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7. 昔日誓言犹在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锋没有想到柳致知会跟踪他,他对京城天气有些反感,但他又没有办法,传说中修行到了高层次,能做到改变天气,但李锋显然做不到,这鬼天气,对他的计划有影响,他虽借助师傅的影响力,让阴山宗宗主对计划作了调整,那帮阴山宗的人都以为自己对自我修行了一种检验,也是发现人才好方法,并未想到其中李锋有利用他们的意思,那个阴山宗的宗主却似别有深意望了他一眼,说:“告诉你师叶程,我的恩情到这里算是全部报答了,以后便以朋友交往。”

    当这话一出,李锋知道他也知道了,便应到:“晚辈明白,前辈吩咐的事,晚辈一定转答。”当时,他心中还在想,等你们知道实质,可能哭不出来,他这次计划,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好友李安泰,李安泰自上次盗窃了柳致知的老师罗璜的玉器后,打开了先人留下的洞府,却发现里面是外丹术的法门,还有许多丹药,这些丹药大多数是炼制一些特定有法术,他很惊讶,但也很失望,虽然有一些外丹炼法,但主人的意思中透露也对外丹有怀疑,让他不能不感到主人大慨不想将外丹的机密流传出来。

    李锋得到李安泰的帮助,为关卡设计一枚外丹术的玉符,本来留下来看看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不过门中有事,在一个月前就走了,除了阴山宗的一般弟子在京城,还有一个李锋在这里,不过,阴山宗弟子居住时间不长,经常不过二三日时间,主要在一些地点体会一下那种感觉。不过事先并未告诉他们,还有就是带徒弟来,看看他们地潜质,所以时间并不长。而李锋却是要实施计划,便在几处中心地带租一处房子。

    当然,他在这里倒不是为了常住,不过掩人耳目,便买了一辆车子,他发现修行好啊。以前自己在这个方面不太敢想象,自从修行后,一切都顺理成章,不怪要修行,他这种以修行当作自己一种职业。事实上在不少修行人身上存在,他们不求修行的目的是什么,但以修行不自己的谋生手段,在道德高的约束下,还能做得好,如果没有约束,他们的行为就相对比较麻烦。不过,修行人术法如御使阴魂之类倒可以使用,更高的层次的法术则需要自己的意识转换,他们往往就不能达到。所以在修行界内,他们这些人往往层次不高。

    李锋开着车子,天又下起的雨,先是小雨。渐渐地变大,李锋将车停在路边上。道路已以积水,远处白茫茫的一遍,他咒骂一句,他今天是来见一个人,这个人可不是他随便在路上拉的一个人,而是他收复的小弟,在京城这里,虽是首都,但三教九流依然存在,甚至比一般小城市更见深度。

    他所收复的此人是这一遍的头,手下有几十号人,平时也就是敲诈贩毒之类的事情,手下都喊他龙哥,这个龙哥可不简单,他以前家中是开武馆,但后来长辈去世后,哥嫂与他分家了,他便与当地上流氓成为一伙,后来,原来的老大进了局子,他便一路拼杀出来。

    李锋收复他倒没有费什么劲,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龙哥手下的人见李锋是一个外地人,欺负他一个人,在一个夜晚,想给他一点教训,结果,没有教训李锋成,反而把自己几人搭进去,龙哥出面,李锋展示他那超人在术法,当时把龙哥收复了。

    “龙哥,结果怎么样,外面的流言都散了进去,人们怎么反应?”李锋问到。

    “你放心,冯哥,不就是散布谣言吗,京城那些闹鬼的地方让人心中吃不准,这种传言人们私下最小心,也最容易击起人们的好奇心,今天我来有时候,旁边一户吓小孩,你再哭,让那个柳叔叔叫鬼来带你走。”说完,龙哥不禁笑了起来。

    “看来,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好,就这样。明天开始,你散步谣言时,将姓柳的改成柳致知,偷偷在私下里传播,看看效果怎么样,这点钱,你拿给兄弟们意思意思。”李锋掏出了一搭钱,龙哥抓抓头:“这怎么好意思,让李哥破费呢?”

