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6.夜雨如麻旧人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如何做?”肖寒很惊奇,他问。

    “一个人消失方法很多,易容或者人不在此地皆可,我们先不管此事,离开京城再说。”柳致知笑着说。

    “这不是我用过的招数?”肖寒露出了不解之色。

    “不错,我是要离开京城,在外省市露面,以证实我不在京城,当然,在外地是你不是我,你易容还好罢,先是石家庄,然后向南,做出一付我不在京城的架势,让这幕后弄不懂我在哪里,这付差事由你完成,我和你一起走,出了京城,我就御器重新潜回京城,你只管吃喝玩乐,其他事没管。”柳致知说到。

    肖寒苦笑到:“本想看看那对手什么模样,你既然这么决定,那就照你的意思办,我可要回秦岭了。”

    柳致知笑到:“你帮我吸引注意力,你一到外地,他们也不会如此谨慎,这么大一个京城,要找一个人比较麻烦,特别是对方对你有提防,我这一走,给对方一个机会,希望对方能放松警惕,露出一些马脚。”

    两人直接露面,隐约透露出一种收到电话,让柳致知先去一趟石家庄,柳致知接到立刻动身,乘上的前往石家庄的火车。

    出了京城,见车上没有什么人跟踪,便在一个小站下车,趁着夜色,又返回了京城,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这几日来,京城天开始变了,开始下了小雨,头两日,柳致知并没有留意,他改变了一下装束,成为一个中年男子。相貌很普通的,在京城中一个毫不惹人注意了人。

    他先去了八宝山的墓地,他很想出破解那一处闹鬼的地方,但他还是压制自己的冲动,仅是一走而过,他装扮的是一个什么异能也没有有普通人,他隐隐约约听到一些传闻,内容有了新了改变,不仅有以前的传说的。更多一种传言,说有人操纵,好像姓柳,装神弄鬼,以图自己扬名。

    这一传言让柳致知明白背后的黑手在推动。不外乎给柳致知抹黑,名声一臭,到时自有一些人去找柳致知麻烦,如果柳致知杀了一二个人,这仇就这样结下,血亲复仇,别人也很难插手。果然高明,他与柳致知没有任何瓜葛。

    对这种对手,如果直接跳出来,倒好办。但这种伎俩,根本不会与人见面,甚至当计谋完成,当事人都不会有所觉察。幸亏肖寒这次在京城,感觉到到不对劲。才通知柳致知,这样一来,对方计划出了一点变化,连着三处被破,使对方感觉到以后不对劲,才通过一些方法施加影响,柳致知也好像发现不对劲,正要追查下去,却被一个电话叫起,好像对方有什么事,对方观察了几天,是到了石家庄,于是实施下一步,将闹鬼的事与柳致知联系起来,当然,开始仅一步步联系。

    柳致知眼中一闪,好一个计谋,谋划此事的人将自身摘得干干净净,不过,有上次的事,加上柳致知大致知道是谁,这就好办了。

    柳致知将几处闹鬼地立在地图上一查,估计一下,再根据他多次与跟踪者会面,如此距离远,就不能及时取起资料,所以柳致知在地图上画一个范围,为一片有几个小区,还有众多的宾馆,柳致知再根据对方不是京城人,基本上可以肯定他是住宾馆或者租房,宾馆可能性不太大,但难以确保,柳致知决定在这几片中,先摸一下几家宾馆的底。

    柳致知径直走进一家宾馆,对登记住宿人直接施展意识控制,这是一种催眠技巧,从外表上看并无异常,也不是那种催眠的症状,而被控制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觉间中招了,柳致知看似平常的对话中,将宾馆中的常住房搞得一清二楚,宾馆中的常住处很少,人些宾馆都没有,绝大多数是一些临时住户。

    花了一天时间,将附近的宾馆转了一个遍,果然,没有一个人符合李锋的要求,宾馆可以排除,下来有就是小区出租户了,这小区是一大片连着一大片,大多数人家是住家,只有少数的出租,出租户一般都在派出所有登记,当然,也有个别在派出所无登记,柳致知先不管这一部分,当天夜里,柳致知偷入派出所,派出所中,不像乡下,最多两个人值班,里面的人虽少了许多,但还是灯火通明。

