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4. 野外谁人探隐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将身体让开,两人反而一时愣住,这两人一时气愤,话自己不好听,加上刘阳河这边自认为三个,想借势压对方一把,谁知柳致知不埋他的帐,一时无法下手;而任邦国那边却正好相反,一时不好弱下气势,所以话才强硬,被柳致知这一软硬不吃,顿时下不了台,所以一时气势僵住。

    柳致知见形势有所改变,不能不出面,他虽不喜为人所要挟,但人在世间,难能如此顺从心意,见两人僵住,便又说到:“我们有时一时意气,并非自己的心愿,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如坐下来谈谈,有些事情,一味追求打不能解决问题。”

    任邦国开口说到:“道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就此告辞,后面有期。”说完,一个转身,就此离开。他一开口说话,刘阳河听到他说好意心领了,就要发火,但一听后面的,又忍了下去。

    任邦国的离开,让刘阳河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友,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一时气不过,让你见笑了。”

    柳致知说:“无妨,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怎么样?”

    “也好,就到此为止,不过,我的门主准备招开修行界一次大会,我们阴山宗不是什么大门派,但也通知了周围一些城市的门派,希望道友有时间参加。”说完之后,但告诉柳致知的时间和地点,这是柳致知第一次受到这个邀请,时间是在一月半后,地点却在燕山山脉,柳致知表示感谢。

    刘阳河走后,达瓦错拇说:“上师。你真的参加那一次大会。”

    “这个阴山宗的宗主气势不小,以前并没有注意过,到时候去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柳致知说到。

    “我也想见识一下,这个阴山宗的宗主。上师,你在京城的事结束的吗?”达瓦错拇问到。

    “难有这么容易,我今天问了刘阳河,虽说他说几处闹鬼的事是阴山宗的家事,但他说没有关注我的事。但事实上是,有人跟踪我和另一位在暗中的道友,里面还有隐情,我们不知道,再说。我有一种感觉,这件事与我有关,我当然追查下去。”柳致知感觉到此事很是诡异。

    “上师,你如果追查下去,是不是像今天一样,去一处处破除那些弄闹鬼的地方?”达瓦错拇问到。

    “换一个方法,那些地方我是要去。不过不是破除那一处处闹鬼的地方,我要好好想出一下怎么做,从道理上,事情的本质也明了。怎么就觉得不对劲,明明刘阳河没有说谎,是什么地方面出了问题?”柳致知陷入沉思。

    “既然想不到,就不要想。反证阴谋到最后总要显露出过。”达瓦错拇安慰到。

    “不错,想不到就不要想。与其在这里苦思冥想,不如好好追查下去,掌握了信息越多,自然情况越清楚。走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柳致知说到。

    将达瓦错拇送回了大学,柳致知见四下无人,便悄悄来到肖寒的住处,悄悄潜入屋内,肖寒坐在床上,这数天来,他一直在暗处,不过自公主坟后,他的存在已经暴露,有人在跟踪他,不过他却不能确定是谁,或者说,跟踪他的人并没有采用固定的人,而是采用了随时换人的方式,让他一直不好确定跟踪者是什么人。

    现在做在床上正在调息,门微微开了一下,要是其他人,根本说忽略掉了,肖寒立刻惊觉起来,刚要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要喊,是我。”

    柳致知以传音入密方式向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肖寒立刻会意,坐在那儿没动,也以传音的方式来回答:“有什么事?”

    柳致知将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向肖寒说明,不是发传音入密,而是更进一步,以心音妙语,将整个事情全部传送入肖寒心中,肖寒就好像亲身经历了一番,肖寒可没有这个本事,还以传音方式问到:“事情解决了,不过其中疑点甚多,跟踪我的人没法解释,我今天才确定一个,下午他就不见,对方采用的不住换人,真想不到,为了你他们下了这么大有功夫?”

    “这个正是我所不解的地方,我们继续这样,明天干脆去十三陵,走一些偏僻的地方,在京城内人多,他们好跟踪,到了野外,看他们有什么办法?”柳致知说。

    “就这样说定了。”肖寒点头同意,柳致知身影一闪,门微微一动,已没有踪迹。

    ……

    十三陵既有烟波浩渺的水库,又有延绵不住的青山,更是一块风水宝地,古代帝王的墓地在于此。

    肖寒却没有心思来观赏那些自然和人文风光,在此处,他离开一般人游览了路线,专走没有的地方,渐渐离开了主要游览的线路,深入青山之中,周围已看不到一个游人,他往周围看看,周围已没有人,令他奇怪的是,在之前跟踪他的人此时好像也没有的影子,难道他们也知难而退?

