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69. 旁观名利红尘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告别了刘阳河,柳致知信步走到那些交换着物品的地方,有门派的点,也有个人的点,交换商品也是五花八门,每个门派的侧重点不同,拿出来交换的东西也有所不同。比如阴山宗,拿出来交换的便多与御鬼有关,同时也有燕山宗,其绝技大多数是剑技,所以,阴山宗的摊位上,除了是一些幡,主要是对生魂控制的主要器具外,还有一些剑胚,另外,还有一系列对剑洗炼的灵药。

    由于今天有还没有到齐,正日明天才开始,今天一些门派个人到来,毕竟建国后这样活动基本上没有了,实际上,从清末开始,这种聚会就是极少,毕竟当时国难当头,虽然有不少慷慨之士,但是更多是对国家前途的关心,而少这种悠闲的的心境。

    柳致知各处走走,多处见识一番,但他并没有交换,这种场合,他的眼界经过这些年已越来越刁,普通的东西他看不上眼,所以他仅是看看。

    但是不少初入修行的人,倒是兴致勃勃的交换着东西,他看到一个人,身边还跟着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在谈,他一眼就认出他来,对方却没有留意到柳致知。这个人就是柳致知第一次见识到天劫的威力的龙门派的聂观涛,柳致知可是亲眼看着他渡劫成功,成为金丹修士的。

    此时一见,他面貌之中,略带点傲气,不过看到人又消失。不知道他与楚凤歌的约定到期了没有,不过他显然是代表龙门派来参加这次活动,由此看来,他恐怕是这次参加会议的人中修为最高有人,龙门派派他出来,不知有什么用意,不过,他一出现,整个气势就可以说是压倒所有门派。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一动,让这次会议档次陡然升高。

    “师兄,我们到这边看看,明天你和师叔们去参加会议。我们就出来看看这些东西,许多东西比较少见,换两件也不错。”他的旁边一位比他年轻的道士打份的人兴奋地说到。

    “好吧,我们看看,其实他们手中东西算不上好。”聂观涛说到。

    “在师兄眼中,他们的东西当然不算好,毕竟与师兄的驱山铎比。当然不算好东西,再说现代修行人中,又有多少争斗呢?”他的师弟不客气的说到,其他人也不由点头。

    “师弟。你这个想法要不得,修行路上,有什么事能料到,如果有这种想法。等你遇事情,再后悔已来不及了。”聂观涛说到。

    柳致知听到此话。心中感慨,聂观涛是有自己亲历的,他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也难怪他能成就金丹,不过话又说回头,不经历种种磨难,又怎么能够明白其中奥秘。

    聂观涛的师弟不以为然,说:“师兄,我知道了,你有驱山铎,将来我准备渡劫,借你了驱山铎一用,不就成了吗?”

    柳致知在一旁微微地摇摇头,这个师弟从他的这种心态就很难达到金丹的心境,他如果不从心理上改变,就没有机会进入金丹。

    聂观涛果然叹一口气,说道:“师弟,你这种心态要不得,你得改变这种心态,不然很难进军金丹。”

    他的师弟不耐麻地说:“知道了,师兄,你不知说多少遍了,我都听烦了。”在他旁边的一个人却认真听着,没有开口说话,他眼中露出了深思的神色,没有开口说话。

    柳致知在一处摊点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盯着这三人,对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很关注,他虽然没有说话,大概没有那个说话的得宠,不过依柳致知的目光看来,他比那个师弟有心,他的前途比那个师弟更能有好的发展。

    柳致知盯着三人,聂观涛看了柳致知一眼,见并不是熟人,便不再关心,他们几个说知笑着向前走去,有一个修行者羡慕地说:“我要是能成就金丹,那该有多好啊。”

    旁边的人打击着说:“你啊,就没做梦了,还是卖卖你的符箓,争取一个人间富家翁,至于成就金丹,就不用想了,世上金丹一只手可以数过来,再说,那个天劫的威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住的,我们门派老祖准备着走玉液还丹的路,准备尸解成仙的路。”

    那个叽咕到:“玉液还丹,不是可以踏上金丹之路,偏偏许多人没有胆量成就金丹,躲避丹劫,正常寿命以期得道成仙,那有那么容易。”