    “拿着吧,你一大帮子人,又不是教你白做事,你去吧。”李锋说着,将钱塞给了龙哥,龙哥走后,李锋自言自语的说:“柳致知,我看你怎么躲,前些日子你来京城,想追查此事,不过,你在京城一眼黑,我让你查,我不怕你,你以为你早修行了几年,除了修行,还要动脑子,这次看你如何应付下来的那些正义之士给你找麻烦。”

    柳致知早就趁着雨的掩护,借助他车上那做下的手脚,听得一清二楚,摇摇头,好似在雨中散步,雨一近他的身体,立刻被弹开,在外人看来,他的身体外面一层好像笼罩着一层水罩,他似乎信步来到李锋的面前。

    “李锋,任凭你机关算尽,却免不了事情败露。我当日只不过让你不知道你的伤心事,值得你这样对付我吗?”柳致知说到。

    龙哥一走,李锋正准备开车离开,猛然间一个人出现让李锋吓了一跳,他一愣之下,立刻叫了起来:“你…你是柳致知,你装扮成这样,我明白了,你没有离开京城,当日离开京城只不过是假相,你不要过来。”

    李锋前言不答后语,急忙回身坐进车中,一关车门,脚下一踩油门,车子顿时蹿了过去,柳致知幽幽地说:“你记得你当日所发的誓言,你今日所处,却是你当日誓言的环境,人在做,天在看。”

    柳致知幽幽的声音李锋既使关上了车窗,车子已到蹿了过去,但依然在耳力响起,他这一刻脑袋里一片混沌,听到柳致知的话音,脑袋中嗡的一声,那个誓言,我要死地这里,骗人,誓言要有什么用,发誓就行了。

    他这一回已忘记了当初他发誓时,是按秘法发誓的,修行人按特殊的仪式,以自己的本心发誓,如何能骗得了自己,誓言一出,天地响应。

    柳致知不紧不慢,跟在汽车后面,汽车发疯了一样,在倾盆大雨中掀起了水花向两旁分开,在路边上,一个中年人看似慢悠悠地跟着他,大雨之中,谁会留意这一幕,对于汽车在已淹了半截的路中行驶,偶尔个别的的人注意到这一点,总是以为司机他家在前面,可能时间赶集。

    汽车噗的一声,在水中歇火,水一下掩到了车窗,李锋急忙想发动汽车,然而汽车已经歇火,怎么也打不着火,柳致知幽幽的声音又在车厢内响了起来:“正如你当日的誓言,你会被淹死在马路上,天心不可欺。”

    “我不服。”他一慌之下,车钥匙被他一用劲,扭断在里面,他想打开车门,此时雨根本是白茫茫的一遍,水已淹没了车顶,扭了两扭,没扭开,想看就要应誓了。

    陡然,他想起来了,他是一个修行人,水火对他来说,并不太可怕,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我是一个修行人,这么大的雨对我来说,能算什么?”他在车内定心运气,准备施展遁术,以图脱出车外。

    柳致知幽幽的声音又在车内响了起来:“你会法术,别人就不会?”

    柳致知的话他一听,不由一紧,他在功行上远比不是柳致知,柳致知一出手,他有难了,怎么办,他忽然想起,自己会血影分身术,在平时,为了迷惑师傅,他基本上不用,现在可以一试。

    想到这,存想一变,手印迅速结出遁字的印,柳致知对车厢内的情况一清二楚,刚要针对他的动作做出相应的应对法,此时,天空之中陡然一声霹雳,是如此的耀眼,又是如此的响亮,正准备发动术法的李锋,猛然受到干扰,一下子气血紊乱,口一张,一口血喷了出来。

    柳致知一愣,这可是京城今年第一次响雷,却这么凑巧,刚好在李锋行功了关键时候响是起来,看来,天要灭李锋。

    李锋没想到这时响雷,如果他不运行血影分身术,不至于反应这么大,浑身血脉似乎如火烧的一样,根本不能运用术法,但他唯一机会是使用术法逃生,四周一片昏黄,脚下已有些水,还在上升,拼了,他一咬牙,本来,他没有受伤,水就是淹上来,他活个十几二十分钟正常,现在水一淹上来,他只能等死。

    他其实错了,本来水一淹上来,车门好打开,他活命有机会大增,不过前题柳致知要允许,他的命归根到底是在柳致知手上。

    现在他一用术法,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头脑欲裂,大叫一声,差点昏过去,整个人瘫在座位上,不仅是嘴角,就连鼻孔等处也渗也血水,几乎失去一切行动能力。

    柳致知在路边看着车厢内,他并不是用视线在看,而是以神识旁观,见李锋落得这个下场,心中也说不出什么滋味,他的只是飘浮地水面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