    他干脆停下不走,细细观察周围了环境,他立身处是一遍山谷前的开阔地地带,这个地方人就是想藏身也比较难,难道对方也知道这里不好跟踪,放弃的跟踪?

    说来也怪,柳致知到十三陵之后,就没有露面,他藏在哪里,肖寒不禁兴趣大增,他猜测着柳致知现在在那里。就在肖寒胡思乱想的时候,陡然对面了山上一处树丛是镜光一闪,肖寒凝神一看,原来是两个人在拿着望远镜观察肖寒,不过,在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正上柳致知,两人还在聚精会神的观察肖寒,柳致知却已到他们身后。

    漂亮,肖寒一见之下,大喜,这回跟踪自己的人跑不掉了。那两个人还不知道柳致知已到他们身后,一边观察一边说:“我们跟踪此人,他好像觉察了,头也是的,让我们跟踪,我们不知他是干什么的?”

    “说来也怪,他在京城什么也不做,就倒处转悠,不要是盗墓的?”另一个说到。

    “不像盗墓的,让我们以单位中最高级别来跟踪,就是上次那个老外也没人这么高享受。”

    “你们跟踪了好多天了么,今天也该说说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了起来,两人一惊,猛然回头,发现柳致知在他们身后,脸上带着笑意,望着两人。

    两人猛然分为两路,向两边跑去,在他们的心中,这个人在他们身后,显然已是跟踪他们一阵子,但明显是一个外行,应该悄悄地接近,然后一下子将两人制服,使两人失去逃跑的机会,现在却给两人一个明显的破绽,让两人有机可乘,两人当然不客气,他要追只能追一下,如果他不是一人,只好认栽。

    柳致知一见两人拔脚就跑,也不问一句,不由好笑,说:“你们跑得么?”两人听到此话,心中一紧,不过跑还要跑,什么事情等以后再说。不过,跑得了么?两人分头向山下跑,跑得双腿频率倒是挺快的,可是就是没有跑出几步,柳致知也不跟他们废话,一招手,他们顿时向后退去,两人人满头大汗,却一步步向后退去。

    肖寒见到柳致知出现,知道大事已搞定,当下就是几个飞纵,直向柳致知所在地方而来,此时,那两个人已被柳致知拿在手上,双手一搭,正是颈项后面的大椎穴,浑身像被抽了筋的一样。柳致知笑眯眯站在山上,等肖寒的到来。

    “果然不出所料,背后的人通过他们来实施对你有跟踪,你来的正好,问他们一下,他们是属于哪一个公司,不过,我估计这两个小喽啰也不知道实情。”柳致知笑到。

    听到这话,两个人脸臊得通红,但却动不了。肖寒笑着说:“我正在考虑,你在什么地方,谁知你将他们给捉住了,我们先问一下他们的情况。”

    接下来就在山上审问这两个跟踪肖寒的人,先开始他们还嘴硬,柳致知微笑给两人松松筋骨,两人立刻软了下来,只恨少长两张嘴,把情况一五一十给倒了出来,他们可发现,这两个人不是普通人,可不把他们的小命当回事,再说此处人烟稀少,如果把他们杀了,往荒山那个角落里一扔,那两个的尸体被发现的机率就惨不忍睹。

    据两人的交代,这两人并不简单,原是退伍军人,后来退伍后,在京城一家保镖公司工作,两年前,公司重组,他们作为优秀者,被选拔为特殊的工作,并进一步被训练,成为公司中最隐蔽的机构,为一些特殊的顾客服务。

    前一些日子,他们接受到一份特殊的订单,主要任务是跟踪肖寒,将他的一举一动汇报上去,而且,上级吩咐,按最高级别,他们这一组,是今天才接手的,不料肖寒却来到十三陵,本来此处,他们是比较头疼,但任务还是要完成,便远远地用望远镜监控。

    肖寒和柳致知一笑,问清楚了地址,两掌之下,将两人击昏,返回市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