    柳致知不在乎这些,靠近派出所,向四周望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自己,便化为一道轻烟,飘然入内,那些摄像头上根本没来得及留下他的影子,柳致知进入室内,他的身影根本不是人所能看见,那资料室微微动了下,柳致知影子没有留下,人却已到了里面。

    晚上,资料室中没有人,却给了柳致知方便,保险柜的锁根本难不倒柳致知,他的御物之术,现在可谓炉火纯青,里面复杂的锁芯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柳致知翻看了一本本帐册,转眼就找到了出租登记了帐册。

    看了下小区出租了情况,好在小区中绝大多数是住家,也租的人数并不多,柳致知排除了已租了较长时间,又把明显不合乎要求的排除掉,符合要求的并不多,柳致知看了几眼,他的记忆力现在过非常人,记住了便把东西重新复原,便离开此处。

    京城的雨下了几天,晚上更是大,街道上许多地方已经积水,看来,这场春雨不是贵如油,而是已讨人厌,对于世人来说,下班时间已有不少地方车子都淹了下去。但对柳致知来说,这雨却是最好的掩护,他借助于雨水的掩护,出了派出所,也不在地面行走,整个人在房顶之间穿梭,并没有人在意柳致知的存在。

    现在已是临晨二三点,柳致知依着忘记,在楼房之间穿梭,他与一般查看不同,仅在人家的窗户上一窥,见屋内的人不是自己所找,便一划而过,虽然许多人间如放下窗帘,但这难不到柳致知,他的御物之力悄然透入,往往他一掠而至,本来怀着玻璃窗的窗帘陡然向两边分开,虽在黑暗中,然而城市的夜晚并不黑,在柳致知眼睛中,自是如同白昼一样,他一家家排查,大多数人家都在睡梦中,根本没有留意柳致知的查访。

    就是有两户睡得不熟,柳致知一掠夺而过,他们也没有当回事,就这样,查了好几个小区,就在一处小区住房内,床上盘坐着一个,正在吐纳着气息,陡然,窗帘一卷,他一睁开眼睛,似乎窗外有人经过,但并没有看清,望了望窗外,他摇摇头,又合上眼睛。

    柳致知却已站在对面的楼上的阴影中,望着那一扇窗户,里面果然不出所料,正是李锋,在柳致知的印象中,他是沿海人,在京城本来就比较可疑,但柳致知不能以猜想定他的罪,毕竟他为人柳致知虽看不起,但柳致知不是以他的为人定他的罪,而是要根据其行为而定他的罪。

    李锋在此处,但租房登记却是冯里,他用的是化名,不过是一个住,他租房时间是去年年底,看来,他在此处有一段时间。柳致知虽知他的真实姓名,他却以冯里生活在这里,柳致知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追究,下面的时间就是看他的一些情况,是不是他搞出的一切。

    天亮了,柳致知悄然而退,不惊动李锋,而李锋却没有意识到这一切,天亮之后,他起床之后,匆匆在小区门口吃了早饭,早饭倒是简单,是豆浆油条,天气雨停了,但天空的云依然低沉着,好像还有大雨下,卖豆浆油条的中年妇女说:“小冯,你看这天,好像近期年没有这么下过。”

    李锋心不在焉,随口敷衍着:“是呀,这天好像不正常,不过听气象台说,这些年极端天气会增多,以后恐怕更多。”

    “小冯,你命好,现在在大公司上班,不像我们,一天到晚,不知忙个啥。”那位大妈比较健谈,柳致知易容的中年人却在另一个铺子前喝着黑米粥,静静听着他们的谈话,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吃完了早饭,李锋好像真的上班一样,还开了一辆大众,出去了,柳致知并不慌张,他在另一条路上,一步三摇,看似很缓慢的,但实际上很快,已超在李锋的前头,再一转,回到李锋的车子所经过的路上,李锋车子正好开了过来。

    李锋无意间一眼看到柳致知,柳致知脚步已经慢了下来,他感到有一丝熟悉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看他面容陌生,便看了他一眼,见一个相貌挺耐看了男子,不再关注他,只不过是一个工薪族,自己都没有车,他不再关心他。

    车子一擦而过,柳致知微微一弹,在瞬间,一点豆大的光点已附着车子中,李锋却不知情,继续开车向前。

    柳致知背对他,却下了一种手段,不仅是定位,但是一种窃听器,来了解他的一举一动,不会冤枉他,也不会放过他,如果他的确的是对付柳致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