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0. 一朝顿悟眼界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虽对二人感兴趣,却不想卷入其中,阴山宗宗主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将阴山宗和燕山宗合二为一,并没有采用过激的手段,既使手段不太光彩,但其所行还称得上光明。况且,两人仅仅是表示对燕山宗的留恋,并未有明确地反对意见,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是他们的家事,柳致知没有理由进行破坏。

    “徒弟啊,这里是燕山宗的基业,可惜啊,它存在于历史中了,今后燕山宗就成为历史名词的,今后我们师徒就成为无门无派的散人。”师傅说。

    “我们为什么不参加阴山宗。师叔他们都加入阴山宗,我们也可以啊。”徒弟开口问到。

    “每个门派兴起和衰落都是一样,你看阴山宗今天势力这么强,难保它没有这一天,好了,不要问为什么,世事无常,冥冥中的定数不是你我所能预料的。”师傅说到。

    柳致知见此情景,也是一声轻叹,人各有其选择的权力,外人不好说些什么,柳致知虽不赞成这位师傅所说,但并不想去改变什么,他无奈地摇摇头,从这对师徒身边经过。

    柳致知一个人跑到山崖之上的一座亭子上,现在人都在忙着看一些东西,他是不想在看,便到山崖的亭子上看风景,整山云雾缭绕,在内往外看还好,虽时时被一些云雾挡住,但周围有山川形势却是看得清,不像外面看里面。完全是被雾气所笼罩,甚至常人不自觉视此处山峰为不存在,别人不提醒他们的,他们便视而不见,此处地山峰,在他们思维是,不知道是存在。

    柳致知静静坐在亭子上,不知不觉中,浑身如不存在一般。周身自然的灵光闪现,山河大地,都在这一刻消融了,他这一阶段来了知识无意间融合升华,他陷入无意识之中。但他的防卫却加强了,符合了《阴符经》中所说的“不神而神”,灵光散尽,周围二丈以内,却是纤尘不入。空气变得极其纯净,没有一丝灰尘,更不用说昆虫。偶尔有些小飞虫,但离他还有几丈远处,便自绕飞开,这一瞬间。柳致知只觉得意识是如此的纯粹,自己了灵性飞跃其上,整个世界第一次显得如此丰富,他以前以为人不能所见了各种光谱如同彩光带展现在面前。他本能的知道,这是红处光谱。这是无线谱系,那更短的光谱,从紫色向上,一种种都展现在眼前,紫的发黑,黑的发亮。

    除了光谱,更种声音,更种场,以及物质在不停在和外界交换着什么,他都能感觉到,这是一种感觉,而不是什么区分为视觉、听觉等等,他在这一刻算是彻夜明白了那种感觉的统一,根本无从区分是哪一种感觉,也许各种感觉都有参与,这一刻,他居然没有一丝占有,他只是静静观察,他在这里,既是一个观察者,也是一个参与者,那种将人分为观察者和参与者,都是不全面,他只是自然了一部分,以前他呈从带质境考虑这一切,都失之偏颇,难怪人的意识不能与宇宙合流。

    每一种意识,或者说是生命的特殊,现在看来是如此可笑,当然,这只是人这种生命所有浅薄的情感,生死流转,本是自然的规律,追求长生在这种状态下看来毫无意义,生命本就是永恒,不过常人所见,仅是表面的流转,当透过表面看到自然变化中那种永恒不动的道体,姑且就叫做道体,才明白人类所追求长生,是一个片面的想法,不怪《悟真篇》张伯端所说,用长生来引诱人修炼,最后达到如如不动的真空性境。

    柳致知无意间进入这样一种境界,从前知识混成一体,他自身功行也是突飞猛进,才明白自己以为成就金丹多么了不起,实际上别人所说金丹不过是守尸鬼,的确如此,虽然金丹一成,炉鼎坚固,然而,不悟透这一层,根本不能再上一层楼,有些人再些境界停留的数百年,想看破此层,却茫然不能突破,柳致知明白了,外丹术的确伟大,想出那样一种方法,从生命的底层入手,强行将身体转化为一种特殊的存在,以自然的道强行改换人体,从而,在这种视角来观察大道,以期心灵合道,从而实现人的飞跃。