    “你说什么,我们门中**,岂是你这种人所能看透,不跟你说的,你这次来交换什么?”对面那人听后不太舒服,但他说的又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便忍了一口气,这种方法因为生死之后,谁也不清楚,虽说有些人可以显灵,但是仙是鬼谁能说清楚,在以前宗法比较严的情况下,大家既有怀疑,但基本上还相信此话,近代以来,随科学发展,宗法的制度不在像以前那样,许多新的思想逐渐进入到修行界时,这种想法便在私自时传来了。

    柳致知见识了现代的思想对修行界的影响,一种变革在缓慢了改变着一切,持之以恒,将不亚于唐宋以来对外丹术的变化一样,每个时代都有一些人在风口浪尖上,现代这种变革不知什么人成为领跑者,柳致知经过一段时间了沉淀之中,眼光已不同寻常。

    柳致知摇摇头,将念头驱出脑海,继续在这里逛着,他以看为主,基本上对现场东西不太感兴趣,主要是这些东西品质不太好。

    时间在分秒地前进,到了晚上,来的人差不多了,阴山宗提供的场所还比较周到,本来此处已是残垣断壁,但阴山宗这一修缉,不仅恢复旧日的容貌,还增加了许多建筑,整个的街道也比以前宽敞,众人都被安置在各自的道观中,就是华灯初上,在这里还是比较舒服的。

    柳致知被安置在靠近东崖的道馆之中,开窗便可以看到苍茫的云雾,如果是早晨,红日便迎窗而入,紫气东来,刘阳河对柳致知还是挺照顾的。柳致知关上窗户,洗漱过后,便盘坐床上,静静地沉入功境。

    当太阳东升,柳致知睁开的眼睛,第一缕阳光正好透过窗户照进了室内,一室之内,满室都亮敞起来,柳致知发出了会心的一笑。

    忙完的早晨是一切,柳致知伸伸腰,早饭还不错,柳致知在道观中吃过了早饭,今天是会议的正式开始,早晨八点半准时开始,柳致知顺着山路来到会场,他作为个人身份,是没有资格进入会场的,不过,开会前有一个仪式,是在这个广场是祭告天地,柳致知到时,广场上已是一大片人,作为修行者,一般不愿错过这场好戏,这是观察道教的仪规的一部件。

    柳致知到时,会场上各门派的代表已是穿戴整齐,都各自身着法衣,形制并不完全相同。柳致知一眼望去,十几位各派代表整齐站立,一字排开,聂观涛地其内,显得比较年轻,位置在中间。面前上供着三牲,香炉之中,清烟了袅袅,见一位中年人在队列的前排,手执一张黄绫,上面写着祭文。

    领头的领祭者不用说,便是阴山宗的宗主,他展开的黄绫,诵说着祭文:“…具位臣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上言,…”洋洋洒洒,一篇大论,念的是抑扬顿挫,声音宏亮,随着黄绫的诵完,将黄绫在鼎中焚毁,在这一瞬间,天地之间,香风四溢,天空中祥云四起,柳致知看到阴山宗宗主脸上明显露出一微笑。

    再接下来,各人行礼,诵经,一套功夫做足,广场上众多修行者没有一丝声音,整个现场一片肃穆,等各门派代表将一切做完,才分别向前,进行散福,各人按规矩一丝倒没有乱,柳致知在人群之中,随大众行事。

    一切法事做完,阴山宗宗主此时开口了:“各位同仁,我西伯延年在此多谢各位光临,由于会场较小,就不邀请诸位,各位先在此处相互交流,互通有无,我和诸位代表商谈一下,定下我们未来的发展,今后向今天这样聚合争取定期取行。”

    柳致知看着阴山宗宗主向其他门派了代表致意,和他们一起走入正殿中,广场中的其他修士也各自散去,有许多修士就势取出一些物品,相互之间交换起来,柳致知见此也转身离开。

    今天的物品在质量上明显高于昨日,不过柳致知还是看不上眼,他一边走,一边就权当见识一番,毕竟有不少他只听说过,没有见识过的东西。正在看之间,旁边一对师徒引起了他的注意,并不是这对师徒比较独特,而是他们的行为不太合群,他们与绝大部分人都不太相合,不过,一般人没有心思管他们,交换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为主。

    柳致知却没有什么事,所以他注意到了这一对师徒,比较奇怪,这对师徒弟的眼中对此处的建筑眼中充满了留恋,好像恋恋不舍,柳致知看得出他们应该是燕山宗的弟子,不过燕山宗成为历史,他们的难舍之情一时摆脱不了,他们不知道是对阴山宗宗主怎么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