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5. 几番推测几失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市区,在一座商务写字楼上,许多家不同的公司都在楼上有自己公司,作为一家保镖公司——振华保安,占据了一层,对于这样的保镖公司,由于政策上不允许这类公司在大陆上存在,他们挂的是保安公司了招牌。当然,它也行使保安公司的职能,只不过,背后的主业是保镖业。

    今天,它的总经理室门并关着,刚才,总经理发了一通火,现在可没人敢在气头上惹总经理的不快,所以,没有一个人去那里找事做,就连一些发票的审批都往后面压了。

    然而,在经理室里,却是另一幅模样,经理的办公桌后面坐着柳致知,肖寒坐在桌子上,一条腿垂地桌了上,另一条腿掂在地上,说:“你们公司跟踪了我这么久,我倒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模样,说吧,是谁叫你调查我的?”

    总经理哭丧着脸,小心的说:“大爷,你的行踪是一个顾客所要求,他们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他为人很爽气,付的钱又多,我们是开门做生意的,不能得罪谁。”

    总经理心中叽咕,你们一个个都那么变态,我本来做生意好好的,一下子进来两个人,刚要喊人,对方手一指,自己便不受控制,只好按对方的指示办,那个坐在桌子上更是利害,自己房间中了女秘书一下子就不知死活了。现在还躺在那儿,房间里的东西被他指挥来指挥去,好像是活物一样。

    他的心思柳致知虽能猜出一些,但并不知道他心中有这么多弯弯道道,更不知道他把肖寒看得比柳致知更厉害,不过,就是知道。也不会纠正他。

    “一个不留名的客户,有点意思,不过他的外貌你能描述出来?”柳致知开口说到。

    “能,能。”经理忙不叠地说到,他虽干些不正当的勾当,但只是打一些擦边球,他心中已认定柳致知和肖寒二人,是个危险人物,现在保命要紧。他只是一个经理,又不是这家公司的股东,如果出事,那可划不来。

    很快,一张画像放在桌面上。柳致知根据他的描述,画了这张像,经过修改,柳致知越看越像一个人,他不由皱起眉,此人就是他上次在沧州所放过的李锋,一个本来与柳致知没有关系。却因为他兄弟的死与柳致知有些联系,应该痛恨东洋鬼子,却恨上了柳致知,因为柳致知利用催眠术掩盖了他那晚的记忆。

    这个人倒有可能对自己下手。虽然他发誓不与自己为敌,但他所为可以看出他根本没有把那个誓言当一回事,不过,柳致知对这种事情向来比较谨慎。没有实证,是不好订一个人的罪。

    想到这里。柳致知说:“他与你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他与我们一般在楼中交易,不过,他通常不现身,由其他人来,每天他等一会儿就来了。”经理说到。

    “哦,这倒巧了,我们倒要见识一下。”柳致知和肖寒对望了一眼,说到。

    经理暗暗叫苦,干什么嘴这么贱,这两个瘟神一会儿就不会走了,显然在等那个人来,便又说:“也奇怪,每次来的不一样,好像对方手人很多。”

    过了一会儿,又人来敲门:“经理,一位先生们来见你。”

    “好,让他进来,你去处理一下昨天账目。”在柳致知示意下,他把来人放了起来,却自作主张的加了一句,柳致知眉头一皱,虽不知道昨天的账目是什么,恐怕他也向外面透露什么信息,不过这显然是他临时起了主义,外面的人是否理解,就是理解,也不能把柳致知两人怎么样,不过他这么做,柳致知虽不至于就取他的性命,也不会轻松放过他,看来事后是否将他们的记忆掩盖,柳致知表面不动声色,在内心却将他的命运定了下来。

    门开了,肖寒却一步如鬼魅一样,蹿到门背后,进来的这人三十来岁,很普通,大众化的一个人,一进门,便笑到:“曲经理,我的资料呢?”

    “什么资料?”曲经理问到。

    “当然是昨天的资料,我们一天一份,不要开玩笑了,我还等着下去呢?”这个人倒回答地顺溜。

    “什么昨天资料,我们这里没有。”曲经理冒出了这一句,那人愣住了,紧接着恍然大悟,说:“我说会有这好事,上来拿一份资料,给一百元,果然是耍人,不行,我得下去找那人。”

    柳致知从他的表情动作中可以得知,他没有撒谎,而另二个却不能判断,肖寒从门后走了出来,说:“不要先忙着下楼,把情况说清楚了再走不迟,现在想溜,没有这么轻松地事,先说说是谁让你来取资料的,”

    “你们是谁,难道在这里没有王法了,你们要做什么?”这个人慌了。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你啊,有大麻烦的,放轻松一些,对,轻松一些,我们问你,是什么人叫你上楼来拿资料的?”