    柳致知在这种状态下,细细观察,实际上他不存在观察,观察者是以自然的器官来感受自然,而他却是一个整体,生命一切,都在自然流淌,他所感受到的一切,如果称得上感受的话,静静感受着这一切,却不知时间有流逝。

    也有个别道友偶尔来到这里,一见柳致知在里面,便不想打扰他,便不再来此,他们倒不是发现柳致知处于一种顿悟状态,这实际上也怪不了他们,柳致知一旦处于这种状态,他们作为修行人,由于其境界的原因,不知觉避开柳致知,好似他们使用结界时,普通人自然回避一样,这也是柳致知不希望在打扰,无意识间,他这个愿望自然得以实现一样。

    等柳致知意识重新恢复时,周围已是星空一片,一天时间已经过去,柳致知心中并不诧异,他整个人是清醒的,不过不加以区分,而是和自然打成一遍,故此,对他来说,自己静静在这座亭子中一天,并没有回去吃中饭,这本是平常的事。

    柳致知回想这一次顿悟,虽然他没有突破金丹期,但他已在今天的体悟中,身体和心灵达到一个新高度,他已在内心体验到了下一个境界的感受。

    不知道其他金丹期高手的感觉,他知道,金丹期对他来说,已不再是障碍,他现在等待能量的积累,当全身能量到时,他便一跃突破金丹期,成为元神级别的高手。

    在星空下,他又一次看看此山,他不想回去,便在此处坐下,反正金丹高手在任何地方都一样,他坐在亭子里,看着这一片燕山宗的当年留下的建筑,虽然阴山宗修好的,并且增建了不少,但燕山宗当年的规模还是极大,这样一个宗派最后却是如此,让人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柳致知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回过头来,一个人走了过来,是聂观涛,他在晚间信步走到这里,却发现这个地方有人。

    他定睛一看,此人面熟,他想了起来,昨天在街道上所见的那个人。聂观涛打了一个招呼:“你好,我叫聂观涛,朋友一个人在这里看山景啊。”

    “你好,我是柳致知,无意间闯入此处,在这里看看山景。”柳致知自然的和他打招呼。

    聂观涛一愣,他本来以为他报出了名号,柳致知会受宠若惊,但对方的反应却是另一幅模样,不由多看了柳致知两眼,这一眼看去,顿时惊呆了,柳致知周身气息不见丝毫扩散,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要么此人是一个金丹高手,要么此人是一个普通人,能来到此处,不可能是普通人,还有一种可能,他用秘法掩盖了自己的修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除非他一直运行着。

    “道友是一位成就金丹之士?”聂观涛问到。

    “道友不也是么?”柳致知笑着反问到,又说:“我是无意间到此处,刘阳河见过我,便邀请我来此一游,我也不想多声张,但和大家在一起。”

    “恐怕刘阳河都不知道你是一位金丹高手,不然的话,他应该在西伯延年面前提到你。”聂观涛说到。

    “他没有留意到是金丹,当我是朋友,我也没有说明,便到了这里。”柳致知微笑着说。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阴山宗的修行大会了,居然也是藏龙卧虎,阴山宗宗主不过是金液层次,已算高手,他要知道手下的人居然无意间邀请了一位金丹高手,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聂观涛叹到:“我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一位金丹高手,要不然也不敢在众人面前自称高手。”

    “很简单,继续装着不知道,不就结了吗?”柳致知笑到,他可不想别人看到他一个个毕恭毕敬,相对来说,他与宋琦等人的交往很正常,没人将金丹高手看得了不起,这主要是宋琦等人从柳致知一开始修行便在一起。

    “如此说来,我倒显得有些俗气,这倒不好办。”聂观涛说到。

    “甭,我们今晚在这里,山上人虽多,除了你,还没有一个人看得出,还是让我保持一些神秘吧。”柳致知连忙制止了聂观涛的做法。

    “好吧!”聂观涛说到,他眼珠一转,建议到:“今晚满天星斗,不如我们来比试,就以满天星斗为题,以星为阵,看看谁的神通更强。”

    “噢,怎么比?”柳致知听他一说,也挺的兴趣。

    “我们对空相招摄,令星光聚成团,就以亭子为界,这边归你,这边归我,以星光为将,相互交击如何?”聂观涛建议到。

    柳致知一笑,说:“你先请!”

    聂观涛对空一招,北极星光华大作,向下急驶而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