到:“这不过是一群幽魂,实际上,幽魂数目并不多,里面许多女子是一些影子,如果是能明白这一点,就能不为所迷。迷者沉伦其中,所谓的色,都不过是空幻,我们自能明白这一切,好了,刚才不是开玩笑。”

    三人坐下,柳致知自然的知道这三人是坐在三个土包中,不过肉眼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柳致知能感受到身外的一切,自己的视线并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世俗的目光,感受着灯红酒绿;另一个却是心眼,感受着三个人坐在小土包上,天空之中,东方的月亮正在升起,群星在天空之中闪烁。

    另外两人也张开了心眼,对望了一眼,刘阳河说:“道友,我们在此处,因为明白自己在虚幻之中,所以很清醒,但世人不知,都陷入其是自然作为真境,以为其享受非常乐趣,不会以为是虚幻的。”

    “当然如此,不过,世间的享受,又何不是如此,有几个能脱离此处?”柳致知问到。

    “真与假,就这样的虚幻,真不该相信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刘阳河在发感慨。

    “这个幻境才有点意思,而前面的三个幻境却只是吓人,哪有什么考验人的地方,不把人吓死也是不错了,难得遇到个好的幻境,像这个幻境,才不辜负…”柳致知的话还没有说完,猛然一眼看到外面,顿叫不好,一派灵光顿时将三人护了起来。

    外面光华一闪,一声大喝:“哪处妖魔,敢在京城胡伯非为!”随着这一嗓子,一道光华已经临头,澎的一声响,柳致知的护体灵光和那道光华相击,强大的冲击力顿时将幻境破除,三个正坐在三个小土包上。

    “你是什么人?”刘阳河当时就从土包上蹦了起来,他倒是倒霉,本来被柳致知破去的三处,就已自认倒霉了,这一处,本来柳致知将幻境引动,三个人在其中领略一下幻境,却飞来横祸,要不是柳致知机灵,不是死也是受伤。

    “咦,居然有三个活人,我是任邦国,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鬼屋里?”来的是一个四十几岁,外貌上好像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手指一把大铡刀,却被柳致知的护体灵光所格挡住,他见三个,其是还有一个女的,很是惊讶。

    “找死,没有看到我们在这里,你倒不分清红皂白,吃了一锤再说。”刘阳河说着从身上顺势拽出了一个细链的锤头,哪里像一个锤头,标准是一个骷髅头,上面各种东西都是一样不差,就好像是一个白骨的骷髅头,但柳致知却知道不是,因为这是一个银色的骷髅头,标准的是一个金属货。

    此锤一出,刚出手就长大,转眼的真头大小一样,嘻着一张大嘴,喷着黄烟,向任邦国砸了过去。

    “谁怕你,满脸的邪气,看刀!”说着任邦国的大铡刀又出现了。

    咣当的一声,两人的法器交击在一起,柳致知对达瓦错拇说:“你法器带了吗?他们可是拼法器。”

    “金刚橛没有带在身过,放在宿舍中,与一部经书放在一起,至于佛珠手链,喏!”达瓦错拇将手腕扬起,衣服下垂,露出佛珠。

    柳致知点点头,他之所以没有制止,就是想看看两人的本事,两人之间,法器各显神通,刘阳河是锤口喷黄烟,下锷灵动,想咬住对方,黄烟之中,似乎有一种妙用,不论人或物,一遇黄烟,便变得迟钝,而他的锤却不会慢,说是锤,不如叫骷髅头更好听一些。不过,刘阳河叫锤,于是便入乡随俗,柳致知也称之为锤。

    任邦国的铡刀却另一件宝物,化为丈许长,纵横交错,向对方横斩而去,但一触黄烟,似乎立刻变迟钝,丈许长的刀光只剩下五尺不到。但黄烟之外,刀光又恢复原样,两个人倒是旗逢对手,谁也在知时间内拿不下谁。

    柳致知对身边的达瓦错拇说:“你佛珠在身,自己护好自己,我将他们拆开。”

    达瓦错拇点点头,说:“不用担心,我会自己护好自己,上师你小心一些。”说完,手腕一振,一派佛光起,将自己罩住。

    柳致知取出那本柄仿制的奥丁之刃,这是一柄细长的弯刀,一出手,空中似乎闪过一道厉闪,柳致知的身影化入刀光之中,整个身影消失不见,空中闪起一道长达数丈的电光,出现两人之间,似亘古以来就在那里,电光霍霍,将空域一分为二,两人正在相持,忽然一道电光凭空产生,两人吃了一惊,急忙收刃后撤,明显不能与之抗衡,只一收手,确好达到的柳致知目的。

    柳致知见两人已分开,现出身来,说:“两位道友,不打不相识,不如化干戈这玉帛,有什么事,不可以坐下来谈。”

    刘阳河哼的一声道:“这厮不问青红皂白,不管是什么人引发的幻境,伸手就打,我可不放心与他交朋友,说不定又为啥挨了一刀。”

    他这一开口,任邦国也怒了:“我以为鬼屋之中,没有什么人,这里是京城,谁知是你们所玩了花招,早知就不管你们,任鬼拖了你们。”

    柳致知一见两人不是一条路上,微微一皱眉,说:“这事大家都有错,但错不在事情大小,而在于你们的态度,京城之中,表面之下,也是有人所构成,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处理之法,不外乎大事化小,你们现在,倒是无事,想把事情化大,如果这样,我就放手,让你们争个够。”

    说着,柳致知让开了身体,刘阳河和任邦国又一次面对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