    柳致知的眼睛中闪出一缕绿光,在这一瞬间,已将他催眠,他的眼睛与柳致知一对望,顿时觉得好困,不由的低垂下眼皮,同时梦呓般的回答到:“是一个二十来岁男子,我开始不相信他,但一想,这又没有什么害处,上来看看,他叫我说那些话,与一个叫曲经理的人拿一份资料,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我想,这反正没有什么害处,便上来试一试。”

    柳致知望着肖寒,说:“这个人好狡猾,显然,以前也是这么取资料,做事可谓滴水不漏。不过,这样的对手我倒放心,他自身实力不足以对付我,只能采取为种手段,在一切实力面前,什么诡计都不起作用。”柳致知不仅没有害怕,反而从中看到了对方的弱点,显得较为轻松。

    肖寒听柳致知这一说,倒是笑了,说:“你是所行坦荡,不担心别人对付你,世间有许多小人,想尽办法让你倒霉,看来,他是知道不如你,才想此法来对付你,下去把他抓上来。”

    柳致知摇摇头,说:“从此人布置来看,他是小心又小心,下去只恐怕会扑一场空。不过,下去一趟也无坊,走吧,我们下去。”

    柳致知站起身来,走近窗前,将窗帘掀起一条缝。向下面望了一眼,人来车往,看不到有什么特殊之处,便开口对曲经理说:“刚才此人来时,你多了一句嘴,就不跟你计较的,估计你的心思白费了,不过,就不是白费,你以为你的人能留在我。”

    曲经理一下子脸色苍白,口中急忙否认,没有这么一回事,但他急切的神情已能说明问题,柳致知微微一笑,说:“看着我的眼睛,你先不忙自我表白,事情了真相就是这样,你说呢?”眼睛绿光一闪,曲经理一愣,当时就陷入了催眠状态,心里的真心话说了出来。

    柳致知摇摇头,淡淡的口吻说:“你现在这件事不要多想,忘记了他,去,在桌子上好好睡一觉,等醒过来,就好了。”

    曲经理一听,立刻转身,好在办公室的桌子较大,他睡上去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挺宽敞,一上去,他呼声起。

    柳致知见他睡着,便带着另一个被催眠的人,打开了门,别的人还在担心总经理找他们麻烦,倒没有找柳致知几个麻烦,这是有点纳闷,这几个人怎么从总经理之室出来,曲经理怎么没有送过来,不过那个男人刚才才进去的,和二个出来,应该是没有问题。

    几个人下楼。柳致知让这名男子先去那个地方,见那个人。男子走到路边,东张西望的一会,并没有人来,有些奇怪的,向回周张望,一个人走了过来,把他的肩头一拍,他现在还处于催眠状态,这一拍,他并没有却,柳致知知道坏了,急忙和肖寒出现,此人也是一怔,问到:“你们是谁?”

    肖寒答到:“你又是谁?”他看得出此人也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动手抓住此人,加上他之前得到柳致知的提醒,知道对方不一定会来,所以才未有多大的失望。

    此人回答到:“刚才在那边楼口。有人跟我打赌,说这个人不正常,要我拍他一下,如果正常,他会输给我。”

    说着用手一指幢大楼,顿时咦了一声:“那人到哪里去了?”那边已是没有人,离此处有一定距离,肖寒身影一闪,又在那么转了转,摇头说:“没有人,再说此处四通八达,不知到那边去了。”

    柳致知说:“不要找了,刚才我就观察此处,见一个中年男子和这个男人说了二句话,然后转身离开了,现场人来人往,早说不见踪影了,算了,先不问他们。估计化装了。”

    柳致知说完,将他的催眠术解开,那名受控男子才清醒的这来,但刚才一事已是遗忘。柳致知和肖寒却已趁着那人发呆而离去。

    在一处楼角处,柳致知说:“现在该是我反击的时候的,在此之前,我在明处,他在暗处,现在我会消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